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大陸到紐約 中國訪民抗議中共迫害(下)

離大陸萬裡之遙遠 有家不能回 客居紐約還有自由人權和民主

陳黛莉等訪民在紐約中使館前抗議。 (本人提供)
人氣: 6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對於很多客居紐約的中國訪民來說,經歷了初期的艱難以後,都會逐漸過上正常的生活。能夠在自由的土地上享受安寧與人權,也算是一種欣慰。

活躍在紐約的中國訪民中不光都是上海人,還有很多其他地區的訪民。在聯合國抗議的人群之中,經常能看到一個面龐白皙的江南女子,她就是溫州市楊府山塗村的村幹部陳秀平。

陳秀平在1999年到2002年,發現當時村長等幾個人非法倒賣村裡的土地,侵吞巨額資產。她就向上級主管部門實名舉報那幾個幹部,要求查清村裡的帳目。她為民請願的舉動在溫州市引起軒然大波,也給她招來瘋狂的報復。

2003年,陳秀平被溫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逮捕,後來被法院以「擾亂社會秩序罪」判刑一年。2004年出獄後她接著為農民說話,還獲得全村最多的票數進入村委會。

溫州訪民陳秀平在紐約聯合國對面抗議中共政府占用農村土地。
溫州訪民陳秀平在紐約聯合國對面抗議中共政府占用農村土地。(本人提供)

共產黨政府看到牢獄的折磨並沒有打消陳秀平的勇氣,在2008年糾結殺手到她家砍殺她。陳秀平全身多處受傷,血流滿地。案子到現在還沒有破案,只給她留下一身傷疤。

陳秀平的丈夫跟她離了婚,她最後走投無路,只能出國投奔她的一雙兒女。「我在國內我已經沒有路走了,我走法律程序他們不處理、不立案;我上訪他們不走信訪程序、不調查,老百姓要餓死了,我無奈啊,我是為了人身安全出國的。」

這個民選村幹部堅定地說她要抗議到底。

紐約再體驗中國訪民待遇

對紐約的這些訪民們來說,除了聯合國,中國領事館也是他們常去的地方。陳黛莉告訴記者:「有一次副總領事鐘瑞明對我們說:『中領館是你們的家,你們隨時來』,可是我們去了,他們的黑保安就打我們。我上次被他們從地上拖出來了。」美國警察都知道中領館裡面發生的事情,他們對訪民說:「你們在裡面被打死了,我們也管不了,那是中國的事情。」

「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共產黨做不到的。」蔡文君說,現在訪民也改變了對應方法:「原來黑保安打我們,我們都不還手,現在我們也想好了,你打我們我們就還手,我們家的財產讓你搶去了,這條命就跟你們拼了。」

如果他們雙方出手打到了領館外面,美國警察就要出面干預了。「警察抓我們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他們也知道我們為什麼到這裡來。」陳黛莉說,「黑保安說要打斷我們的腿,但是我們還要去的。」

有家難回固遺憾 客居紐約亦安心

除了中領館,紐約還是個可愛的地方。「在中國,上訪後,不是人過的日子。可是這裡吃的乾淨,空氣乾淨,有人權,有民主,有自由。」陳黛莉說,她以前在法拉盛替商家在街頭發過傳單,一小時9美元,現在給老人中心做飯。一切都不錯,就是一想起80多歲的老母親,她又要哭了:「我想我媽媽,文革時候我爸爸蹲牛棚死了,我現在不得不把我媽媽一個人拋在中國,嗚嗚……」

蔡文君身體不好不打工,全家靠丈夫一個人工作就可以了,她說:「我老公一個人可以養活我們一家子,這在國內是不可想像的。我跟他說,明年我們要去旅遊。這裡老有所養,生活沒有顧慮,一家人在一起很快樂。」

紐約生活給陳秀平感觸最深的是「黑的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不像國內黑白顛倒」。

因為兩週前的傳票,陳黛莉8月3日要到法院去見法官。她說她沒有找律師,因為那還要花錢。她似乎對上美國法庭沒有感到什麼壓力,陳黛莉說:「這裡的法官很講理的,他們都很同情我們的遭遇。」她聽說,只要她把家裡的受迫害情況說一下,法官就不會罰她的錢了。◇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