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莆田系四大家族賺黑錢内幕:導流和恐嚇患者

人氣: 277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6月06日訊】近期,大陸官媒起底「莆田系」四大家族,揭秘他們如何在上海布局賺黑錢,其中的一個秘密就是恐嚇患者:「再不治就轉癌症了」。

莆田系」四大家族都建有網站 導流患者

今年「五一」期間,大學生魏則西之死,令百度、「莆田系」等被推上風口浪尖。此前早已屢受爭議的「莆田系」一時之間成為了全民公敵。此次事件背後隱藏的醫院科室外包問題,甚至有部分三甲醫院也被曝出存在科室外包情況,以及由此引起的過度醫療問題,也都成為輿論關注焦點。

上世紀90年代末,太原《都市生活》週刊發出第一篇揭露性病診所黑幕的報導後,莆田系遊醫們開始正式進入公眾視野。

近期,中國經營報、中國經濟周刊等官方媒體發表長篇調查報導,揭秘「莆田系」背後更多內幕。

從太原街頭「多過米鋪」的性病診所,到腫瘤生物免疫療法(DC-CIK),15年間,莆田系遊醫們登堂入室,轉戰多個領域,在導流、經營、資本運作模式上「各顯其能」。而上海因為地處經濟中心,成為了莆田系資本布局的重點。其中,尤以資產體量最為龐大的「詹、林、陳、黃」四大家族為甚。

要成為百度推廣的一個環節,詹、林、陳、黃四大家族首先要擁有自己的網站。早在百度推廣機制形成之前,他們就已經對網絡導流深有心得,除去大量活躍於新浪微博、大眾點評等平台的專業水軍,四大家族對於自營網站的建設和運營同樣關注。

2003年8月註冊的「上海仁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是林氏家族為包裝上海地區醫院專門設立的公司,其註冊僅比仁愛醫院晚了18個月。該公司備案了包括「仁愛健康網(www.renai.cn)」、「上海遠大胸科醫院(www.yodak.net)」在內的11個網站。

同年6月,陳氏家族則成立了「上海健橋醫院有限公司」,法人陳國雄,實際控股者陳國興,其備案網站數更是多達24個。此外,陳氏還為「上海閔行虹橋醫院有限公司」備案了8個網站,關鍵詞全部為「虹橋醫院」。

詹氏於2009年4月註冊的「上海萬眾醫院有限公司」亦擁有12個備案網站。細查這些網站名稱,可以發現,除了醫院本身的名稱外,四大家族還喜歡「地區+疾病」的命名方式。這些網站所提供的諮詢、預約服務,與百度的推廣一起,構成了導流病人的重要一環。

如果說,互聯網還不能滿足四大家族對導流的需求,那麼全媒介載體的投放,以及針對外地來滬人員、單身年輕女性和老年人的一整套篩選、引導機制,則可以構成更加直接而有效的手段。

調查發現,電視廣告、公共交通視聽載體、一些都市類報紙社區版等是莆田系常見的廣告投放對象。同時,有些醫院還會在公立三甲醫院,諸如上海市紅房子婦產科醫院、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上海市第八人民醫院等內布設醫托,以「專業、人少、私密性強」等作為賣點哄騙年輕單身女性前往就醫。

而醫托多為中老年婦女,混跡於患者中,難以分辨,有時還會挑選公立醫院週日休息時間出現;或者,有些還會以「免費會診」的方式進入社區。

此外,莆田系還通過58同城等平台銷售體檢套餐,及單位福利體檢承包,四大家族也以「便宜」吸引了眾多本地居民。

一名就醫者孫筱婷(化名)表示,2013年,她聽同事介紹,團購了上海仁愛醫院的體檢。「同事說這家醫院的態度還可以,就和另一個同事團購了一起去。檢查好後,醫生開始誇大其詞,危言聳聽要求做微創手術。我信不過,就去公立醫院又檢查了一下,一點兒事都沒有。後來聽說其他兩個同事也遇到一樣的情況。」

與以往輿論所建構的「一錘子買賣」的印象不同,部分莆田系民營醫院甚至發展出了「VIP會員」制度。另一名就醫者華姿(化名)表示,2010年,她被上海真愛女子醫院診斷為「重度宮頸糜爛」,前後花費1萬元人民幣治療費後成為該院的VIP。

吸金術:恐嚇患者「再不治就要轉癌症了」

通過上述方法,四大家族的醫院篩選出了信息嚴重不對稱,辨識能力弱,且易受醫生左右的群體。

接下來,醫院還會對他們進一步細分,策略性地採取不同應對方式。但其核心是「恐懼消費」。「再不治就要轉癌症了!」這句話可謂「莆田系」的「名言」。

在診斷階段,針對被廉價體檢吸引而來的顧客,醫院會以某項指標不正常為由,要求顧客進行進一步的自費檢查。針對身體有恙的顧客,醫院則會立刻進入全面檢查,隨即「確診」大量疾病。由醫托或社區導流而來的顧客往往已經過診斷,直接進入治療。在治療階段,這些醫院也表現出了高度的相似性。其傾向於誇大某些非病理性、或對身體無害的常見症狀,或乾脆虛構疾病,診斷結果往往可以導向醫院最拿手且費用不菲的治療方案。

以男科來說,常見的虛構疾病有包皮過長、前列腺炎、陰莖敏感、精囊囊腫;以婦科來說,則有陰道炎、宮頸息肉、尿道炎、急性膀胱炎等。

由於事實上顧客並沒有生病,或僅僅表現出一定程度的炎症等輕症,醫院為了推銷治療,就要對這些顧客的症狀進行錯誤歸因,制定幾乎沒有效果的療法,甚至引導不同病症的病人實施相同的手術。

比如通過腹腔鏡治療事實上不存在的宮外孕,通過微創、激光手術切除鼻息肉、「淋巴濾泡增生」等「病灶」,或實施鼻中隔偏曲手術、包皮切除手術這類對病人求診疾病毫無治療效果的療法;或是治療並不被視為疾病的宮頸糜爛。某些醫院甚至要求病人在切除包皮前先做背神經阻斷術。

配合上述各類手術,醫院還會布置準備大量的點滴、中藥治療、術前清洗、紅外線照光消毒、太空艙、各類B超等輔助手段,有的還會設置時間長度不等的各類物理、中藥療程,每期療程都極其昂貴。由於這種療程一般沒有治療效果,時間不斷延長,更加方便醫院延長週期,最大程度地消耗病人錢財。

2007年,徐天護(化名)的妻子在上海虹橋醫院被診斷為某惡性婦科疾病。「一次護理2000元以上,還有各種調理的藥,來回花了兩萬多元。最後,我們換了家醫院,馬上就看好了。」

莆田系醫院為了延遲顧客對費用的敏感,醫生一般不會告知整個診療過程的具體項目,不會告知每個檢查和手術針對甚麼疾病,也不會告知檢查和手術的具體費用,病人只有在付費時才第一次知道。

知情人士說,在這些莆田系醫院的科室裡,顧客可以見到兩個醫生,一個負責診斷和恐嚇,一個負責陪同顧客繳費,對顧客的心理和決策施展雙重攻勢。這種純粹為了獲利而遂行的手術在診斷報告中甚至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2013年底,李若蘭(化名)在上海南浦婦科醫院被診斷出「多種重度婦科炎症」。同時,「就診當天,還被查出疑似子宮息肉,主治醫生洪曉敏要求我立即手術。在未明確告知治療方案的情況下,讓導醫盯著我交了4000元手術費。且在全身麻醉的情況下做了宮腔鏡檢查及宮腔鏡手術。手術前本來還做了影像學診斷,但報告單上無任何影像,僅有簡單的超聲描述和超聲提示。最令人氣憤的是,我從來沒要求全身麻醉,主治醫師也未告知。而且從專業角度來說,宮腔鏡手術不能進行全麻,更不能在有『重度炎症』的情況下做!」

上海市衛計委發布的《上海市醫療機構醫療服務項目和價格彙編(2014)》顯示,子宮內膜息肉、宮頸管息肉、陰道殘端再生物都可以用「宮頸息肉切除術」來治療,而該治療項目價格標準僅為280元/次,即使是「經宮腔鏡子宮肌瘤切除術」,其收費也僅為900元。

而李若蘭提供的「上海南浦婦科醫院門急診醫藥費明細賬單」顯示,「宮腔鏡檢查」一項的費用就高達1500元。

由於吸金能力有效而持久,四大家族在上海的業務也水漲船高。

目前,將詹、林、陳、黃四大家族聯繫起來的有兩條路徑。一是「莆田總慧健康產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對外稱「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莆田系」元老陳德良為終身榮譽會長。上海「莆田系」四大家族中的詹國團、詹陽斌、林志忠、陳金章、黃開添分別在該協會中身居要職。二是以上海和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醫信金融信息服務(上海)有限公司以及醫健聯資產管理(平潭)有限公司搭建的莆田系融資平台。陳國興、詹陽斌、黃開添三者分別直接或間接參與其中。上述兩大產業實體的成立,似乎標誌著莆田系遊醫們終於從散兵游勇的狀態,過渡到了凝聚在四大家族周圍的利益共同體。

責任編輯:方明

評論
2016-06-06 5: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