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歲月拾零——小狗太君

作者:鄭興
  人氣: 35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六八年深秋﹐中國大地正在經歷著一場空前的文革浩劫。在「上山下鄉」運動的瘋狂浪潮中,千千萬萬的中學生被迫停學﹐下鄉當了農民。我也和十幾個同學一起,背起行裝,告別了父母﹐告別了校園﹐告別了城市﹐來到中國東北松花江平原上的一個村莊插隊落戶。當時﹐這種由知青組成的家庭被稱作「集體戶」。

小絨球

一日晚飯後﹐一位同學從老鄉家抱來一隻小狗。小狗全身長著厚厚的黑白相間的絨毛﹐尾巴是黑色的﹐茸茸的﹐活像一個黑色的小絨球貼在一個大絨球上﹐兩隻黑亮的眼睛驚奇地望著四周﹐顯得有些緊張。大家輪流抱牠﹑逗牠﹐牠很快就不怕了﹐在炕上跑來跑去地追逐著我們扔過去的鋼筆﹑紙片﹑手套﹐小尾巴翹得高高的﹐像個茸茸球在炕上滾著。牠還跑不穩﹐跑著跑著﹐就會摔得四腳朝天。這個小生命的到來﹐使我們矮小陰暗的茅草屋裡充滿了歡聲笑語。為了給牠命名﹐大家七嘴八舌吵到很晚都沒吵出個結果。

第二天清晨﹐當我們去上工的時候﹐小狗還在炕角呼呼大睡。家裡只剩下一位當日值班做飯的男生。這位仁兄長得矮矮胖胖﹐圓頭圓腦﹐鼻粱上架著的眼鏡鏡片也是圓圓的﹐活脫脫像一部電影中的日本兵小隊長﹐人送雅號「太君」。誰也沒想到﹐這太君長得憨態可鞠﹐卻是心狠手毒。

那天傍晚一下工﹐我們連跑帶顛地往回趕﹐都想搶先抱一抱那個可愛的茸茸球。可一進屋﹐大家都驚呆了﹕小狗瑟縮在炕上﹐顫栗著﹐嘴裡發出微弱的吱吱的呻吟﹐屁股上包著紗布﹐滲著血﹐看上去已經奄奄一息了。

「是誰把小狗尾巴砍掉的﹖﹗」一聲怒吼﹐大家才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十幾個人呼啦一下把太君圍在中間﹐一位脾氣暴躁的男生已經高高舉起了炒菜的鐵勺。

「……聽﹑聽老鄉說﹐小﹑小狗砍掉尾巴﹐長大才會看門。……我﹑我就拿菜刀砍了。」太君嚇得一邊向後躲閃﹐一邊漲紅著臉﹐結結巴巴地嘟囔著﹐鏡片後的小眼睛左右游動著﹐準備躲避隨時可能落下的鐵勺﹑老拳。

「血債要用血來還﹗」隨著又一聲怒吼﹐雨點般的拳頭已經落在正準備抱頭鼠竄的太君身上。

看到怒不可遏的同學們大有要太君償命的架式﹐戶長老李只好出來勸解。經過協商﹐達成一致協議﹕從此小狗命名「太君」﹐讓兇手與小狗同名﹐以示懲罰。後來﹐這一命名著實經常讓此君難堪。每每有人在院中呼喚「太君﹗太君﹗」就常會見到門開處﹐一個架著眼鏡的圓腦袋探出來﹐一見是在喚狗﹐又悻悻地縮回去。

處置完兇手﹐我們顧不上吃飯﹐忙著為小太君洗傷口﹑上藥﹐用棉衣在熱炕頭上圍了一個小圈﹐將小太君安放在綿圈內﹐以免牠受凍。我把從家裡帶來的奶粉拿出來﹐每天喂給牠吃。這個可憐的小生命﹐來到世上僅幾個星期﹐就無辜地受此酷刑﹐從此牠再也不能搖晃牠那美麗的毛茸茸的尾巴了。

小明星

在我們的精心養護下﹐小太君的傷慢慢好了。冬去春來﹐小太君漸漸長大﹐出落成一隻漂亮的小花狗,一身絨毛變成了閃亮的皮毛,黑的地方墨黑油亮﹐白的地方潔白如雪﹐像是畫在黑緞子上的白花。牠出奇的淘氣﹑聰明﹑活潑﹐整天蹦啊﹐跳啊﹐跑啊﹐從來沒有老老實實走路的時候。

每天﹐牠最高興的時候就是歡迎我們收工回來。牠會遠遠地迎出來﹐又蹦又跳。有時還會在地上打個滾﹐然後就逐個地蹭褲角﹐再把兩隻前爪搭在我們身上﹐舔我們的手﹐喉嚨裡發出呼嚕呼嚕歡快的響聲。

晚飯後﹐是牠的表演時間。牠會按照我們的口令表演許多節目。最有趣的是跳舞。牠可以直立起身體﹐兩隻前爪抱在胸前﹐在大家的歡笑喝彩中一邊點頭一邊扭著沒有尾巴的屁股轉著圈。小太君不僅成了我們集體戶的中心「人物」﹐而且也是村裡小有名氣的小明星﹐凡是到集體戶的客人﹐都少不了要看牠的表演。

小太君雖然還沒有完全長大﹐但已經會為我們看門護院了。我們養了十來隻雞和兩隻豬﹐牠是這些動物的首領﹐看管著牠們不准跑出院子。如果非本院的雞﹑鴨﹑豬跑進來偷食﹐牠會毫不留情地將牠們趕出去。牠還會抓老鼠﹐甚至落地的麻雀牠也能扑住。

集體戶有十八個人,他跟每個人都很友好,還能分辨出每個人的衣服或鞋子。有時誰下工回來在院子裡洗腳﹐忘記拿乾淨鞋出來﹐只要喊一聲﹕「小太君﹐把我的鞋拿來﹗」牠就會跑進屋子﹐準確無誤地把鞋叼出來。

更絕的是﹐牠能辨認誰是知青﹐誰是老鄉。外村的知青來我們集體戶﹐即使是第一次來﹐牠也像對熟人一樣﹐不聲不響﹐有時還跑過去﹐在客人褲角上蹭兩下﹐表示歡迎。可是對老鄉﹐別說進院子﹐就是在外邊經過﹐小太君也要追著狂吠一陣。有一次﹐一位當地青年非要試試小太君的眼力。他從知青這裡借了一套衣服﹐穿上以後大搖大擺進院來﹐小太君猛撲上去﹐又叫又咬﹐真不知牠是根據什麼辨認出來的,顯然不是根據穿著。

青紗帳

天氣漸漸熱了﹐高粱玉米拔地而起﹐長到兩米多高,構成了北方農村特有的青紗帳。大片大片的青紗帳連成了綠色的海洋﹐一個個村莊就像點綴在海洋中的小島。在青紗帳中穿行﹐四週靜悄悄的﹐只有玉米高粱輕微的「啪啪」的拔節聲﹐似乎空氣都凝固了﹐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偶爾一隻小鳥掠過﹐或是一陣風吹過﹐才會在青紗帳中掀起一陣嘩嘩的響動。

通常﹐女知青是不敢單獨在青紗帳中走的。自從有了小太君﹐牠就成了我們的衛兵。我們到鎮上買東西或到公社辦事﹐都少不了帶著牠。每到這時﹐牠就會顯得很興奮﹐精神抖擻﹐一路撒著歡。有時會一下子衝出去幾十米﹐再坐下來等我們。有時又突然消失在青紗帳裡﹐不一會就得意洋洋地叼著一隻老鼠出來。有了牠的陪伴﹐靜謐的青紗帳裡不再那麼恐怖﹐五公里的路程也顯得沒那麼長了。

小太君最不喜歡有人回城探家﹐牠的依依不捨總是把人弄得心裡一陣陣發酸。有一次﹐我和一位同學要回家幾日。早晨﹐我們開始收拾東西。小太君明白我們要做什麼﹐牠寸步不離﹐可憐兮兮地圍著我們轉。出門的時候﹐我們告訴牠今天不能帶牠﹐讓牠好好呆在家裡。可是走出門不遠﹐就發現牠還是跟了出來。牠知道我們發現牠了﹐就站住不動﹐默默地望著我們。我們往前走﹐牠也往前走﹐還和我們保持著一段距離﹐不時停下來偷眼看看我們﹐怕被趕。我只好走過去蹲下來﹐輕輕撫摸著牠﹐跟牠講我們要坐火車﹐去很遠的地方,讓牠回家。可牠不僅不走﹐還伸出舌頭舔我的臉。無奈﹐我們只好繼續往前走﹐不再趕牠了。牠跟著我們﹐垂頭喪氣﹐無精打采﹐全無了往日的活潑快樂。

要上火車時﹐牠一動不動地站在站台上﹐兩眼淚汪汪地看著我們。火車徐徐啟動了﹐我們在車窗上拼命向牠揮手﹐示意牠趕快回家。突然﹐牠跟著火車狂奔起來﹐不顧一切地追趕著我們。火車越開越快﹐牠那飛奔的身影漸漸遠去﹐遠去﹐……直至在我的視野中消失。我的眼睛濕潤了。啊﹐可愛的小太君﹐我們忠實的朋友﹗

血色黃昏

那時﹐知青的生活很艱苦。口糧是生產隊發的皮糧﹐要自己加工成小米﹑高粱米﹑玉米粉﹐且數量不足,常常感到飢腸轆轆。一年中有三個月沒菜吃﹐蔥花鹽水泡小米飯是我們的家常便飯。偶爾到豆腐坊用黃荳換點豆腐﹐那就是我們的盛晏。每年只有過年和中秋節生產隊殺豬時﹐每人才能分到半斤至一斤肉。

小太君就是吃這樣的飯菜長大的。每日裡﹐儘管我們吃什麼牠就吃什麼﹐而且還常受到探家回來的同學帶來的餅乾﹑點心的款待﹐但狗畢竟是需要吃肉的﹐牠實在耐不住﹐有時會出去偷吃老鄉的雞蛋。老鄉來告狀﹐弄得我們很狼狽﹐只好把牠拴起來﹐但還是常常被牠掙脫。

一天中午﹐又有一位老鄉來告狀﹐說小太君咬了他家的小雞雛。我們只得教育牠﹐用掃把打了牠一頓。小太君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不逃也不叫﹐趴在地上任憑抽打﹐不時地抬起頭﹐可憐巴巴地看著我們﹐像是在告饒。教訓完小太君﹐叮囑值日做飯的同學別再叫牠跑出去﹐我們就又到地里幹活去了。

傍晚﹐夕陽沉入了地平線﹐天空被夕陽的餘輝燒得血紅。遠處的村莊裡升起了縷縷炊煙。我們披著晚霞,帶著勞作了一天的疲憊踏進了村莊。

小太君沒有像往常那樣出來迎接我們。推開院門﹐也沒見牠的身影。院子裡不同尋常的安靜讓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環顧了一下﹐突然﹐一副慘狀映入眼帘﹐我覺得心臟停止了跳動﹐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小太君被一根麻繩勒住脖頸﹐吊在院中的一棵小樹上﹗微風拂過﹐樹枝輕輕擺動﹐小太君也在輕輕地晃動著。我沖過去抱起小太君﹐牠已經停止了呼吸﹐兩隻眼睛茫然地瞪著﹐眼角上掛著兩顆晶瑩的﹑委屈的淚珠。嘴巴微微張開﹐像是在呼喚我們﹐盼著我們來救牠。「小太君,我們來晚了,沒能救了你呀!」我把還帶著餘溫的小太君輕輕放下來﹐心如刀絞﹐淚如泉涌。

「……是生產隊決定的﹐不讓咱們養了。」戶長帶著哭腔告訴我們。

「這裡不讓養﹐可以送到別的集體戶去養啊!為什麼不和我們商量就……﹖」我說不下去了﹐奪門跑了出去。幾個女生跟在我的身後。

我們漫無目的的跑到村外,在一條小河邊坐下﹐沒人說話﹐任憑眼淚在臉上流淌。

暮色蒼茫﹐幾隻烏鴉收起了往日的聒噪﹐默默地蹲在河邊的小樹上。

不知過了多久﹐天邊最後一抹血紅色早已消失﹐夜色淹沒了村莊。「可能他們已經把小太君掩埋好了。」這樣想著﹐我們慢慢向回走去。

一進門﹐一股煮肉的氣味撲鼻而來﹐灶邊放著剝下的狗皮﹐有兩個男生已經坐在炕桌邊端著碗準備吃肉了。昏黃的煤油燈搖曳著﹐把他們的身影投到土牆上,就像兩個猙獰的吃人惡魔。

「哇﹗」幾個女生再也無法控制﹐失聲痛哭起來。「你們殺死了自己最忠實的朋友,而且還要吃掉牠?!」

哭聲把那兩個狠心的傢伙鎮住了,他們放下碗筷,灰溜溜地躲到一邊。

我們小心地把小太君的肉和皮埋在院裡的小樹下,讓小太君永遠陪伴著我們,為我們看家護院。

在艱苦﹑枯燥的插隊生活中﹐小太君猶如一個小天使﹐給我們帶來了無數的歡樂。牠對我們是那麼忠誠﹑信任、傾心竭力。牠還不到兩歲﹐就被牠為之獻出忠誠的人扼殺了。在短暫的生命裡﹐牠嚐過了人類的疼愛呵護﹐友誼溫馨﹐也嚐到了世間的冷酷無情﹐兇險狠毒。事實上﹐小太君的命運與當時我們自己的命運有什麼區別呢﹖至今我都沒有忘記牠﹐我們苦難歲月中的無聲的朋友﹗

責任編輯︰古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0年8月,朱柯明、段巍,和段巍的外甥王傑在北京——這個中國最敏感的是非之地,向司法機關寄出申訴狀,控告當時中國最有權勢的三個人,江澤民、羅幹和曾慶紅,他們大規模侵犯人權的罪行。不難想像,他們面臨的會是怎樣的磨難和曲折。不過,任何曲折的故事都有它的開始,很多時候,這樣的開始很可能是令人回味的。
  • 上個星期美國國會全體通過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器官的罪行,我們《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也採訪到了一位活摘器官的目擊者,西方專家和媒體在此前後也有很多的討論和報導。從中共活摘器官曝光到現在已經10年多了,為什麼最近會突然有這麼多進展,而且最近這些進展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呢?
  • 美國一位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日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他認為,未來10-15年後,「改革式革命」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這位政治學者的推論不能算錯,但也沒有什麼新意,因為這其實早就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呢,到了最關鍵的、人們最關心的「When」(什麼時候滅亡)、中共垮臺的具體年限的時候,專家就跳了過去,直接給出了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 橫河:從上海女孩逃離看中國農村衰落的根源
  • 我是一名「八零後」的三退義工,「九評」發表後這十年間,在我人生來來往往的十字路口、那些起起伏伏的生命旅途中,都書寫下了我與「三退」的故事。「三退」伴隨我走過十年青春歲月,那是汗水淚水交融共浸、人生小舟大起大落、一波三折歷經磨礪的十年。
  • 1968年12月22日,中共時任黨魁毛澤東發起「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政治運動,開展了全國範圍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這場運動改寫了整整一代人的命運。它剝奪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也撕裂了千百萬家庭。
  • 一個封建帝王在打下天下以後,爲了鞏固自己的王位,實現自己的治國政策,要不斷的重新調整自己的統治班子,包括廢諸侯,殺功臣等等,這在中國的歷史上是司空見慣的,毛澤東也不例外。但是毛澤東有一個發明創造,那就是他是通過‘群衆運動’(有人說是‘運動群衆’) 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中國人民因此遭殃。
  • 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後期便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千百萬知青上山下鄉。高中畢業,兄姐們一致反對我下鄉。當時六個兄姐已下鄉五至八年,卻僅有大姐一人被招工。我給大姐寫了一封信闡述我對下鄉的想法和理由:“我計劃在農村奮鬥十年,以勞動成果感動上帝換取成為工人階級一員的資格;歷史應當是前進的不可能永遠倒退,父輩都可以上大學,為何我們卻一代不如一代?”大姐說我太幼稚,根本不瞭解現實。結果我滿不情願地按父母之意跟師傅學了三個月木工及油漆。經我再三向父母請求,最後他們也只好同意由我自己決定。其實那個年代,若想進全民或集體企業當工人,非經參軍或下鄉渠道別無他途,而當一名産業工人無尚光榮的念頭是那麽強烈,“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