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一日三諫

秦如初
晏子死了之後,齊景公再也聽不到別人的諫言,他感嘆地說:「以前我與晏子出遊,他一天中三次諫責我,現在他死了,有誰還能像他那樣勸諫我呢?」(曉韻/大紀元)

晏子死了之後,齊景公再也聽不到別人的諫言,他感嘆地說:「以前我與晏子出遊,他一天中三次諫責我,現在他死了,有誰還能像他那樣勸諫我呢?」(曉韻/大紀元)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景公率群臣,到城郊的小山上遊玩,他望著不遠處繁華的都城,感嘆地說:「唉!假如從古至今,人長生不死,那該多好啊!」晏子聽了,上前說道:「上古的帝王,認為人死是好事。仁德的人死了便得到安息,凶殘的人死了社會就少了禍害。假如古代的人不死,先君就會永遠擁有齊國,而您將成為頭戴斗笠,身穿粗衣,拿著鋤頭在田間勞作的平民百姓,哪裡還有閒心去擔心死呢!」景公聽了,很不高興。

過了一會兒,景公的寵臣梁丘據,駕著六匹馬拉的高車,奔馳過來。景公問左右的人說:「是誰來了?」晏子回答說:「是梁丘據。」景公問:「怎麼知道是他呢?」晏子說:「大熱天駕著車子飛奔,輕則會把馬累傷,重則會把馬累死,能幹出這種事的,不是梁丘據還有誰呢?」

景公說:「梁丘據和我是相和的人啊!」晏子說:「他和您只能說是相同,不是相和。所謂相和,應當是君主甜而臣子就酸;君主淡而臣子就鹹。現在梁丘據甜而您也甜,這是相同。」景公聽了,更加不高興,轉過身子,不理晏子。

君臣又玩了一會兒,漸漸地夕陽西下,夜幕降臨,景公看著遠方的天空,突然一顆彗星劃過,景公認為不吉祥,就召來伯常騫,讓他祈禱祭祀,以便消除災害。晏子也在場,他反對說:「不能這樣做。風雨不調,彗星顯現,這是上天的告戒啊!君主的行為不端正,政治不清明,就會出現災異。您如果推行禮樂,而接受諫言,任用賢人,斥退小人,即使不祈禱,彗星也會自行消失的。」景公氣得臉都變了色。

後來,晏子得病死了,景公再也聽不到別人的諫言,這時,他才感悟到晏子的一片忠心,他感嘆地對臣下說:「唉!以前我與晏子一起出遊,他一天中三次諫責我,現在他死了,有誰還能像他那樣勸諫我呢?我失去晏子就完了!」@*#

責任編輯:梁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