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晚年周恩來》作者:中國處在大變革前夜

高文謙在舊金山六四27週年研討會上發表演講說,中國正處在大變革的前夜,而六四是中國的社會轉型,也就是從一黨專政向憲政體制轉型,一道繞不過去的坎。(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CK攝)

人氣: 89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10日訊】(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CK報導)旅美中共黨史學者、前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室務委員、《晚年周恩來》一書作者高文謙是89民運和六四屠殺的親歷者。近日他在舊金山華人紀念六四27週年研討會上發表演講指出:六四是中國社會轉型一道繞不過去的坎。六四的案子不翻,中國就有不會有一個持續穩定發展、長治久安的局面,中國就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1989年6月4日,高文謙與北京學生和市民一樣,目睹中共軍隊殺人,同時躲避中共軍隊的追殺。他記得那一天,他和一群市民躲進小胡同,解放軍就追進小胡同。

他說:「當場我看到有三四個人倒在血泊裡。我跑到一個牆根底下,一個70多歲北京蹬三輪的老大爺,跟我一起蹲在牆根下面。老大爺說的話我一輩子忘不了,他說:共產黨真是缺了八輩子德了,小日本當年進北京城都沒有這樣殺人,真是傷天害理啊!」

高文謙生長在一個共產黨人的家庭,他的父母在文革中遭受嚴重迫害,而六四則改變了他的人生。1993年他終於有了機會離開中國。

他說:「我跟共產黨的緣分已經盡了,我要自己再走一條路,重新活一把,要活出自己的尊嚴來,要免予一種恐懼。重新走一條路也是非常困難的,前路茫茫,但是我願意這樣走。為甚麼?就是因為六四殘暴的殺人。」

高文謙到美國後,先後在學術機構和大學擔任訪問學者。這時他已經有條件完成《晚年周恩來》一書,把這位在中共黨內僅次於毛澤東的人物的真實面貌留給歷史,但 他受到來自中共的阻撓。

他說:「我的書已經寫好了,我的母親得了白血病。當時他們軟硬兩手,想買斷我這本書,硬的一手就是威脅我,說你媽媽在文革中受了很多磨難了,讓她安度晚年吧,不要再給她增加新的磨難。我當時面臨一個選擇:出書,還是回去給老母送終?回去就出不來,出書就沒有辦法盡人子之道。最後我媽媽給我寫了封信,在信封上前面寫了四個大字:『萬金家書』。信裡面講:『不要管我,你一定要把你所知道的告訴老百姓,這是老天爺交給你的任務。』所以我最後選擇了出這本書,未能給我母親送終。我跟我母親天人永隔,成為終身之憾。」

高文謙目前擔任設於紐約的「中國人權」資深政策顧問。這次他應舊金山「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人道中國」、「北加州香港會」的邀請,前來參加紀念六四27週 年的活動,並在研討會上發表演講。

高文謙說:「中國正處在大變革的前夜,而六四是中國的社會轉型,也就是從一黨專政向憲政體制轉型,一道繞不過去的坎。六 四當年學生們打著的旗號是反官倒、反腐敗,六四時的腐敗和今天的腐敗比起來那是小巫見大巫,所以老百姓有一句話就是:『六四槍聲一響,官員由偷變搶』。如果鄧小平這些政治老人們,能夠聽從學生代表的民意,中國今天不會這樣,中國只會比今天發展得更好、更平穩。」

高文謙指出:「共產黨現在已經是王朝末路,它靠的就是暴力和謊言,六四是暴力和謊言合起來最佳的一個典型的案例:暴力——殺人,撤出廣場了,坦克還要追著殺 人;謊言——明明是軍隊先殺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反過來說老百姓燒死軍人。六四這個案子不翻,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永遠抬不起頭來,中國社會就不會有一個持續 穩定發展、長治久安的局面,中國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原標題:高文謙:六四是中國社會轉型一道繞不過去的坎)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6-06-10 5: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