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國父逝世時的住處,陳圓圓也住過

作者:黃台陽

北京孫中山行館。(Zhangzhugang/公有領域)

    人氣: 5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讀過中國近代史的人大多知道,國父孫中山在民國十四年(1925年)逝世,但很少人知道國父逝世時的住處──天春園,也是吳三桂和陳圓圓相遇(1643年)的地方。

國父孫中山在民國十三年底應北洋政府段祺瑞的邀請,北上共商國事,但抵北京不久後,就因肝病發作被送進協和醫院,檢查時發現已病入膏肓,醫生束手無策,不得不出院並由家屬好友考慮採中醫治療。

民國十四年二月十八日,北洋政府安排國父住進如今的平安大街張自忠路(舊名鐵獅子胡同)二十三號,一座名為天春園的宅邸,但國父住進後,病情持續惡化,於三月十二日逝世園內。

這座名宅早在明成祖(1360─1424年)時代就已存在,後來成為明朝最後一位皇帝崇禎的老丈人田弘遇的私宅。1641年(崇禎十四年),田弘遇到浙江普陀山進香祈福,回程途中買到秦淮八豔之一的陳圓圓,有一次田弘遇在家裡宴請當時才三十歲的山海關總兵吳三桂,吳三桂在田弘遇宅邸遇到陳圓圓,許下婚約。但隔年(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陳圓圓來不及逃出被俘,吳三桂因此「衝冠一怒為紅顏」,引清兵入關對抗李自成,清軍佔領北京,並遷都至北京。

上天的安排往往令人唏嚧,進入清代,康熙皇帝將這棟陳圓圓住過的宅子,賜給平定吳三桂之亂有功的張勇;到民國時期,駐英大使顧維鈞買下這宅子;而國父在北京時,北洋政府將它改為孫中山行館,可惜國父在這裡住不到一個月便病逝。

(仿)田弘遇貢墨 長寬厚13.7×5.5×1.5 公分,重112公克。(墨的故事‧輯一:墨客列傳/時報出版提供)

當年和陳圓圓同時進住這棟名宅的,還有一錠田弘遇訂做來要進貢給崇禎皇帝的墨。這錠墨和陳圓圓的故事,在《墨的故事輯一/墨客列傳》裡有精采描述。作者黃台陽在書中提到,當年陳圓圓才是田弘遇要送給崇禎皇帝的主打禮品,墨只是附件中的附件。沒想到,主打禮品早已香消玉殞,墨卻奇蹟式的逃過李自成軍隊對明代皇宮的搜括,以及英法聯軍、八國聯軍對清宮的掠奪,至今仍留在北京故宮,算一算,已逾三百七十年。

──節錄自《墨的故事‧輯一:墨客列傳》/時報文化出版公司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墨除了用來磨成墨汁寫字外,還有什麼功能嗎?它可以賞玩、饋贈、記事、宣教,甚至可以治病!
  • 畫者刻劃也,要抓住所繪對象的特徵,領悟其內蘊之妙,方能形神皆備,精巧入神。
  • 張愛玲,一九四〇年代竄起的文壇奇才;胡適,民國時代的文學改革先驅、知名的教育家、外交家。兩人不但曾於一九五五年在紐約相見,而且,兩人的父祖輩還有很深的淵源。
  • 《巴拿馬文件》作者為《南德日報》兩位關鍵記者,他們在書中敘述了第一手解密調查《巴拿馬文件》的秘辛,包括跨國團隊合作、海量資料的搜尋與查證等。稱洩密者曾擔心遭暗殺,參與調查的記者為保命「蒙臉」參加秘密會議。
  • 基隆市中山高中為了營造校園閱讀氛圍,藉由閱讀小推手進入班級宣導的方式,帶領同學享受閱讀的樂趣。中山圖書館積極以多元活動的形式推廣閱讀,以小推手入班的方式,不僅活絡了校園閱讀文化,同學們增加了上台經驗,去掉了上台的怕心,在閱讀與分享中,自己更是最大的受益者。
  • 為什麼工作上升遷的總是別人?為什麼別人總能賺大錢?搶得先機也不會落在自己身上?人常不自覺地往外看、遇事反射性地怨天尤人、抱怨不公,忘卻了事情的好壞結果往往根本原因在於自己。
  • 國立陽明高中社區家長讀書會邁入第11個年頭,當年的讀書會成員在兒女從陽明高中畢業後不免流動,前浪推進後浪繼至,陽明高中家長讀書會仍維持15人的規模,透過每月一次聚會,分享讀書心得也談養兒育女,爸媽們也經常在校刊上發表讀書心得,從43歲到65歲的阿伯、阿姨都如此用功,值得學校青年學子借鏡,也獲教育部生命教育共讀心得寫作競賽家長組全國唯一特優。
  • (美國之音記者丁力, 黃耀毅, 寧馨華盛頓報道) — 外國記者到毛澤東的故鄉韶山領略和敘述那裡對毛澤東的神化,說這種造神之舉同歷史不合拍。曾追隨過毛澤東,被稱作毛澤東之友的李敦白稱毛是魔怪。中共對毛澤東不離不棄,到底是福是禍?下面介紹近來歐美英文媒體以及中國媒體上關於毛澤東的一些報道和議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