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格丘山:中國共產黨的罪行要不要清算?

人氣: 49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4日訊】引子

五雷轟頂在獨立評論上發了一個貼子:

清算是一種文明記憶,否則人類將永遠處於茹毛飲血的原始時代,文明是靠記憶而不是靠遺忘形成的。只有邪惡的人才怕清算,如果你害怕清算,那就立即停止作惡。清算是制止罪惡的有效途徑,也可以避免歷史重演。」

這個貼子引起了反彈,主要的反對意見如下:

1、清算是報復,一報還一報,他以為這是公平,其實這是什麼?這是暴力崇拜論的論基礎。

2、中國人清算是反向迫害。他們走不出這圈子。

3、巴黎和會充分清算了德國的罪惡,於是歷史重演了,而且愈演愈烈。

4、對於中共,以後不要提「徹底清算」,現在更不能提「徹底清算」。中國的和平演變或稱漸進民主,只有中共能完成。如果出現清算的叫囂,只能使中共內部保守派更不敢掉以輕心,客觀上等於堵死進一步開放之路。

5、目前國內沒有強有力的反對派,更無任何威脅中共政權的武裝力量,因此民主的道路無可奈何的只能借助中共分化。現在提出清算,是絕對愚蠢的。

6、民主以後也要控制實行「徹底清算」,除非你保證「清算」不至於導致中國戰亂。中國黨員過多,政治運動過多,牽涉進去的人過多,人際複雜關係過多,清算不利於民主制度下的社會穩定。

7、歡迎您把我家阿共揍扁,最好連跟阿共眉來眼去的世界500強一起扁。

8、問題是:魚肉如何跟刀徂清算?清算?連死人數目都搞不清。嘻嘻。

這些討論引發我寫了擺在大家面前的「中國共產黨的罪行要不要清算?」,謹在這裡感謝從正反二面啟發我產生這篇文章思想的網絡作家。

共產黨清算,還是被迫接受現實?

歷 史尚未過去太久,我們仍然記得,共產黨初得政權時,以解放窮人為理由,以歷史反革命為罪行,將地主、資本家的財產洗劫一空,將地主和舊政府、舊軍隊的工作 人員、甚至他們的父老子女關押管殺。四十年後,同一個共產黨以遠比當年地主、資本家剝削醜惡萬倍的手段大發橫財,變成了比國民黨中國的地主、資本家、官僚 還富萬倍的世界富豪,使中國墮入比國民黨中國更觸目驚心的貧富對立。對於這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前後矛盾,共產黨絲毫沒有對死者的歉疚,絲毫沒有感到對 今天被他們逼迫到窮困境界的窮人的羞愧,反而誣衊重提他們歷史罪惡的人是煽動仇恨,甚至嘲笑被他們剝削到赤貧境地的窮人是無能和充滿仇富心態。對這樣一個 毫無廉恥的黨,有朝一日專制統治結束的時候,我們是應該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對他們實行血腥清洗,使千萬沉冤地下的地主、資本家、國民黨官僚能夠瞑 目,還是從中國的未來著眼,為避免中國墮入另一場血光之災而承認和接受這個事實呢?

對共產黨清算,還是被迫接受現實,這是中國人未來無法迴避的題目,本文想就此主題進行深入的討論。

清算,顧名思義,就是對於個人、群體犯罪行為的責任追究。它與一般法律責任追究的區別是,一般法律責任追究的只是特定人、特定群體的特定案件。而清算是對於常期以來,由於種種原因未受到懲罰的大量犯罪行為的犯案人、和犯罪群體的總體法律責任追究。

清算有二種:一種是暴力清算;暴力清算不通過法律程序,而在一個宏觀的原則下,利用革命暴力挑動社會的一個群體,在不給辯護權利的條件下,去迫害和屠殺另外一個群體。共產黨解放後的各種政治運動,例如土改、反右、文革等等都屬於暴力清算。

還 有一種清算是通過法律審判來定罪的;法律審判是在允許犯罪人充分辯護的條件下,對於每一個個案逐一的分析,例如二戰後的戰犯審判就屬於法律清算。法律定罪 有沒有冤屈的,有,但是相比於暴力清算它要嚴格得多,冤屈要少得多。而且人們的歷史在不斷進步,法律也不斷在完善,冤屈會愈來愈少。

有了這二個概念以後,我們就可以開始討論對共產黨官員要不要清算和怎樣清算了。

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共 產黨開國後,所有的前政黨和前政權的官員和地主都被看成歷史反革命和吸血鬼,共產黨採用暴力清算的方法,殘忍地殺害和鎮壓了千百萬國民黨的官員和地主富 人。眾所周知殺害放下武器的俘虜是違反國際公約的人類不齒的野蠻行為,那麼殺害這些根本沒有武器和反抗能力人的是不是應該屬於完全滅絕人性了呢?共產黨的 政權就是在這樣殘忍的殺戮中拉開序幕的,從此這個政權就在殺戮的腥風血雨中書寫著它的一個個春秋。一個舊政府供職的人員和一個富人就一定有罪嗎?按照這個 邏輯,共產黨滅亡的時候,所有的共產黨不都應該被砍頭嗎?共產黨在這一點上錯了,我們不能再錯。我們的處置不是報復,不是反向迫害,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 其人之身,不能以共產黨處置他們的敵人的方法來處置他們自己。如果我們這樣做了,好像平了冤,但是卻被共產黨牽著鼻子走上了滅絕人性的老路。我們這樣做不 是對共產黨慈悲,而是中國決不能走上冤冤相報的互相殺戮的死結中。

但是不對共產黨實施慘無人道的大規模殺戮,不意味著共產黨當年的殺戮就是 對的,應該被遺忘。正相反,我們必須正氣凜然的對共產黨的歷史錯誤從法律上做出結論,寫入史冊,公佈於世,讓人民千秋萬代記住這個歷史。不僅如此,我們還 應為共產黨的孽債擦屁股。未來的政府和人民應該以國喪公開悼唁被共產黨殺死的無辜死者,為他們書記念碑,將他們的名字刻在上面。在這裡我們悼念的不僅是死 者,我們悼念的是我們的良心,悼念的是我們中國已經失去了近一個世紀的人命關天的信念。用這樣的悼念使我們從無法無天的一個世紀的胡作非為回到法制和道德的軌道上來。也正是基於這種信念,我們不能以共產黨殺人的方式去殺共產黨。

為什麼我們要對共產黨清算?

我 們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去對共產黨,也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承認和接受共產黨用專製造成的不平等的事實。專制獨裁政權官員濫用權力的犯罪行為的法律責任 必須得到追究,他們非法得到的財產必須追回,他們憑藉權力所得到的遠遠超過社會平均水平的窮奢極侈的生活必須結束,他們的作惡必須受到恰如其分的應得的報 應。這樣做的目的不是對共產黨報復,而是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為了維護人類的公義。

為什麼只有對共產黨清算,才能恢復中國人的道德和對法律的公信?讓我們看看,中國為什麼現在充滿欺騙,充滿謊言?中國人為什麼現在墮入道德淪喪的地獄之中不可自拔呢?中國歷史上的這個民族是不是以說謊欺騙為主要標誌呢?

顯 然不是,中國民族曾是一個刻守貞、義、忠、孝這些僵硬的教訓到了頑固不化,固步自封的民族。那時的中國人不管識字不識字,都知曉苦守寒窯,對男人目不旁視 的,等待丈夫十八年的王寶釧;引吭高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在北國的荒原上悲壯而去的荊軻;財色不能移志,寧殺頭,也不負舊情的忠義候關 云長……。這些中國人崇拜的英雄中,都瀰漫著一種一諾千金,重義輕利,寧可失財喪命也不能失信失諾失去做人準則的嚴格的中國道德。

那麼今天的世風靡爛,民德俱失是從那裡來的?是不是這個責任要歸之於那些正在用欺騙、謊言在這個以欺騙、謊言為榮的國家中苦苦掙扎的中國民眾?

顯然不是,雖然每個時代都有欺騙、謊言,但是欺騙和說謊成為堂而皇之的國粹和正統,欺騙和說謊可以發跡,而老實忠厚變成無能和犯罪卻是從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開始的。

首 先中共的宣傳部就是明目張膽的說謊部,他們專門將對共產黨不利的消息去掉,將這些作者抓起來,他們專門製造歌頌共產黨的新聞,就是在他們的控制下,中國的 報紙,在三年人災鄉村餓死人的時候,仍在報告大躍進。尼克松訪華的時候,將貧瘠得幾乎崩潰的市場,臨時放上活魚鮮蝦,上下班人員用專車接送,不上班的人由 居民委員會組織學習,平時熱鬧的街道變成空無人跡,這種舉國弄虛做假,對於已被共產黨的說謊搞得麻木的老百姓,已無人感到恥辱。

如果這些報喜不報憂,尚是人們可以理解的人性弱點,那麼下面的說謊欺騙可是傷到這個國家的筋骨了:

空 前,未必絕後的反右運動,就來自共產黨的公然背信棄義和欺騙。共產黨要求全國人民幫助整風,「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 勉」,而後將提意見的人定成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分子,輕者被罰天天掃垃圾,掏大糞,重者被送到勞改農場,幸運者象畜生苟且話了下來,不幸者拋屍荒原,屍骸 被飢餓的同伴分食。反右就像一把刀子戳進中國古老文明的心口上,反右後的中國文人告別了禮義廉恥、告別了自尊、告別了道德、告別了信仰、淪落為在共產黨的 暴虐下求生的螻蟻。

反右後的中國人失去了「不講話的自由」。他們必須對共產黨的背信棄義、殘忍和狠毒表示讚揚,必須去批判同事右派、朋友右 派、和親戚右派,必須與他們劃清界線,否則就要殃及池魚。在這樣的壓力的恐怖下,中國文人無法再顧及道德和信仰的斯文,只能說謊,在謊言中求生,昧著良心 去痛罵自己的同事,朋友和親人。

我上大學時有這麼一個外事系統(可能是國際關係學院)的女學生,拒絕批判她的右派父親。她說「我父親是否反 黨反社會主義我不知道,但是他從小就教育我要做一個正直的人」。對於出身不好的學生每個星期都要在會上痛哭流涕與反動家庭劃清界限的六十年代的北京,這簡 直是造反。小組對她批判,她仍堅持自己的說法,班級批判,她不變,年級批判,系批判,她仍不變,最後院批判,批判完的時候,公安局的車已經在會場外面等 她。聽說,當警察用手銬去銬她時,她勇敢地伸出了雙手,這個剛強的女孩子為了不說謊,為了對她父親的愛,付出了她的前途,青春,自由,也許生命。

反右後的中國在階級鬥爭烈火的烤炙下,只剩下了二種人,被整者和整人者,但都在說謊,被整者為了活下去說謊,整人者為了陞官說謊。

這些整人者中的佼佼者,徹底衝破了良心和道德的防線,以反右精神的霸道,理直氣壯的上綱上線,編造罪行,一邊將這些實際已與奴隸相差無幾的右派打入更深的地獄,另一邊到處抓潛在的所謂新階級敵人,在共產黨官僚體系的蜘蛛網中努力向上爬,飛黃騰達。

那 時中國就像一個蒸籠,下面是階級鬥爭的煙火,上面在冒煙。一年,二年,五年,十年,這個蒸籠的水氣的上升下降,將人送到了各自的位置,那些說謊技術最挫劣 的就沉到爐灶的底層,變成了煤灰,而能向上升騰的,就升騰,那些升得最高的是就說謊欺騙的人精,他們就是我們今天在電視上看到的滿臉橫肉的頭髮染得墨黑的 穿著一身黑西裝的像一群黑烏鴉的中國領導人。

什麼樹結什麼果,如果用八股選出來是書呆子,那麼用階級鬥爭選出來的當然就是連朋友、同學、同 事、親戚、父母都可以出賣的人精了,對於這樣視人命為草、人血為水、無同情心的人,一旦從毛澤東的好戰士變成鄧小平的貓時,偷盜竊據公有財產、弄權勒索敲 詐、變成千萬億萬富翁實在是彫蟲小技了。

在這樣不公平和沉冤堆砌起來的沃土上,要老百姓和諧,五講四美,講道德豈非笑話。老百姓連說帶騙還 輸得赤條條,如果要誠實只能入地獄了。而欺騙說謊的祖師共產黨的官僚們一個個飛黃騰達。欺騙,謊言的深淵實在來自共產黨幾十年來威脅逼迫身教力行,他們向 人民顯示了在這個國家中,要想富,要想出人頭地,就必須行惡,老實誠實在這個國家是無能和倒霉的同義詞。

正義不張,邪惡者得利得道,而善良老實人窮困潦倒,我們怎麼有權利去責備人民道德和良心墮落?,怎麼有權利責備這個國家充滿欺騙謊言呢?國家又用什麼去制止這些用暴力陰謀謊言取得成功的人的驕奢淫逸和繼續橫行無忌呢?

萬 里之途,始於足下,恰如其分地清算這些人,是恢復人民對道德和正義的信心,是一個國家走向文明的唯一起點。反之為求穩定,或用不發生戰亂為由,不敢對這些 歹徒的罪行追究,就意味著法律正義公正向邪惡貪污盜竊屈服和投降。這種新政府與舊共產黨政府同出一轍,換湯不換藥。它不但不可能將中國民族從欺騙謊言對道 德喪失信心的迷途中拉回來,而且中國人養肥了一批吸血鬼後,很可能又要去養肥新的一批吸血鬼。我們的目的不是換一個不是共產黨的政府,我們的目的是換一個 與共產黨不同的政府。如果我們用法律,道德和公正去與邪惡交易一個新政府,要這樣的的新政府有什麼用呢?

要想恢復人民對道德和正義的信心,恢復法律的尊嚴,我們必須對共產黨清算。

對共產黨罪孽實現法律追究,就會引起國家大亂嗎?

現在我們討論對共產黨的罪孽實現法律追究,是不是必然引起國家大亂?必然引起不穩定?

首先這是純粹的威脅和訛詐,當中國共產黨大殺地主和歷史反革命的時候,為什麼沒有人站出來說會國家大亂呢?這個無恥的威脅的潛台詞就是,是的,我們是在搶在偷,但是如果你們要反對,我們就不惜動武,你們在被奴役和被殺害中選擇的話,還是以不要反對我們為好。

如果這個威脅和訛詐有效,那麼我們還應該生活在秦始皇,甚至奴隸主時代。因為歷史上沒有一個君主和權貴不是大富大紫,他們都有強大的軍隊,他們都不願意自動交出他們的權力和財產,可是六朝往事,如流水行雲,他們的輝煌勳跡如今只有在考古的地底下才能找到痕跡。

在 共產黨的長期誤導下,人們已經習慣非黑即白,非屈服即戰爭的思想方法。如果按照這種邏輯,那麼歷史就不會有今天。時代在變化,中外的歷史上沒有一個強大的 獨裁政權能夠像他們宣傳的一樣,永遠不亡。這種變化的哲理,從人類誕生以來,就深深紮根於大自然的最根本的法則之中,就如是人的生老病亡,自然的陰晴圓 缺。歷史的變化也並非如共產黨一樣,戰爭是唯一的動力。只有一個封鎖和堵塞一切政治變革的政權,才將變革的可能壓縮到大亂和戰爭之時。變化的最本質是老 化,千年來的岩石都在風吹日曬下腐化,何況人的政體呢?當共產黨這個政體被它自己的腐化墮落抽絲到骨髓都成空洞的時候,它就變成一個一觸即倒的老翁了,那 就是它的滅亡之時。

歷史上大部分專制政權的滅亡,戰爭和動亂只是象徵性的最後一擊,本質是它本身的老化、腐朽和沒落。歷史決絕不會因為害怕 動亂而不向前演化,當這個變化到來時,所必須付的代價,就像一個老人垂死時要經歷的痛苦,就像是一個新生兒分娩時母親必須付出的陣痛,那是誰也無法控制 的。

當一個垂死的老朽政權向世界發出對威脅和訛詐時,「你們不許動我的財產,不許審判我,否則我就破壞天下的穩定!」世界和人類會害怕嗎?

在 共產黨滅亡的時候,除了一小撮在這個政權下發瘋得利的共產黨官僚和轉化成各種形態的太子黨向隅而泣外,不要說那些與它所謂「眉來眼去的世界500強「不會 為它惋惜,就是它的難兄難弟(越南古巴朝鮮)如果還健在的話,也不會為它燒香弔喪。而且他們現在用低價僱用的在網上破壞正常自由言論的五毛黨也不會掉眼 淚,因為沒有人像他們和他們的同仁們,恰如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的記者們,中國作家協會的作家們更清楚這個政權有多骯髒,更知道一個人被利益,威脅牽著鼻子 而不得不出賣良心的痛苦,那將是一個樹倒猢猻散的情景。

關鍵不在於老的怎麼死去,關鍵在於一個新的政權用什麼來向中國人民,向世界宣佈它的新生?

我 們說一個專制獨裁政權對官員濫用權力的犯罪行為的法律責任追究,只是政治秀。因為貪官抓貪官,除了爭權奪利的政治鬥爭以外,被抓的貪官本身也不服,老百姓 也只是看鬧劇。而新誕生的體制與專制獨裁政權的最本質,最鼓舞人心的區別就應該是對於舊官員和官商勾結所犯的殺人罪,貪污罪,陷害罪,非法聚財罪等等在神 聖的法律下的清算。新政權將用這個神聖的號角吹響貪污,欺騙和謊言在這個國家的死刑,新政權將用公正和清算解放被統治者玩弄於掌上的司法,恢復人們對道德 和法律的信心。新政權將用清算向人民宣告自己與專制腐敗的決裂,同時新政權也將用清算開始中國艱難的民主進程。

一個經過清算殺人罪、貪污 罪、陷害罪、非法聚財洗滌的國家和政權是將面臨著更大的混亂,還是享受在真正在道德和法律的陽光普照下的穩定和和睦呢?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答案。反 之如果這個新政權不敢去觸動遺留的不法行為和不法財產,那麼這個社會在舊有的財團勢力和操作方法控制下,新政權很快就會淪落為下台共產黨的代理人。

是 不是一個經過清算後的國家從此就不會再有貪污腐敗了嗎?一個以法律、正義和道德立國的國家從此就再沒有荒淫、謊言、不公平了嗎?不是有人說第一次世界大戰 後巴黎和會充分清算了德國的罪惡,但是不久後歷史重演了,而且愈演愈烈。是的,人類的歷史就是一千年後,還會有犯罪,但是人類的制度和法律會越來越完善, 使犯罪得到越來越好的控制。我們不能因為一千年後還會有犯罪,就認為對犯罪的懲罰是無用的,法律和道德是無用的,要求取消法律和道德,取消清算,取消對犯 罪的懲罰。一個經過清算的國家,道德和法律成為國家的正統,荒淫、謊言、不公平和腐敗不能再像企鵝一樣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昂首闊步、神氣活現、貪污和欺騙只 能退縮到陽光照不到的陰暗角落,變成一個真正偷偷摸摸的不齒於人類的行為。

這個民族未來的興亡不決定於共產黨的滅亡

這個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不是共產黨的滅亡,而是這個民族在共產黨滅亡後,向那裡去?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們真正等待的不是共產黨的滅亡,而是共產黨滅亡後會出現什麼。

在 歷史迷茫的大海上,我們能夠看到的航程是不遠的。就像清朝滅亡的時候,我們看不到幾十年後中國會出現一個比清朝更專制更個人崇拜的政權;就像五四文化烈火 熊熊燃起的時候,我們看不到幾十年後,中國的主流文人會完全失去肩梁,除了為權勢歌德以外一片沉寂;就像我們在文化革命如火如荼的時候,中國人熱愛毛主席 已到了感激和忠誠之涕隨時可流,誰也想不到短短的幾年後,毛的遺孀被捕的時候到處是鞭炮的慶祝聲;即便在當今鄧小平的貓各顯神通的時代,從共產黨官僚深不 可測的貪婪和荒淫無恥的腐化技倆中,我們也難以想像正是這批官僚,三十年前穿著褪色和打著補丁的人民裝口若懸河地教育人民學雷鋒和鬥私批修。

中 國歷史的步伐是如此詭譎,我們無法斷定共產黨滅亡後的時代,是換一個政黨和君主的新一輪中央專制?是一個地方割據的各自為政的政體?是一個軍隊色彩濃厚的 軍政府?是一個以愛國和民族主義膨脹起來的要稱霸世界的新法西斯?我們知道的只是近百年來歷史總在與中國人開玩笑,那個中國人叫得最凶的最理直氣壯的將 來,那個統治者拍著胸脯保證得最堅決的要給老百姓的時代,卻是肯定不會出現的,而出來的總是中國人最想不到的又最令人哭笑不得的與中國政治家和政黨描繪的 藍圖最相反的時代。在這種種要出現的可能中,離中國人最近,同時最遙遠的也就是民主時代。民主時代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卻又離我們如此遙 遠。

說民主離我們最近是因為它在理論上的簡單明了,除了共產黨的職業和御用文人不得不違心挖空心思去找民主的毛病以外,差不多每個人(包括 共產黨)心裡都明白,它是人類至目前所知道的最公平的制度,根本不需要用大塊大塊的文章來論述和證明。它的精髓精神就是社會的管理人必須由社會公選,而且 必須像防賊一樣讓社會緊緊看住這些社會公務員不去以權謀私。從理論上說這樣一個大家都公認和理解的好制度被人們和社會接受和選擇應該是無須置疑的。

但 是從人性上說這個制度又是離中國人最遠的。因為任何人一到那個無束縛,天馬行空,想怎樣就怎樣的權力頂峰,實在是捨不得放棄它。慈僖太后也知道民主憲政 好,但是她希望等她死後再執行;共產黨在延安寫的反對國民黨專制,要民主的文章,其道理之清楚,說服力之強不亞於現在的民運文章;毛澤東在文化革命時鼓吹 大民主,他的大民主氣如壯牛,對所有人而言,卻將自己拋出去了,自己牢牢不放地騎在民主身上,儼若霸王;鄧小平初登國君寶座的時候,還說起政治改革的事, 後來等到鄧小平的貓嘗慣了權力的魚腥的時候,政治改革從愈談愈少,到最後乾脆絕跡了;現在中國共產黨中最開明的分子也只是說中國人現在還不配享受民主,將 民主改革歸之於遙遠的下一代。至於目前的民運分子,拚命要民主,因為權力是在共產黨手裡,一旦自己拿到權力的時候,捨得放棄它嗎?從他們目前顯示的氣質來 看,並不樂觀。事實上中國人不肯接受民主的原因,不是因為別的,正是由於當權者無法抵抗自私本性的誘惑。這也正是中國與專制變成形影不離的孿生兄弟的悲劇 所在。幾千年來盛產善以揣摸當權者心意的無恥文人的中國學界,經常以人民要求的方式對於專制制度加以改善和發展,已將中國的權力位置雕塑得滾圓滾圓,坐上 去特別舒服,威風,正是美女自己往上送,錢財自動向裡滾,身旁笑臉將腰彎,全家雞犬升上天,任何一個人只要一登這個寶座,就快樂得不想再下來。

民 主之不能在中國降臨,實在不是一個政治、哲學、認識、或者技術上複雜得難以實行的問題,而是一個人性問題。說白了中國人在民主前無法跨越人性的挑戰,無法 抗拒那種權力無約束的天馬行空的極樂世界的引誘。這個挑戰實在不下於衛星上天核彈爆炸,而今回看,才能知道美國開國元首華盛頓在二百五十年前跨越的那一 步,真正的才是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因此中國民族的希望,並不在共產黨的滅亡,而在中國人自己的身上。在於中國人一旦大權到手的時 候,有沒有RAEDY和成熟到在權力的面前抵抗錢財的引誘,而甘心將自己的權力套上法律、道德、國會和新聞監督的枷鎖。所有這些可能,在台下的保證,許諾 和激進都是無效的,那都是對別人的,其中很難說清有沒有狐狸吃葡萄的寓意。只有真正拿到權力伽杖時候的一刻,才是真正的試金石。如果中國人有愈來愈多的人 跨越了這一步,那麼中國在共產黨滅亡後出現民主制度的可能就愈大。

一個本身不準備告別專制的政體是不會去打翻專制體制的。只有一個真正決心 要告別專制政體的政權,才會理直氣壯和有勇氣去清算共產黨的罪行,走上與貪污腐化欺騙謊言決裂的第一步。也只有清算了共產黨的罪行,讓欺騙謊言發跡的人將 他們非法所得吐出來,並對他們的罪行繩之以法之後,人民才能重新對道德,法律具有信心,才能中止這個像洪水猛獸一樣正在吞噬中國的欺騙謊言貪污。也只有在 這個基礎上,國家才有臉要求人們誠實和廉潔,自由民主的體制才能呼之慾出。除此之外,我們不能想像一個誠實的民族,一個道德的社會,一個民主的制度,會從 一個國家經濟,財富被共產黨太子家族控制的社會中誕生和成長起來。那樣的政體即便有著柔嫩的民主萌芽,最後也會淪落為大財團的操縱之中,使中國走上一輪新 的貧富對立的死圈。

我們雖然不能斷定是什麼在等待中國的未來,但是我們可以斷言一個封鎖和堵塞一切政治變革的政權,實際是將變革的可能壓縮 到未來的大亂和大災難之中,雖然我們也無法確切的知道這個大亂是以戰爭,是以天下大搶劫,還是以類似於六四那樣的和平請願暴發出來,這就像,天空久旱,久 旱,樹都枯了,地都裂了,人們都在盼雨,盼雨,啊!一旦那場暴雨來臨時,會是多麼狂怒,多麼可怕!

作為總結本文闡明了以下觀點:

1、在共產黨滅亡的時候,我們不應用共產黨當年屠殺地主和舊政府,舊軍隊人員的方法對待共產黨。共產黨在這一點上錯了,我們不能再錯。我們的清算不是報復,不是反向迫害,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2、 但是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不意味著和承認共產黨做的是對的,我們對他們的寬恕,不是仁慈,不是對他們反抗的畏懼,而是中國人必須走出冤冤相報的死 圈。為了承認這個辛酸和不得不吞下去的苦果,我們要代替共產黨向被共產黨無辜殺死的人求得饒恕,對他們的冤魂公開祭奠。

3、不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接受共產黨用強權,用欺騙造成的現狀。共產黨必須退回他們的不義財產,共產黨人違反人性的貪污、掠奪、欺詐和迫害的罪行應該得到法律清算。

4、 社會道德的淪喪,人性的墮落,信仰和理想的喪失,不是中國人民的責任,不能通過強制和教育來恢復。它的根源來自共產黨幾十年來身教力行向人民顯示了在這個 國家中,要想富,要想出人頭地,就必須行惡,欺騙。老實誠實在這個國家是無能的同義詞。對行惡、欺騙進行法律清算,恢復法律的尊嚴,恢復人民對道德的信 心,是將這個國家領出共產黨後遺影響的唯一道路。

5、共產黨的滅亡是歷史的必然,當共產黨這個政體被它自己的腐化墮落抽絲到骨髓都成空洞的 時候,它就變成一個一觸即倒的老翁了,那就是它的滅亡之時。但是共產黨的滅亡不是中國問題的關鍵和目的,任何一個為了讓共產黨滅亡,而用正義、道德、和法 律與共產黨的腐敗、專制、妥協和交易的新政權都會將中國引入新的災難。

6、中國的未來的希望和關鍵不在共產黨的滅亡,而在中國的新一代是否 從思想上,道德上,政治策略上RAEDY和成熟到將從共產黨專制的遺蹟中成功地領到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這裡的成熟不僅指新一代政治家,學者和人民本身的 民主素質是否甦醒,還決定他們能夠成功地對抗權力轉化後的腐蝕,對抗下台後的共產黨的搗亂。中國共產黨滅亡後的中國並不必然走向民主社會,它有可能變成新 的專制政權,變成披著民主外衣的專制政權,變成無政府主義的政權等等,而民主政權只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7、中國的將來最終決定於中國民族的綜合素質,中國是走向西方民主,還是換一個專制政權,還是走向民主又回到專制,甚至走向無控制的混亂社會並不取決於共產黨的滅亡,而是更取決於中國民族目前的道德,信仰取向和狀態。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04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