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東園:中共迫害文化精英實錄(一)

人氣: 158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10日訊】今年的7月1日是中共成立95週年建黨日,與中共95年歷史相伴隨的,是95年來罄竹難書的罪惡。中共犯下的最大的罪惡就是在破壞了中華文化的同時,殺戮和迫害中華民族的文化精英

中共破壞中華傳統文化

由於「戰天鬥地」的中共政權建立在無神論和進化論的理論基礎,與尊天敬神的中華傳統文化水火難容,天然對立。中共1949年竊據政權開始,就傾國家之力開始了對中華民族文化的破壞。

中華傳統文化以儒、釋、道思想為根本,中共因此執政後在中國三教齊滅,成立中共宗教協會,從內部摧毀宗教,把宗教變成中共統戰和開展政治運動的工具。

中共在中華大地上從器物方面全面毀滅代表傳統文化的一切東西。文革中,無數流傳了千百年的文物被毀壞,在「破四舊」中,不知道有多少知識份子珍藏的孤本書和字畫都被付之一炬,或被打成紙漿。

大量的名勝古蹟被毀壞。比如,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屬建築遭嚴重破壞,除陵墓外,全部夷為平地;西藏大昭寺主奉釋迦牟尼八歲等身像被搗毀面目;孔子墓被剷平挖掘,「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大碑被毀;頤和園佛香閣、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毀;全國最大的道教聖地老子講經台及周圍近百座道館被毀……

在中共在器物層面摧毀傳統文化的同時,還迫害和殺戮著中華民族幾代的文化精英

中國傳統社會講「士、農、工、商」四個階層,其中「士」簡言之就是知識份子。在統治階層,「士大夫」階層是道統的承擔者,也是擔負文化傳承的主要部份;在民間和鄉村,興辦私學、負責教育、宣揚教化等主要由地主和士紳承擔,他們也是傳承中華文化的主要力量。

政治運動中迫害文化精英

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特別是在反右和文革中,殺戮和迫害了幾乎中國的全部文化精英。下邊看看這些中華精英受到的苦難和屈辱。

1、被迫害的文化界精英

陳寅恪

中國現代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家、語言學家、中央研究院院士、中華民國(民初時期)清華大學國學院四大導師之一,通曉二十餘種語言,史學脫胎於乾嘉考據之學,《柳如是別傳》、《隋唐制度淵源略論稿》、《唐代政治史述論稿》為其代表作。陳氏門堂三代世家,祖父陳寶箴官拜湖南巡撫,其父陳三立為詩文名家。文革時,陳寅恪遭到迫害,紅衛兵凍結寅恪夫婦工資,多次寫書面檢查交待,聲明:「我生平沒有辦過不利於人民的事情。我教書四十年,只是專心教書和著作,從未實際辦過事。」珍藏多年的大量書籍、詩文稿,多被洗劫,有詩云:「涕泣對牛衣,卌載都成腸斷史;廢殘難豹隱,九泉稍待眼枯人。」其學生劉節代替陳寅恪受批鬥,造反者依然發明了對付盲人學者的獨特批鬥法,甚至將喇叭設在他床前,「讓反動學術權威聽聽革命群眾的憤怒控訴」。1969年10月7日在廣州因心力衰竭且驟發腸梗阻麻痺逝世。

吳晗

原名吳春晗,字伯辰,筆名語軒、酉生等,浙江金華義烏人,是中國近代的歷史學家。吳晗先加入民盟,再入中國共產黨,曾任雲南大學、西南聯合大學、清華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學術委員,中國科學院哲學社會科學部學部委員,中共北京市政協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長。文化大革命期間因為《海瑞罷官》這部劇而被當權者批鬥,精神上和肉體上都慘遭摧殘。1968年3月被捕入獄,1969年10月在獄中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死前頭髮被拔光;10月11日早晨、在獄中連流帶吐1000多CC的血液而亡。其骨灰至今下落不明。

熊十力

現代哲學家、新儒家開山鼻祖、國學大師。文革時,他堅持在家中不掛領袖像,只設孔子和王陽明的座位,朝夕膜拜。他不斷給中央領導人寫信抗議文革,甚至在褲子上,襪子上都寫著對文革的不滿。他常常獨自一人在街上跌跌撞撞,嘴裡念叨著「中國文化亡了」。最後,他絕食而死。五十年代初期,熊十力說:「存在的問題就是學習蘇聯,事蘇聯如祖,事斯大林如父,而對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避而不提,真是數典忘祖」,他堅持不肯「改造」自己,並上書毛要求傳播舊學。1968年,熊十力在家曾拒絕飲食,後改為減食。但仍不停地寫書,寫了又毀,毀了又寫。春夏之交,又患肺炎,病後不肯服藥,送醫院前已發高燒。在虹口醫院治療後基本好轉,但他習慣於一清早開窗,又患感冒,病體衰弱,心力衰竭,搶救不及,於1968年5月23日上午死亡,終年84歲。

老捨

中國現代著名小說家、文學家、戲劇家。其作品有語言文字魅力,也有幽默諷刺。1950年回國,說新的創作生命開始了,但除應景文章,他再也寫不出別的。1966年8月23日,本應在家繼續休養的老捨,到北京市文聯參加文革運動。23日下午,北京女八中紅衛兵衝擊北京市文聯,老捨與30多位作家、藝術家一道被掛上「走資派」、「牛鬼蛇神」、「反動文人」牌子,押至北京孔廟大成門前,被押著向焚燬京劇服裝、道具的大火下跪,慘遭侮辱、毒打。血流滿面、遍體鱗傷的老捨被押回北京市文聯,又因還手「對抗紅衛兵」而被加掛「現行反革命」牌子,遭到紅衛兵變本加厲的殘酷毆打,隨後被北京市文聯革委會副主任浩然送到西長安街派出所,直至8月24日凌晨回到家中;而紅衛兵組織亦要求他24日上午到北京市文聯繼續接受批鬥。8月24日清晨,傷心之至的老捨獨自出走到北京城西北角外的太平湖畔;當日深夜,老捨於太平湖畔跳湖自盡,終年67歲。消息傳出後,許多人也選擇在此投湖。

翦伯讚

北京大學歷史學教授,副校長。翦伯讚的父親翦萬效是晚清秀才,兼通數學,中華民國成立後受聘擔任中學數學教師,被稱為「翦幾何」,還曾擔任常德中學、常桃漢沅聯合縣立中學校長。文化大革命前,翦伯讚是歷史學界歷史主義派的主帥,研究了古代的許多歷史事件。因其所持的讓步政策的觀點與毛澤東觀點相左,以及反對姚文元對吳晗的《海瑞罷官》的批判,1960年代後期即被批判。1968年11月18日,翦伯讚被釋放回家。毛澤東指示,要把他當反面教員養起來。1968年12月18日翦伯讚夫婦一起吃下大量安眠藥自殺身亡於北京大學燕南園64號。

馮友蘭

字芝生,河南南陽唐河縣人,中國哲學家、哲學史家。他還被譽為「現代新儒家」。1966年「文革」開始,馮友蘭被抄家關入「牛棚」,1968年離開「牛棚」。1973年批林批孔運動中,馮友蘭出任四人幫掌握的「梁效」寫作班子顧問,相繼發表《對於孔子的批判和對於我過去的尊孔思想的自我批判》和《復古與反覆古是兩條路線的鬥爭》等文章,均得《光明日報》全文轉載。後又著《論孔丘》一書,這些書文中,馮稱自己1949年以前的尊孔思想是「為大地主大資產家,特別是為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服務的」,1949年以後則是「為劉少奇,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服務的」,一代儒學名家「竟以批孔鳴於時」。1976年四人幫失勢,梁效寫作班子遭徹底清算,馮亦遭長時間關押審查。

豐子愷

1975年9月15日,漫畫大師豐子愷含冤去世。他在文革中被誣為「反動學術權威」、「反革命黑畫家」,遭嚴重迫害。如《昨日豆花棚下過,忽然迎面好風吹》一畫,被認為是歡迎蔣反攻大陸。「好風」者,好消息也。《炮彈作花瓶,人世無戰爭》本倡導和平,結果被認為是迎合日本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需要。其實在五十年代,豐子愷就遭遇衝擊,例如有一次,有人畫一個人拉著大大小小一群羊朝前走,豐子愷批評這幅畫缺少生活經驗,其實只要拉住頭羊,其它就會跟著走。有人立即拍案而起,反駁他是在暗示不要黨的領導蹲牛棚時,紅衛兵常逼迫他們用漫畫形式來進行自我批判,有一次豐子愷把自己畫成叼著煙卷沉思的老頭,一圈圈煙霧在頭上盤旋成一堆高帽子。紅衛兵說這時候還抽煙,可見革命尚未觸及靈魂。結果他每畫一張,都被批一頓,並收入「黑畫冊」。

傅雷

著名翻譯家。1966年,傅雷家遭紅衛兵4天3夜的抄家,發現親友寄存的箱子裡有背後嵌有蔣介石像的舊鏡、有宋美齡照片的舊畫報,被控為「窩藏反黨罪證」。罰跪在地,戴高帽子批鬥。不堪其辱的傅雷於9月3日凌晨寫下遺書,囑咐後事,將現款大半贈女傭周菊娣,其餘支付房租水電,並預留53.30元火葬費。然後夫妻雙雙自盡。傅雷遺書中,向妻兄委託數事,摘錄:「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現款);姑母傅儀寄存我們家之飾物,被紅衛兵取去沒收,只能以存單三紙(共370元)又小額儲蓄三張,作為賠償;舊自用奧米茄自動男手錶一隻,本擬給敏兒,但恐妨礙其政治立場,故請自由處理」。

俞平伯

15歲考入北大,國學文學無一不精,研究紅學更是大家。這位大才子出身名門,一生天真,不識世故。文革時,他的罪名是「用《紅樓夢》研究對抗毛主席」,紅衛兵要他低頭認罪,承認自己是「研究紅樓的反動權威」。他卻只承認了「反動」,不承認「權威」,他說「我不是權威,我水準不夠。」1954年,學術界掀起批判俞平伯的大幕,當時,毛澤東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俞平伯這一類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當然是應當對他們採取團結態度的,但應當批判他們的毒害青年的錯誤思想,不應當對他們投降」,表明要支持李希凡和藍翎的批判文章。

儲安平

著名學者。國共內戰時,儲安平曾撰文批評國民黨政府:「政府雖怕我們批評,而事實上我們現在連批評政府的興趣也已沒有了」。1957年,儲安平以《向毛主席和周總理提些意見》為題,批評政府已成一黨天下。此文震動朝野,導致毛澤東「幾天沒睡好」。隨後被打成右派,備受迫害。文革時遭摧殘後失蹤,至今未摘右派帽子儲安平曾說:自由,對於過去的國民黨蔣介石來說,是多或少的問題;對於共產黨毛澤東來說,則是有或無的問題。黨天下事件後,儲安平遭遇圍攻,其長子也被迫在報上公開與之劃清界限。1982年,統戰部確認失蹤16年的他已經死亡。1998年出版的《儲安平文集》仍有諸多刪減。

(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10 3: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