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江澤民下場(1)弄巧成拙

作者:王浙
江澤民的下場。(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4364
【字號】    
   標籤: tags: , ,

(說明:本文不是紀實文學作品,而是小說,內容虛構,讀者請勿做史實)

前言

人類本次歷史最愚蠢最邪惡的一個人,它叫江澤民。在1989年,它靠鎮壓學潮運動,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統治中共附體國的最高權座,後來,靠權術整掉了它的政敵們,成為黨政軍權集一身的中共中國的最大獨裁者。它營私結幫、專權腐敗、鎮壓正義、出賣國土、淫亂無倫、破壞文明、道德墮落(這些可參見《江澤民其人》一書)。1999年,在中南海眾多權力人物的反對下,它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和民望較高的同僚的妒忌,一意鎮壓法輪功,並授意製造了天安門自焚假新聞,通過軍警政法和外交等一切國家資源,在全世界推行迫害政策,用世紀謊言和暴力,使人類發生了一場史無前例的人權災難。正是這場災難,把共產黨和江澤民推向了徹底毀滅的道路。早在它喊出「三個月內要打倒法輪功」的一刻,有人就看到,它的結局是在天安門廣場被世界正義人士穿骨上吊。本小說在歷史事實的基礎上進行虛構,虛構的是2004年起至它被上吊的那段時間的事件,同時,為讀者分析了共產黨與它悲慘下場的原因,以給未來人一個教訓。

一、2004—2006年

江澤民靠鎮壓「89學生運動」上台後,搞專制獨載,鄧小平死前,已不信任江澤民,便隔代指定了一個黨書記——胡錦濤,按規矩,江澤民在「十六大」應移交黨政軍權給胡錦濤,在這次會議上,由於張萬年謀劃的特別小組突然逼宮,使得江澤民保留了軍委主席的權力。為此,楊白冰特別不滿,約了劉華清到紫竹公園喝茶。楊白冰直截了當地說:「老東西應在四中全會實實在在把軍權讓於胡嘛,黨內還沒有槍指揮黨的規矩嘛!」

「這樣,你起份建議書,我報給上屆委員們看看,也叫部下們簽個名,規矩還是要保的。」不料,他們的談話被隔壁的經理聽到了。紫竹公園是政治老大們閒餘生活的地方,曾慶紅在這地方安排了很多耳目,其中茶室的經理、當班的,都是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安排的。在楊劉談話的包間裡,就被裝了針孔竊聽器。那個經理立即報告給了馬建,馬建立即報告給了曾慶紅。

曾慶紅打電話給劉華清:「你女兒(劉超英案涉遠華走私)坐幾年牢還不是江主席一句話,你要支持江主席,今晚就過來簽個字。」想到最心疼的小女兒劉超英因捲入賈慶林、賴昌星的走私案而被江澤民要挾成人質,劉華清只好屈下了腰,當晚,含著眼淚到江辦,表示支持江主席,遠離楊白冰這些政敵。

楊白冰也早派線人知道了這事,便急忙忙找到胡錦濤,說:「應立即召開特別會議,澄清黨指揮槍還是槍指揮黨問題,不然,黨軍管理混亂,遇事政出多門,不亂才怪。」不料,皇媳婦胡錦濤是個特別小心求穩的人,他已窩囊了這麼多年,關鍵時刻才不想得罪江澤民,以免招來如趙紫陽般的下場。看胡錦濤一直不表態,楊白冰哆嗦著身子,只好拿著建議書去找軍委副主席遲浩田,不料立即得到遲浩田的支持,遲浩田當時就把建議書傳真給王克、王瑞林等軍委委員們,又傳給中央委員和候補中央委員們看了,四十名委員聯名致信政治局,要求江澤民交權。

溫家寶想了個辦法,提議在京西山組織一次中央組織生活會議,邀請老委員參加。江澤民倒是高興,認為整治這些頭腦們的機會到了。他借經濟逆滑的名,大發脾氣:「宏觀調控嚴重影響經濟增長,如果再引起社會動亂,胡溫要負歷史責任。」這話實際上是洩恨軍頭們聯名釋權,同時借宏觀調控導致的經濟問題逼胡溫引咎辭職。不料,這次胡錦濤破天荒地應了一句:「這是政治局的集體決定,喬石和萬里等上屆老委員們之前都表過態,我個人只是認同這個決策。」

一聽喬石二字,江澤民臉上的肌肉痙攣了一下,他的聲音提高了度數:「老同志退而不休的問題比較突出,應放開手腳讓年輕人做事嘛,不要當絆腳石,不要做不利團結的事!」喬石抬起頭:「按法紀和黨章規矩,總書記必須全面執掌軍隊,本人老矣,除邀請我參加的活動,其它所有活動我都不參加,不看文件,也決不參與說話!」江澤民說:「我倒可以隨時退下,當初也是大家強烈要求我的,那請政治局常委會決定。」江澤民心想政治局常委會一半以上都是自己人,此舉定然沒有太大風險。果然,大家轉移了話題,多數人沉默,不討論江退下的問題,江不禁有點飄飄然,決定把姿態做得更高一些。會議一散場,江澤民就給中央政治局發了一封信: 「本人經慎重考慮,請辭中央軍委主席,請政治局同意!」。

江澤民很有自信自己人會「挽留」他,然後他就可以體面地、名正言順地繼續垂簾聽政,不再被指責貪權。喬石一拿到這封信,便發給了海外媒體,媒體一報導,江派人馬就慌了手腳。江澤民在不眠中煎熬,立即叫來曾慶紅,要求親信死死頂住。

按慣例,軍權移交問題交政治局討論,並徵求老同志和上屆政治局常委的意見。李瑞環、尉健行、李鵬、萬里、喬石、宋平、谷牧等表示「尊重」江的決定,「同意」要求,支持他退下。江派政敵立即把這些意見發至中央委員、中央軍委委員,江派中的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等也只好以沉默表示同意了。

江澤民大為光火,立刻叫來曾慶紅。他狠狠一拍桌子,嚇得桌上的杯子都驚跳了一下:「都是吃乾飯的,居然頂不住!」曾慶紅大著膽子說:「事情一步步被動,現在這個局面已出現,就改不了了,當務之急是下一步怎麼挽救。」江澤民接著訓斥:「甚麼步步被動,甚麼改不了?」然後,他看著曾慶紅:「你平時不是計謀挺多的嘛,那你說說,如何是好?」曾慶紅說:「我們要安排上海書記陳良宇接任下屆總書記,張德江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張高麗、俞政聲、薄熙來進常委,管宣傳、政協、人大、政法這一塊,另外婦聯、團委等主要單位的一把手也要安排我們的人員,凡是對法輪功鬥爭態度越明顯的人,都提到實權位置上來,在軍隊中,我來增補為副主席,這樣,等於我們還是控制實權,法輪功也就平反不了,您還不是可以睡太平覺?架空了胡阿斗,您還不是總書記?」

江澤民說:「還不夠,胡阿斗對與法輪功鬥爭一事,態度一直很不明朗,他在總書記的位置上一天,我心裡就不踏實一天。」他看著曾慶紅,一隻手舉起,做了一個刀劈下去的動作:「喀嚓,懂我的?」曾慶紅兩隻眼睛瞪得圓圓的,臉不由得深入淺出地紅黑了一塊:「您的意思是⋯⋯」「到那時,總書記這個位置,就由你來坐,我最放心!」「哦,明白,我明白。」江澤民湊近曾慶紅耳邊:「這事要做得絕對乾淨、秘密、體面、永遠不留一點痕跡,你速速去安排來。」@#

(大紀元首發,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