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故事精選:

酌古鑒今:施恩、報恩兩義士!

酌古鑒今。(小玉/大紀元)

  人氣: 170
【字號】    
   標籤: tags: ,

清代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有這樣幾個故事:

害人便是害己

紀曉嵐的)先師汪文端先生說:有個人想謀害他的對頭,又苦於沒有好計策。有個狡猾而詭譎的人察言觀色,看出了他這份心思,就暗暗拿了一包毒藥獻給他,並對他說:這種藥入腹即死,而且死時的情狀與病死的人沒有兩樣,就是採取蒸骨驗屍的方法,也與病死的人沒有區別。那人聽了非常高興,把藥收下,並設酒席款待這位獻藥的人。獻藥的人,回家之後,當天夜裡就死了。原來那位預謀的人先用他所獻的毒藥讓他吞食,藉以殺人滅口。

汪先生歎息說:「獻藥的人,想提供殺人的方法取媚於人,結果自己先被殺了。而那個用毒藥的人,先殺人以滅口,但他的陰謀終究還是暴露了。世上的人紛紛擾擾,耍聰明、使詭計,究竟能有什麼用呢?」

所以使用陰謀詭計害人最為鬼神所忌諱!這種人沒有不出錯的。

施恩報恩兩義士!

像育嬰堂、養濟院這一類的慈善機構,差不多處處都有。而滄州卻有個專門收養盲人的地方,名字叫「養瞽院」,與別的慈善機構不一樣,是不屬於官府主辦的。

盲人劉君瑞說:以前有位候補官員陳某,當他路過滄州時,身邊所帶的路費已經用盡了。他在此地舉目無親,更是無從借貸,思來想去進退無路,竟想投河而死。這時候,有個盲人憐憫他,傾囊資助這位候補官員。陳某因之得以進京並得到官職,後來被舉薦為一州之長。

陳某居官之後,總不能忘懷那位資助過他的盲人,便親自帶了幾百兩文銀,想效法當年韓信報答漂母之舉。但他四處尋訪,始終沒有找到這位盲人,就連盲人的姓氏名字,也沒有人知道。於是,他就把這筆資金捐獻出來,在滄州修建了這座「養瞽院」,專門收養孤苦無依的盲人。

那位慷慨仗義的盲人,以及這位受恩必報的陳某,都可以稱得上具有古道熱腸的人。

劉君瑞又說:眾盲人在「養瞽院」裡,留出一間房子,作為早晚燒香禮拜陳公(陳某)靈位的地方。我(紀曉嵐自稱)說:「在陳公的牌位旁,那位盲人也應該設一個牌位。」

劉君瑞聽了很不安,吱唔地說:「一個盲人怎敢與州官平起平坐?」我說:「如果按照官銜來祭祀,盲人當然沒有資格居位於此。但如果是以『義』來祭祀,則盲人樂於助人的俠義襟懷,和陳某的報恩義舉是相等的,設牌位在那裡又有何不可呢?」

這件事發生在康熙年間,而劉君瑞講給我聽時,已是在乾隆乙亥(1755)、丙子(1756)年之間了。當時劉君瑞還能說出「養瞽院」中許多盲人的名字呢。

飛車劉八,自毀其命!

有個叫「飛車劉八」的人,他是我(紀曉嵐)堂孫紀樹珊的車夫。他駕起車來使盡了車把式鞭杆子的威風,用盡了策馬馳驅奔跑的力氣。路上遇到別人的馬車,他都要極力地超越過去,才覺得過癮,因此得了個「飛車劉八」的綽號。至於那馬的體質強弱他不管,馬的飼養饑飽他不管,以及如此苦使後,馬的生死如何他也全然置之不問。因此他經歷了若干家主人,被他馭死的馬也不在少數。

有一天,飛車劉八駕車送紀樹珊到伯兄弟家去,自己空車返回。走到半路時,那馬忽然奔跑起來,他一時措手不及摔下車來,被車輪所軋,倒在馬路中。從外表上看,他只是受了點輕傷,但他竟昏迷不省人事。等人們將他抬回家時,飛車劉八已經氣絕身亡了。

爭強好勝的人,最終必然害了自己。不仁不義的人,也必然自食惡果。駕車駛馬的人,也應該愛惜馬的生命!春秋時代的東野稷,以善於駕車馳名全國,但他用盡了馬的力氣,終於在為衛莊公表演駕車時一敗塗地。何況,劉八只是個駕車的僕夫!他這是自己在毀滅自己的生命,不能說是死於不幸啊!@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