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地產旅遊 系列之一

遇見維多利亞式的舊金山

舊金山經典的維多利亞式建築。(Dawn Kidd提供)

人氣: 48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13日訊】歷史由活生生的事件所積澱而成,記載著人類的繁衍生息、遷徙、發展與興衰。時間串起一個個有歷史性的事件,為我們演繹著人類的故事,其中建築刻畫著時代的演變,令人越聞越香。

舊金山這座充滿了歷史變遷的城市,被一代又一代人所喜愛,逐步生長,發展,歷經各種大自然和人類社會的沖擊和磨礪;至今依然活力四射地矗立在北美洲的西海岸上,擔當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一代又一代的人們建設著、維護著、發展著、延續著這座城市並在此生活著,感受著它的變化。所有人的心血付出,組合成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舊金山。

久違的步行城市尺度

有步行尺度的城市一角,很多時候,城市的尺度是被破壞殆盡的,不論是現代的高樓大廈,還是新建起的高速,真正有古典底藴的城市尺度是非常少見的。

回顧人與城市的關係,美國現代化的大城市不乏人文特徵。在舊金山這座城市中這樣的一抹亮色比比皆是。如:Haight Street、Twin peak、Golden Gate、Fisherman’s Wharf等等。街道的寬度與房子的高度,直接決定了人們是願意行走還是僅僅開車一走一過。

在舊金山,精緻富麗的維多利亞式山牆正立面通過不同的顏色、花式、窗形及細部搭配,組合成了極為豐富的街道立面。

Haight Ashebury 區的街景一角。( 陳天青/大紀元)
Haight Ashebury 區的街景一角。( 陳天青/大紀元)

如果你望向對街的樓宇,看到的是建築起落有致的輪廓線;近看觀察,看到的是不同的圖案及不同淡雅色彩背景下的描金組合。描金在這裡好似成了中國畫中的點睛之筆,佔得面積極少,卻不可或缺。而且,加州特有的強烈光線使舊金山街區的建築與樹木在光影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生動且富有層次。

正是這種種的親切因素,吸引著人們在街道上活動、散步、跑步、騎車、遛狗。而這些活動反過來卻又成就了舊金山街區最富生命力的活力之源。這裡體現著人的智慧,是一種流動的空間的聚會,無時無刻不在上演著一幕幕城市舞台劇,有機會時,您一定要來參加,隨處可見,只需您靜心觀看。

Haight Ashebury 區的街景一角。( 陳天青/大紀元)
Haight Ashebury 區的街景一角。( 陳天青/大紀元)
舊金山亮麗的風景線——維多利亞式建築的街景。(Dawn Kidd提供)
舊金山亮麗的風景線——維多利亞式建築的街景。(Dawn Kidd提供)

維多利亞式的最後經典

美好的建築,就好像當你行走在目不暇接的美景中,突然間看到一位美麗、清純,與眾不同的女子,恬靜地站在微風中美的讓你駐足。你會再三揣摩,如清泉沁入心脾,甚是清澈。亦可形容為一位堅毅的勇士,在風雨雷電的交替中,在歲月滄桑的打磨中屹然矗立,不偏不倚,保持著他的本色,恆心寬容不變。為人們營造著溫馨安全的歸處。

像Waller街上的「四季」排房系列「冬」、「春」、「夏」、「秋」這樣極具特色的、安妮王后時代的維多利亞式的房子越來越受到大家的親睞。安妮王后建築風格是維多利亞式建築中最後的,也是最興盛的風格,它在舊金山得到了蓬勃的發展。而這裡的「四季」排房也就不知不覺地成了大家來舊金山必看的景點,更是地標性的建築之一。

四季排房的冬房,樓上的冰晶圖樣象徵著「冬」。(Dawn Kidd提供)
四季排房的冬房,樓上的冰晶圖樣象徵著「冬」。(Dawn Kidd提供)
冬房是目前維多利亞式建築中保養得較好的一棟。(Dawn Kidd提供)
冬房是目前維多利亞式建築中保養得較好的一棟。(Dawn Kidd提供)

許多人不曾想過在1896年「四季」排房初建時,是為了普通工薪階層家庭所建,而非中上層家庭,可見那時舊金山人的生活水平已經不低了。1883年,金門公園東側,在Haight街道的中間,剛剛開通了一條由市中心和市場街(Market Street)通向這裡的纜車線路(Cable Line)。

如現在的城市地產開發理念一樣,便捷的公共交通或高速路開到哪兒,城市的延伸就發展到哪兒。在汽車普及到美國家庭之前,公共交通的開通對此區域的批量住宅的開發奠定了決定性的基石。在那之前,人們僅僅把來此地當成是周日郊遊的世外桃源。

舊時的街景(陳天青/翻攝)
舊時的街景。(陳天青/翻攝)
舊時的排房插畫。(陳天青/翻攝)
舊時的排房插畫。(陳天青/翻攝)

維多利亞的承先啟後

維多利亞式的建築主要元素和特點包括:非對稱的主體結構、山牆式的屋頂立面、門廊和陽台;還有豐富多樣的外飾面材料:磚、瓷磚、裝飾性的瓦片樣式。如此種種,這樣風格的建築特點本是為了東海岸占地面積較大的豪宅,或夏日別墅,欲充分展現其華麗的特點。

不過這種風格很快就在中上階層,在波士頓、紐約、費城和芝加哥近郊的民眾間流行起來, 而且在1880年代開始影響到舊金山的建造商。

屋主與「冬」房之緣

也許就是緣分的安排,在1978年Haight Street Fair當天,同是航天工程師的大衛與妻子維吉尼亞·凱勒(David and Virginia Keller)開著他們的敞篷車被堵在了車流之中,不得不停在這棟房子跟前,他們不得不注意到這座華麗而經典的維多利亞式大宅子。

那時「冬」房正好上市開賣,於是第二天他們當即買下了冬房, 這正好也是他們一直在尋找的一個翻新房子的項目,尤其喜愛維多利亞式的。

以四季為系列主題的這4座維多利亞式住房的建築商和設計者是John Whelan他曾是一個船隻的建造商,後來又成為了住宅建築開發商。這座冬房因其正立面三樓上巨大的藍白「雪花」木雕圖形,而被稱之為「冬」。另外,還有其東側的「春」和其旁的「夏」,最後頭是「秋」,各自有著季節的象徵。

在那以後的40年中,大衛和他的妻子開始了一系列的翻新和擴建,包括女兒雼·客德(Dawn Kidd)當年才14歲,就同她的兩個哥哥一起幫著父母開始了系統又細緻的修繕工程。如今碰上她,臉上的神采依稀可見當年修繕這個老房子時所保有的興奮和投入。

Dawn Kidd站在自己家門前。(陳天青/大紀元)
Dawn Kidd站在自己家門前。(陳天青/大紀元)

冬屋的精妙 後人回味

冬房有三層主體樓層,外加一個於1920年改成車庫的半地下層所組成,共有4個臥室、4個衛生間。總建築面積為2,855平方英尺,合大約265平方米。老房子也像一個有生命的樹一樣,俗話說:「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像這樣被一代代屋主精心維護翻修的老房子還是很有福氣的。

冬房的入口門廳。(Dawn Kidd提供)
冬房的入口門廳。(Dawn Kidd提供)

在舊金山百年前所建的維多利亞式的獨棟住宅數不勝數,但經受了1906年大地震,及隨之而來的大火的就所剩不多了,而後又有各種時勢變遷,能保留下其中精華的就屈指可數了。而且不是每一個屋主,都能像現任冬房的主人一樣這麼重視維護和翻新保持其應有的精華。

步入冬房的大門,厚重的木質大門鑲嵌著晶瑩剔透的厚玻璃,氣派、明亮,一進來就感覺室內尤為精彩、莊重。木欄杆樓梯扶手上用足了雕刻的力氣,還刻有美麗的花辦的圖案,其中八見方的轉角欄杆柱頭上,還裝點著一尊輕盈女孩半躍起的姿態,手托一盞明燈的銅雕塑,甚是精美逼真。

銅製雕塑的女孩托起一盞明燈。(陳天青/大紀元)
銅製雕塑的女孩托起一盞明燈。(陳天青/大紀元)

據Dawn說這是她父親從拍賣行裡拍到的一個絕配,以彌補原本立在柱頭上那盞孤獨的燈。那尊小雕塑猶如這家的小天使一般,一直為主人守護在正門口。

精準的刻度 使人讚嘆

再轉目看去,溫馨的色調豐富至極,層層伸展開來…..即便是最小的衛生間裡也同樣豐富而高雅,鑲嵌著彩色玻璃的窗與燈罩點亮著整個壁紙設計,搭配的技巧真是恰如其分。

仔細看看這牆壁和天棚上的圖案設計,原來竟是由上百塊的壁紙拼接而成,當初設計師為一層和二層都設計好了牆壁和穹頂的圖案構思,由於圖案設計之精妙,使得施工程序就變得異常複雜,需要極為精準地測量,裁切好圖案後,按照在穹頂上用粉筆線標好的輔助線進行粘貼。

客廳的裝飾氣派且古典,天花板的壁飾都是屋主與父親親手黏貼的。(Dawn Kidd提供)
客廳的裝飾氣派且古典,天花板的壁飾都是屋主與父親親手黏貼的。(Dawn Kidd提供)

Dawn回憶,當時她父親和繼母就決定,既然這麼難找人做這麼細緻的工序,那就自己動手來做,於是憑藉對這棟房子的喜愛和對傳統建築的熱衷,當然少不了兩位工程師的嚴謹的大腦,他們在幾天時間內就完成了一層的工程。如果有機會看到,請注意一下從一層上至二層的樓梯天棚頂部的細節就知道有多少個稜面要考慮在內了。若非工程師的大腦恐怕還計算不出這麼多的幾何圖形邊角呢!

安貼精細的天棚牆紙,為住家襯托的格外典雅令人回味。(Dawn Kidd提供)
安貼精細的天棚牆紙,為住家襯托的格外典雅令人回味。(Dawn Kidd提供)

冬房裡的一處臥式。(Dawn Kidd提供)
冬房裡的一處臥式。(Dawn Kidd提供)

Dawn展示當年保留下來的一張天棚頂的壁紙設計圖樣和安裝示意圖,旁邊擺放著將要貼上的樣片。

當年保留下來的壁紙設計圖樣和安裝示意圖。(陳天青\大紀元)
當年保留下來的壁紙設計圖樣和安裝示意圖。(陳天青\大紀元)

古典樣式的天棚壁紙。(Dawn Kidd提供)
古典樣式的天棚壁紙。(Dawn Kidd提供)

古典樣式的天棚壁紙。(Dawn Kidd提供)
古典樣式的天棚壁紙。(Dawn Kidd提供)

真正的美是有其標準的,不因時尚、潮流的變化而變化。人也好,物也好,建築亦是如此。精品還是精品,不會被時代沖刷而褪色、暗淡。也許很多人已失去了辨別美醜的直覺,但站立在冬房裡,對傳統古典的嚮往,勢必會被再次喚醒。她那經歷了百年風雨的考驗,必然會驗證她的建築工藝之非凡。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
2016-07-13 3: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