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退休科技幹部給習近平的公開信

那些「610」以及還在執行江澤民命令的執法人員已經深陷泥潭還不知曉,如不及時醒悟還將面臨更大的災禍!(網絡圖片)

人氣: 251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09日訊】習近平,你好!我是機關退休科技幹部,今年79歲。近日在網上看到你去了安徽小崗村視察,促使我非要給你寫這封信不可。

到小崗村也許意味未來將有重大的改革動作,這非常好,我支持。反腐也好,改革也好,似都是為了實現「中國夢」。要實現「中國夢」,首要條件是拋棄惡黨和它代表的黨文化,否定拋棄的過程中尋回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有破才有立。垃圾裝滿了頭腦、意識、好的、善的、正的、優秀的理念就進不來。善的理念進不來,那中華民族就只能繼續做惡夢而不是美夢。

中華傳統文化是神傳給人的文化,所以中華大地叫「神州」。東方三聖:孔子教人忍讓;老子叫人修真;佛祖教人修善。其精髓就是「真、善、忍」三個字,這是宇宙中最純正的正能量,與黨文化推行的假、惡、鬥負能量是兩個極端。神佛身上帶的全是正能量,魔鬼身上攜帶的都是負能量,所以它附體在中華民族身上吸取它最需要的正能量。

下面就小崗村的土地承包和結束迫害法輪功這兩件事多說幾句。

一、也說「包產到戶」

61年初我從科研單位被抽調到劉少奇老家花明樓搞調查,當時民眾生產、生活和居住條件的慘狀我都不願和不敢回憶。4月初劉也到了湖南和家鄉調查,據《阿波羅新聞網》胡鵬池的詳細記述,劉44天有33天吃住在農村,召開了20多個座談會,走訪了11個生產隊和基層幹部、群眾個別談話上百次。他帶著「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結論,帶著「兩年內不改變,你們就扒我祖墳」的誓言和「允許毛的共產主義食堂可以解散」的說法,離開了故鄉。

胡文沒有提如何恢復農村生產的話題,我想告知習主席的是(希望劉源也看到這封信):我在另外一個生產大隊(有10餘個小村組成)調查時遇到一位身體比較好的農民,我與其探討如何才能改變可怕的挨餓現狀和恢復春耕生產時(很多人由於長期處於飢餓,不是乾瘦如柴就是浮腫無力),他說:這很簡單,快把田塊包到各戶。他的眼神中透出對北京中央來的工作隊的殷切期盼的目光。他還說:我是去年從部隊復員的,所以身體還行。我立刻把他的意見、想法、主意寫信寄回農業部,農業部以黨委的名義很快回信說:你反映的有關政策問題,已打印送農村工作部參考。並囑咐我要按中央制定的十二條和六十條精神執行等等。(回信原件我保留至今,將來有機會可以送歷史博物館)每次回憶起此事時,內心深感愧對民眾!

我想告訴習近平的是:小崗村幹部1978年冒著生命危險實行「包產到戶」在17年前的劉少奇故鄉一位普通農民就提出過了。這個好意見、好想法並沒有什麼高科技和高智慧,簡單4個字,明白、明確、明了。那共產黨為什麼不允許呢?這也非常簡單,不用我說,看看「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就全知道了、全明白了,但需要衝破邪黨徒劉雲山設置的防火牆,上了「動態網」真相瞬間呈現。江氏犯罪團夥和邪惡黨徒最怕百姓知道真相。

因為它們需要欺騙和謊言才能維持其邪惡政權,不行還有暴力和恐怖謀殺,仍不能維持其黑暗統治,各種卑劣、卑鄙、流氓和下三濫的手段一齊上。最近20年迫害法輪功就全表現出來了。它們的目的只有一個,繼續附在中華民族身上持續吸取人的精髓和正能量,以便延續其邪惡生命的存在和保持強大。

劉離開花明樓後,別的工作隊員告訴我:「劉召集過下放幹部和工作隊員座談會,你不是黨員那天沒通知你去。」但從那天起我開始注重學馬列毛劉著作,但越學人越失望、越困惑,共產理論矛盾重重,不能自圓其說。別的不說,就說馬克思的《資本論》,理論核心是資本家剝削工人,我看這個「剝削論」根本就不成立,原因是它把體力勞動對產品新增加的價值所起的作用和功勞過分擴大了、誇張了,對腦力勞動和資本等其他各種因素、要素所起的作用縮小或否定了,從而達到它挑動社會動亂以達到其利用人的佔有慾、爭鬥心,相互仇殺而達到毀滅人類的邪惡目的,馬為何要這樣幹,需翻牆上網查詢《馬克思成魔路》,看後自然明白。

所以,在我的眼裡,劉後來被毛、周整死慘狀的根本原因:翔實地調查後(他調查的非常認真和仔細,請上網查閱胡鵬池文章《劉少奇戳中毛澤東的死穴》)劉發現挨餓慘狀是事實、是人禍,天大的罪惡擺在了他面前,天災和共產主義吹噓全是假的,這時劉的人性和良知有了復甦和醒悟,但黨性讓位人性是惡黨最高決策層中的同夥絕對不允許。習仲勳挨整,被打成「黑幫」以及後來胡耀邦、趙紫陽的下台也是因為它們的人性佔了主導、超過了黨性造成的。在黨的統治下,做好人不行、不允許;說真話不行;「仁者愛人」不行;「與人為善」也不行;當「君子」有「佛性」更不行。黨對百姓、對好人、對更好的人只能冷酷無情,十年後,江澤民與共產黨相勾結、相配合、相利用而出現的鎮壓、迫害法輪功也是這麼個原因。

二、為什麼鎮壓迫害法輪功會得逞

簡單說就一句話:中共百年殺人、整人是紅色恐怖統治造成的,迫害法輪功只是這種極端邪惡的政治統治歷史之延續。如果習、李、王新政不下決心斬斷、結束這種權力遊戲,接下來的不但習、李、王的命和家庭會遭災禍,而且全國人民只能繼續當中共的奴僕,中華民族的百年噩夢只能持續做下去。但老天爺不幹、不答應,請看明慧網文章以下的簡要分析,習主席你看是不是這麼回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漢奸出身的江澤民一意孤行,悍然發動了全面迫害法輪功的狂潮巨難,至今延續不休,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史無前例的傷痛和悲劇,給人類增添了一頁最可恥的歷史,這場人類最大的悲劇發生的如此荒唐荒謬是人們始料不及的,因為在迫害前期,至少有四種因素表明迫害不會或不可能發生,一個是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身心受益的精神風貌,對社會提升公德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和作用;二是國家最高層經過調查作出了十分肯定讚譽的結果;三是「四二五」上訪事件得到時任總理的開明妥善解決;四是初期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投票表決時,六人不同意鎮壓,只有江澤民一意孤行。

那麼,為什麼迫害還是發生了呢?江澤民的迫害陰謀為什麼還是得逞了呢?除了江澤民濫權干政,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江採用的是極其狡詐的禍國術之一:「講政治」。因為長期混跡於中共邪惡政壇的江澤民非常明白,政治高於一切,必能輕易脅迫懾服官僚們參與迫害;政治運動無法無天,受害者投訴無門;政治運動是黨政體制犯罪,利於高層發動者推卸罪責。正是在這種極其狡詐的犯罪心理的支配下,江澤民才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挑起了這場無恥的迫害運動。

對中共有所瞭解的人都明白,政治鬥爭運動是中共權力遊戲中最慘烈的凶器,一旦發動運動,中共就會動用全部的國家力量征服滅殺所謂的階級敵人。運動中,充滿了殺戮、血腥、殘酷、骯髒、出賣、流氓和極端恐怖。被征服的對象唯一的選擇就是順從,否則,就被打成「反革命」等殺掉或被劃為「黑五類」不得翻身。中共從整殺自己不聽話的黨徒,到滅殺地主、資本家、右派、宗教人士、學生等,一路殺來,嗜血成性,血債纍纍。其政治殺戮、極端殘暴的淫威,一方面給國人造成了一種極端恐怖心理和變異思維,只要當局一說搞政治運動,出於自保活命,不辨事實真偽,一切向當局靠攏,與黨保持一致,或保持沉默。另一方面,也使迫害者形成了一個犯罪心理,只要抓住政治鬥爭這張王牌,定能輕易脅迫懾服官僚們去幹一切勾當,長期混跡於中共邪惡政壇的江澤民,深信此術,深諳此術。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發生的當天晚上,江澤民執意要迫害法輪功,在得不到同僚們的支持時,就凶相畢露,江又是寫信,又是講話,上綱上線,暴跳如雷,陰謀迫害。

《江澤民其人》有一段這樣的描述:

「朱鎔基認為:法輪功學員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朱鎔基說:『就讓他們練去吧!』

江澤民一下子站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我很痛心,我們的同志政治敏銳度如此之低,法輪功問題不抓緊解決,會犯歷史性的錯誤!』「『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江澤民揮著雙手喊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法輪功的人數、分佈和負責人的情況,每個機關、單位、居委會都要查到。同志們,法輪功在和我們爭奪群眾,我們一定要上升到『講政治』的高度,上升到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當時的總理朱鎔基,以前曾經在中國政治運動中遭受過迫害,在江澤民的訓斥、威脅、挑唆、恐嚇下,只好保持了沉默。

就這樣,江澤民用「講政治」這把屠刀相威脅,以軍隊編造的假情報相要挾,輕易的綁架了同僚及整個中共官僚體制與社會資源發動了迫害,陰謀終於得逞。

現代社會中的國家秩序與正義公理,通常是由人倫道德柔性約束和法律剛性制裁共同完成。但中共是個獨裁的體制,其政治運動無法無天,不講法律道德,只講叢林法則,講弱肉強食,講強權暴政。更何況,中共後來制定的系列法律實質是惡法。

中共在毛時代,法律幾乎是個空白,當局在處理所謂的階級敵人時,隨便扣上個罪名就把人幹掉了,到了江澤民時期,中共製定的法律條文多如牛毛,憲法、刑法、刑訴法、系統法、部門法等,無所不及,還簽署了部分國際公約,當局經常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嚴格執法,秉公辦案」、「依法治國」等等,真好像能與國際接軌了,但可悲的是其制定法律時,就把法律維護道德和社會正義的內涵基點給扭曲篡改了,將法律當作自己統治人民的工具了,中共與最高當權者高高在上,並沒有打算遵守法律,所以不論其制定的法律再多、再完全,也只能是惡法,是殘害人民的依據。所以,在中共與江澤民看來,政治壓倒一切,法律制定的多與少、有和無是一回事,法律無權制衡政治,法律最多只能充當政治法律。

一九九九年夏,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時,全國法律界工作者、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人士無需使用多少法律條文,只要把「信仰自由」這一條法律常識搬出來,對江澤民的違法犯罪行為進行質疑或舉報控告,就可以制止迫害或制止住迫害發生,至少能震懾江澤民不能如此放肆而為,但他們都事先接到通知或警告對法輪功要「講政治」,所以,迫害發生時,正義者只好緘口。因為人們都明白,中共政治無視法律,而江澤民的迫害陰謀之所以得逞,也恰恰鑽了這個空子。

但江澤民走的更遠,他不但無視法律,還利用法律加害善良。他私設非法特務機構六一零,給予無法無天的特權,操控公檢法司等權利機關,專司迫害,隨意抓搶罰押捕法輪功學員,不走法律程序,就把善良民眾投進洗腦班、看守所、戒毒所、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加害,罪惡的勞教制度取消後,當局就亂用錯用刑法三百條,機械的上演著非法庭審秀,不採用律師的無罪辯護,依然將受害者作有罪判決並強行投進監獄,使迫害儼然「合法化」,製造了無數的冤假錯案命案與活摘慘案。

江澤民之所以膽敢發動迫害,是因為江看到,歷來政治運動造成的血債,最後都是由黨和政府承擔出面解決,最多弄出個「平反」的詭術以平息民怨,如果罪惡太大危及黨的存亡,連平反都不敢提,因為後繼者誰都沒有勇氣冒著亡黨的風險去平反。而執行者才是替罪羊,策劃者和發動者高高在上,不用承擔罪責,如中共前黨魁毛澤東,親手發動了多次政治運動,殺害了數千萬中國人生命,血債纍纍,是人間真正的惡魔,期間仍然被愚蠢的人們尊為「偉大領袖」,滿口萬歲。直到毛死後,其造成的血債僅是由黨來輕描淡寫的承擔平反的,而毛不但未被清算,其屍體竟然被當局放在死人房裡頂禮膜拜至今;鄧小平親自定性6.4愛國學生為「反革命暴亂」,親手主導屠城愛國學生,製造了舉世皆知的血案,但鄧依然安享晚年,走完餘生,即使死後,當局對此冤案一直沒有公開的反思,更別說平反了。這種推卸罪責的犯罪心理,才促使江澤民膽敢利用特權賭上一國之力迫害法輪功。

期間,當江澤民遭到海外法輪功學員起訴時,驚慌不已,也曾經密派人員向法輪功方面保證「平反」:可以比處理文革罪犯更厲害一些處理不法警察等,推脫罪責,以此換取自己不被起訴清算。如果那樣的話,不知有多少迫害執行者成了江的替死鬼,但江澤民的要求被拒絕。法輪功學員認為,承擔罪責的應是罪魁禍首江澤民,執行者有罪,畢竟是被脅迫作惡,還有被挽救的機會。

江澤民見自己的「平反」邪術不能得逞,十分懼怕遭到清算,轉而拚命去抓權弄權,垂簾聽政,甚至發動政變、暗殺對付權鬥者,攪的中國政局動盪不安,宮廷權鬥鬧劇一個接一個,讓國內外民眾目不暇接、大開眼界。

江澤民之所以膽敢發動迫害,還有一個僥倖的犯罪心理,也是其蔑視天理的犯罪心理。它認為以中共殘酷的暴政力量,加上其早已歷練成熟的殺人、害人經驗,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民間團體,應該易如反掌,馬到成功。所以才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法輪功講真善忍,可以放心的打壓」等具有挑唆性的話語,來刺激鼓動官僚們的政治鬥爭的神經。

但江澤民低估了傳統道德和正法信仰的超然力量,十幾年的正邪較量,使江澤民集團一敗塗地:其爪牙除了大量直接遭到天懲身亡外,其得力黨羽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蘇榮、周本順等等不斷被對手翦除滅掉;江澤民本人,在全球訴江大潮中面臨著國內法辦和全球公審;長期被江澤民集團綁架作惡的中共政權,也在全球「三退」大潮中即將土崩瓦解。

而法輪功卻在全世界近一百二十個國家地區得到洪揚,褒獎數千,口碑連連,真相廣傳天下,福音遍及五洲,開創了人類有史以來最輝煌的道德篇章。

中共與江澤民不但沒有達到邪惡的目的,反而把自己打倒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局呢?

這是因為以政治鬥爭、殺人、害人為樂的中共與江澤民,這次選錯了鬥爭對象,以前中共鬥爭滅殺的對象是社會各階層中的大眾平民,鬥爭運動的實質是人對人的迫害,可以輕易征服滅殺,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共與江澤民面臨的是一群正法信仰者,是一個掌握了宇宙真理的修煉者,他們是救人的大法徒,是神的使者,所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徒,實際是戰天的延續,實質是人與天鬥,人與神鬥,人能鬥得了神嗎?所以,任憑江澤民集團再狡詐陰毒,再會玩轉政治遊戲,鬥來鬥去,害人者只能在被上天清算中自取滅亡而為世人哂笑,鬥來鬥去,只能證明一個千古未變的天理訓戒:與神鬥,必招神怒,與天爭,必遭天懲!

三、為什麼鎮壓迫害十七年還不停

很簡單:就是江和它組建的殘餘勢力還在,沒除盡。

二零一五年五月以來,已有二十多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和家人把控告元兇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郵寄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要求最高檢察院向最高法院對江澤民提出公訴,把這個首惡繩之於法,還法輪大法公道。

一年過去了,至今仍然沒有一例獲得立案,而且還招來了打擊報復。據《明慧網》發佈的最新人權報告,僅2015年《明慧》曝光的非法迫害案件全國就有近兩萬人次。其中北京736人次。其中女性學員436人次,男性128人次,未知性別的172人次。(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報導《2015年北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儘管行將就木的江氏集團、610等仍在竭力維持對法輪功的迫害,但很多看守所、檢察院、派出所人員已明白迫害的非法性,從而拒絕參與迫害,或只走形式。但也有的區縣頂風作案,非法抓捕訴江民眾,如通州區公安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對家住張家灣太玉園小區法輪功學員慶秀英和鮑守志兩戶,幾乎是同時非法闖入綁架了十多名學員,並被劫持到通州公安分局、通州看守所迫害。

其實在這之前,於2015年底通州全區已綁架20多名訴江法輪功學員。如家住次渠的老年法輪功學員郝敏,已70多歲,11月底有4名警察闖入,不但抄家搶物還要綁架他。郝說:我不能跟你們走,家中有全癱的老伴需要我照顧,喂飯和接大、小便全由我做,平時還要接送小孫女上幼兒班。

法輪功學員做事、想事都為別人著想,為別人好,為了避免無知和不明真相的警察陷入對好人、對修煉人的更深度犯罪,郝到親戚家住了幾天,於2015年12月6日返回,7日又遭惡警(據傳名叫張曉東)綁架,並於7日被劫持到北京豆各莊第二看守所,至今已非法迫害關押半年時間。由於不修煉的家人(兒子和女兒)被這種(十幾年前曾經有過這種可怕經歷)突如其來的毫不講理(禮)又不講法(治)的恐怖流氓黑社會式的襲擊深感害怕,自己又要上班,還要照顧全癱的老母親吃喝拉等。由於這種恐怖壓力到了極限,會演化出更多悲劇,悲劇源頭來自江澤民和它的殘餘勢力。至今不能停止這種犯罪行為,將來清算時的工作量會增大。

四、勸您不要做江澤民的替罪羊、替江背黑鍋

咱們中國有句老話說的好,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那些「610」以及還在執行江澤民命令的執法人員已經深陷泥潭還不知曉,如不及時醒悟還將面臨更大的災禍!與江澤民沾上邊的人都要倒霉了!

我們看看那些長期追隨江澤民為他賣命的「悶聲發大財」的官員們,現在是被抓的抓,判得判,沒有好下場!昔日江澤民的得力幹將們,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王立軍、李東生已鋃鐺入獄成為了階下囚。這些官員表面是因貪腐被抓,其真實的原因是長期追隨江澤民迫害善良的法輪功民眾遭到了惡報。僅王珉一人為例,據海外媒體統計,王珉在其所任要職的江蘇、吉林、遼寧等三地,共有一百六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他對其負有主要責任。這就是「不是不報,時刻未到,時刻一到,一切全報」。奉勸那些現在還在執行江澤民命令的執法人員可要警醒了,如不悔改,那可是要遭到天懲的。

江澤民建立「610」非法組織,血債纍纍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很多無辜的大學生慘死在解放軍的槍口下,有的甚至被坦克車活活碾死,血肉模糊,慘不忍睹。江澤民就是這個時期踏著學生鮮血爬上去的無恥之徒。

這六四的陰魂還未散去,九九年又上演了悲壯的法輪功事件。一場震驚海內外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在江澤民的手中上演,經過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造謠,幾乎欺騙了世界所有的民眾。這場「天安門自焚」偽案漏洞百出,很快被國際社會識破,並遭到海外正義人士的強烈譴責。

江澤民在執政期間,以個人意願凌駕於法律之上,公然違背憲法,利用手中的權力,建立非法組織「610」並授予了這個非法組織極大的、超越了現有的黨和政府行政範圍的權限。各級黨政機關必須遵從「610」的指示和命令,而這個「610」只對江澤民個人負責。江澤民利用「610」暗箱操作全國各地的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勞教及監獄機構,並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密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於是一場全國性的「政治」運動開始了,一個上億人修煉的團體,被推到了國家的對立面上。

江澤民為了「三個月剷除法輪功」,不惜動用國庫的巨額資金,威逼利誘全國的公檢法司、軍警系統及廣播電台媒體投入到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之中。江澤民當政和垂簾聽政期間把迫害法輪功作為了頭等大事,把能否緊隨其迫害法輪功變成了陞遷的標準,因此很多官員為了所謂的仕途,出賣了靈魂與良知,討好江澤民,大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因此而得到了江澤民的快速陞遷和獎勵。

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上到中共的各級官員下到普通的民眾,甚至不懂事的小學生,都得表態,在高壓的氣氛和恐怖的環境下,人們不得不向中共低頭。江澤民把迫害法輪功滲透到各個村鎮街道,並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對舉報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獎勵,幾百、幾千甚至上萬元。從九九年至今十七年間,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採取跟蹤、監視、綁架、勞教、判刑、酷刑折磨、被打死,致殘、致傷無數。為了更大限度的暴利斂財,江澤民下令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變成了活體移植的資源庫。活體移植已經變成了軍警醫療機構的一種產業。這種泯滅人性,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被陸續曝光之後,國際社會開始紛紛譴責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反人類、群體滅絕罪行。江澤民綁架了整個中國政府及民眾為他服務,迫使與其共同犯罪,使全中國陷入了這場浩劫之中。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即將崩盤,誰為其罪行來買單?

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血債纍纍,幹出了這個星球最邪惡的事情——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早在二零零一年,江澤民以及幫兇成員已經被告上國際法庭,現已達到了四十多個國家,國際社會要求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要求現任北京當局法辦江澤民及其犯罪同夥。在亞洲地區已有超過二十萬的海外及國內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用真實姓名向全國的最高法院、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起訴書,審江的浪潮已經勢不可擋!江澤民下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滅絕人寰,罄竹難書!

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迫害好人之後,都會找出替罪羊為其脫身,把罪責推到當時執行者身上。那麼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司人員可就危險了,再不悔悟,還跟著迫害大法弟子,就真得當了江澤民的陪葬品了。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中央政法委出台《關於切實防止冤假錯案的規定》(中政委[2013]27號),明確規定「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對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的違法辦案行為,依照有關法律和規定追究責任。」這明確的告訴公檢法司人員,任何人都必須對自己的行為終身負責。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十八屆四中全會公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這也是為那些知法犯法、執法犯法者量身定做,違規者必將會受到終身追究。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第一條,法院依照《憲法》和法律規定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不得執行任何組織、個人違反法定職責或者法定程序,有礙司法公正的要求。第九條,造成冤假錯案或者其它嚴重後果,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也就是說「610」操控各級政府部門(尤其是公檢法司部門)迫害法輪功的行為,就是典型的嚴重妨礙司法公正,如果不依法斷案,就要追究其刑事責任。

國際社會要求審江的呼聲越來越強烈,江澤民被繩之以法的日子指日可待。誰將為這場血債買單呢?那麼誰將會是這些替罪羊呢?就是那些只顧眼前利益,一意孤行為江澤民賣命的非法「610」組織成員及各級公檢法司的執法者就將成為這場血債的替罪羊。

一位機關退休科技幹部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06-09 11: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