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顏丹:「學區過道」是出於何種需求?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27日訊】有關「學區房」的最新消息,是一起將「過道」當「住房」來銷售的極端案例。據悉,北京西城一家房產中介近日在網上掛出一套售價為150萬元的「學區房」,然而此房並非是真正可供居住的房屋,而是一條面積在10平米左右的門廊過道。如此奇葩的房源、離譜的價格,可想而知,會給中國人的內心帶來多大的衝擊。

然而,當所有人都在思考為什麼「學區房」這麼緊俏,以至於要拿「過道」當「房」時,喉舌媒體新華社卻將矛頭指向了發布150萬「學區過道」信息的房產中介,認為是這些中介機構在利用家長「望子成龍」、「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迫切心態,發布虛假房源或房價信息,以獲得更大經濟利益。這些機構「推波助瀾的炒作」,才是導致「學區房」價格高漲的「幕後推手」。

若按新華社的這套邏輯分析下來,中國的「學區房」之所以呈現出「物以稀為貴」的態勢,一來是由於家長的心態不對,二來,也是更重要的,應該歸咎於房產中介的利慾薰心。意即,奸商抓住了買家「非買不可」的心理,才會惡意哄抬物價。而這一推斷不合理之處則在於,即便是正常的商品交易市場,一旦出現了商家惡意漲價的亂象,有關部門也定會依照相應的法律法規進行處理、矯正。

然而,北京的現實境況卻讓我們看到,被曝光的「學區過道」卻是繼五道口每平米10萬的「天價學區房」、40萬一平米的「胡同學區房」之後,再次出現的沒有最貴、只有更貴的同類「學區房」。對這種屢禁不止的現象,官方所謂的「加大從嚴執法力度」,卻只是下令讓這些房源「下架」、「不再委賣」而已。

房源信息沒有了,並不代表房屋已售罄;中介不再代理了,也並不代表「學區房」從此以後就無人問津了。如果我們非得要將買「學區房」的需求歸結於父母們的迫切心態,那麼至少也該多問一句,無數身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爹媽們,為什麼一定要跟「學區房」死磕到底?在這些櫥窗似的摩登城市中,普通住宅的價格都已令人望而生畏,就更別提平均再高出1、2倍的「學區房」價格了。

就拿「北京30個小學附近的代表性二手樓盤」來說,原本售價3、4萬的房屋一旦被標註為「學區房」,就可賣到6、7萬;原本4、5萬的,則可賣到7、8萬。最便宜的學區房在南城,售價3.32萬,最貴的在海淀區中關村,售價高達8.95萬元。可見,最便宜的,並不便宜;而最貴的均價,與此前曝出的每平方米10萬的「天價學區房」相比,又有多大差別?顯然,不是個別「學區房」被炒至天價,而是中國的「學區房」本就普遍天價。

要說「貴有貴的道理」,用來形容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房產市場也十分貼切。「學區房」普遍天價的原因不過在於,擁有此等房產的戶主子女,同時也將擁有在重點城市、重點學校接受教育的資格。若說非「重點學校」不上,是源於父母「望子成龍」心切,要給孩子創造最具優勢的學習環境;那麼非「重點城市」不去,卻只是在凸顯父母迫於戶籍受限的無奈。一方面,孩子跟隨父母,在父母工作的城市求學、成長,此乃天經地義;另一方面,對能在這些城市參加高考的學生來說,考入重點大學似乎也更容易。在這種情勢下,父母們的選擇顯然是:有條件要來;沒有條件,毫無疑問,創造一切條件都要來。

然而,無論是擁有這些重點城市的戶籍,還是在這些城市擁有房產,對外地人來說,都並非易事。如今,「就近入學」的政令一出,家長們所要攻克的難關也就更大。為了孩子能上學,房價再高也得將買房列入「人生大計」;「學區房」再簡陋、再老舊,甚至只是一條根本不能住人的過道,也要將其納入可供選擇的房源之內。這哪裡又是正當的需求,不過是被逼無奈而已。如果說,中國房產市場的「剛需」是為了孩子有學上,那麼教育部門以此來設置門檻,則顯然是趁火打劫。

由此,我們不難看出,如今「學區過道」的橫空出世,並不意味著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有多麼火爆。揭開它的畫皮,眾人都將目睹這一奇葩房源所展現的,是「一黨」體制下,中共各級部門想方設法、竭盡所能的想要將民眾掏空、榨乾的險惡用心。只要這個不惜窮盡一切手段盤剝民眾的惡黨存在一天,中國的父母們就將繼續、永無止盡的、只為「孩子能上學」而買單。「學區過道」之後,是否還會有更奇葩的「天價學區房」,我們不妨靜觀之。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06-27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