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靜源:關注610、惡警對懷孕婦女的犯罪行為

人氣: 3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4日訊】自有人類文明以來,在正常的社會中有誰聽到過針對孕婦的暴行?人類的繁衍與發展離不開女性,而妊娠期間的女性是應受到所有人的關愛的。哪一個人不是母親生養的?不論他將來的發展如何,哪怕他日後成為一個惡人,可是在他在母親腹中的時候,仍然是受到世人的關愛的。可是在中國,在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揮起屠刀的時候,這些劊子手哪裡還有一點的人性?連孕婦都能這樣殘忍的對待,可見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打擊是多麼的殘酷和沒有絲毫的人性與道德的底線。

人類對孕婦的關愛,從一個角度上講就是對自己母親的關愛與回報。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在中共對孕婦的殘忍迫害中都沒有權利保持沉默,因為這是你做人的最低底線!

對懷孕的法輪功女學員,中共滅絕人性的殘害手段之一是強制墮胎,一方面為便於繼續關押,強制墮胎後送監獄、勞教所、洗腦班進一步迫害,或僅僅為在看守所多拘留一段時間;另一方面,用強制手段給法輪功學員增加精神和肉體的雙重痛苦,製造心理恐懼,逼迫她們放棄法輪功修煉、放棄「真善忍」信仰。

醫生活活掐死了孩子

二零零三年,一懷孕近七個月的法輪功學員郭文燕與丈夫在街上行走時,被銀川鐵東派出所惡警強行綁架(此前因堅修大法,她已經被多次抓捕並關押),惡人們將郭文燕送入醫院,強行流產,並強迫家人簽字。孩子流產後是活的,還哭呢。郭的婆婆說:我們抱回去養。醫生聽到後就使勁掐孩子的脖子,一會孩子就沒有聲音了。孩子被醫生活活掐死了!

自古以來,醫者以治病救人為己任,在中國歷史上,也不乏救死扶傷,不圖名利、錢財的高德醫生,而今天在中共製下的醫生,卻淪為了殺人的惡棍!

在男警們的監視下流產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河南孟州城伯鄉羅莊村的法輪功女學員耿菊英,被孟州市「六一零」(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和公安局的警察們翻牆入室後綁架。為了勞教懷有身孕的耿菊英,惡人強行給她墮胎,過程中幾個男警在一旁淫笑著「觀賞」,還譏笑說,你不是漂亮嗎,我們就是要看你墮胎。就這樣,耿菊英在幾個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產。

在任何一個社會,孕婦都是被呵護、照顧的對象,而警察作為社會秩序的維護者,更應該承擔起這種責任。然而在當今的中國,這些執法者卻墮落成為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隨意抓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迫害手段殘酷、行為下流,已完全沒有了人的底線!

胎兒被肢解後取出

陝西漢中的張漢雲,因閉經結婚五年未能懷孕,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月經正常,懷上了孩子。然而二零零一年三月,即將臨產的張漢雲,被漢中市「六一零」惡人強行抓進洗腦班。當惡人們發現張漢雲要臨產了,就用車將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職工醫院引產,因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他們便慘無人道的將胎兒肢解後分塊取出。

不容置疑,是法輪大法救了張漢雲,使她成為一個健康的女人,並且有機會有自己的孩子,這對她及全家來講,都是天大的喜事!然而中共這個十惡俱全的惡魔,卻連她這一點點的權利都要剝奪!孰善孰惡,孰好孰壞,一目瞭然!

以上是幾則典型的例子,在中共說其「人權最好」的十幾年來,這些絕不是「個案」:

(一)為便於非法判刑 強制墮胎

◇被強制墮胎後遭誣判八年 黑龍江伊春市付桂春含冤離世

付桂春女士,黑龍江伊春市金山屯區豐茂林場法輪功學員,丈夫王繼斌、婆婆及大哥付有都修煉法輪功,一家人身體健康,生活幸福。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全家魔難降臨。二零零二年五月,付桂春遭綁架,被強制墮胎,兩個月後被非法庭審,遭誣判八年,同年九月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多次遭吊銬,甚至被銬昏厥,被迫害出現糖尿病等多種病狀,身心遭受嚴重創傷,回家三年後,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一日凌晨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多歲。

◇八月胎兒被強行引產 貴州習水伍生英遭誣判六年

伍生英女士,香港籍法輪功學員,祖籍湖南郴州,二零零六年承包貴州習水縣玉淮民辦中學。奧運前夕惡警瘋狂綁架,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伍生英和丈夫、法輪功學員肖嗣先到習水二郎鄉招生,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習水看守所,伍生英被強制引產八個月的胎兒,再被以莫須有的罪名誣判六年,在貴州警察醫院和貴州第一女子監獄,伍生英堅持絕食反迫害,身體極度虛弱,多次昏迷。

◇被騙去醫院打針流產 湖南永州鄧靈敏再被枉判五年半

鄧靈敏女士,湖南永州市新田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在廣州被惡警綁架,因懷有身孕,到新田看守所後被騙去醫院打針,打完針後大量出血,肚子痛,下體連著一個星期不淨,夾著血塊血團。被強行打胎後,鄧靈敏被非法判刑五年半,被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監獄迫害。

◇被強制墮胎後遭誣判三年 湖北宋暢產後體虛 高燒不止經期一直未恢復正常

宋暢女士,湖北荊州沙市區法輪功學員,隨丈夫、法輪功學員熊志國在廣東順德打工。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懷孕三個多月的宋暢被廣東惡警夥同沙市國保大隊李正剛等惡警劫回沙市,強行押到市婦幼保健站,在家人不知曉、無家屬簽字的情況下,強行墮胎,之後被關入沙市看守所,產後體虛導致宋暢高燒、經期一直未能恢復。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被沙市區法院非法開庭,被非法判刑三年。

◇被騙墮胎後遭誣判四年 上海奚姣精神憂鬱導致精神失常

奚姣女士,上海寶山區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已身懷有孕。邪惡之徒為了達到「轉化」目的,騙奚說:你「轉化」了,就放你回家生孩子。奚當時想要孩子,不知有詐,就「轉化」了,後來卻被惡警以去醫院檢查為名,強制墮胎,並被誣判四年。到上海女子監獄不久,奚姣即患精神憂鬱症,迫害下,病情加重,發展為精神病症。她丈夫也是法輪功學員,當時被關在上海提籃橋監獄。

◇被強行引產九月胎兒

後被誣判五年 河南王桂金引產未滿月即遭迫害

王桂金女士,河南淮陽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國保隊長常怡軍指使魯台派出所粗暴的將她抬走,當夜拉到縣計生站。二十日下午,惡人宋多海、李廣、梁某某八個壯漢按著她,強行引產,當時胎兒已近九個月。引產未滿月,即被國保頭目李昌鋒投進看守所受盡蹂躪,雙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後被非法判刑五年。丈夫宋振靈(法輪功學員)在縣看守所被迫害致失明、癱瘓,在看守所內被非法宣判十年。一個好端端的家被中共摧殘的支離破碎。

◇六月胎兒被強行流產 四川產婦續遭誣判七年

川花(化名),四川樂山沙灣區法輪功學員,被樂山五通610歹徒和當地惡警綁架,在不經與其家人聯繫的情況下,將已懷有六個月身孕的她強行墮胎,川花受盡折磨後,再被非法判刑七年。

◇所長逼迫墮胎不及時被免職 上海葛肖天生下兒子遭誣判

葛肖天女士,上海金山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七日,因掛真相橫幅被綁架,被非法拘禁於金山區看守所五個半月時,查出懷孕,被送醫院強制打胎,因胎兒已大,醫院拒絕墮胎,才回家生下兒子。據悉,當時的金山區看守所所長因未及時逼迫她墮胎,還被免去所長之職。葛肖天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三年。二零零四年緩刑期滿前五天,被惡警綁架收監,非法關押於上海女子監獄五監區。

(二)為便於非法勞教 強制墮胎

◇武漢蔡甸區楊平被強制墮胎 未滿月被送去勞教 迫害案例已被聯合國立案

法輪功學員楊平女士,湖北武漢市蔡甸區水產公司職工,二零零零年三月因進京上訪被押回武漢,經婦檢懷孕二月有餘,仍被武昌區中華路派出所關在留置室四天,被蔡甸派出所關在留置室二十五天,而後又被直接從留置室提出來,秘密送蔡甸區婦幼保健站強行打胎,打胎後第二十四天還未滿月,被送到武漢市戒毒中心勞教一年半。期間洗冷水澡、喝涼水,還絕食一次。經其丈夫汪建軍(法輪功學員)行政復議申請,楊平在被非法勞教三個多月後回家,全身浮腫。此案例已於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聯合國的立案名單。

◇甘肅蘭州大學博士生王紅梅 被強制墮胎後關進勞教所 迫害案例已被聯合國立案

法輪功學員王紅梅女士,當時為蘭州大學歷史系博士生,二零零一年六月七日被蘭州大學警察局警察抓捕,因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關進蘭州市桃樹坪勞教所。被捕時已懷孕,但警察對她做了強行流產。此案例已於二零零六年被聯合國立案,列入第二批「法輪功受嚴重迫害」調查名單。

◇河北邯鄲武俊芬遭暴力墮胎 四天後被劫入看守所 十天後被劫入勞教所武俊芬女士,河北邯鄲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七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親,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因懷孕四個多月被看守所拒收。為了達到繼續關押、非法勞教她的目的,惡警夥同計生辦不法人員,強行把她拉到醫院,將她手腳銬上,強行灌藥,打催胎針,暴力墮胎。墮胎後僅四天,被惡警再次劫持到看守所,十天後,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勞教所迫害。

◇寫「法輪大法好」被綁架 貴州呂女士被強制墮胎後遭非法勞教

呂女士,貴州六盤水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與同修馬永菊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包圍,因呂懷有身孕,馬永菊怕她被迫害,就承擔了全部責任。但邪黨惡警依然將呂女士強行墮胎,非法勞教一年,被所外執行。馬永菊也被非法勞教一年,在貴州中八女子勞教所遭殘酷體罰和藥物摧殘。

◇山東萊蕪焦方玉被強制墮胎後非法勞教三年

法輪功學員焦方玉女士,山東萊蕪鋼鐵集團外經處翻譯,二零零一年四月,在淄博市張店區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潘莊派出所綁架,關進看守所,被吊打、侮辱、電擊。一個月後被萊鋼接回,因堅持煉功一直被非法關押在該廠刑警隊,期間(六月份)已懷孕四個月的焦方玉被強制墮胎。十月八日,焦方玉被墮胎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送往山東王村勞教所,卻不告訴家人送往何處。

◇廣東增城湯金愛被強制人流後非法勞教 從此留下後遺症

湯金愛女士,廣州白雲區羅崗鎮(原增城鎮龍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進京上訪,被綁架進增城看守所,由於懷有兩個多月身孕,被鎮派出所羅偉軍等惡警強行送到增城計生辦,被五、六個男人架進去、按倒在手術台,在沒有本人簽字,也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被計生辦鐘秀香等強行墮胎。墮胎回家,被警察二十四小時看管。年三十晚上,被關進增城戒毒所,兩個月後,因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從廣州槎頭勞教所回家後,湯金愛產後風、風濕病纏身,每到起風的日子,腰部痠痛,全身浮腫。

◇送勞教所途中 湖北武漢李晶梅被查出懷孕遭強制墮胎

李晶梅女士,湖北武漢武昌區法輪功學員,徐東平價職工,二零零零年冬,上班時被武昌警察分局、楊園派出所便衣綁架,送勞教所途中,查出懷有身孕,惡人為達到非法勞教迫害的目的,指使徐家棚合記裡社區把李晶梅帶到武昌區計劃生育中心強制墮胎,當時胎兒已有三個多月。

◇陳益群女士,湖北咸寧溫泉法輪功學員,懷孕五個多月,被綁架到咸安貓耳山看守所非法關押,之後被強制墮胎後,被綁送湖北沙洋勞教所非法勞教。

◇四月胎兒險被墮胎 曝光迫害惡人心虛

法輪功學員玉蓮(化名),因進京上訪、回家鄉弘法,二零零零年春被當地警察綁架,當時她已懷孕四個月,惡警為了將她非法勞教,一下火車就把她直接送到市計生辦,要將她腹中符合計劃生育條件的胎兒打掉,玉蓮絕食抗議,警察看她態度堅定,將她押到看守所。她的遭遇後來在明慧網曝光,迫於輿論壓力,玉蓮被非法關押近兩個月後,被無條件釋放。(資料來源: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陸綜合消息《曾險些被強行墮胎的女大法弟子和孩子的近況》)

(三)為送洗腦班迫害 強制墮胎

◇孕期關押五個月後被強制墮胎 唐山劉素軍小產未滿月被劫入洗腦班

劉素軍(劉素君)女士,河北唐山灤南縣法輪功學員,懷孕兩個月時因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五個月,期間被戴「抱鐐」(將手銬和腳鐐銬在一起,人站不直),懷孕七個月時,被獄警強行墮胎,回家僅半個月又被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劉素軍一直絕食、絕水,因未過滿月,她的母親照顧她,因不忍見女兒遭受這種折磨,到縣政府上訪,在劉素軍絕食、絕水五天時,將她要回家。

◇被綁架進洗腦班迫害 牡丹江市王磊被脅迫打胎

法輪功學員王磊女士,黑龍江牡丹江市政總公司職工。二零零三年被610綁架進洗腦班迫害,因有孕在身,惡徒不方便下手,遂逼她打胎。王磊夫婦表示寧可雙雙辭職也要保住孩子。王磊單位書記串通市警察局、610及她丈夫單位一起向她施壓,並把她父母、舅舅找來施壓,她丈夫也被綁架至市警察局迫害兩天兩夜。威逼迫害下,王磊被迫打胎。

◇懷孕八月被強行引產 山東煙台劉秋紅被直接送洗腦班迫害

劉秋紅女士,山東煙台芝罘區法輪功學員,原中策藥業公司職工,懷孕八個月時,被派出所從家中綁架、強行引產。孩子生下時還活著,會哭,但打下來後立刻被送走,生死不明。劉秋紅被引產後,惡人不讓她休息,將她直接關進鳳凰台辦事處「轉化」班洗腦迫害近一個月。

◇圖謀繼續迫害 洗腦班惡警下藥致人流產

法輪功學員張立芹女士,河北遷安市楊團堡中學教師,在課堂上被國保大隊警察綁架到洗腦班迫害,警察楊玉林暗中下藥,讓她喝下不明藥物,並惡狠狠的說:「你懷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嗎?沒門!你是鬥不過我的。」說完大笑。第二天,張立芹肚子疼痛厲害,下身開始流血,連流數日。期間,惡人還強迫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裡跑,跑完後讓她用涼水給他們洗衣服,最終導致她流產。

◇林女士,廣州市海珠區法輪功學員,在海珠區「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被強制拉去醫院做人工流產,以便繼續洗腦迫害。

(四)為延長非法關押 強制墮胎

◇新疆烏拉泊女子勞教所:七月孕婦被強制墮胎後繼續勞教 精神遭受嚴重刺激

岳秋雨女士,新疆精河縣托托鄉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因進京上訪被強制送往新疆烏拉泊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當時已有七個月身孕,被勞教所惡警強行做掉孩子,身體被摧殘折磨到極限,精神遭受嚴重刺激。回家後,仍不斷遭騷擾迫害,岳秋雨被迫離家出走,四處流浪。岳秋雨的丈夫原在新疆精河縣鐵路局做臨時工,因為岳秋雨修煉法輪功,也被單位辭退。

◇云南省女子勞教所:五個多月孕婦被強制墮胎後繼續勞教強制「轉化」 身心遭受極大創傷

劉枝萍女士,雲南楚雄州交通集團交通賓館職工,二零零零年初,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在雲南省女子勞教所,被毒打、暴曬、罰站、強體力勞役、每晚繞院子跑步到凌晨等迫害手段折磨。得知她懷孕後,勞教所惡警不但沒有收斂惡行,反而強行將她送去醫院打胎以期繼續迫害,結果第一次藥物失效,兩個月後,二零零零年八月,劉枝萍已懷孕五個多月,按規定可以保外就醫,可惡警叫囂:「不『轉化』就得關在裡面!」劉枝萍再次被強行送去打催產素墮胎,最終失去了孩子,身心遭受極大創傷。

◇深圳王少娜兩次被強制墮胎後遭非法拘留 迫害案例已被聯合國立案

王少娜女士,廣東深圳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二月,和丈夫李尉軍進京上訪被綁架,李尉軍被關押在蛇口看守所,王少娜懷有六個月身孕無法坐牢,為便於對她長期非法拘留,王少娜被從派出所強行送醫院做墮胎手術,之後被關進蛇口看守所;五個月後,她再次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被第二次強行墮胎,之後被關進深圳南山區看守所。此案例已於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聯合國的立案名單。

◇為便於關押迫害 警察局長下令強行墮胎 迫害案例已被聯合國立案

盧雲珍(陸雲珍)女士,江西豐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一月,去北京國辦信訪局上訪被綁架,被押回家鄉豐城。她當時正有身孕,豐城警察局長下令在醫院給她強行墮胎,以達到長期關押迫害的目的。此案例已於二零零六年被列入聯合國的立案名單。

◇為將她非法拘留 「上級」指示強行打胎

法輪功學員淨蓮(化名)和丈夫因進京上訪被劫回當地,因淨蓮己有七個月身孕,拘留所拒收,為將她非法拘留,「上級」指示強行打胎,並無恥聲稱只要說不學不煉就可以不打掉孩子,還可以獲得自由。

淨蓮不放棄修煉,被惡警強行拉到醫院打毒針,可憐七個月胎兒在母腹中折騰了足足有四十多個小時才痛苦的死去。死去的孩子生下來,淨蓮心如刀絞,父母泣不成聲,抱著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捨不得扔掉。七天後,惡警看她身體有所恢復,欲將她送拘留所,父母拚命阻攔並被勒索了兩千元「保證金」後,淨蓮得以回家,卻被日夜監視,不允許外出,沒有人身自由。

◇身懷有孕被看守所拒收 北京翟慧玲被惡警強行墮胎

翟慧玲女士,北京豐台區方莊醫院法輪功學員,曾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殘酷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豐台區國保惡警們身穿便衣,未出示任何證件,綁架了正在上班的翟慧玲和她的丈夫劉永輝(法輪功學員);兩天後又綁架了劉永輝的母親楊鐵珍(法輪功學員)。翟慧玲被劫持到盧溝橋看守所,因有身孕被拒收,惡警於是對她強行人工流產。

◇身懷有孕被拘押看守所 湖南懷化易仙梅被強行墮胎

易仙梅女士,湖南懷化地區洪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她被非法關押在洪江市看守所,因身懷有孕,被惡人先向家人勒索四千元,然後不顧她五天沒吃任何東西的虛弱的身體,強行墮胎。

◇懷孕被拒收堅決抵抗強制墮胎 黑龍江孫桂傑過小年遭綁架迫害

孫桂傑女士,黑龍江雙城市韓甸鎮長豐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三過小年,忙碌了一天,晚上十點多,被雙城610、紅光公社田春來、孫繼華、派出所所長范東君等惡警劫持到鄉政府並非法抄家,幾天後,孫女士因懷孕,拘留所不收,被拉回來關在鄉政府。田春來和孫繼華讓紅光計劃生育的人給她強行墮胎,遭到孫女士的堅決抵抗,沒有成功。

(五)更多案例:不放棄信仰 強制墮胎成為迫害手段

◇不放棄法輪功修煉 年輕孕婦 七月胎兒被殘殺

黎旭光女士,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當年二十多歲,與丈夫齊向陽進京上訪,九九年十月十九日被遼中當地警察接回、非法關押,因不放棄法輪功,被當地政府強制墮胎,胎兒已七個月,打下來時已經成形,指甲都長出來了,是個男嬰。墮胎後還要繼續關押,在她母親強烈的抵制下,才得以回家中養身體。傳遞此信息的人被中共報復,遭到非法關押。

◇懷孕數月遭中共歹徒綁架 被強制墮胎

吳俊芳女士,河北邯鄲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約五點,碼頭鎮城南派出所夥同成安縣漳河店鎮派出所在未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將已懷孕數月的吳俊芳綁架迫害,並送到碼頭鎮衛生院強制墮胎。

◇被強制墮胎後 遼寧李素傑被迫流離失所

李素傑女士,遼寧凌海市石山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因家中被惡警抄出衛星電視天線(大鍋)而遭綁架,體檢時查出懷孕,被錦州看守所拒收,第三天,石山鎮派出所劉洪軍與一個女警強行給李素傑套上衣服,不顧她本人強烈反對,把她拉到醫院,強迫做人流手術。遭受野蠻迫害,仍被中共惡徒經常上門騷擾、恐嚇,李素傑被迫流離失所。一月十七日,凌海國保大隊警察將李素傑的丈夫及丈夫的哥哥綁架,並索要罰金三千元。

◇懷孕四月被毒打致胎出血 堅持修煉被強行墮胎 四川駱碧瓊小產後被迫出逃

駱碧瓊女士,四川南充營山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臘月二十四,三十二歲、已懷孕四個月的她被綁架到朗池鎮洗腦班,遭「創衛辦」五惡徒輪番毒打,被打得遍體鱗傷、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被折磨一個星期後回家,因聲明堅持修煉,被惡人強行打胎,四個月的小生命被無辜扼殺。小產二十天後,惡警圖謀綁架,駱碧瓊被迫逃離家鄉。參與迫害者之一的朗池鎮李伍生後遭惡報車禍身亡。

◇表態堅持修煉法輪功 雲南昆明楊小明被脅迫人工流產

法輪功學員楊小明女士,雲南昆明醫學院總務處職工。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楊小明表示堅持修煉法輪功,單位部門領導秦德勇通過她丈夫單位的領導向他們施壓,脅迫楊小明做人流,否則就開除他的邪黨籍,並讓他下崗。威逼下,她丈夫無奈,二零零零年一月七日,忍痛把楊小明拉到醫院做了人工流產手術。

◇惡人張增震死守孕婦不放 揚言法輪功學員的孩子更不能留下

王穎女士,河北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意外懷第二胎。出於愛護生命的本能,她艱難的保護胎兒七個月,後被單位領導知道。以張增震為首的城管局領導強迫她墮胎,揚言王穎和她母親都是大法弟子,她的孩子更不能留下。王穎被日夜監視,後被強行關進醫院監控。

張增震寧可全局工作癱瘓,也死守孕婦不放。甚至要求院領導不用做任何檢查強行引產,被院方抵制。張氣急敗壞的威脅孕婦及家人:你不做掉,我們有的是辦法,……不管多大,我們決不讓他活著出來。王穎被折磨得精神高度緊張,心煩意躁,身心極度疲憊,被迫在痛苦中引產。七個月的男胎就這樣被中共爪牙謀害。

◇河北三河市新集鎮不法人員:「因為你煉法輪功,要強制流產」

張金伶女士,河北三河市新集鎮法輪功學員,婚後五年不孕,修煉法輪功後不久懷孕。二零零零年二月底「兩會」之前,懷孕四個多月的張女士被鎮派出所所長王振東綁架,張女士向看守所所長說明自己懷孕,市警察局局長得知此事,三天後放她回家,並斥責了王振東。王振東與鎮政法委書記楊少林、計生辦等人開會,陰謀迫害張金伶。第二天一夥人開車到她家,強迫張金伶去做人工流產。按當地計劃生育的規定,也沒道理讓流產,但這伙歹人無恥的說:「因為你煉法輪功,要強制流產。」「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小王莊誰都可以生孩子,就你不行!」

鄉親們勸她不要學了,先保住孩子再說。張金伶堅定的說:「孩子是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才得來的,我怎麼能不煉呢?」在公婆與同修的幫助下,張金伶離家出走。惡人不罷休,到她的親朋好友家找,白天黑夜蹲坑,恐嚇公婆:「她再不回家就抄家扒房!」公婆惦記兒子(法輪功學員潘寶忠,被非法關押)、媳婦,又被惡人逼迫,相繼病倒,沒人照顧。

◇淄博淄川區太河鄉洗腦班:劫持孕婦洗腦迫害 威脅不「轉化」就強行墮胎

趙秀蘭、趙秀雲姐妹倆,山東淄博市淄川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劫進太河鄉洗腦班迫害,當時趙秀云身懷有孕,610惡人為了實施強制「轉化」,揚言如果趙秀雲不「轉化」,就強行墮胎。

法輪功「真、善、忍」的普世原則輝映下,無惡不作為害人民的中共邪黨終於現了原形。悲哉,受盡中共淫威凌辱的百姓;悲哉,無辜的小生命。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令其「假惡鬥」的禽獸嘴臉在世人面前暴露無遺。

《九評共產黨》早已指出:暴力就是中共奪取和維持政權的最主要的手段,謊言則是暴力的另一面,是暴力的潤滑劑,它是除暴力之外,中共的又一個遺傳基因。中共謊言矇蔽、毒害了無數世人,在謊言和信息封鎖下,中共邪黨無惡不作。

而一旦揭穿中共謊言,揭露中共掩蓋的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將中共的罪惡徹底曝光於光天化日之下,更多世人必將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拋棄中共,擺脫中共謊言的毒害,摒棄對中共的一切幻想,覺醒自救。如今,許多善良的中國民眾在瞭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瞭解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後,紛紛覺醒,選擇了三退(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如今,公權力(中共)迫害中國人人權的案例受到越來越多的人的關注(如「雷洋」案、「呼格、聶樹斌」冤案等等)。然而,更多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更值得人們正視,而且這些人間災難正在你身邊上演!不要保持沉默,那意味著一個人、一個生命,智慧、思維、生命資格的沉沒。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04 11: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