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姻緣是偶然,還是上天的安排?

作者:沈容

古代人信天認命,欣然接受命運的安排,心中無所苛求、隨遇而安,在婚姻中自然恪守本分、以禮相待。(圖:大紀元)
人氣: 41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們常聽到有句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說的便是人與人之間千絲萬縷、真實存在的緣分。但因為緣分摸不著看不到,許多年輕男女總是半信半疑,一方面求助月老廟、算命師,一方面不斷開拓管道、相親聯誼,希望早日尋覓符合理想的好對象。

對現代男女來說,儘管已不再需要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和素昧平生的人結婚,但心中總有種不確定感,「為什麼身邊每一位朋友都有了對象,我卻還遇不到呢?」「緣分有多遠、有多久?上天安排的那位有緣之人真的會出現嗎?」

「緣」的左邊是「糸」字邊,代表著牽引兩端的「絲線」,在中國古代便有個管姻緣的「月下老人」,會將每對夫妻的腳踝用紅絲線繫上,成就一段段美好的姻緣。

月下老人紅線牽

唐朝有一位名叫韋固的人,自小失去了雙親,一直想早點結婚卻不能如願。貞觀二年,他到清河遊玩,借宿在宋城南面的旅店。隔天凌晨,天還未亮,他便在一座廟門前看見一個老頭坐在臺階上,正借著月光看書呢!

韋固湊上前去,卻看不懂書上的字,他問老頭:「老先生您讀的是什麼書啊?怎麼這書上的字從沒見過呢?」老頭笑說:「這不是人間的書,你怎麼會見過。」韋固又問:「這是哪裡的書?」老頭說:「幽冥之書。」韋固一驚:「幽冥之人怎麼到了這裡?」老頭說:「是你來得太早,凡是陰間的官員都管陽間的事,管理人間的事怎麼能不在人間行走呢?」

韋固升起些許好奇:「問那您管什麼事兒啊?」老頭說:「天下人的婚姻大事。」老頭的話讓韋固大喜:「我從小失去父母,一直想早點娶妻生子,可十幾年來,多方求親都不成。」老頭不假思索地回話:「你的媳婦才剛剛三歲,等到她十七歲才能進你家的門。」 老頭拿起口袋裡的紅線說:「紅繩是用來繫住夫妻兩人,等到他們定下了,我就偷偷把紅繩繫在他們腳上。不管這兩家是世代仇敵,還是貧富懸殊,或者相隔千山萬水,只要紅繩一繫,再也逃不掉了。」

韋固再問:「那我的媳婦是誰?家在哪裡?」老頭說:「是旅店北面賣菜家的女孩。老太太經常抱著她賣菜,一會兒你跟我走,我指給你看。」韋固跟著老頭來到菜市場,看見瞎了一隻眼的老太婆,抱著一個三歲女孩,看起來十分骯髒醜陋。老頭指著女孩對韋固說:「那就是你的妻子。」

韋固看後十分生氣,回家磨了一把刀交給僕人說:「你為我殺了那個女孩,我賜你一萬塊錢。」僕人答應後,將刀藏到袖子裡來到菜市場,趁著人多混亂的時候,刺了那女孩一刀便拔腿就跑。回來後,僕人向韋固說:「我本想刺她的心臟,可是沒刺準,刺到了眉間。」此後韋固仍多次求婚,也無法成功。

十四年後夫妻緣

十四年後,韋固到相州參軍刺史王泰手下任職,王泰看他做事盡職能幹,便將女兒許配給他。這位新媳婦只有十七歲,容貌秀麗端莊,但他發現妻子眉間總是貼著一個小紙花,即使沐浴也不拿下。在他追問之後,妻子卻潸然淚下地講述過往記憶。

妻子說:「我是郡守大人的侄女,不是他的親生女兒。我的父親生前是宋城縣令,死在任職上,母親和哥哥也相繼死了。當時我還在繈褓之中,家裡剩下的唯一宅院在宋城南,與乳母陳氏一同居住,每天靠賣菜度日。三歲的時候陳氏抱著我在菜市場裡,被一個狂徒用刀刺中眉心,留下了傷疤,所以用紙花蓋上。七八年以後,叔叔來到盧龍任職,我便跟著叔叔,以他女兒的名義嫁給你。」

韋固問:「陳氏是不是瞎了一隻眼?」妻子說:「對呀,你怎麼知道的?」韋固說:「刺你的人是我派去的,這還真是一件奇事!」他趕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一稟告妻子。夫妻倆從此更加敬天惜緣、相敬如賓,後來來生了個男孩叫韋鯤,作了雁門太守。從此人們便把替男女雙方牽線搭橋的人稱為「月下老人」了。

隨遇而安信安排

有緣人不論相隔千山萬水仍會相遇,無緣人即便擦肩而過也成陌生人,可見「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典故其來有自。當然人和人之間的每段緣分也都有原因存在,善緣來之不易應當珍惜,惡緣也為因果循環,無須怨天尤人。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心態,面對茫然的未來,不論心情如何起伏不定、忐忑不安,都該以順其自然的心坦然處之!

古代人信天認命,欣然接受命運的安排,心中無所苛求、隨遇而安,在婚姻中自然恪守本分、以禮相待。而現代人同樣可以這樣相信,不管你活到人生中的哪一階段,幸福還是孤單、恬靜抑或慌亂,只要努力擁有樂觀善良的心態,用心生活、真誠待人,上天一定為你安排最好的人生道路,等著你從容踏實走過去。@*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6-06-16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