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甘肅中學防火演習用發煙罐 190學生中毒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0日訊】13歲花季的女孩杜玲(化名),在學校一次防空防火緊急疏散演練中,因吸入學使用的軍用發煙罐釋放的毒氣,險喪性命,至今已近一年,杜玲仍有口鼻出血、身體乏力及皮膚過敏等症狀,讓她至今無法返校上學。

除杜玲,甘肅省天水市逸夫實驗中學有190人當場中毒,其中37人重症。時至今日,仍有十餘名學生身體存在異常,其中一人休學,一人坐在輪椅上。家長提供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事故中所使用的發煙罐系軍用品,學生系「混合氣體中毒」。

家長表示,至今仍不明白,疏散演練中使用的發煙罐,何以會讓孩子產生昏迷、咳血、中毒性精神障礙等症狀。學校使用的發煙罐的主要成分是甚麼?

學生被熏倒

據澎湃新聞網報導,家長們說,事故發生後,官方的調查及處理結果不透明,此事在當地甚至傳出「學校錯將毒氣彈當煙霧彈」。

2016年7月19日上午,中共天水市委宣傳部相關負責人稱,由於當時採用的發煙罐為軍用品,並未對外公布,但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告知學生家長了。

這場儼如惡夢的演習發生在2015年9月18日下午。據杜玲回憶,當天學校組織進行緊急疏散演練,初一(7)到初一(12)班的學生接到演練通知。

在聽到演習指令後,學生們迅速衝出了教室。杜玲在奔跑中不慎踢倒了放置在樓道的一枚發煙罐。發煙罐發出的煙氣味有些刺鼻,她感到有些頭暈,下意識地將捂在口鼻處的濕巾緊了緊,強忍著和同學們一起跑下了教學樓。

學生們跑出教學樓後不久,接連出現頭暈、嘔吐等症狀。很快,救護車一輛接一輛地開進了學校。

杜玲的媽媽劉慧(化名)說,當她接到電話時已是當天下午4時許。有一名學生在電話中告訴她學校出事了,她立刻驅車趕往學校,看到出現不適症狀的學生已被陸續送往多家醫院治療,杜玲被送往天水市中醫醫院。

劉慧與丈夫隨後趕到醫院,看到杜玲正在一張桌子上,旁邊五六名學生正使用霧化機治療。劉慧說:「杜玲由於咽喉嚴重充血腫脹,已說不出話來,只能抱著我拚命地哭。」

官媒避重就輕

事發後,新華網曾報導稱,事件原因系煙霧過大,部分學生出現身體不適。同年9月25日,甘肅《西部商報》報導稱,此次事件中受到影響的學生具體人數為191人,其中重症37人,截至昨日(2015年9月24日),20名重症學生已陸續被轉至甘肅省醫院、蘭大一院和蘭大二院3家省級醫院接受監護治療。

醫院下病危通知書

杜玲是被送往省級醫院的20名重症學生之一。劉慧稱,2015年9月21日,女兒已經陷入昏迷,昏迷前曾出現腹痛、咳血、嘔吐、呼吸急促等症狀。轉院後,杜玲被送進了ICU病房(重症監護室),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

在見不到女兒的那三天裡,劉慧怎麼也想不明白:「到底吸入甚麼樣的煙霧,能在短短幾分鐘內就將孩子禍害成這樣?」

劉慧說,快速發胖的現象,幾乎出現在她見過的所有住院治療的學生身上,短短兩個月時間內,她女兒杜玲的體重從90斤增加到了120斤。這引起了她和其他家長的擔憂,他們四處諮詢,不少家長認為,發胖是由於使用激素藥物引起的。

杜玲的病例顯示,醫院為她使用的藥物名為「甲強龍」,用量為40mg每天。公開資料顯示,「甲強龍」是一種糖皮質激素藥。2015年9月30日,醫生找家長們分別談話,稱「不能確定能恢復到甚麼程度」,這讓家長們一度陷入恐懼。

同年10月2日,14名重症學生家長聯名向天水市人民政府寫了一封請願書,要求轉院,未得到准許。

出院後不久,杜玲身上不斷冒出紅疹、水泡,手掌皮膚也開始潰爛脫皮。

經核實發現,最初被轉院至蘭州的二十餘名學生中,至少有13名學生至今仍存在氣短、關節疼痛、免疫力下降、乏力、白細胞數量降低、皮膚過敏、視力下降、尿床及抽搐等症狀,兩名學生因身體狀況休學至今。

這些症狀被家長們認為是演練事故留下的「後遺症」。

事發近一年發煙罐成分仍未公布

2016年7月11日,一名「因股骨頭壞死而造成殘疾」的男學生,被父母用輪椅推至天水市政府門前討要說法。目擊者拍攝的現場視頻顯示,當時,這名學生的母親情緒激動,向周圍人群大聲呼喊,言語間不斷出現「毒氣彈」、「200多學生」、「毒害」等字眼。

學生家長提供的一份《天水市逸夫實驗中學「9•18」事故調查情況》顯示,事故中所使用的發煙罐系軍用品,「經國家醫學專家組認定,造成部分學生和老師嘔吐、咳嗽、眩暈等症狀的原因,系混合氣體中毒」。

這份調查情況報告未加蓋公章,落款為「『9•18』事故調查組」。

而官方的調查報告中,卻隻字未提混合氣體的成分。

責任編輯:洪寧

2016-07-20 5: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