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7年來發生在大陸孕婦身上的悲劇

中共警察和醫生對懷有身孕的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演示(明慧網)

人氣: 94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5日訊】黑龍江省萬家勞教所。為了逼迫一個懷有六七個月身孕的法輪功女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獄警們將她的雙手用粗繩子綁上,繩子的另一頭繞經房樑上的滑輪,拽在獄警手裡。然後,獄警把墊在她腳下的凳子蹬開,孕婦的整個身體被懸空。房樑離地有三米高,惡警一鬆手裡的繩子,孕婦就急速下墜,臀部著地,重重摔下,獄警再手拉繩子將人吊起,如此這般來回折磨她,直到她在無以言表的痛苦折磨中流產。更殘忍的是,警察還強迫她的丈夫在旁邊看著他妻子受刑(見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對在萬家勞教所遭受一百多天酷刑折磨的王玉芝的採訪報導)。

2002年5月25日,河南孟州城伯鄉羅莊村的法輪功女學員耿菊英,被孟州市「610」辦公室和公安局的警察們翻牆入室綁架。

為了勞教懷有身孕的耿菊英而得到獎金,他們強行給她墮胎,幾個男警在一旁淫笑著「觀賞」,還譏笑說,你不是漂亮嗎,我們就是要看你墮胎。就這樣,耿菊英在幾個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產。 隨後,她被非法關押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至今(見2004年7月15日,聯合國特派專員波文(Theo van Boven)發出的聯合緊急控訴)。

以上發生在大陸孕婦身上的慘劇,只是突破信息封鎖傳出對法輪功學員無數迫害慘案的冰山一角。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十七年來,發生了難以計數的嬰兒尚未出生便慘遭屠戮的慘劇。以下節選的迫害案例來自明慧網。

活著的女嬰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是寧夏銀川供電局電力設備廠法輪功學員。

2003年,懷有身孕的郭文燕與丈夫在街上被銀川鐵東派出所惡警非法綁架,被綁送到東門計劃生育醫院強制墮胎。胎兒大,醫生怕出事故。他們於是強迫家人簽字。

女嬰被流產下來時活著,還哭出了聲。婆婆說:「還活著呢!我們抱回去養。」

沒想到,醫生聽到女嬰哭聲,一把掐住脖子。不一會兒孩子就沒了聲音,被活活掐死!

郭文燕的丈夫,原銀川巡警隊警察、法輪功學員,因堅決不寫「保證」,被單位開除,承受不住這一次次迫害,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吃不喝、不說話,病在床上半年。

胎兒被活活肢解取出

陝西漢中33歲的張漢雲女士,雖很早就領到了村委會給的懷孕指標,但因閉經一直未生育。後來張漢雲有幸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例假就恢復了正常,並且終於懷上了孩子。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漢中「610」辦公室也以辦洗腦班為名,迫害法輪功學員。

2000年3月,即將臨產的張漢雲仍被要求強制洗腦,她只得躲在親戚家裡。漢中市「610」辦公室授意北關辦事處把她父親和弟弟的建築工地查封,逼著交人,並非法將她的丈夫銬在略陽縣嘉陵江橋頭羞辱示眾。

最後張漢雲還是被抓進了洗腦班。當惡徒發現她要臨產了,為繼續對其迫害並搾取錢財,竟然將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個職工醫院,強行以擴張引出術將她已屆臨盆的嬰兒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慘不忍睹。

孕期遭迫害  後含冤離世

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臨河市法輪功學員王霞,2000年2月19日,因進京上訪,在北京被綁架,在臨河警察局遭到毆打。第二天王霞被轉入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儘管已有三個月身孕,仍被強迫乾重體力勞役,被強迫以極為困難的姿勢站立很長時間,並遭到電擊,還曾被雙腕吊起整整一天。

孕期六個月時,短暫獲釋。2000年7月30日,懷孕八個月時,王霞再次被抓回臨河市警察局,惡警試圖對她強行墮胎,但未得逞。

分娩一個月後,王霞被迫流離失所。

2002年8月,王霞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關押在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期間遭到各種酷刑迫害,如電擊、吊打、性侮辱虐待、大頭針釘入指甲、不明藥物摧殘以及長達兩年的灌食迫害。

在長期的灌食迫害中,獄警把王霞綁到床上用木板固定,使之根本無法運動,灌食管長期插著,一至兩個星期才抽出一回。王霞被投入監獄前一百一十多斤,後來僅剩下四十多斤, 骨瘦如柴,身體幾乎沒有肉,骨盆突出,腹部深陷,大小腿僅剩骨頭,腳完全變形,幾次出現生命危險。

法輪功學員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前後的照片對比。(明慧網)
王霞遭迫害後照片(明慧網)

王霞被迫害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的照片在明慧網發表之後,震驚世人,讓人們想起了被納粹集中營活著填入焚屍爐的形如骷髏的受害者。

在獄醫認定只能活兩三天的情況下,王霞被抬回家,回家一週後,王霞堅強地活了過來。

此事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後,毫無人性的臨河「610」及當地司法、警察等不法人員再次將她投入女監。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當地「610」綁架,被折磨成急性腎衰竭伴隨多臟器衰竭,6月15日含冤離世。

九個月身孕 被八個男人強行按住引產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陽縣魯台鎮花莊行政村。丈夫宋振靈是一位優秀教師,原患嚴重乙肝病,經多家醫院治療病情不見好轉,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嚴重的乙肝不治而癒,判若兩人。王桂金也步入了修煉行列。

1999年7月20日江氏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因不願放棄修煉和向人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婦二人多次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殘害,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屢遭劫難。

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陽魯台派出所公安從娘家中綁架。懷有九個月身孕、再有十來天就要臨產的王桂金當晚被強行拉到淮陽縣計劃生育指導站,被八個大男人強行按住引產。

隨後,王桂金被非法判刑五年。

丈夫宋鎮靈後來在淮陽看守所內被折磨至雙目近乎失明、雙腳癱瘓、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周口川匯偽法院竟在看守所內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雲南劉枝萍被勞教所強行墮胎

雲南楚雄州交通集團交通賓館職工劉枝萍,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的原則提高心性,做事處處先考慮別人,道德昇華了,身體健康了。

2000年初,劉枝萍因法輪功上訪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雲南女子勞教所。同年8月,已懷孕5個月的她被強行墮胎。以下是她自述的慘痛經歷:

「儘管當時我有3個月的身孕,但我白天被逼在烈日下曝曬,被強制到大田組超強體力勞動——挖土、挑大糞、抬竹竿;晚上還不讓睡覺,被罰站,被逼跑步到凌晨。一天深夜被逼跑步到2點多,我以煉功抗議迫害。值班的警察指使兩名吸毒犯毒打我,又把我單獨關押,把雙手長時間銬在兩張上下床的欄杆上。我只能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當時我姐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聽到一些犯人講我被迫害的情況,她落淚了,希望勞教所停止對一個孕婦的不人道的迫害。」

「不幾天,我就被強行送去醫院打胎……藥物失效。到了2000年8月,我已有5個月的身孕了,按規定,我的身體情況早該保外就醫,可就因我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惡警叫囂:『不轉化就得關在裡面!』我再次被強行送去打催產素,最終,我失去了我的孩子。」

廣東增城湯金愛被強制人流後勞教

廣東增城鎮龍鎮的湯金愛女士,於2000年12月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

被綁架後,湯金愛關入增城看守所。當時她已經懷有第一胎,兩個多月的身孕。因懷孕不符合勞教規定,鎮龍鎮派出所警察羅偉軍等惡人把她強行送到增城計劃生育辦公室,五六個男人把她架上手術台,強行給她做了人流手術!

這個過程沒有經過湯金愛本人簽名,沒有通知湯金愛的丈夫和家人。

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他們騙她家人說送她到醫院檢查,把她關進增城戒毒所裡。兩個月後,因她不肯放棄修煉,又非法把她勞教一年半,關進廣州槎頭勞教所。

遼寧本溪婦女被酷刑折磨流產

2004年9月18日,遼寧省本溪的譚亞嬌與丈夫梁鐵龍,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被當地「610」人員非法抓捕。當夜,夫婦倆便遭東明派出所惡警刑訊逼供、酷刑折磨。

法輪功學員梁鐵龍、譚亞嬌夫婦(明慧網)

四五個身強力壯的惡警對懷孕的譚亞嬌拳打腳踢,警棍電擊,直至她昏倒在地。

在被轉入本溪市白樓看守所後,惡警變本加厲進行折磨,譚亞嬌絕食抵制迫害。後來,惡警將渾身發抖、幾近休克、已不能說話的她戴上腳鐐手銬,全身固定在床上,進行摧殘性灌食。惡警張晉娟指令刑事犯對她大打出手,譚亞嬌在酷刑現場流產。

譚亞嬌流產後,看守所沒做任何清宮處理。非人的摧殘令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平山區法院於四個月後非法判譚亞嬌九年,梁鐵龍十二年。

懷有3個月身孕的年青母親被迫害致死

廣州天河區的羅織湘原係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規劃工程師,畢業於武漢城市規劃學院,本科學歷。羅織湘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按要求,做道德高尚的人,左鄰右舍有口皆碑。

法輪功學員羅織湘(明慧網)

迫害後,羅織湘多次依法進京上訪,講述法輪功真相,卻遭到北京惡警的拳打腳踢,兩度被非法關押30天。

2002年11月22日,羅織湘在海珠區出租房被抓,夫妻倆被送海珠區看守所。在羅織湘被查出已有3個多月的身孕後,依然被「610」劫持去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

12月4日,羅織湘被迫害致死,年僅29歲。 #

責任編輯:舒雅

評論
2016-07-27 12: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