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中國的「戰時狀態」防備誰?

人氣: 1107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7月14日訊】南海仲裁結果公布之後,中國仍然重申「四不」(不參與、不接受、不承認、不執行),但北京市突發事件應急委員會卻不事聲張地發布了一項緊急通知,要求各單位進入「戰時狀態」。細讀文件的內容,方才發現在北京眼中,南海仲裁這一外部衝突已悄悄化為「內戰危機」,這「戰時狀態」要對付的敵人,竟然不是申請仲裁的菲律賓等「外敵」,而是無處不在的國內民眾製造的「突發事件」。

北京「京應急委發【20162號」文件防備誰?

這份文件只有一頁,共四條,第一條規定,從2016年7月12日8時至17日24時,各單位應急工作進入「戰時狀態」。「軍改」還處在進行時,民心離散,這時候居然要打仗,頓時讓我對中國政府的勇氣刮目相看。但接下來細讀,不禁失笑,因為第二條是要求「各單位強化信息收集和輿情應對工作,對於可能產生較大影響的突發事件或突出情況,要立即向市應急辦報告,並做好後續信息報送工作」。第三條是加強突發事件應急處置;第四條是加強應急技術系統保障,做好八百兆電台和應急移動指揮車的使用保障。

上述四條均是對付國內突發事件,標誌著國內進入「准戒嚴狀態」,而非對付外敵的戰時狀態。據亞太新聞網報道:「仲裁案出爐後,北京菲律賓駐華大使館外,多輛武警和公安車停泊駐守,以防有突發事故。菲律賓駐華大使館亦敦促,菲律賓在華公民避免在公眾地方談論政治。」種種舉措,都是約束國內民眾的行為,以免啟動邊釁。中國人要表達對南海仲裁的憤怒,也只能由官方與媒體代言,不能集會並在敏感地方公開發表議論。

因此這「戰時狀態」只能從兩方面理解:一、當局擔心重演1919年「五四「時期舊戲。那年巴黎和會外交失敗,引發北京大學生遊行抗議,譴責北洋政府喪權辱國,火燒趙家樓。二、當局擔心有少數「用心不良」分子打著愛國旗號,尋釁滋事。

中國人對南海仲裁結果怎麼看?

從北京應急辦文件內容來看,中國當局對現階段政府與民眾的真實關係一清二楚。

網上言論分為三大類,一類是與政府立場一致者,這類人中有中共組織的愛國青年,比如共青團中央拍攝「南海仲裁,who cares」的參與者。也有真心實意與政府保持一致者,比如寫作《南海的講理和動拳頭》這類文章的人。當然還有不少五毛在國內網站上刷屏。第二類是變著法子拿中國政府開涮的惡搞者,有貼出南海觀世音菩薩畫像並附上「南海沒了,今後我住哪裡?」還有表示要開戰了,煞有介事地討論這場戰爭應該交給張藝謀還是馮小剛指揮;更有人稱要趁機打到美國去,占領華盛頓,大批參軍的窮二代從此可以與富二代享有同等的移民美國之利。總之,怎樣能噁心官方就怎樣來。第三類人數很少,他們很認真地探討國際法中關於島礁的定義,比如九段線劃分既不符合國際法,甚至也不符合中國利益,因為如果包含島嶼,中國太吃虧,九段線里沒幾個島;如果包含經濟專屬區,則與他國經濟專屬區重合,易起衝突。

在中國當局眼中,第一類人是本屆政府的基本盤;第三類人講道理,不足為慮;只有第二類才是中國當局要嚴加防範的目標。這些人並不在意南海島嶼的歸屬,只想看中國政府的笑話,雖然多數是起鬨,但其中會夾雜少數「別有用心者」,善於藉機製造事端,而且不少住在北京地區,因此要宣布進入「戰時狀態」,防止這些人作亂。

中國會因南海衝突開仗嗎?

這次仲裁,中國政府聲稱「不承認、不接受」,視如廢紙。這個結果倒也在料定之中,但有人判斷說,北京因為輸光而惱羞成怒,將會引發衝突升級;國內也有人說,要說理與拳頭兼備。

我的判斷是:南海衝突將會繼續發生。但是,在近三五年內,這種衝突不會演化成戰爭。我這判斷並非事後諸葛,因為早有不少人在推上問過,我的回答是:南海波濤看似洶湧,實則有驚無險,因為無論是中國還是美國,其實都只是亮拳頭秀肌肉,都未做好打仗的準備。

東南亞國家因為自身軍力不行,只能奉行「安全靠美國」。但美國歐巴馬總統從第二任期開始大裁軍,預計到2017年底軍隊規模將縮小到45萬人,為1940年以來最低,較2012年最高峰的57萬人少了12萬。更重要的問題是美國民眾大多都厭倦政府「多管國際社會的閒事」。我在《川普現象揭示美國政治「三脫離」》一文中指出美國精英與民眾的脫離,就包含美國政府在對國際社會負責與本國人民負責之間失去方向。皮尤調查中心今年5月5日公布的一項調查表明,57%的美國人希望美國解決自身問題,少管外部事務。這一比例比《2013年美國世界地位調查》中的52%上升了5個點。也就是說,美國出兵在南海展示武力尚可,真要讓美國人上戰場為他國利益而戰,逾半美國人都會反對。

中國方面對於戰爭,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表面上嚷戰之聲高亢,但實際上都未準備好。

官方不想打仗有三個原因,一是中國國內矛盾非常尖銳,而且處於按倒葫蘆起來瓢。中國政治智慧歷來有「攘外必先安內」,內部未靖不會輕啟邊釁;二是中國軍改牌現在進行時,舊的指揮系統已經不靈,新的指揮系統尚未形成。無指揮系統即無大腦,這戰如何能打?三是中國海軍軍力遠遜於美國,並無實戰能力;四是總書記習近平目前的情況不宜打仗,勝無功(軍費花了那麼多,國民一直認為只能勝不能敗),敗則很容易從軍事失敗導向政治失敗。俄羅斯羅曼諾夫王朝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1917年2月的失國之痛,就是派去參加對德戰爭的軍隊調轉槍口所造成的,而且那隻軍隊是由沙皇本人一手培養而成。

說民間未準備好,也許有人要反駁,依據是蓋洛普國際調查聯盟2015年3月公布的一項國際輿論調查。該調查針對「是否願意為國而戰」這一問題,調查了64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士,其中,日本以11%排名倒數第一,而摩洛哥和斐濟則以94%的比例高居榜首。中國為71%,高於俄羅斯的59%與美國的44%。既然有七成中國人願意為國參戰,怎能說民間未準備好?

但我說的是事實。早有民調研究者注意到,在極權專制國家中做民調,受訪者通常不會說真話,而只會選擇自己認為毫無政治風險的答案。這是巨大的外在政治壓力所造成,想必中國人自己心裡有數。因此,對這項調查,可以與今年5月大赦國際的那項「46%的中國人願意接納難民到自己家中生活」的調查結果同等看待,千萬不要當真。

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與民眾之間已經喪失了政治信任。2005年與2012年,中國政府為了反對日本「入常」及釣魚島國有化,曾先後在中國大中城市發起一場人民「自發」參與的聲勢浩大的反日大遊行。事到如今,北京當局連2012年那點政治自信都沒有了,南海仲裁後,北京先是宣布進入「戰時狀態」以防內亂,繼而於7月13日由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聲稱,「中方注意到杜特爾特總統和菲新政府在南海和仲裁案問題上做出積極表態,願同中方就南海問題進行協商對話,中方對此表示歡迎。中方願同菲新政府共同努力,妥善處理南海問題,推動中菲關係早日重回正軌「,說明在對內對外兩隻拳頭上,哪只要松哪只要緊,中國當局心中自有章程。

國際社會應該早就習慣了中國政府的嚷嚷。早在2009年APEC夏威夷峰會上,中國外交部官員就已宣布,所有的國際規則,凡中國未參與制訂的,中國可以不遵守,宛然一副挑戰國際秩序的強國姿態。但現在面對南海海域的國際仲裁結果,卻又收回那隻虛懸在空中的「對外肉拳」,拽緊那隻「對內鐵拳」,可見北京當局只是強權而非強國,對人民的狠是實質性的,對外部的狠是口頭上的。

責任編輯:張傑

評論
2016-07-14 7: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