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非洲移民放棄中國夢 廣州巧克力城人去樓空

2013年8月26日,來自贊比亞的一名商人坐在廣州一個服裝批發市場之外。 (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2748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報導)廣州小北路附近是「小非洲」,又稱「巧克力城」。兩年前這裡人聲鼎沸的匯聚著各路非洲人,但是如今,面對中共不友好的移民政策、廣泛的種族主義和放緩的中國經濟,他們許多人已經打包回家了。

CNN報導說,在最繁華的日子裡,這裡可以看到安哥拉婦女頭頂購物袋,索馬利亞男子穿著長袍兜售兌換外匯,維吾爾餐館在街上宰羊,剛果商人從中國人商舖訂購內衣,尼日尼亞男子到非洲酒吧喝一杯青島啤酒。

位於廣州中心的登峰城中村被來自中國內地和非洲的移民激發出活力。

根據維也納大學非洲研究教授亞當斯·波多莫的統計,截至2012年,有10萬名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人蜂擁到廣州。如果是真的,那麼它就是亞洲最大的非洲僑民社區。他們湧向中國追求致富夢。

而今天,這個夢已經褪色。

CNN報導說,在過去18個月裡,有數百甚至數千非洲人已經離開廣州。

非洲人湧入廣州工廠

廣州坐落於香港西北方120公里,常常籠罩著灰色陰霾。

在九十年代中期,非洲人開始湧入廣州的工廠,生產從洗衣機到假冒李維斯牛仔褲等一切東西。在2000年,中共舉行了首屆中非合作論壇,跟資源豐富的非洲國家拉攏關係。

截至2014年,中國和非洲的貿易額比美國和非洲的貿易額高出1200億美元。許多非洲人開始到中國淘金。

香港大學非洲研究講師羅伯特·卡斯蒂羅告訴CNN,移民中國的非洲人跟移民西方的非洲人類型不同。那些去歐洲的人通常是在本國被剝奪權利、沒有機會的。而到中國的非洲人更多的是經商。

《非洲人在中國》一書所作的民調顯示,在中國40%的非洲移民擁有大學文憑。一些人還有博士學位。

中國成為非洲商人淘金地的一個突出原因是它的假貨。

塞內加爾前飛機工程師穆斯塔法·迪昂告訴CNN,在2000年的時候,非洲人仍然從美國進口原裝耐克和阿迪達斯。

「當我們開始從中國購買假貨,我們可以在塞內加爾以跟美國真品同樣的價格賣出它們。沒有人知道中國和它造假的事情。我們的盈利超過100%。」

廣州成為一座金礦,更多的非洲人湧來。

小外交官:人數下降

CNN報導說,菲利·姆萬巴是廣州的「小外交官」之一。每個非洲國家在廣州都有一名「大使」——他們是那個國家的僑民選出來的。他們負責跟中共警察聯絡,仲裁內部糾紛,組織社區活動。

「大使」們追蹤他的社區人口。移民在抵達廣州之後,常常到社區領袖那裡非正式註冊一下。

姆萬巴說,在2006年「小非洲」有1200名剛果人。今天他相信這個數字下降到500人。

幾內亞和塞內加爾的「大使」也向CNN報告了同樣的下降趨勢。

中國喪失競爭力

非洲人的中國夢今天破裂有多個原因。迪昂告訴CNN,首先,隨著中國假貨名聲傳遍世界,非洲消費者意識到他們買的是盜版,不是真貨,自然只肯支付低價。

其次,在日益增大的國際壓力下,北京當局發誓保護全球品牌的智慧財產權,對商標侵權實施更嚴厲的懲罰。

迪昂向CNN出示廣州一家工廠主給他發的簡訊,上面說,「從2016年開始,不要再複製阿迪達斯、耐克、聯合利華的商標。」

此外,中國商品出廠價也上升。迪昂說,這是因為匯率以及中國工人薪資上漲。

自從2001年以來,中國製造業時薪平均每年上漲12%,而人民幣升值也削減了利潤率。中國的競爭力在消退。迪昂聽說越南和孟加拉國的發展機會不錯。

文化,生活方式,衛生習慣不同

隨著中國盈利機會減少,非洲人更加尖銳地感受到了住在中國的不易之處。

2008年維基解密報告說,中共地方當局長期以來「極度擔憂」廣州的大批非洲人口。一名美國外交官向華盛頓報告說:「由於文化、生活方式乃至衛生習慣的差異,許多中國居民不想住在非洲城。」

迪昂告訴CNN,當地人在跟非洲人一起上電梯的時候捏著鼻子。一名鞋廠老闆小聲告訴CNN記者,她不喜歡非洲人。她只想跟他們做生意。

迪昂住在廣州,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住在塞內加爾。他感到孤獨。「我覺得如果在(中國住了)12年之後,你還是不能在中國結交到真正的中國朋友,這是一個大問題。」

剛果「大使」姆萬巴在中國待了13年之後,準備回家了。他說這不是撤退,而是決定將他的知識用於最需要的地方。

「每個人都想回到非洲自己的國家,並開始做一些事情。」他說,「我們已經在這裡學到有關小工廠和貿易的知識。我們應該回家,運用這些知識。」#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6-28 4: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