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闞神州:四·二五是一曲流芳千古的正氣凱歌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5月04日訊】十七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的來到北京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請願,表達釋放被天津公安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等合法要求,在時任總理的關注下,上訪事件得到了和平解決,參加上訪的勇士們安靜而去,凱旋返回,他們在中共當局最高的邪惡權力中心,破除了重重險惡因素,奏響了一曲流芳千古的正氣凱歌。

四·二五事件,如果發生在正常國家裡,或許是件平凡的上訪事件,波瀾不驚,但他發生在世界上社會制度最邪惡最嚴厲的流氓國度,而且面臨的是險惡的時代背景,碰到的是兇險的恐怖環境,遇到的是充滿血腥預謀的現場處境,險象重重之下,上訪者們能夠實現成功對話,平安返回,這正是四·二五事件的正氣所在,正義所在,也是事件的非常之處,燦爛之處。

中共以謊言暴政奪權和維持政權,六十多年裡,中共把無神論、進化論、鬥爭論強行灌輸給民眾,赤化民眾、愚化民眾,通過連續的發動政治殺人運動,恐嚇民眾,懾服民眾,逐步建立起世界上最邪惡最嚴厲的極端政權,在這個嚴酷的專制國家裡,人民的一切權利被徹底剝奪,只有聽黨話的權利,在這個極權社會裡,別說上訪討取自由,就是表達不同的政見,可能就成為中共打擊滅殺的對象,雖然中共在所謂的改革開放時期有改善的假像,但八九六四屠城血案證明,中共的嗜血本性從未改變。所以,面對這樣極端嚴厲邪惡的政權社會,四·二五的上訪者們,如果沒有足夠的膽識,是走不出家門來的。

四·二五事件發生的時間正好是八九六四血案十周年之際,是中共所謂的敏感時間,中共高層特別是製造血案之一的案犯江澤民,此時正處在緊張、擔心、害怕、焦慮的心理狀態,在這個敏感時間,中共往往布控大量的人力警力維穩社會,隨時抓捕可疑之人,社會上下籠罩在紅色恐怖之中,北京城更是兇惡重重,風聲鶴唳,在這樣的恐怖環境下,四·二五的勇士們,只有具足了十分勇氣才能夠迎難而上。

四·二五的當天晚上,江澤民寫信給同僚特意染指「這次事件,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在中南海地區發生的群體性事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可見當時江澤民的險惡之心與所處的險惡環境是相當嚴峻的。

四·二五發生前期,中共當局迫害預謀蠢蠢欲動,山雨欲來。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詆毀法輪功。隨後,中共的許多喉舌、文痞科痞發表文章,不斷的造謠傳謠,誣陷法輪功,準備為迫害造勢;同年,中共中央宣傳部下屬新聞出版署向全國各省市新聞出版局下發內部檔,禁止出版發行《轉法輪》、《中國法輪功》等法輪功書籍。一九九七年初羅幹指使中共公安部以先定罪、後調查的方式,在全國搜羅罪證欲構陷法輪功。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給法輪功扣上了「×教」的大帽子,並讓各地公安人員羅織罪證,試圖製造大案。

山雨欲來,情勢險惡,給四·二五上訪者們走出來增添了危難險境。

四·二五上訪地點是北京中南海,這是什麼地方啊?這在民間被視為「皇宮禁地」,只有高官出沒的權利,沒有平民來去的自由;這是中共最高的權力中心,這是只講黨性不講人性的地方;這裡是中共最高權力遊戲中心,中共歷次運動的各種殺人密令,都是從這裡密謀、制定、發出、執行的;所以這裡就是中共政權最邪惡的中心。從中共建政至今,凡想來此上訪鳴冤的民眾,不是被以「反黨、反革命」或「鬧事、鬧政府」等為由截訪押走,就是被強制失蹤滅跡,甚至有的人在半路上就被當局收拾了。來這個非常禁地上訪,如果沒有大無畏的精神,是站不住的。

四·二五事件實際是江澤民與羅幹精心設計的陰謀圈套,現場險中有險,險象環生。據海外媒體報導,羅幹派出大量公安臥底調查無果後,便與科痞連襟何祚庥密謀設計,製造迫害藉口,先由何祚庥發表污蔑文章引發天津事件,再迫使法輪功學員去中南海上訪,籍機迫害。當上訪者們被「請」進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前時,中共至少三次派出特務、武警,意欲與上訪者發生衝突,激化矛盾,製造混亂,尋機加害或製造流血事件。

第一次是派出挑起天津事件的直接責任人何祚庥突然出現在上訪現場,但沒有人搭理他,更沒有與他發生衝突;第二次是派出特務混入上訪隊伍,煽動呼喊口號製造亂局,為迫害製造藉口,但學員沒有動心,陰招沒有奏效;第三次是派出荷槍實彈的武警站立在上訪隊伍面前耍威,除了恫嚇威脅之外,可能還有其它圖謀不軌。但學員始終祥和的站立著,慈悲的堅守著,平靜的等待著,武警突然撤走後,學員們也平淡如一,直至事件結束安靜返回。身後得知,江澤民已經準備了大批軍警欲製造流血事件。可見當時現場是多麼危險,如果上訪者不是充滿正氣,沒有大智大慧和沉著冷靜的心態,能夠平安回來,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勇士們終於平安的回來了,他們毅然走進了中共邪惡禁地,破除了種種險惡危境,又安靜的回到了社會大眾之中,這是因為他們想的最正,他們只想求得公正和平,沒有政治訴求圖謀,他們做的最正,沒有口號、標語、傳單,沒有影響交通秩序,沒有影響政府辦公,留下的是文明道德和讚譽。這些正的行為和文明之舉,源於他們心中的正信,源於他們同化「真善忍」真理後的正悟正念,所以才能破除中共邪惡的預謀和詭計惡圖,才能安靜而去平安而回。

四·二五拉開了正義者們理性反迫害的序幕,展現了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懷和慈悲祥和的風範,舉世讚歎;四·二五創造了一個奇跡,面對諸多的險惡因素,正義者能安靜而去,實現成功對話,再平安返回,史上罕見,舉世震撼;四·二五是在世界上最邪惡的中心奏響了一曲正氣凱歌,這正氣震懾了紅魔邪惡,鼓舞了迷茫的中國;這凱歌時常迴響在正義者的耳旁心窩,鼓勵他們救度眾生精進不拖,這凱歌時常回蕩在中華大地上,激勵著正義的人們再去奏響全面反迫害的最後凱歌。

偉大的四·二五,燦爛的四·二五,千古流芳,萬世傳唱!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5-04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