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馮學榮:劫富濟貧為甚麼不對

人氣: 99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5月30日訊】1930年代的時候,河北地區有一個很有名的飛賊,名叫李景華,外號「燕子李三」,這個人武藝高強,經常潛入富戶家中盜竊,偷到錢財之後,在花天酒地之餘,偶爾也給窮人施捨一點,而正是因為他有救濟窮人的事跡,所以他才名聲大噪,被社會大眾尊稱為「俠盜」。燕子李三後來被捕並死於獄中。據他的辯護律師蔡禮回憶,燕子李三在獄中親口對蔡律師說過:「我恨軍閥,恨富戶,所以我專偷他們!」。燕子李三死後,民間湧現了一些歌頌他的小說、戲劇、評書、彈唱等文藝作品,為甚麼?其實就一句話:底層老百姓懷念他。

底層老百姓為甚麼懷念一個賊呢?因為這個賊不一般,他劫富濟貧,是個「好人」,可是我們不妨假設燕子李三偷了富人的錢不是用來救濟窮人,而是丟進大海,那麼底層老百姓會不會懷念他呢?可以肯定地說:不會。所以說到底,底層老百姓所擁護的其實並不是燕子李三這個人,他們所擁護的其實是自己瓜分富人財產的夢想。

我們在生活中認識很多這樣的人:他們在年輕時一貧如洗,崇拜燕子李三,但是後來趕上改革開放、富了起來,然後就不崇拜燕子李三了,為甚麼?因為自己變成富人了,這叫做「屁股決定腦袋」。

馮玉祥在其回憶錄《我的生活》裡講述了他少年時代在清軍當兵所目睹的一件往事。當時入伍當兵的,基本上都是窮人家的孩子,窮怕了,一見錢就兩眼發亮。有一次清軍某部小兵A搶劫了一個富家太太的金鐲子,這時小兵B見到黃燦燦的金鐲子就眼紅了,他殺了小兵A,搶走了金鐲子,可是又被小兵C看到了,小兵C又殺了小兵B、搶走了金鐲子……結果一個金鐲子引發了一場大混戰,橫屍遍野。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甚麼呢?它告訴我們:你搶了富人的東西、變富了,可是在其他窮人的眼中,你成了新的富人,於是他們就來搶你,我搶你,他搶我,搶來搶去,沒完沒了,結果大家同歸於盡。

劫富濟貧,貧者變富,變富又被劫,週而復始,永無了期。所以我們說,劫富濟貧其實是不對的,因為它解決不了問題。

我們回頭看燕子李三的案例。依據燕子李三的辯護律師蔡禮所寫的回憶證言《我作燕子李三辯護律師的回憶》,燕子李三其實並不是專門劫富濟貧的,他從富戶家中偷來的錢,主要是供自己花天酒地的,只是偶爾心情好的時候,他才從中拿出那麼一點點,去救濟一下窮人。比如說燕子李三今天偷到了一千塊大洋,可能他自己揮霍掉了九百五,只剩下五十大洋去救濟窮人,換句話說:燕子李三犯罪行為的本質其實並不是劫富濟貧,他是揮霍為主,濟貧為次。

為甚麼燕子李三不將自己偷來的錢全部拿出來救濟窮人呢?這其實是個好問題,答案是甚麼?答案就是:燕子李三不是一台機器,他是一個人,只要他是一個人,那麼他就有貪念,燕子李三的原本動機是為了濟貧(假設如此),可是當白花花的大洋到了手上的時候,他就很難控制自己,他很難過自己這一關,所以最終的結果是:原本是濟貧的錢,大部份是自己吃了,只有小部份是分給了窮人。

因此我們可以知道:劫富濟貧不但是惡性循環,而且還具有效率低下的特點。說的更明白一點,假如我們成立一個委員會,專門從事劫富濟貧,那麼最終的結果往往是:錢大多是被各個委員吃了,只有一小部份會真正惠及窮人。

劫富濟貧這件事更嚴重的問題在於富人的財產權,所謂劫富濟貧,其實是底層大眾一種非常樸素而且盲目的思想,它是一種民粹主義的思維方式,民粹主義思維方式的一個主要特點是僅憑感性思維去看問題,而不會從理性思維去看世界。

主張劫富濟貧的人們往往忘記一個最基本的事實:富人的錢是哪裏來的?是搶窮人的嗎?不是,富人的財富是自己刻苦經營而賺來的,它不是從窮人身上搶來的。社會上不排除有一小撮以不正當手段致富的人,但是從整體來看,大多數的富人是憑自己本事掙的錢。例如樓下開湘菜館的老闆,他開了五六家連鎖店,一年掙上千萬,你能說人家的錢是搶窮人的嗎?如果我們一哄而上,將湘菜館老闆的錢都搶走瓜分了,你覺得合理嗎?你覺得心裏踏實嗎?人家哪裏對不起你?人家什麼時候欠你的了?這裡面道理是十分明白的。

那麼,窮人為甚麼窮呢?窮人為甚麼窮,窮人要問問自己,有的是因為自己缺乏生意頭腦,有的是因為懶惰,有的是因為愛賭,有的是因為不思進取……答案可以有一千多種,總之不是富人的錯,窮人如果將自己的窮困潦倒歸罪於富人,那顯然是無理取鬧。

劫富濟貧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就是「破窗效應」的問題。甚麼叫做「破窗效應」?它說的是一棟大樓啊,我們人人都要愛護它,一旦有人打破了幾個窗戶,那麼其他人也不會再愛護它了,你也砸,我也砸,於是這大樓就千瘡百孔,沒有人在乎它了,最後被人一把火燒掉,也並不奇怪。具體到劫富濟貧這件事上來說,「破窗效應」的意思是說:一個人的財產權利是他的基本權利,一旦大家去搶他的錢,而且將這種事合法化,那麼世上就不再有甚麼「財產權」了,那麼既然世上沒有了「財產權」,那麼你搶到的錢當然也是不牢靠的。

一旦財產權這麼基本的權利都不受尊重了,那麼人身安全也就岌岌可危。既然財產權可以侵犯,那麼為甚麼人身權不能侵犯?結果到最後全社會的人都保不住自己的財產,而且最終就是連自己的小命往往都保不住,你既然可以拿出「劫富濟貧」這個口號去搶劫富人,那麼別人一樣可以弄出一個更偉大口號、然後將你推上刑場。

20世紀有許多國家做過一場翻天覆地的社會實驗,其中蘇聯就是一個典型,他們搶走了富人的財產、剝奪了富人的生命,可是到了最後人們才發現,一旦破壞了財產和人身的安全,那麼整個社會其實誰都不安全,人人自危,無論富人窮人,只要為了一個偉大的口號,誰都可以殺,蘇聯歷史上有名的「大清洗」就是前車之鑒,既然為了一個偉大口號可以瓜分富人的財產,那麼為甚麼不能為了一個更偉大的理想而沒收底層老百姓的錢財?既然為了一個偉大口號可以剝奪富人的生命,那麼為甚麼不可以為了一個更偉大的理想而剝奪底層老百姓的生命?由此可知,歷史上那些號召劫富濟貧的人,不但是一群三觀不正的人,而且還是一群愚蠢的人,他們只看到一時的不義之財,但是卻看不到:隨著公民基本權利被破壞,他們自己也不再安全。所謂天網恢恢,因果報應,出來混,遲早也要還的。

文章轉自「文人經濟學會」網站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6-05-30 5: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