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年年防洪年年澇 中國城市的「頑疾」

暴雨造成多個城市內澇,有評論稱下水道等城市基礎設施不足。圖為2016年7月2日,武漢城區遭受強暴雨襲擊,江夏文化路附近的一小區成澤國。(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6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道)6月30日開始,中國南方暴雨引發的洪水已波及長江、珠江西江流域。湖北、江西、湖南、江蘇、廣西、貴州等省份,多個城市再度出現「看海模式」。有評論質疑「為何年年防澇,卻又年年『看海』」?

「一到雨季就看海」成了許多中國城市的自我調侃,尤其是一些南方城市,這次連續暴雨,再次將城市內澇等問題擺在面前。

為何年年防澇,卻又年年「看海」

武漢內澇,全城看海;北京暴雨致16條道路斷路;成都暴雨,停車場變池塘⋯⋯雨季又來了,這熟悉的一切也又一次來到了每個人的眼前。年年暴雨,年年治理,卻也年年治不好,中國城市的內澇是真的無解了嗎?城市的管理者們,面對一年復一年的暴雨,究竟有何作為?

中國青年報評論文章《為何年年防澇,卻又年年「看海」》認為,內澇問題不完全是「老天爺」造成的。

隨著城市規模不斷擴張,不少扮演疏水角色的河渠湖泊被填平、縮減,上面建起道路和高樓,下滲能力大大下降,暴雨來襲,大量積水只能靠有限的下水管道排出,就難免會造成內澇。

據住建部2010年對中國351個城市專項調研顯示,2008年-2010年間,有62%的城市發生過不同程度的內澇,其中內澇災害超過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個,在發生過內澇的城市中,57個城市的最長積水時間超過12小時。

另據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統計,2010年我國有258座城市受淹,其中大多數為暴雨內澇。

據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張家團介紹,中國平均每年都有100多個城市受到外洪內澇的威脅,2012年有184座城市發生內澇,2013年234座城市內澇,2014年125座城市內澇,這裡邊就包括了北京、上海、廣州這樣的大城市。

2015年11月13日,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受強降雨影響,廣西賀江水位暴漲,江水倒灌城中致多處內澇。(大紀元資料室)
2015年11月13日,廣西壯族自治區賀州市,受強降雨影響,廣西賀江水位暴漲,江水倒灌城中致多處內澇。(大紀元資料室)
2015年7月15日,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遭遇特大暴雨袭击,县城内涝严重。(大紀元資料室)
2015年7月15日,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遭遇特大暴雨袭击,县城内涝严重。(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07月07日,四川省内江市遭遇暴雨袭击,造成辖区内多个乡镇内涝严重,部分民宅和蔬菜基地被洪水淹没。(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07月07日,四川省内江市遭遇暴雨袭击,造成辖区内多个乡镇内涝严重,部分民宅和蔬菜基地被洪水淹没。(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06月09日開始,廣西出現暴雨天氣,欽州城區嚴重內澇,一片汪洋。(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06月09日開始,廣西出現暴雨天氣,欽州城區嚴重內澇,一片汪洋。(大紀元資料室)
2013年7月16日,遼寧省阜新市,由於近日來阜新遭遇強降雨,導致城市內澇嚴重。(大紀元資料室)
2013年7月16日,遼寧省阜新市,由於近日來阜新遭遇強降雨,導致城市內澇嚴重。(大紀元資料室)
2014年10月25日下午,海南省瓊海市因暴雨產生嚴重內澇。(網絡圖片)
2014年10月25日下午,海南省瓊海市因暴雨產生嚴重內澇。(網絡圖片)
2014年5月12日,深圳暴雨令整個城市幾乎全部癱瘓,道路積水內澇嚴重,城市變成澤國,有大量的魚被衝到街上。(網絡圖片)
2014年5月12日,深圳暴雨令整個城市幾乎全部癱瘓,道路積水內澇嚴重,城市變成澤國,有大量的魚被衝到街上。(網絡圖片)
2012年7月21日,北京城遭遇罕見的特大暴雨襲擊,城區內澇幾乎為水城。(網絡圖片)
2012年7月21日,北京城遭遇罕見的特大暴雨襲擊,城區內澇幾乎為水城。(網絡圖片)

專家表示,內澇問題和當前城市建設太快、大量硬化面積增加等有直接關係。

另外,有些城市在建設上,並沒有按城市規劃來做,卻大規模的「任性」開建。而有些城市更是沒有規劃也在建,建設太快,導致城市不按系統性建設的規律、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規律施行,因此,自然就實施了「報復」。

內澇成中國城市「頑疾」

武漢水務局2013年通過了《武漢市中心城區排水設施建設三年攻堅行動計劃》,投資129.85億元人民幣,改造、完善市內排水系統,拍著胸脯保證三年後武漢將告別「看海」。

當時的媒體宣稱,「三年攻堅計劃完成後,將能抵禦200毫米/24小時、50毫米/1小時的特大暴雨。這樣的雨量在武漢歷史上平均10年才會出現一次」,「一天下15個東湖也不怕」。

但是這次的一場暴雨又將武漢變成澤國。

有人曾經問華人作家龍應台,如果被帶到一個陌生的國度,如何分辨它是否發達?

龍應台說:「一場雨足矣。最好來一場傾盆大雨,足足下它3個小時。如果你撐著傘溜達一陣,發覺褲腳雖濕卻不骯髒,交通雖慢卻不堵塞,街道雖滑卻不積水,這大概就是個先進國家;如果發現積水盈足,店家的茶壺飄到街心來,小孩在十字路口用鍋子撈魚,這大概是個發展中國家。」

時事評論員袁斌在其《內澇為何成了中國許多城市的「頑症」?》表示,100多年前,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在《悲慘世界》中曾把下水道稱作「城市的良心」。

與民主國家相比,中國的城市決策者們看重的是「城市的面子」,而不是「城市的良心」。因為面子直接關係到他們的政績和仕途,他們當然願意在這上面花心思,也捨得投入了。所以就市政建設的光鮮程度而言,今天中國的許多城市可以說已經不輸歐美了。

至於地下排水系統什麼的,不下雨的時候誰看的見?搞的好搞的差跟政績和仕途又有多大關係?所以沒幾個城市的決策者會在意這些。他覺得這是內澇成為中國許多城市一大「頑症」的深層次體制原因。#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7-05 10: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