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波卻滄溟:「六四」何曾「反」過?

人氣: 75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7月04日訊】新近的一篇文章里,底氣十足地質問「平反「六四」的口號錯了嗎?」

被朋友轉來後概覽了一遍。那情形再明瞭不過了——「六四」平反的口號怎麼會有錯。

為文中昏不可抵的邏輯肅然起來。「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文且不通,理將焉附!

中共的反抗者們,在大事大非的原則認識上,於這種總以明白自視者的昏亂思想有必要給個壁撞撞,免得使更多的不清醒者們步入已被一群人奔突了27年的昏道上。逆耳苦語利於行。這語氣里似是缺了些糖度的,這卻是沒有辦法的事。新近又有美化「六·四」下跪的文字,這是別一版本「政治正確」情結。

大家長年苦搏在欲使更多的國人清醒過來的努力里,卻總要常與這些以清醒自視者的昏亂思想抗戰。這似是一群怪物。自己死不肯醒而生怕別人醒著。總在大家努力的方向上耳聰目明而躍馬橫槍,阻卻著我們於目的地的本即不易跋涉。「這種總在不清醒里損折的生命使人扼腕的不解」、「這實在地是些非技術性常識」。這是我於《民主中國》刊文《指望中共平反「六·四」的目標當休矣》里的慨嘆!

我在該文中指出,繼續將平反「六·四」的口號喊將下去是錯誤的,這意味著繼續承認殺人政權的合法性及其道義資格。本文開頭提到的那篇文章卻辯稱說他們平反「六·四」的請求不是向中共當局提出的,而是向未來的民意政府表示的,因而繼續是正確的。

這讓我想起前階段批駁美國律師協會文中的幾句話,即「狡猾的邏輯,機敏的工巧及堂皇的雄辯」,這實在是沒有必要的。

向一個尚未出現的「未來政府」熱烈表達著要平反「六·四」的訴求,這種至境大昏使人目瞪口呆,更何況是一口氣喊了27年而且氣壯如牛地還要一路喊將下去。這是怎樣昏不可抵的憨勇!

於有正常人,「六·四」何曾「反」過?

「六·四」的「反」,只是邪惡的殺人政權對這一人類普遍公認的偉大的和平反抗運動最無恥的誣衊,是對普遍的人類文明共識最野蠻的強姦。人類群體裡尚存一絲正常人的認知常識者,何至於對「六·四」是「反」還是不反的問題上發生認識模糊?27年來,全世界也只有殺人犯們及其同夥們才咬定殺人是正確的而「六·四」是「反」的,這早已是眾所盡曉的。除了他們外還有幾個有良知者會糊塗至於認為「六·四」是反動的?

恕我直言,當局說「六·四」是反動暴亂的。一群人便從此把平反「六·四」當成高尚事業而擬終身奮力,這是當局洗腦威嚇出的最醒目成績。顯然,於這些人而言,在如何評價認識「六·四」的問題上是總無堅定而成熟己見的,只有當權者的頭腦在起作用而不是自己的!

我支持決絕而堅韌的反抗。而反抗者的頭腦須是清醒著的,這是最基本的反抗前提。

「六·四」屠殺是人類史上最邪惡的、最血腥的反人類罪行,這本不存在任何的認識上的技術複雜性。但反動當局迄今邪惡氣焰熏天。27年過去了,尚連死難者親人們的人道祭念也還不許,今年竟至於連居民在家室內的和平祭懷者也要抓捕。再創下人類歷史上最令人不恥的邪惡記錄(昏昧當局這一抓捕,將結構性地提升並延續本屬年度性的「六·四」觀注意義,正作了引火燒己的蠢行)。

歐洲便是於中世紀最黑暗的時期里,被殺前也還允許被殺者寫下自傳,更允許旁人於被殺者以祭拜一一這是殺人者最基本的自證一一大家都是人。

未來政府會有怎樣的偉績尚在不確定里。但有一點則是可以確實的,即未來政府絕不至於干下為「六·四」平反這種昏舉。

「未來政府」若非是一干滿腦子實實裝著全能政府遺夢者組成,則絕不至於再踞道義高台而居高視下,弄出為偉大的「六·四」運動授下堂皇冠冕這種莊嚴的荒謬來一一平反顯然意味著對「六·四」的曾經的「反」的莊嚴承認。

「未來政府」只會恭恭敬敬地追懷「六·四」偉大價值,以仰瞻、崇敬的情懷褒獎那些歿亡或堅守至今的英雄們!

「六·四」反抗運動的偉大歷史價值及其深遠意義,是其運動本身昭彰並熔鑄成就了的。這是以一群中國好青年們的良知、勇氣、血、和生命的犧牲時便歷史性地成就了的。

歷史本身就是尺度,人類良知及文明共識便是最高道義圭臬!孰有資格於這些以上與「六·四」以再度量!

於這裡不吐不快的是,我們有些在國外混上幾十年的同道人,常固執己見的令人絕望,對待被人指明瞭的明顯錯誤的態度上有時還在國內貪官悍吏以下,這實在令人難解。

我想起有一回跟著上訪苦主到佳木斯市去調查當地惡官悍吏強占村民耕田的事。我們盡力地保密前往,剛住進賓館就有眾奴子簇擁著的「市委領導同志」來「拜訪」(實為心照不宣的示威一一你的一舉一動被了然在目),適逢一位跟著我實習的北大學生正因剛下火車時被偷去的兩百多元錢沮喪著。那誇誇其談的「領導同志」得知其故後突然向我說,「我知道你對我們黨和政府是敵對的,但我還是想請教你一件事。過幾天我市要開「兩會」了,我們今年準備以人大決議的形式,正式為佳木斯市摘掉賊城的帽子,你有何高見?」他的神情很得意的。我接口應答:「荒謬,這賊城的帽子是什麼時間正式給戴上的?」他說不可能去正式戴上這種帽子。「既是沒有正式戴上過你摘什麼?」我又回他一句。彼黑著臉不再發話。但這件事上我給過他們一回空前的敬意。他後來專門打電話給我,說感謝我使市委市政府沒再進一步鬧出大笑話來!

作為熟知的「敵對勢力」,他們對我的厭惡不難想見。在於他們有利的、卻是毫不留情面的批評竟被接受了一回,而免去了他們的一次擬轟轟烈烈開演的荒誕鬧劇。

我們現在的一些同道,一見批評便跳將起,為錯誤辯護成了第一要緊事一一那怕是對顯而易見的錯誤一一那怕狡辯本身更其不堪的錯、更其不堪的荒謬。這種古老的脾氣不改,我們是不能夠有好將來的!

2016年6月7日。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7-04 9: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