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被迫上調工人工資的背後

大陸部分省市調高工資是被市場逼出來的,實際工資上調後,工人所得實惠有限。圖為山東省工人。(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2401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劉毅綜合報導)6月1日,大陸山東省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在此之前已經有海南等5個省市提高了最低工資標準。而大陸部分省市調高工資是被市場逼出來的,而大陸稅、社保等費用又極其高昂,五險一金上滿要占工資總額的一半,實際工資上調後,工人所得實惠有限。

調漲最低工資標準給企業帶來壓力

據中新網6月1日報導,山東省從2016年6月1日起,月最低工資標準按地區分別調整為:1710元(人民幣,下同)、1550元、1390元,非全日制用工的小時最低工資標準調整為:17.1元、15.5元、13.9元。

在此之前,海南、上海、遼寧、重慶、江蘇等省已在今年上調了最低工資。

中國目前經濟不振,企業利潤增長緩慢,數據顯示,今年前四個月,企業利潤上升6.9%,但增長幅度比前三個月下降近一個百分點。所以調漲工資對企業來講是一個負面因素。

而實際中國最低工資標準低於世界標準。據香港倡導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中國的最低工資水平定在平均收入的30%左右,而相關指導意見建議定在40%~60%之間。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已建議將平均薪資的40%設為最低工資的參考點。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蘇海南對此表示,當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人工成本上漲較快,企業壓力加大。蘇海南說:「最低工資是一把『雙刃劍』,調整最低工資標準需要把握好一個度。」最低工資調快了,企業承受不了,職工可能要失業;但如果調慢了,職工的基本生活可能無法得到有效保障,要在這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

調漲工資為市場所迫

而香港信報6月2日分析了大陸上調工資的原因。

《信報》認為,最低工資本來是職工福利的最低保障額,但在中國,這不是勞動部門從保障工人福利出發,而是市場價格產生變化的被動反映,是被市場逼出來的。

首先,大陸從五年前開始,勞動人口開始逐年下降,前年下降300多萬,去年再減487萬人,此外,農村和鄉鎮到大城市打工的勞動人口大幅下降,有企業老總表示:「不漲工資,招不來人。」

另外,很多企業為消除成本的負擔,選擇搬遷到市郊稅費較低的工業開發區,同時也可以降低土地成本,但要挽留增加了往返上下班時間的工人,自然要提高工資。

近來,華為和中興兩家公司從深圳遷出的消息在大陸鬧得沸沸揚揚。深圳市長承認,近期已經有1.5萬家企業遷出了深圳。還有很多企業只是把行政和科研部門留在了深圳,企業生產的主體搬到了內陸成本較低的地區。這些企業之所以搬遷都是因為深圳房價太高,增加了企業成本,使企業的競爭力下降。

五險一金上滿約占工資一半

雖然大陸一些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但是因為大陸五險一金(各種保險和住房公積金)所占工資比例過高,實際工資上漲部分最後到工人手裡並沒有多出多少。

據一財網報導,5月25日,中國改革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在深圳創新研究院舉辦的「中國經濟結構」講座上表示,現在總體而言,一個企業如果說要給工人五險一金都上滿的話,至少相當於工資總額的50%,光算「五險」也得40%左右,這對很多企業來說是很沉重的負擔。

官媒《人民日報》日前發表一篇報導說,以一個工人月薪一萬元為例,企業要為員工繳納五險一金以及殘疾人保障基金和工會費等,實際開支是1.6萬元,而員工也要為五險一金繳納個人部分,實際收入只剩下7300元。

王小魯表示,政府應該分擔一部分企業繳納社保的負擔,這筆錢可以從減少不必要的行政管理支出節省出來。王小魯說:「目前,行政管理支出占了政府財政支出的1/4,比發達國家高了11%,有很多的錢花在不該花的地方。」

有海外評論人士表示,之所以大陸工人和企業上繳的稅收和各種費用比世界其它國家高很多,降不下來,是因為中國的民眾除了養著政府行政工作人員之外,還要額外養中共的黨務部門的人員,這是一筆龐大的開銷,世界其它國家的政黨基本都是自籌經費,不用納稅人的錢養著,中共就是一個吸附在中國民眾身上的吸血鬼,只有把這個吸血鬼剷除了,民眾生活才能真正好轉。#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6-06-02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