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27周年波城悼念 「不忘記,不原諒」

6月3日晚,波士頓「六.四27周年悼念及座談會」後,與會者在唐人街天安門紀念碑前獻花, 燭光悼念為爭取中國民主而犧牲者。(貝拉/大紀元)
人氣: 45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6年06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貝拉波士頓報導)63日,由海外香港華人民主人權促進會和波士頓港澳之友社主辦的「六四燭光悼念及座談會」假紐英崙中華公所舉行,沉痛悼念1989年在中國大陸天安門廣場「六四」鎮壓中被殺害的死難者。

影音回顧

晚七時,大屏幕上播放了27年前由北京學生、知識分子和市民參與,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向中共政權訴求公民基本權益,並波及到全國範圍的一場抗議示威活動,最終以北京戒嚴,政府軍隊鎮壓學生運動的流血事件而結束的一幕幕。

影音回映了「坦克人的故事」。「六四」之後,全世界媒體都轉載了一張一個手無寸鐵的青年隻身擋在行進中的坦克前的照片,這位青年叫王維林。外媒以敬佩的口吻稱讚其和平抗暴的勇氣,並稱之為「二十世紀英雄」。據悉,王維林的存在是促成「六四」翻案的潛在因素,因而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密令找到他並秘密處決。2000年,當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資深記者華萊士採訪江澤民時,拿出王維林的照片問江澤民:「你是否佩服這名青年的勇氣?」不料江卻說:「他絕沒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裡。」

此外,電影還記錄了「天安門母親」們27年來的訴求與心聲。今年,依然在世的131名「天安門母親」發佈了一份聲明,表示過去這些年是「白色恐怖的」和「令人窒息的」。「27年來和我們打交道的是警方,踏破門檻的也是警方。每年年初從趙紫陽先生的忌日開始,兩會、清明節、『六四』忌日,甚至國家的重大活動及外國政要來訪等一系列日子,我們難屬都被警方監聽、監視、查抄電腦、跟蹤或被拘押。他們使用無中生有、編造事實、進行恐嚇等卑鄙手段,無疑是對『六四』亡靈的褻瀆,對生者的人格侮辱……」。

聚焦建「民主中國」

今年座談的主題為「不忘記,不原諒」,以反對侵犯人權普世價值為主軸,談論聚焦於「建立民主中國政府」。

男女主持人用中英文誦讀道:「我們要堅持這一心念,所以我們不忘記那年那月的民主運動,所以我們不原諒那日那政權的極權暴行。我們不忘記,並不是只為那時感動流淚過,而是憑著悼念無畏烈士,憧憬未來中國人民再有自由的日子;我們不原諒,並不是為了報復算賬,而是藉著揭示千古罪人,防止歷史錯誤的再演。只有不忘記,不原諒,我們才可認清中國,才可建造未來。」

專攻東方歷史的前哈佛大學教授陸惠風博士應邀主持座談會。他指出,「六四」與「五.四」有很多相似之處,都是學生和知識分子帶頭在北京天安門發起的示威抗議活動。但結局卻完全不同,其根本原因在於兩次「學運」所面對的執政對象不同,一個是中國近代歷史上少有的開明的北洋政府,一個是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專政體系。他說:「北洋時代是三權分立的,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這在20世紀的中國沒有哪個年代可以與之相比。」

當談及「六四」的意義時,陸教授表示,「六四」是20世紀歷史的轉折點。如果沒有「六四」,「柏林牆」不會在此後五個月倒塌,蘇聯東歐「一黨專政」不會那麼快瓦解崩潰。「誰也沒有想到前蘇聯會突然解體,」他說,「因為它從表面上看很強大,執法機構軍隊都很強大,國家對民眾的控制也比較嚴。 」「六四」同時還迫使共產黨政權主動放棄了計劃經濟,為公有制瓦解和私人經濟的發展敞開大門。此外,「六四」對於臺灣民主化也具重要意義。前不久,蔡英文在總統就職演說中稱:「國家不會因為領導人而偉大,是因為全體國民的奮鬥而偉大!」

親歷者述說「恐懼」

當年在南京親歷「六四」的王海,對於今年的悼念活動感慨頗深:「當時我們把所有的力量都拿出來,我們知道不會成功,但會成為火炬,照亮前程,燃燒殆盡。此後,每年這個時候我都會心情沉痛。今年相對樂觀,因為國內的網絡防護似乎無能為力,『六四』相關微信發佈火爆。我發了10條,只有1條被攔截,其他一些朋友更是猛發微信徹夜不眠。中國當今時局與清朝末年驚人相似, 或許,我們可以看到隧道另一頭的些許曙光,儘管不知道路還有多長。」

曾因在北京高校舉辦「六四」紀念活動蹲了三年大牢的廖平提出,多年來為什麼中國老百姓總是選擇沉默?因為經歷了太多政治運動,人們內心深處充滿恐懼。他之所以認同「不忘記」,是因為「六四」雖然時隔多年,恐懼卻時時發生,他斷言當天到場者中仍有不少人心存恐懼。

接著「恐懼」的話題,「六四」親歷者藍陽回憶當年在長安街被子彈擊中的經歷時表示,面對舉著槍的士兵們,他絲毫沒有感到恐懼;相反,看著一個個手無寸鐵的學生中彈倒在血泊之中,士兵們神情恍忽,充滿恐懼。他義憤填膺地說:「製造恐懼者心中必有恐懼!但值得我們深思的是,恐懼究竟是一種暴力,還是一種力量?」

對此,陸惠風博士坦言,恐懼是人的組成部分,同時也是恐怖主義最有效的武器。在專制統治下,無人可免於恐懼,只有走向民主才能有效阻止國家恐怖主義在世界災難性的發展,使人們擺脫恐懼。

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歷史專業的90後年輕人觀看了影音回映後表示,原先對「六四」這些敏感歷史知之甚少,在國內學習期間總感覺有太多歌頌的成份而產生懷疑,到國外之後才了解到比較多的真相。他相信,事實終將無法掩蓋,北京居民的集體記憶會永遠存在。

另一位大陸女教師回憶起曾經因為講課涉及政治被學生檢舉揭發的事,她表示眾目睽睽之下的殺人慘案會有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們有信心堅持,有耐心等待!大陸人民渴望民主、自由!」

會後,與會者步行至波士頓唐人街天安門紀念碑前獻花, 在燭光中一同唱起《自由花》等「六四」紀念歌曲以緬懷這段特殊的歷史。

前來參加悼念活動的美國公民Brian Avery告訴記者:「中國是個古老的國家,擁有歷史悠久的傳統文化,然而共產黨信奉『無神論』,使中國經歷了太多令人費解和難以置信的事情,對自然和人文破壞嚴重,令我痛心。」◇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6-06-10 9: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