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貞岩:是真是假?耳朵識字事件回放揭密

人氣: 89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6年08月01日訊】耳朵能識字,到底是真是假?我們重新找出當時石破驚天的的報導,並根據後來相關當事人的回憶口述,以及當時中共高層是如何處之及科學界是如何考察認知的,你就會得出自己的清晰結論。你還會發現原來,耳朵識字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係……

上個世紀七年代末石破驚天的一則新聞——《四川日報》報道:大足縣最近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鑑別顏色的兒童。這條新聞一時引起人們的轟動,特別是在那個「轟轟烈烈」「戰天斗地」的「文化大革命」狂潮剛過,對人們腦中唯物主義的觀念衝擊很大。但是,1981年,于光遠撰文稱這是「反科學的宣傳」。於是,當地有關部門向上邊層層檢討所犯迷信報導的錯誤。2005年北京科技報又發表了巡訪當事人唐雨的署名陳凡的長篇報導,在羅列很多事情經過的最後,還是用「罪惡」的字眼批判式的束扣該文。如今,四十年過去了,當時事件的主角唐雨當時是否造假騙人?我們不妨回顧一下事情的經過,真相自會知曉。

新聞報導中的唐雨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通訊員高琪、丁先發,記者張乃明報導:大足縣最近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鑒別顏色的兒童。經反復考查,確有其事。

兒童唐雨,現年12歲,小學五年級學生,家住大足縣團結公社建立大隊。去年舊歷十月一天,唐雨和小朋友陳小明一起走在路上,他的耳朵無意中觸到陳小明的上衣口袋,大腦便呈現出一包香菸的牌名「飛雁」二字。唐雨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對陳說:「你裝的香菸是飛雁牌,對不對?」陳小明對唐雨猜到他的香菸是飛雁牌感到奇怪,但當時是在玩耍,未引起注意。事隔兩個多月,一天,本大隊石工韓仁甫等人玩「猜子」,唐雨在旁邊看熱鬧,就對他們說:「我們來猜字。隨便你在什麼地方寫,寫好裹起來我來猜。」韓仁甫便背著寫了一個「房」字,揉成小團,交給唐雨。他拿來放在耳邊,很快就辨認出來了,使對方大為吃驚。這樣,唐雨能用耳朵辨認字的消息就傳開了。

消息傳到江津地區機關,地委領導經過考核,上報到省委。《四川日報》記者聞訊,前往現場,進一步對此事進行了考查,先後用幾種筆和不同的顏色寫了「中國」、「四川省」、「安定團結」等字條,有的疊成若干層,有的揉成小團,交給唐雨用耳朵辨認。每張字條,唐雨只用了幾分鐘就辨認出來了。連用什麼顏色什麼筆寫的都能辨別。

知情者講述的唐雨

耳朵識字現象出現後,多位記者和有關部門人員不但對唐雨本人進行了測試,還同時走訪了很多當事人,現將這些內容綜述如下:1978年11月4日(農歷十月初四日)星期六,是唐雨大哥結婚的結婚日,同一生產隊的小朋友陳小明買香菸回來時,碰上唐雨。陳小明開玩笑逗樂的要唐雨猜他買的什麼煙。唐雨便用耳朵貼住盛香菸的口袋聽了一會兒,隨即準確的說出了香菸的品牌,這使陳小明十分吃驚。從此,唐雨便在小朋友中經常做用耳猜字打賭的游戲。四隊社員王文國得知此事後,要當面問個究竟,他對唐雨說:「沒那麼怪,你若能用耳朵認到字,我願賭二角錢(當時的二角錢能買到飯店的2盤炒菜等,特別是在農村二角錢也是很被看重的)。」當場寫了「王文國」、「四隊」等字條揉成團交給唐雨,很快都被唐雨用耳朵認出來了,人們更加驚奇了。

當時唐雨所在的建立大隊小學老師發現此事後,認為這是宣傳唯心主義,不准唐雨玩耳朵猜字。不久,唐雨家中親人也得知唐雨的特異功能。1979 年2月6日,父親唐克明對唐雨說:「聽說你用耳朵猜字還得了錢哩,你如果認得到,我也給你錢。」於是寫了「太平天國」幾個字,結果,唐雨也猜出來了。2月15日,建立小學學校領導認為唐雨的耳朵識字是搞迷信的活動,於是在開學後繼續批評唐雨用耳猜字是宣傳唯心主義,予以制止。公社文書李華清碰到唐雨的父親也打了個招呼告誡到:「要把你那娃兒管好。」但後來很多人經過親身測試,在眼見的事實面前,很多人覺得確實神奇,此事人傳人傳得越來越遠。

2月16日,胡發利老師把唐雨叫到辦公室,經解除顧慮,胡老師在隨手從作業本上撕下的一張紙上寫了「毛XX」三個字折好讓唐雨猜。唐雨把紙團放到耳朵邊後,很快說:「不是字,是一個紅疙瘩。」在場的老師打開一看,原來因紅墨水未乾折疊後已浸成一片,字跡已不清楚了。當場幾個老師驚奇地說:「真說對了呀!」中午有老師又叫唐雨去試,又一次靈驗。

2月17日,各大隊的小學都到團結公社開會,大家又談起了此事。其他老師不信,當場胡澤舉老師願賭5元,楊凌才老師願賭20盤炒菜。當晚,全體老師到了唐家。周興國老師寫下「牛打馬角」四個不成詞句的字讓唐雨用耳朵辨認。在眾目睽睽下,唐雨不慌不忙的用耳朵「聽」了一會兒說:「不是一句話,是牛打馬角。」周興國老師又把蓋有他一個私章的紙團交唐雨用耳辨認,唐雨斷斷續續地說:「這不是寫的」,「紅色的」,「是一個私章」。大家問他是哪個的,唐說:「認不到,上頭有三點,後面有一個國字。」

團結公社得知此事後,專門組織公社黨委委員白道德、文書李華清、醫生何洋澤等5人到唐家去考察。唐雨當場認對了「豬牛馬羊狗」、「周大順」、「劉承明」 等六七個紙團,李華清仍覺懷疑。下午他又寫了一個「誥」字交唐雨用耳辨認,唐雨辨後用筆寫出了該字的筆劃樣子,對照一看,果然是手寫的「誥」字。這樣,公社黨委不得不相信了。

2月18日,團結公社正式向縣文教局、縣科委、四川日報、中國科學院等有關領導寫了報告,縣上接到報告後,國家科委何大華、文教局隆祥海等人專門考察了此事,認為唐雨耳朵識字確實屬實。23日,縣科委向江津地區科委作了電話彙報。24日,地區又派地委書記白蘭芳、聶榮貴,科委彭樹林等人再次詳細考察。結果還是確認唐雨耳朵識字特異功能屬實。隨即,他們又向省委宣傳部、省科委寫了報告,陳述這一驚奇的發現。

3月6日,中共四川省委重要領導聽了彙報後,指示:請省科委認定一下,如確有研究價值,要給以必要的支持和保護。當日,省委派楊超等人到江津地委親自對唐雨作了測試,竟然發現唐雨不僅能用耳認字和辨色,而且還能用手指等部分識字。9日,省委派人把唐雨接到了成都,住在錦江賓館256 房。3月10日,省科委主任韓正夫等接見了唐雨,並考察了唐雨的用耳認字功能,還是證實唐雨的功能屬實。

在經過一些列的考核測試後,唐雨的特異功能現像終於見報了。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報道了唐雨的功能,人們震驚了。

還有沒有更多的唐雨?

在《四川日報》報道了唐雨的功能後,《上海科技報》、《河北科技報》、《湖南科技報》、《南方日報》、《長江日報》、《甘肅日報》等大陸多家報紙都迅速轉載了該消息。「美國之音」也播出了類似的消息,香港《大公報》、《明報》在頭版顯著位置報道了唐雨特異功能消息。唐雨能用耳朵識字的新聞迅速家喻戶曉。於是,更多的唐雨出現了。

安徽宣城先後發現了能以耳識字辨色的女學生胡聯和何小琴,並在4月6日《安徽科技報》上做了報道。4月13日原《北京科技報》記者甄慶如對8歲的姜燕耳朵識字做了的報道。隨後,據中國國家科委統計,自3月14日至5月 5日期間,全國有12個省上報20名能用耳、鼻、手指、腳趾、胳肢窩、胃、前額認字的奇異功能人。其中省級科委上報2名,地市級科委上報4名,縣級科委上報3 名,基層單位推薦3人,個人反映的8人。這20名中,9至15歲的14人,都是在校學生;20至30歲5人;40歲1人。他們都具有特徵不盡相同的特異功能,在當地都有很多人親身驗證了。

中共高層批示 耳朵識字被批「造假」

在耳朵識字大量出現後,中共高層覺得這樣大規模的宣傳與共產黨的無神論背道而馳,所以覺得不舒服。於是中宣部發文稱「即使卻有此事……對我們的事業沒有任何好處……」《人民日報》總編輯胡績偉見批示後,叫陳祖甲寫了一篇意在讓耳朵識字冷卻的文章。

陳祖甲在文中援引了《聊齋志異》裡一個叫《司文郎》的故事做引子批判耳朵識字的特異功能,稱「被那些荒誕無稽的事分散了精力」。葉聖陶也被安排寫了一篇批判文章。還有人稱耳朵識字這是「小魔術」。同時,也接到了一些對耳朵識字的質疑詢問。如有的讀者打電話給報道過姜燕的《北京科技報》,《北京科技報》給予了與《人民日報》不一樣的答復。比如讀者問到《北京科技報》的甄慶如,甄說,用耳認字是記者作過實驗的,是真的。安徽宣城縣紡織廠醫務所的一位女士來電說,她在家裡做過測驗,證實了她的孩子也能用耳朵識字,這個事是真的。

新華印刷廠的好幾位讀者要求《人民日報》派人去該廠調查,因為該廠一位工人的兩個女兒都能用耳、用胳肢窩認字。5月29日,《人民日報》群眾工作部以陳祖甲文章發表的頭4天中收到的74封有關來信為基礎進行了分析。從理論上分析,有人認為陳祖甲的文章澄清了是非;有人認為陳祖甲的文章沒有說明事實真相,而原來「用耳識字」的消息又那麼真切,有的地方官員還接見了識字的人,這樣就使人困惑;有的說如果「用耳識字」是使用了遮眼法一類騙術,那就該讓科技部門寫出有說服力的文章進行批判,不應該從《聊齋志異》中去找證據;有的讀者指出陳祖甲的文章太霸道。

其實,中共高層的很多人都是承認特異功能存在的,他們很多人都經歷了由不信到信的過程。當時就是在耳朵識字被批判後不久,還有一位特異功能人在中南海也做了許多表演,很多中共高官都過親身測試,經歷了由不信到信的過程。一次,一位中共元老曾親自在家寫好了幾個字,然後用信封封好,拿來叫特異功能者當眾就猜是什麼字。這位特異功能者猜完後,還在信皮上寫到:「感謝首長關心,祝首長健康」。結果,人們打開信時發現,不但字猜對了,而且後寫到信皮上的這幾個字還居然跑到裡面的信紙上了。當時宋健、方毅、王兆國等一些中共元老都在場,人們驚得目瞪口呆。

唐雨哥哥的申冤信

唐雨事件出現後,在中宣部批判後,唐雨等孩子們的耳朵識字被說成了偷看,小小的年紀遭到了很多壓力。為此,多次親身見證弟弟耳朵識字的唐雨的哥哥仗義為弟弟寫了一封申冤信。

信中大致寫道:

親愛的科學院負責同志:

唐雨耳朵一接觸紙團,腦袋裡就像照著幾十瓦的電燈一樣亮,紙像電影的銀幕,字就在紙幕上逐一現出,再說紙團一接觸唐雨耳朵,他腦袋裡就起反應,小腦就現筆劃,大腦接著就現整字。但是有些人在報紙上寫文章批評,人間沒有這樣的事,是假的,是魔術,是荒唐的,給中國人民丟臉。

淒憐的唐雨,12歲的孩童,受這不白之冤,我們家庭受這一打擊,更使我們全家人,日夜不安,晝夜不眠,痛心呀!在10月份縣考察組,地委考察組,四川日報記者張乃明,成都紅領巾雜志社,重慶日報記者,重慶大學哲學系等都來考試過,寫的什麼字,什麼顏色,圖案等效果很好,全部給他們認出,很正確。

因我家在農村,生活環境有限,如有病也麻煩,唐雨現考上初中一年級讀書,上學要走去市裡小路,人來人往,來觀望的人很多,重重困難,使我們丟心不下,如果得到了一個可靠的證實,我們就得放心了。

我們特來信,希望中國科學院具體了解,對這一新生事物、科學的發現,給予判斷。

此致

敬禮並祝科學院諸位叔叔身體健康

唐可飛 1979.11.12

錢學森眼中的唐雨

時任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員會副主任的錢學森和主任張震寰都在有生之年曾力挺氣功和「特異功能」。錢學森稱特異功能必將帶來「科學革命」。1980年2月4日至10日,「第一次人體特異功能科學討論會」在上海召開(下簡稱「上海會議」),在眾多特異功能、氣功界人士及科學研究者的又一次對特異功能的測試、研討後,會議得出的結論是:「耳朵認字這種人體特異功能的真實性現已為公眾所證認。」《自然雜誌》在1979年9月就發表了「考察報告」聲援「耳朵認字」。「上海會議」後的1980年6月,錢學森赴上海訪問了《自然雜誌》,表示了自己對特異功能研究的支持,他認為:「從古以來,人沒有能動地去發掘人體的潛在能力,今後應該用現代科學技術進行研究,自覺地發掘人的潛力。所以對中醫理論、對氣功、對特異功能,都要進行研究,最後都可歸結到開發人的潛力上來。」因此,錢學森勉勵《自然雜誌》克服困難,勇往直前。

錢學森還把氣功、中醫和「特異功能」捏合到一起,認為「三者一致」、「三位一體」。錢學森還曾說過:「四川一個小孩,叫唐雨,『耳朵認字』是真的。」

此外,還有貝時璋、趙忠堯、汪德昭、沈雲、嚴濟慈等有名望的科學界也都承認特異功能現象的存在。比如,一位老科學家一次見到人們在科學會堂有特異功能表演,就罵上了。後來,他親自也進行了測試。自己用手絹包好一塊手錶,自己用手摶著,特異功能人用手一拍。再打開手絹一看,裡面的手錶散開了。他不得不相信特異功能的存在。

秀才見了兵,有理說不清

在「文革」剛過的年代,人們很難去有膽量去搞無中生有的「迷信」活動騙人的,特別是一個偏遠農村十歲剛過的孩子還是很純真質樸的。如果說他真騙人了,那麼多人都被騙了?如果說他真騙人了,那麼從唐雨的小朋友到他家長、學校眾多老師、報社記者、中共的從公社到省委及中央部委的那麼多官員、那麼多媒體人及科學界人士就是他的騙人同夥。可能嗎?圖個啥?

為什麼那麼多人都經過親身測試證明是真實的,在中央領導的一句「高瞻遠矚」的權威批示後,人們才開始發現耳朵識字是造假偷看的?其實,這一點在中共的體制內,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比如,中共官場裡曾私下流行的一句話:「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那麼引申開來說就是:說你是真的,你就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說你是假的,你就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對唐雨耳朵識字的批判是否是這個翻版呢?

有人被授意批判耳朵識字是偽科學、是「悲哀」、甚至是罪惡,真正悲哀的是中共的官員們和不明真相的人們,因為在他們的認知領域內,在權力和壓力面前,真的會被說成假的,最後,即使他本人明明知道是真的也被弄得疑惑了。正中了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了真理」,真理被他們御用文人引經據典一批,雖然看得出批判文章的本身捉襟見肘、驢唇不對馬嘴,可是全國媒體鋪天蓋地一轉載,更多人不論真假都不敢做聲、甚至不敢談及了。最後,把人們引入無神路中,使人們在扼殺真理、良知的唯物主義圈中就範。

特異功能與我們每個人都有關?

其實,史書記載的能證明特異功能存在的事例還很多。

據司馬遷《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能多次用肉眼就能看到齊桓公體內病灶情形的扁鵲又叫秦越人,他曾遇異人長桑君,這位高人給扁鵲傳授醫學秘法、私授禁方,並取出懷中藥,囑他「飲是以上池之水,三十日當知物矣。」扁鵲依其言,收集未沾及地面的水,如露水之類,將藥服下,三十日後竟可隔牆見人,視人體五髒六腑一清二楚。他經過虢(位於山西省寶雞市一帶的西周諸侯國),見虢國正舉喪,中庶子告訴他虢太子「暴厥而死」,即將裝殮。扁鵲立於虢宮門下,斷言虢太子是假死,他能起死復生。中庶子不信,扁鵲進一步斷言:「試人診太子,當聞其耳鳴而鼻張,循其兩股,以至於陰,當尚溫也。」後來,果如扁鵲所言。扁鵲的透視能力不僅在當時算是神奇,在現代仍是現代醫學未解之謎。

被稱為中醫始祖的華佗發明瞭麻沸散,使用此藥的史料見於《後漢書》:「若疾發結於內,針藥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無所覺,因刳破腹背,抽割積聚。若在腸胃,則斷截湔洗,除去疾穢,即而縫合,付以神膏,四五日創愈,一月之間皆平復。華佗做了剖腹手術,但當時並沒有X光透視儀器,這顯然是奇蹟。華佗不但能通過望、聞、問、切看到曹操腦中的腫瘤,還能看到病人腹中疾病之所在,顯然靠的也是他的透視人體的特異功能。

西方國家也有很多特異功能人。一個俄羅斯小姑娘,具有透視功能,她能看到體內所有器官的運作情況,並為其診病。被這位小姑娘「診斷」過的人確實都查出身患疾病。英國《太陽報》的記者在徵得女孩父母同意的前提下,將這位女孩帶回了英國,在眾多的測試下,其特異功能為眾人所折服,在英國引起轟動。

還有,動物也是具有特異功能的。日前網上有個小貓識球的視頻顯示,用幾個碗擺在一排,其中有一個碗內有小球。在將小球展示給貓後,旋即將眾多的碗弄亂,但是,幾次測試,貓都能知道小球在哪個碗內。研究表明,很多動物還會對天敵物種的叫聲或氣味等產生反應,還能對地震、洪水等自然異像有預知功能,被稱為動物的特異功能。

很多特異功能的人也認為,特異功能人人具備,只是很多人的特異功能隨著人們在繁雜的社會人際關係中,過多的不必要的費心勞神把特異功能的本事消失了,這就是為什麼多是小孩具備一些特異功能的原因。小孩兒大多都是很純真,頭腦中很少有不好的念頭纏絮。耳朵識字的出現或許是上天造物主給人們一個從僵化的唯物主義的框框中衝出來的提示。據一些科學實驗表明,當人做好事時,人體的自我免疫能力就會增強;人發怒、做壞事後,人體的自我免疫力就會下降,就易得病。這一現象與特異功能人談到的情形相吻合。特異功能人認為,人摒棄不良嗜好,不做壞事做好事,並按照打坐靜修等方式,就能開發出人體的潛能,還會出現特異功能的奇蹟。同時,人的身體健康狀況還會向良性轉化,甚至一些醫學束手無策的疑難雜症都能不翼而飛了。由此可見,對特異功能的重視和探索,是對人類自我認知的一個積極有益的方式之一,特異功能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

當然,特異功能的出現有真的,也有魔術技法亂真的,也有假冒作弊騙人的,不能因為發現造假者了,就把真的也否定了。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8-01 8: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