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緒(五十)鏡子

作者:梅花一點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個長途跋涉的流浪過客,來到潺潺的溪流旁,俯首飲水,甘甜入口,冷暖自知,順便也映照了自己滄桑變化的模樣,把流浪的點點滴滴照出一副自以為是的面孔,慢慢感覺到「甚麼叫作我」。流浪者能否在明亮的鏡子裡看到真正的自我呢?

鏡子裡的世界,與外面映照的對象完全的一致,像一個內外對稱的平行世界,外面有甚麼,裡面有甚麼。那麼,嚴格而相應而言,外面世界沒有甚麼,鏡子裡面的世界就不會有甚麼。所以,在鏡子裡的現實推理就是,外面世界通過光線把自己的影像投射到鏡子裡,而鏡子根據自己的意願看看是否是屬於值得哈哈大笑的境況。

難道我們不可以這樣假定,在童話故事的魔鏡裡,要想知道甚麼就能有甚麼。那麼流浪者無需外面世界的直接投射,而是全息的對應對影,就可以把一個細胞放大為一個物種形象,那麼鏡子的魔法就直接編譯了原本局部的顯示成為個體完整的現實。述說這個詭異的現實,原來是因為每個事物本身都有自己的鏡子,並且能完整地擴展體現出來。雙胞胎的一模一樣,或許是個特殊卻真實的例子。津津有味地閱讀魔鏡故事的流浪者,也能發覺了甚麼東西屬於真實的自我嗎?

光亮的世界,聚集在一片小小的鏡子上,微縮了所有的信息和投影,鏡子一照,一覽無遺,萬取一收。故事也在微縮之中凝聚了所有的細節,鏡子的內外世界真的那麼平行麼?如果降下了雲霧繚繞,還有迷幻似真的幻覺,會不會把鏡子的法術拋棄到流浪者無邊無際的遐想之中呢?

行者的堅毅與正念正行,或許沒有多少世人能知曉明瞭,卻映照在天地的鏡子之中,令諸神聚焦而細細觀看,不留一絲的遺漏,不遺失《史記》裡的任何無可的記載。@#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漫漫的天地,有其可以無需人工刻意書寫與雕鑿的指示牌,且無所不在,無所不明。唯獨,隱祕聖潔的神,穿行其間無人能知會。神祕的指示能來自誰的啟迪呢?
  • 對於流浪的過客,即使打過照面,也未必屬於你世界的一分子,因為匆匆而過的煙雲,飄散了所有的想入非非。
  • 在人世,必煩惱,煩惱折磨會是傷還是藥? 在所有的自我折磨當中也有意無意的去傷害了其他的人,編織成一張巨大的因緣之網,套住了所有的情絲迷霧,收羅了許多悲歡離合。
  • 風兒在哪兒,流浪者揮揮手就感受到了;風兒去哪兒了,流浪者吹吹氣就消失了。不管怎麼樣,風兒幾乎把流浪者的心都吹到天涯海角去了。
  • 自然而然,沒有刻意的雕琢,沒有邊境的鋪設,有看得見卻想不了的意會,有生生不息的萬物流轉,在一種叫做境界的限度裡,飽含了無所不包無所不備,卻用一個字可以表達…
  • 人世的滄桑變幻,非一朝一夕的積累而得的,笑面千百樣,富饒了人生的文化感知,險惡了心緒的往復際遇。流浪的過客們在小心翼翼的躲避滿街亂跑瘋瘋癲癲的瘋子的傻笑。
  • 生命有一個過程的順序,生老病死直至下一次的輪迴,似乎這樣的順序只是循序的循環而已,但,沒有生怎麼有死呢?孜孜不倦的流浪者不知生之所來,亦無從瞭解死之所往,唯有流浪的步伐依循行走的順序而不知所終的遷徙。
  • 天氣的變化莫測只會給予流浪者無暇顧及的流浪心緒,帶著一朵朵飄雲時時來看望塵埃滾滾的人世滄桑。
  • 唯獨前行的行者遵循正念正行的道法,踏破一切假設的虛構和幻覺,築造洪宇歷史唯有的真實,默默行走於光輝無極的現在和未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