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元:中宣部弄巧成拙 江澤民賣國歷史受關注

人氣: 18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18日訊】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常設仲裁法院7月12日公佈「南海仲裁案」結果,否定中方南海「九段線」主權,習近平、李克強罕見在當天發聲,強調不接受此項裁決,將根據國際法,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有關爭議。

中共江派常委劉雲山控制的宣傳系統高調「開火」炮轟,煽動民意,並以「戰爭」作威脅,一來轉移民眾注意力,緩解江派成員巨大的「反腐」壓力,二來給習、李當局「和平解決」的立場攪局。

中宣部控制的媒體7月13日的報章幾乎清一色以南海裁決作為頭版,斥責裁決完全無效,炮火味濃。

《人民日報》的「休拿『廢紙』當令箭」一文狠批裁決是為迎合菲律賓及「國際上某些勢力」,並分析仲裁法院的組成及背景,認為仲裁案本質是「由美國背後操縱、菲律賓前台表演的鬧劇」。

大連《半島晨報》以大字標題「一張廢紙一場鬧劇」形容裁決案,其餘不少報章就以「不接受、不承認、不執行」作為頭版大題;《人民日報》發表評論文章和「鐘聲評論」,不點名批評美國,鐘聲評論稱仲裁庭「從一開始就偏離公正客觀方向,淪為某些國家和人士的私器」;中共軍報在頭版發表評論文章認為,仲裁法院「是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挑釁」等。

7月14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聲稱「拿南海向中國施壓,會讓南海成為戰爭的搖籃」,中共軍方將領在《環球時報》揚言「如果南海開戰,美國多少航母都將回不去了」。

然而,在自媒體、微信朋友圈中卻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景象:

這幾天,朋友圈中流行的文章《中國版圖是「雄雞」還是秋海棠葉》、軍委副主席許其亮關於「決不讓老祖宗留下的疆土有半寸丟失」的講話等都在直接的影射江澤民賣國歷史。

江澤民把相當於40個台灣的中國土地拱手給了俄國

江澤民上台後,曾於1991年、1994年訪俄,與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中俄國界東段協定》、《中俄國家西段協定》。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簡稱《議定書》)。2001年7月江澤民再訪莫斯科,與普京簽定《中俄睦鄰友好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兩國國界線。這些協議都是秘密簽訂的,國內民眾一直蒙在鼓裡,直到俄方發佈公告以後,中國人才知道自己「老祖宗」留下的江山被出賣了。

1999年12月9日簽訂的條約,《人民日報》在當月11日只有一百多字的簡短介紹。

江澤民所簽的條約,默認沙皇和滿清簽訂的九項不平等條約,使中國永遠喪失約一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與俄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國的黑龍江最西部、黑龍江和吉林北部交界處、以及烏蘇里江、圖們江出海口北部,全劃給俄羅斯。而這些土地,是蘇聯領導人列寧曾兩次發表政府聲明要歸還中國的。

以上幾項協定中涉及的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總和,也相當於數十個台灣,其中包括幾大塊,一是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的「外興地區」,六十多萬平方公里;二是烏蘇裡江以東的「烏東地區」,包括海參崴40萬平方公里;三是唐努烏梁海地區,17萬平方公裡;四是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

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不僅如此,《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佔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

協議簽署後,江澤民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共邊防軍後撤,500公里不設防。

江澤民賣國是為了掩蓋其曾加入克格勃遠東局、做過俄國間諜的歷史

1945年蘇聯軍隊突襲東北,獲得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當然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幹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此後在江留學蘇聯時,蘇聯情報部門查看江的檔案,發現了江充當漢奸的歷史,便威逼利誘將其發展為遠東局特務。1991年5月,當江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身份出訪蘇聯,在參觀利加喬夫汽車製造廠時,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巧遇」當年讓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蘇聯色情間諜克拉娃。而這個身份一旦暴露,無論是江還是中共都可能會立即垮台。為了保住這個秘密,不管犧牲多大的國家利益,江都要跟俄羅斯做這筆交易。而中共在江簽署條約後,也怕公開條約詳情導致自己垮台,這是中共內部在後來瞭解情況後不肯追究江責任的原因。

《江澤民其人》一書說:

江澤民賣國的動機,同秦檜賣國求榮如出一轍:其一是力求自保,保自己的間諜歷史不被公開;其二是求榮,求得俄羅斯對自己政治權勢的支持。江澤民採取了非常卑鄙的手段。

中共同俄羅斯的領土談判一直在進行,其中的關鍵是談判底線的確定。江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另搞一套,把鄧小平的調子當幌子,私自確立底線,黑箱作業,搞先下手為強,並儘可能封鎖消息,隱藏很深,包括中共內部高層都不知詳情。可是沒有不透風的牆,高層人士,特別是軍方高級將領,如遲浩田等瞭解到部分事實真相後,江澤民就開始耍賴,擺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式,把個人的責任與中共存亡捆綁在一起,逼人緘口。這時,面對絕對可以引發全國抗議的政府賣國行為,中共害怕了,維持權力統治成為了他們共同的最高利益。於是,2005年6月,在把大部分黑瞎子島徹底送出、僅拿回一點兒土地後,江澤民立即指示開動國家機器,把相當於他所出賣領土萬分之一面積的利益,誇大成40年談判巨大成就,中共也上下大肆炒作,以點蓋面,掩蓋其真正的賣國行徑,欺騙人民。江與中共沆瀣一氣、互為利用找到了共同感覺。

現如今,苟延殘喘的中共已經保護不了惡貫滿盈的江澤民,無論是法輪功學員大面積起訴江澤民,還是全世界人民聚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從全國大洪水到領土爭端,再到「反腐運動」的最終指向,江澤民已經被輿論一遍遍的拋出,江澤民接受歷史的審判已經是注定發生的事實,在巨大的歷史車輪碾壓之下,莫要受蠅頭小利的迷惑,充當其陪葬。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18 1: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