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賞析:〈終風〉

詩經賞析(小玉/大紀元製圖)

    人氣: 1078
【字號】    
   標籤: tags: ,

《詩經.國風.邶風.終風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
謔浪笑敖,中心是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
莫往莫來,悠悠我思。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
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曀曀其陰,虺虺其靁;
寤言不寐,願言則懷。

註釋:

1.終風且暴,顧我則笑:終風,一整天的風;《毛傳》:「終日風為終風。」暴,迅疾;《康熙字典》:「又【詩•邶風】終風且暴。【傳】暴,疾也。【疏】大風暴起也。」「終風且暴」意即「一整天都颳著狂風或暴風」這兩句的大意是:那一段日子,一整天都是狂風呼號;(他在外面對別人也如狂風那樣暴虐)只有回來看到我才露出笑臉。

2.謔浪笑敖,中心是悼:謔(音薛的去聲xuè),戲謔。浪,放浪。笑,調戲、調笑。敖,音傲;傲慢;《康熙字典》:「【禮.曲禮】敖不可長。【疏】敖者,矜慢在心之名。」這四個字是一個詞組,也可以將「謔浪」及「笑敖」分開來用。中心,心中。悼,音到;恐懼。《說文》「悼,懼也。」這兩句的大意是:他對我也只是戲謔、放浪、調戲和傲慢,可是我知道他的內心充滿了恐懼。

3.終風且霾,惠然肯來:霾,霧霾;或者說是風中夾雜著的塵土顆粒。《說文》:「霾,風雨土也。」惠然,順心的時候;《毛傳》:「言時有順心也。」肯,願意;《鄭玄箋》:「肯,可也。有順心然後可以來至我旁。」這兩句的大意是:那一段日子,終日颳風且風中夾雜著塵霾顆粒;(他在外面也總是一臉陰霾)偶爾自我感覺順心的時候,他就來看看我。

4.莫往莫來,悠悠我思:悠悠,思念貌。悠悠我思,深思。這兩句的大意是:最好是別讓我去侍寢(莫往),也別來找我(莫來),以免打斷了我的深思。

5.終風且曀,不日有曀:曀,音亦,颳風而且陰天。《說文》:「曀,陰而風也。」不日,看不到太陽。這兩句的大意:(那一段日子)終日陰天且颳著大風,天空陰沉沉的看不到太陽。

6.寤言不寐,願言則嚏:寤,音悟;睡醒之後的自言自語。《說文》:「寤,寐覺(睡醒)而有言曰寤。」言,語氣助詞。願,念;本詩指「被人念」或「被人怨」。《鄭玄箋》:「願,念也。」嚏,音替;打噴嚏。孔穎達《毛詩正義》:「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之遺語也。」從古到今都有這樣的傳說,有的人一打噴嚏就會不由自主的說:「誰在念我」或「誰在怨我」。「願言則嚏」詞意順序應該是「嚏則願言」。

這兩句大意是:(那段日子)他經常半夜醒來自言自語,打噴嚏的時候就說「誰在怨我」。

7.曀曀其陰,虺虺其;寤言不寐,願言則懷:曀曀,形容持續昏暗的天氣。《毛傳》:「如常陰曀曀然。」虺虺,音卉;雷聲,指雷聲剛響而未震之時。朱熹《詩經集傳》:「將發而未震之聲,以比人之狂惑愈深而未已也。」懷,哀傷、嘆息;《毛傳》:「懷,傷也。」

這四句的大意是:(那段日子)天氣持續陰暗,天空中常有雷聲響起(比喻:他在外時也常陰沉著臉,有一種隨時都要爆發的樣子);他經常半夜醒來自言自語,想起傷心的事情就長吁短嘆。

賞析:這是歷史上有名的絕世美人褒姒在西周滅亡後離開人間前寫的幾首詩中的一篇;〈終風〉真實的記錄了西周滅亡前的那一段時間天氣的情況及周幽王這位昏君的狀態。

褒姒從出生到離開人間都充滿了傳奇色彩。據《史記.周本紀第四》記載:在夏朝的後期,有兩條神龍降落在夏王的宮廷,神龍說:「我們是褒國的兩個先君。」夏王不知道如何處置兩位神龍,於是就占卜,後來卦象告之要得到含有神龍精氣的唾液並藏起來,才會吉利。於是夏王令人擺設出祭祀用品並寫策書,向二龍禱告,二神龍旋即不見並留下了唾液。夏王令人用木匣子將龍的唾液收藏起來。夏朝滅亡之後,這個匣子傳到了商朝,商朝滅亡之後,又傳到了周朝。連著三個朝代,經歷這麼多帝王,從來沒有人敢把匣子打開。

周厲王末年,厲王偶然發現了這個匣子並將它打開。龍的唾液流在殿堂上,怎麼也清掃不掉。周厲王命令一群女人,赤身裸體對著唾液大呼小叫。那唾液變成了一隻黑色的大蜥蜴,爬進了厲王的後宮。後宮有一個小宮女,才六、七歲,剛剛換牙,碰上了那隻大蜥蜴,被龍的精氣所感。十多年後,宮女在接受成人禮時,發現自己懷孕了,沒有丈夫就生下了一個女孩,她非常害怕,就把那孩子扔掉了。此時已經是周宣王時代,王都中有一些小女孩唱著這樣的兒歌:「山桑木弓,箕木箭袋,亡周禍害。」宣王聽到了這首歌,就令人查清情況,正好有一對夫妻在王都賣山桑弓和箕木製的箭桶,士兵要抓捕他們。夫婦二人逃出王都,發現了先前被宮女遺棄的嬰孩在路旁,聽著她在深更半夜裡的啼哭,非常憐憫,就收留了她。夫婦二人逃到了褒國居住。(以上根據《史記》原文翻譯)[1]

褒姒從小就是美人坯子,雖布衣荊釵,卻冰清玉潔,誰看了她都自慚形穢。十歲過後就被褒國的官員發現並帶到國都宮殿培養。周宣王末年,褒國的國君因事得罪了朝廷,就把褒姒獻給朝廷,以求贖罪。因為她來自褒國,而褒國的國姓為「姒」,所以依照當時的慣例,人們就稱她為褒姒。周幽王三年(公元前779年),幽王在後宮中發現了褒姒,驚為天人,遂納其為妃子。

褒姒和妲己不同的是,妲己就是來禍亂朝廷的,妲己與紂王一起做了很多壞事,所以周武王伐紂後,把妲己也殺了[2]。而褒姒卻是個明白人,史書只記載了她平時從來不笑,其實她連話都很少說。周幽王為了討好褒姒,廢掉了自己的正妻申王后及太子宜臼(東周平王),立褒姒為王后;為了讓褒姒露出笑容,居然去「烽火戲諸侯」,褒姒都冷眼旁觀,不發表任何意見。只在「烽火戲諸侯」之後大笑了一次。之後周幽王還搞了幾次這種把戲,褒姒不笑了,諸侯也不來了。

世人又有幾個明白褒姒為什麼要笑呢?或許很多人會認為褒姒看到那些諸侯們上當受騙很開心。其實不是,她開心一笑的意思是:我的使命完成了,西周終於要滅亡了,我可以回家了(天上的家)。

歷史就像一台戲,每個人在歷史的長河中輪迴轉世,同時又照著上天編好的那個劇本在走,絕大多數人都不明白做人的目的是為了什麼,能遵照道德禮儀去做好的人,是在積德。而做不好的人是在造業。

周宣王從執政三十年之後,就開始不親耕籍田(請參看〈燕燕〉賞析附註3),這可不是小事。「周人百畝而徹,其實皆什一也。(《孟子.滕文公章句》)」這是說周朝每一戶農夫之家受田一百畝,其中收入的十分之一要作為賦稅交納給朝廷。天子及其朝廷又憑甚麼接受老百姓的賦稅?因為君權天授,而君權天授的一個重要前提是天子必須親耕籍田,以籍田中產出的糧食祭祀上天[3]。天子不親耕籍田,不祭祀上天,就等於自己不承認君權天授,那麼上天就會把他或他後代的權利收回來。這時褒姒應運而生了,是上天派她來收回西周帝王君權的。也就是說褒姒是周宣王三十年之後出生的,出生不久就被人帶到褒國撫養。褒姒的出生,是周宣王不親耕籍田的原因促成的。

在這期間,上天還給了周宣王一個機會,宣王三十九年(公元前789年),周宣王在「千畝之戰」中慘敗於姜戎部落,喪失了整個南國之師。如果當時周宣王能夠從中吸取教訓,悟到是自己因為不脩籍田於千畝(王都南郊),上天給的警告。重新做好,並在農忙的時候讓自己的兒子周幽王也參與到農田耕作上來(當時姜后已經去世),讓幽王知道當帝王的艱辛和責任,也許西周的歷史要改寫。而上天安排的褒姒這個角色就用不上了,褒姒也許在褒國嫁給了農夫為妻,最後成了一個農村老太太了。中國歷史上不乏這樣的特殊又有來頭的女子,上天安排她下世所扮演的角色由於各種原因不須要做了,超常的能力也被關閉,成了一個普通的農村老太太。至於能否回去,用什麼方法回去,那也只能看天意了。

周幽王登基的時候24歲[4],他在20歲時就娶了申國國君申侯的女兒為正妻,史稱申后,他登基前太子宜臼已經出生了。周幽王同樣沒有依周禮親耕籍田,而且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政事上。結果幽王二年,涇水、渭水、洛水三條河流的附近地區(古稱三川)發生地震,「是歲也,三川竭,岐山崩。(《史記.周本紀第四》)」到這種時候,周幽王還是沒有「聞災自省」,所以,幽王三年(公元前779年),周幽王在後宮遇到褒姒;到褒姒登場,也就意味著西周的滅亡已經不可挽回了。

周幽王先是「烽火戲諸侯」取悅褒姒,然後廢掉了申后及太子宜臼,改立褒姒為后及其子伯服為太子。後來,宜臼(周平王)及其母親申后相繼逃到了申國,申侯終於聯絡好了繒國及犬戎的軍隊一起向西周的王都鎬京打來,聲勢浩大,申侯公開表明了只找周幽王一個人的麻煩,替自己的女兒及外孫討個說法。所以王都及六鄉的官民,沒有一個逃難的,朝廷的軍隊基本上就是採取不抵抗的策略。因為按古人的觀念,天子如果按周禮辦事,那麼申侯是周幽王的臣子,申侯的行為就是謀反。天子如果不按周禮辦事(指無故休妻棄子,缺大德),那申侯是周幽王的岳父,岳父教訓缺德女婿是應該的。所以附近的諸侯國都知道,可是沒有人再去管周幽王的家事(幽王實際上是被犬戎所殺[5]),〈終風〉這首詩描寫的就是西周滅亡前十來天之間的事情。

終風且暴,顧我則笑;謔浪笑敖,中心是悼。那一段日子,一整天都是狂風呼號;(他在朝廷中對別人也如狂風那樣暴虐,發脾氣),只有回後宮時看到我才露出笑臉。他對我也只是戲謔、放浪、調戲和傲慢,可是我知道他的內心充滿了恐懼。

「終風且暴」既描寫了當時的天氣情況又形象地形容了周幽王在聽到申侯帶兵攻來之後的表情。他想在女人身上找到一點兒安慰,可是,連他最寵愛的女人都看出了他心中的恐懼。

終風且霾,惠然肯來;莫往莫來,悠悠我思。那一段日子,風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霧霾;(他在朝廷中對別人也是一臉陰霾),他有時自我感覺順心時會來看看我;我卻希望他別讓我去侍寢(莫往),也別再來找我(莫來),我有自己的事情須要思考。

這一章描寫了末世的昏君因為貪圖享樂,最終連自己最寵愛的女人都跟他離心離德、同床異夢。

終風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願言則嚏。(那一段日子)終日陰天且颳著大風,天空陰沉沉的看不到太陽。他經常半夜醒來自言自語,打噴嚏的時候就說「誰在怨我」。

筆者個人淺見,周幽王只能算是個昏君,還不能說他是暴君。因為周幽王並沒有像紂王那樣用殘忍的手段隨便殺人,正史中並無記載他執政期間下令殺過人,只是任用奸臣虢石父為卿,做了很多壞事,國人皆怨。周幽王也沒有像厲王那樣「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這幾句言外之意是說:每當半夜醒來,幽王想起自己的結髮妻子(申后)和未成年的兒子(宜臼),他們都沒有犯甚麼過錯,一個被自己打入冷宮,受苦多年,最近才逃到申國。一個從小就流離失所,遠離親生父母,被迫到他外公申侯那裡避難。人心都有柔軟的一面,所以幽王也難免噩夢驚醒後自言自語。打噴嚏的時候說「誰在怨我」其實是死要面子,在褒姒面前裝糊塗;他的岳父、妻子、兒子如果不怨他才怪呢。

曀曀其陰,虺虺其靁;寤言不寐,願言則懷。(那段日子)天氣持續陰暗,天空中常有雷聲響起(他在朝廷時也常陰沉著臉,有一種隨時都要爆發的樣子);他經常半夜醒來自言自語,想起傷心的事情就長吁短嘆。

第四章的言外之意是說,周幽王的所作所為惹得天怒人怨,眾叛親離。他自己的日子也很不好過。

結語:〈終風〉這首詩隱藏了一個千古的謎團[6],筆者今天把它給揭示出來。筆者相信對《詩經》有研究的讀者看到這裡可能還將信將疑:褒姒真的是有來頭的嗎?真的是上天派下來了結西周王朝的嗎?

其實,千百年來,很多學者都沒有注意到《詩經.小雅.正月》中提到的兩句詩:「赫赫宗周,褒姒滅之。」《左傳.昭公元年》:「不義而強,其斃必速。《詩》曰:『赫赫宗周,褒姒滅之。』強不義也。」

《詩經.小雅.正月》:「赫赫宗周,褒姒滅之。」字面意思是:威名顯赫而且強大的西周王朝,上天派了褒姒一個人下來就把他給滅了。

《左傳.昭公元年》那段話的大意是:多行不義之事而外表強大的政權,它死得一定很快。《詩經》說:「威名顯赫而且強大的西周王朝,上天派了褒姒一個人下來就把他給滅了。」外表雖然強大但壞事做多了的緣故啊!

從古到今,被上天認可的政權模式只有兩種,一種就如現今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由民眾投票選舉出來的,那麼這個政府向民眾收稅是合理的,因為是民眾自己願意的。

第二種就如中國古代的朝廷,君權天授。帝王必須祭祀天地,祭祀的大部分供品是由帝王籍田中產出,而帝王必須親耕籍田。哪一任的帝王沒有做好,他的權利就會被上天收回。(古代的帝王如果都按照周禮的要求每天做自己本分的事情,那他想驕奢淫逸的時間都沒有。而且在做好自己本分的時候,他會體悟到辛苦付出及得到收穫的快樂,他會知道如何去愛護自己的子民。)

我們再來看看現今中國大陸中共這個政權,它既不是民主選舉出來的,也不被上天認可,因為它不信奉天地神佛,並且把神佛都說成是「迷信」。中共就是流氓土匪起家的,因為「打土豪分田地」的流氓行為用現今中共自己訂的法律來衡量也是犯了「搶劫殺人罪」。這樣一個用暴力奪取而來的政權,它向老百姓收的稅,都算是搶劫來的。因此,體制內的官員,從上到下,只要是沒有三退(退黨團隊)的人,他們所領的工資待遇也是搶劫來的,他們等於天天都在犯搶劫罪(這還不算中共歷年來所犯下的其它罪行,特別是對法輪功這個修煉團體的殘酷迫害)。而體制外的人,包括普通百姓,只要是沒有三退的人,都算是中共這個流氓團伙的一員,中共做的壞事也有他們的一份。所以,就衝著這一點,中國人民也要趕快三退才能保平安,因為神留給人了解真相及選擇的時間是有限的。

神要讓一個政權今天解體,那個政權肯定拖延不到明天。〈終風〉這首詩所講述故事的時代背景、西周末年的天氣狀況,以及 「赫赫宗周,褒姒滅之」這兩句話都是上天給世人的警示,值得各位讀者深思。

[附註1]《史記.周本紀第四》:「後宮之童妾既齔而遭之,既笄而孕。」依周禮規定,古代女子,如果從小就許配人的,則十五而笄,如果沒有,則二十而笄(《禮記.雜記下》:「女雖未許嫁,年二十而笄。」)王宮中的女子亦如此,因為各種原因從小被帶進王宮中養大的女孩,如果被君王看中,那麼十五而笄,如果一直沒人注意,只是一般的宮女,則二十歲才舉行成人禮。因此筆者判斷此宮女在二十歲成人禮之後才發現自己懷孕,而且是懷孕多年後才生下褒姒。否則這年代根本就銜接不上。因為周厲王末年至周宣王登基這中間還有14年的「西周共和」時期。周宣王還在位46年。也就是此宮女六歲時(周厲王末年)受龍精氣所感,經過了14年後,在周宣王登基那年(公元前828年),在宮中接受成人禮時發現自己懷孕。但並沒有像常人那樣十月懷胎,在當年或第二年生下褒姒。如果是第二年(公元前827年)生下褒姒,到周幽王三年(公元前779年),幽王在後宮中發現褒姒,此時褒姒已經48歲,這與常理不合。褒國的國君也不可能送一位40歲以上的婦女給周宣王贖罪。(《史記.周本紀第四》:「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褒姒]而愛之」)

所以,讓一個宮女被龍精氣所感,只是上天埋下的一個伏筆或棋子。天人下來做事,不可能直接顯現於空中,從天下走下來,那等於破了人類社會的迷,這是不允許的。人就是應該在迷中,信與不信,想不想做好人,那都是人自己說了算。周厲王做得最差,上天就安排他打開裝有龍唾液的木盒(類似於西方的潘多拉盒子)。周宣王執政的後期,不注重祭祀天地,不親耕於籍田,上天就讓褒姒降生下來。周幽王登基後,如果能夠重新考禮修德,敬奉天地神明,並一直堅持到老,那麼即使褒姒已經在後宮,上天也有辦法讓周幽王與褒姒永遠不要相遇,即使相遇也不會有任何感覺。(讓一個人的氣質及容貌都變醜,對神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

可是,周幽王卻選擇走周厲王的老路,貪圖享樂,不敬奉上天,那麼遇到褒姒,被收回君權,國破身亡,這也是厲王、宣王、幽王三代以來失德所致,怨不了別人,只能怨自己。

[附註2]《史記.殷本紀第三》:「周武王遂斬紂頭,縣(懸)之白旗。殺妲己;釋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閭。」

而褒姒卻從來不跟周幽王出甚麼主意,所以申侯(申后的父親)在聯合繒國、犬戎部落打入王都後,並沒有對褒姒如何。《史記.周本紀第四》:「遂殺幽王驪山下,虜褒姒,盡取周賂而去。」如果褒姒曾經給周幽王出過甚麼壞點子,或者廢掉申后及太子宜臼是褒姒的主意,那麼申侯那些人連周幽王都敢殺,肯定不會放過褒姒。而褒姒隨大部隊離開王都後即不知所終。

[附註3]《禮記.祭義》:「是故昔者天子為籍千畝,冕而朱紘,躬秉耒。諸侯為籍百畝,冕而青紘,躬秉耒,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古,以為醴酪齊盛,於是乎取之,敬之至也。」大意:所以從前天子有籍田千畝,到了春耕的時候,要戴上繫有紅色帽帶的禮帽,親執犁把而耕;諸侯也有籍田百畝,到了春耕的時候,要戴上繫有青色帽帶的禮帽,親執犁柄而耕。籍田所得的收成,用來祭祀天地、山川、社稷和先古聖王等。酒漿粢盛等等祭品,就是來自籍田的收成。這是多麼虔誠的祭祀啊!

而且,天子之籍田耕作只能讓自家兒孫或王宮內的宦官來幫忙,不能請朝廷中的其他官員幫忙,包括天子那些已經封爵的兄弟都不行。因為他們家也有籍田要耕作。《禮記.王制》:「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

[附註4]現代的一些學者根據《搜神記》小說中記載:「周宣王三十三年(公元前795年),幽王生,是歲,有馬化為狐。」認為周幽王是公元前795年出生的。筆者個人淺見,如果周幽王真是這一年出生,那麼他登基的時候才14歲(公元前781年),在位十年這是不變的。根據周禮的規定,周朝的男子,二十歲算成人,才可以娶妻。而且宣王剛駕崩,幽王依禮要守喪三年才能行婚姻事宜。按周朝的慣例,天子在不到20歲之前,朝廷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三公輔政。如周成王時期周公旦輔政7年;周宣王登基之前14年的「共和」時期。14歲的周幽王不可能為所欲為,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只能在20歲成人禮之後才娶妻,也就是登基6年之後才娶了申王后和生了太子宜臼(周平王)。可是《史記.周本紀第四》記載:「當幽王三年,王之後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子,以褒姒為后,伯服為太子。」既然周幽王先認識了褒姒,那申后及太子宜臼是從哪來的?

因此可知《搜神記》這本小說記載有誤,筆者考證認為,周幽王是在周宣王二十三年(公元前805年)出生,登基時24歲。已經有了正妻申后及太子宜臼。登基三年後,在後宮遇到褒姒。這樣剛好與正史中記載的年代吻合。

[附註5]《史記.宋微子世家》:「周幽王為犬戎所殺,秦始列為諸侯。」

[附註6]〈終風〉這首詩,《毛傳》釋義為:「〈終風〉,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箋:正,猶止也。〕」古代的一些經學家認為此詩是講州吁侮慢衛莊姜的事情。

筆者個人淺見,衛莊姜是衛莊公的正妻,諸侯夫人。即使衛莊姜沒有生孩子,衛莊公也沒有休妻,或者做出趕走衛莊姜的事情。衛莊公也沒有這個膽量,因為衛莊姜的來頭不小,她是春秋時期大國齊莊公(在位64年)的嫡生女兒,《詩經.碩人》就是描寫她出嫁的事情,寫了衛莊姜的五個顯赫身分背景。所以衛莊公讓衛莊姜把(姬完)當親生兒子從小培養,也就是說,衛莊公即使再娶(經過夫人允許),衛莊姜夫人的地位還是沒有變。姬完、姬州吁雖然不是衛莊姜親生,但卻是衛莊姜看著長大的,即使是士官的家庭,姬完、姬州吁都必須尊稱衛莊姜為母親。古代官員的家庭(到清朝都是這樣),主婦如果去世,所有的兒女(無論是否親生)都必須披麻戴孝!

說那個州吁因為姬完(衛桓公)也不是嫡子,所以敢殺兄奪位,這個《左傳》、《史記》都有記載,這是事實;而州吁也在當年就得到了現世報應,沒幾個月就被別人殺死了。說州吁殺兄奪位之後,居然還敢對自己稱為母親的衛莊姜「謔浪笑敖」,甚至對已經四五十歲的衛莊姜呼來喝去,以至於衛莊姜說出了「莫往莫來」的話,有可能嗎?當時的衛國,衛莊姜的輩分最大(衛莊公已經去世十多年),她又是當時齊僖公的親姐姐,刑國及譚國國君的大姨;州吁想坐穩國君的位置,巴結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這種連商紂王都沒做過的事情及罪名硬要扣在州吁頭上,合理嗎?如果州吁沒有做這種事情,卻背負了兩千年的罪名,這筆債要如何算?

因此筆者特地在附註中予以解釋及澄清。@*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居月諸,照臨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處。 胡能有定?寧不我顧?
  • 燕燕于飛,下上其音。之子于歸,遠送於南。瞻望弗及,實勞我心。燕子從南邊飛回,忽上忽下嘰嘰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國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見她的送親車隊,(此時燕子的叫聲)聲聲讓我揪心。
  •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隨波逐流。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獵時)對五隻野豬只射出一發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獵時不忍心把所有野獸都殺了。
  • 用一顆「獨繭」來繅絲,抽出來的絲最均勻,每一縷絲都是一樣的粗細,一樣的強度;這樣合股織成的綸線的強度及韌性最好,釣魚才能釣得多。以此來借喻王姬和姜得的婚姻好合(如絲合成綸)、德行及容貌般配;他們組成的家庭會興旺發達,他們將來治理的諸侯國會國泰民安。
  • 由於儒家修煉體系中認為,人是從天上美好的世界中掉到常人這個苦海中來的,必須經過修煉才能返回天上的家園,因此把這個修煉過程稱為「歸」。由於學校四周環水,因此〈江有汜〉才以沿長江行舟東去來借喻大學的學習或修煉的過程。
  • 朦朧的小星星隨著圓月的西沉已經漸漸隱去,天空中只見參星和昴星橫於中天。軍隊的官兵揹負著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趕了一夜的路。每個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 「摽有梅」的本義就是「落梅(子)」,題目為甚麼不用「摽梅」,中間為甚麼要加一個「有」字呢?「有梅」其實是「有媒」的諧音。
  • 〈羔羊〉這首詩篇通過講述諸侯國卿大夫等官員穿著羔裘及自公退食的事情,來展現古代一些品德高尚的官員,節儉正直,不結黨營私;心懷感恩,敬奉自己的父母及天地神明;死義生禮,如羔羊的特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