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江天勇律師: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

江天勇律師資料照。(大紀元)
人氣: 60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27日訊】江天勇,河南羅縣人,北京執業律師,曾參與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件維權行動,也因此在中國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還曾親身遭遇酷刑折磨。中共最可怕的酷刑是什麼?2016年春對江天勇律師的採訪談到這部分內容,以下是訪談實錄。

記者:您在中國的一個中學做語文老師將近十年,您有甚麼感受?

江:中國學校的課本就是洗腦啊,語文、歷史都是,選的課文都要表現共產黨那套東西,裡邊很多東西是騙人的,比如甚麼周總理的睡衣呀,十里長安送總理啊,都認為周總理是個完人,但實際周恩來不是甚麼完人;還有抗美援朝,歷史書上寫甚麼美帝國主義發動侵朝戰爭,目的是以朝鮮為跳板最後侵略中國,我後來才知道抗美援朝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們都給蒙了!

初中的《青少年修養》《社會發展簡史》《法律常識》,高一的《共產主義人生觀》,高二的《經濟常識》,高三的《政治常識》,這一系列課本就是撒謊。《社會發展簡史》一定強調共產黨的領導是正確的,最後實現共產主義怎麼怎麼樣的,純屬胡扯;甚至數學、物理、化學,都要在教學過程中,對學生進行思想品德及政治教育,比如數學題裡說文革生產槍炮多少多少,它灌輸這些東西!

唉,教學時我跟學生說兩套,一套按照教材說,一套我也告訴孩子我認為正確的東西、我的質疑,最後我要告訴孩子,考試不能這麼寫,這麼寫是沒分的,考試時甚麼答案會得分……

無論在學校還是單位,洗腦啊,它不知不覺的,防你都防不過來。有中共就有洗腦,它最講政治工作,從上到下,甚至到街道,從政委到指導員都是洗腦的。從文革的學習班,後來我小時候參加的那個文化室,看著是提供一個場地,放幾本書,組織各種活動,其實就是洗腦,它說甚麼是壞的,甚麼就是壞的,它說甚麼是好的,就是好的,它樹立它的榜樣,說打倒誰,一下子就打倒……

我經常說讓自己眼睛睜大點,頭腦清醒點,別被它騙了,但還是被騙了,比如南聯盟危機,大使館被砸,周圍人都上街,我也熱血沸騰,雖然我沒上街,但也熱血沸騰,覺得美國怎麼怎麼的。一個人不和外界接觸,只接收一種信息,你很難不受它洗腦!

我以前愛看所有報紙的國際版面,《參考消息》、《世界軍事》,還愛看《環球時報》!看後熱血沸騰啊,國家怎麼發展了,我們能做飛機了、結束了甚麼甚麼歷史了,我愛國嘛!

中學教書實在沒意思,很早我就對民主自由感興趣,而律師這個行業與人的權利、民主自由現政關係最近,所以後來就我就當了律師。

記者:您既然是一個非常愛國的人,為甚麼政府經常會說您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江: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愛國,要關心政治,要有社會責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你真正為國家好,在它眼裡就是對它最大的威脅了。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所謂的煽動顛覆,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

早期我做案件,和國保「喝茶」,我竭力讓他明白我是為了國家法制建設,是做好事,真不是為了名為了利,結果我錯了,它打擊的就是做好事的,他怕的就是你這種不為名利、有社會責任感的!你不求為名利,對他最麻煩了,不好收買。如果你不是為錢去做案子,在它看來就是專門要跟它做對的,更危險,它喜歡你是為錢去做事。它建這國家不是為這個國家,不是為了人民,它是為自己的利益。

我是基督徒,我知道它背後是個邪靈,它來就是要毀的,毀掉你善良,因為它就是邪的,因為它就是做壞事來的。

記者:2011年您在被關押期間,曾經被虐待體罰,而且還被逼迫每天唱紅歌?

江:唱紅歌,那也是酷刑,整個就是洗腦。那次他們懲戒我不是目的,他們的目的是要改變我的觀念,要給我洗腦。

2011年那次,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被關在甚麼地方,一個很小屋子,窗戶和門是關得嚴嚴實實的,窗簾,不讓你知道白天黑夜,不知道時間……所有帶字的東西都弄走,沒有一片紙,沒有一個文字,完全隔斷信息,禁止聊天,完全沒有語言……出來後我發現這種精神摧殘對我傷害很大的,我的記憶嚴重衰退,健忘,我連用了很多年推特的密碼、skype的密碼都忘了……早晨6點起床洗漱……然後唱紅歌,我說我不會唱,那就背!背歌詞!我說不會背,那你必須大聲讀!讀紅歌詞!《走向新時代》《黨啊親愛的媽媽》,還有《五星紅旗》,很噁心的!天天早晨你必須把歌詞讀一遍,大聲讀!……必須的!……面壁,長期保持固定姿勢……膝蓋頂著牆……腰斷了一樣……坐地上……只能兩個姿勢,腿伸直腳頂著牆,腿貼著地伸直90度以上……坐不住啊……再一種方式,蜷著腿,坐不住……坐不住我就抱著腿……每天都坐,叫反思……

提審,拳打腳踢……咣!他們說,「我們可以依法辦事也能違法辦事,因為有權違法辦事……」有一次,我問打手:「你是人,我也是人,你為甚麼要做這些非人的事?」他愣了幾秒,又過來一拳,拳頭面比我臉還大,他說:「你不是人!」我就站起來,眼睛看著他;他又打,我又站起來,打得我滿嘴的泡……夜審,剝奪睡眠,有五天沒合過眼……作為基督徒,一路走來,很多事還是感覺確實是與神同在的……

毆打辱罵,這都不是最難受,最難受的是不得不接受洗腦的過程,它強迫你把黑的說成白的,真的讓人崩潰!你認為是白的,它最後一定要讓你自己講是黑的,你光簡單承認是黑的不行,你必須深挖思想根源,你必須把它為甚麼是黑的、為甚麼不是白的邏輯說出來,不能用中性詞彙,必須用它們的詞,它強迫你接受它的觀念,逼你改變對一件事情的想法,那過程就快把你逼瘋了。他說說說說,說個不停,我不聽,我就看著他的嘴動,看著牆,我那時理解為甚麼審訊時人會想跳樓想自殺了。我看看周圍,窗戶封得死死的,我忍著,我不能瘋,瘋不瘋我都不能跳樓,不能跳起來打他,誰能保證自己一個小時後不突然跳起來打他?保證自己不會突然跳樓或者撞牆?那時我理解了,怪不得有些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不長時間人就會殘了、瘋了。完全不把他們當人。我這還好一點,他們還害怕我自殺,但不知道接下來的每分鐘我會怎麼樣,不知自己能抗到啥時候,會不會瘋掉……打呀辱罵呀,都不是最難受的……

記者:您調查代理過一些暴力計生的案例?

江:我很早就認為計劃生育有其必要性,我曾經認為中國人多了就是不好整,因為我是被它洗腦了!後來才發現我完全被它忽悠了,中國根本就不是人多的問題。

在外國,計劃生育指家庭計劃,夫妻倆計劃生孩子的時間間隔,但我們用這個詞完全是國家、政府的強制行為,不是人自己的選擇。中國人連自己生孩子都決定不了,中國人結婚得有結婚證,懷孕得有准孕證,生孩子得有准生證,孩子辦不了戶口,道道關卡控制你,魔鬼撒旦控制。第一個,通過這種辦法控制人,讓你始終擺脫不了公共權力對你生活方面的影響,第二就是當局通過這種辦法撈錢。山東到處都有法制教育基地,見人就抓,抓一個進去一晚上就100元,在裡面學習計劃生育怎麼怎麼好,抓人做計生,就跟抓牲口一樣,慘無人道啊,後來我發現魔鬼並不是直接讓你幹壞事。人是神造的,內心還是有來自神的最基本的良善,因此直接幹壞事人還是牴觸,心裡還是不安的。魔鬼撒旦引誘人幹甚麼是通過利益,用利益收買人做計劃生育,連醫生都參與作惡啊。有一個女子,孩子第二天就要出生了,就把她抓住啦,弄過去,直接用長長的針,從下面對著孩子打針,把孩子弄死,再弄出來,很殘忍。現在讓你生二胎,也不是你自己的計劃,他讓你不能生你就不能生,他說讓你生你才能生,也還是國家控制。

人權律師江天勇。(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提供)

附:江天勇律師近年被迫害的經歷

2009年7月律師證被北京司法局註銷後一直未獲發還。

2011年2月19日,中國「茉莉花事件」中,被警察帶走後失蹤二個月,被秘密關押,飽受嚴刑拷打、威脅、羞辱及洗腦迫害。

2012年5月,因為參與陳光誠的維權事件,持續受到國保監控,被打致左耳失聰,後被軟禁在家。

2013年5月13日,江天勇和六位律師到四川資陽市「圍觀」資陽法制教育中心——二娥湖洗腦中心,他被數名身份不明的人毆打倒地,小腿被石頭砸傷。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後在賓館裡被綁架,然後被塞在車子的後備箱帶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遭受嚴重刑訊逼供,包括暴力毆打、鐵鏈子吊銬,4月22日,江天勇被釋放,天津醫院檢查的診斷顯示,八根肋骨骨折。#

(未完待續)

採訪整理:李慧,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6-07-12 4: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