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大陸到紐約 中國訪民抗議中共迫害(上)

受冤屈迫害在大陸無法發聲 五湖四海相聚紐約抗議

陳黛莉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中共霸佔祖房。 (本人提供)
人氣: 47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他們要求中共賠償他們的房子、土地、財產甚至是他們的婚姻、孩子……這是一群從中國大陸逃出來的人,是共產黨社會催生出來的一個獨特的人群。這些把自己稱為「中國訪民」的人,經歷了什麼樣的曲折來到紐約?

被強拆而上訪 無意發現幾代人被搶

今年57歲的上海人陳黛莉是紐約中國訪民中的一員。她自從2011年底來到紐約之後,每週都要去聯合國抗議中共政府。

今年7月4日,紐約警察因為她把橫幅掛到了欄杆上,給了她一張法院傳票。「我們不知道欄杆上不能掛橫幅,要是放到地上的話,別人還看不到。」她對記者解釋道。說起她來聯合國抗議的原因,她就氣不打一處來:「共產黨強拆了我們家剩下的一套房子,文革中搶的房子更多,四套商品房,一套住宅房。」

中國訪民蔡文君、陳黛莉、陳秀平和白節敏等人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
中國訪民蔡文君、陳黛莉、陳秀平和白節敏等人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訪民提供)

陳黛莉原來是上海亞一金店的員工,家住在靜安區新閘路929弄10號。她丈夫的祖父是上海資本家,這套房子是文革中她家的財產中僅剩的一間。2000年市政府準備在他們那裡開發「國際麗都」項目的時候,紅頭文件寫明的動遷安置方案是「成套改造,大部分回遷」;2002年,開發商「上海麗都置業有限公司」將「大部分回遷」改成「回購商品房」;即便在「回購」的房產評估過程中也出現違規操作,壓低了原來的房價。

儘管他們拒絕簽字,陳黛莉家的房子還是在2003年被強拆了。她狀告拆他們家房子的靜安區土地管理局和公安分局,結果被共產黨的法院判輸了。她就上訴,上訴也被駁回。於是她被逼加入了中國社會龐大的訪民隊伍,開始了長年的上訪生涯。

在被抓、被拘、被監控的上訪過程中,她在上海市政府的文件中意外發現,她祖翁(丈夫的祖父)在上海市重慶中路有四套門市房,在文革中被中共搶走。

「我丈夫的爺爺出生在這裏,他們家當時是開牛奶棚的。我發現了這個文件之後,奶奶才給我們講了家裡的事情,她還委託我來要回這些房子。我們區政府裡的人說,『這麼多財產我們沒辦法解決』。」於是,陳黛莉上訪的訴求就更多了,她要求共產黨「還給她全部的房子」。

「如果國內能解決我們就不來紐約了」

第一批上海訪民來紐約的時候大約在2009年和2010年,他們大部分是家園被強拆的冤民。這些走投無路的人們有一天發現,紐約有個聯合國總部,憋悶已久的人終於找到了一個讓人發出聲音的地方。

蔡文君在紐約聯合國使館前抗議房屋被上海政府強拆。
蔡文君在紐約聯合國使館前抗議房屋被上海政府強拆。(本人提供)
2016年9月習近平訪問紐約時,蔡文君在街頭抗議中共。
2016年9月習近平訪問紐約時,蔡文君在街頭抗議中共。(施萍/大紀元)

據一個家被強拆、家中兩條人命死在共產黨手裡的訪民蔡文君說,紐約的中國訪民有50來人,大家都是一個聯繫一個出來的。「就我知道的可能還有1、2千中國訪民要到紐約來,但是經過多年上訪,很多人的錢都被折騰光了,想來也來不了。」蔡文君說,「因為聯合國的總部在這裡,中國訪民們都要過來抗議。」

蔡文君原來是上海復旦電容器廠的職工,1999年她位於長寧區的家被強拆,狀告無門後開始上訪,被迫失去了工作。不僅如此,她還被兩次勞動教養,遭受過毒打、監控。

「他們連我的兒子都去騷擾,書都沒法讀;他們還到我老公單位,讓他辭職,從經濟上制裁我。我一看在國內實在待不下去了,2008年想出國,他們限制我出境。後來到2013年我才找機會出來。」蔡文君說,最困難的時候是剛到紐約的那段時間,因為是借錢出來的,眼看著錢要花完了,沒有身分又找不到工作。後來有人告訴他們去教堂領吃的東西,這樣才度過了那段艱苦時期。

蔡文君在聯合國前、或者在網絡上經常碰到有人對她說「回國吧,你的事情只有在國內能解決」等話,她就回答他們:「國內能解決我就不出來了。在這裡我起碼能告訴全世界,中共對我家做了什麼,揭露中共的邪惡。」

言論大膽或失軍婚 愛國不愛黨

今年4月才來紐約的上海商人白節敏是個嚮往自由、喜歡談古論今的人,這樣的人在中國很容易獲得共產黨的「青睞」。從十幾年前開始,他就經常到上海文化宮旁的萬國證券公司門口去和大家談股市、談時政,不知怎麼讓公安的人盯上了。

 

上海訪民白節敏在紐約中領館前抗議。
上海訪民白節敏在紐約中領館前抗議。(本人提供)
上海訪民白節敏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中共政府人身迫害。
上海訪民白節敏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前抗議中共政府人身迫害。(本人提供)

有一次,他正和別人大批社會上的腐敗現象時,一個不知來路的人上來就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據他說,因為他的口無遮攔,以及他有一個在空軍裡面任職的妻子的緣故,上海國安、公安懷疑他是國外間諜。「他們弄不明白,我這種和共產黨對著幹的人怎麼能娶一個共產黨老婆,又看我去過外國,就懷疑我是間諜。」……。經歷了種種挨整之後,他也成了訪民大軍中的一員。

在今年中國「兩會」之前,當地公安對他的管制程度,已經到了讓他天天去匯報行蹤的地步。於是,他就瞞著他的「共產黨老婆」逃到了紐約。

自從到了紐約,白節敏天天去聯合國前打橫幅,他說:「我就是衝著聯合國才來到紐約的。」他的橫幅上寫著「打倒邪惡的、變態的、腐敗的共產黨」、「把共產黨趕出聯合國」。

他說,有時候碰到中國遊人對他說:「你這樣不是有損國家形象嗎?」他就回答他們:「這和國家沒有關係,我熱愛我的祖國,但是我實在不愛這個共產黨,是共產黨迫害的我,我就要揭露它的邪惡。」今年初,他的妻子向法院提出了離婚申請,到了9月份,他恐怕就要失去他的婚姻和2歲的兒子了。在採訪過程中,白節敏一直強調他的妻子是愛他的:「不愛我能給我生兒子嗎?但是共產黨的軍人是『一切行動聽指揮』,我是共產黨監控的對象,她不得不離婚,是共產黨害得我失去了家庭。」◇

責任編輯:周美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