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東園:中共迫害文化精英實錄(四)

人氣: 72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2日訊】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特別是在反右和文革中,殺戮和迫害了幾乎中國的全部文化精英。下邊看看這些中華精英受到的苦難和屈辱。

3、被迫害的教育界精英

蔣南翔

中國教育家,江蘇宜興人。1966年,教育部長兼清華大學校長蔣南翔被抄家。他被迫跪在紅衛兵面前,紅衛兵用腳踩著他的頭,用銅頭皮帶抽打他的背,還揭開他的白襯衫查看,嫌鞭痕造成的「圖案」不勻稱,掄起皮帶補打血痕不夠重的一側。紅衛兵還打了與蔣南翔同住的老母親和寡婦姐姐,並強迫他的姐姐也用皮帶抽打他。

吳興華

現代文學家及詩人,北大教授,學貫中西,一手寫出《威尼斯商人-衝突與解決》,一手寫出《讀通鑑札記》和《讀〈國朝常州駢體文錄〉》,被海外學者譽為現代中國真正學貫中西的少數幾位學人之一。曾翻譯《神曲》。

吳興華16 歲考入燕京大學,同年發表長詩《森林的沉默》,轟動詩壇。他的英籍導師謝迪克追憶說:他「是我在燕京的學生中才華最高的一位,足以和我在康乃爾的學生文學批評家哈羅德布魯姆(耶魯教授,英語文學批評巨擘) 相匹敵」。 他通曉十幾國語言和文學,1957年因與蘇聯專家意見不同被錯劃為右派,取消了授課和發表論著的資格,1966年被抄家,大量手稿書被焚毀,本人慘死。

1966年8月,北大教授吳興華被強制勞改,紅衛兵逼他喝水溝里的髒水。該水溝有附近化工廠排出的污水。他很快中毒昏迷,但被說成是裝死,不准送院,當晚死去,年僅44歲。紅衛兵說他畏罪自殺,解剖屍體以圖證實。

溫寒江

1966年8月19日,毛澤東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百萬紅衛兵的第二天,北京幾個中學的紅衛兵在中山公園音樂堂開鬥爭大會,批鬥二十幾名來自這幾所學校的老師,拳打腳踢,用銅頭皮帶抽打。北京八中的副校長溫寒江是脖子上套著一根繩子,從學校跑到中山公園的,繩子的另一端牽在一個騎自行車的紅衛兵手裡。

梁光琪

1966年8月,北京第十五女子中學負責人梁光琪被紅衛兵關押,頭髮剃掉半邊,每日毆打凌辱。26日,紅衛兵把她和另一負責人高孑非抓來批鬥,強迫他們小便並喝彼此的尿。梁光琪拒絕,被紅衛兵用木棒活活打死。該校女教員王開舜負責洗廁所,紅衛兵用棍子打她的後背,脊椎被打成弓形,再也不能伸直,殘廢終身。

劉美德

北大附中常務副校長。文革中身懷六甲仍遭批鬥毒打,她的頭髮被剪掉,被強迫在操場上爬行,一邊爬一邊喊「我是劉美德,我是毒蛇」。紅衛兵還把地上的污物塞在她的嘴裡,並讓她爬上桌子跪著,腳踩在她背上,擺出毛澤東描述過的鬥爭地主的姿勢,由《北京日報》記者拍照。她的孩子生下來不久就夭折。

李敬儀夫婦

1966年8月,南京師範學院的學生抓了一批老師。他們拖著這些老師在滾燙的馬路上「遊街」,學院負責人之一李敬儀當場被斗死,臀部和腳跟被磨得血肉模糊。她的丈夫吳天石是省教育廳廳長,一起被「鬥爭」,他身上被澆滿墨汁,雙臂被扭成骨折,雙腿癱瘓,腦水腫,昏迷兩天後也離開人世。

喻瑞芬

北師附中生物老師喻瑞芬,1966年8月被打死。她先是在辦公室被打,接著被倒提兩腿拖出樓門,頭部一路在水泥台階上碰撞,被一桶沸水澆淋全身後,她又遭遇毆打和折磨,兩個小時後死去。打人的紅衛兵還強迫學校的老師們圍著喻瑞芬的屍體站成一圈,輪流打她的屍體。

高雲

1966年8月25日,北師大附屬第二中學的學生在學校里打死了三個人,並命令校長高雲站在烈日下,額頭上扎了一排圖釘,並用沸水澆。高雲被打得奄奄一息,紅衛兵認為他死了,就丟去火葬場。火葬場當時堆積了大量被打死的人,火化要排隊。在死人堆中等待被燒時,有人發現高雲還活著,救了他,他活到了文革後。

李廣田

詩人,《阿詩瑪》整理者。57年任雲南大學校長,58年全民寫詩運動中,詩詞貼滿全城,已成右派的他看了三天後認真地說:「同學們,我琢磨了三天,這裡面確實沒一首可稱之為詩的東西。」文革中被監禁批鬥,68年死於郊外荷花池,滿臉是血,頸有繩痕,腹中無水,自殺他殺成謎,據說被發現時死而不倒。

李原

1968年4月,北大教員李原死亡。他年少時曾因家貧填表申請救濟金,文革時該救濟單位被指控為特務組織,他雖沒領到救濟,卻也成了特務,被關押當晚死亡,據說是自縊,但身上傷痕累累,且關他的小房間屋頂極低,根本直不起腰,故妻子認為他不可能上吊,一直伸冤但無結果。

江楠

安徽師範大學俄語講師。曾與丈夫在中國駐保加利亞大使館工作,回國後調該校任教。在文革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林興遭隔離審查,被當時進駐學校的「工宣隊員」威逼強姦。她向組織舉報,反被加以「腐蝕工人階級」的罪名,走投無路之下,1969年在農村上吊自殺。

董堅毅

哈佛大學博士,52年回國,55年支援大西北。57年被定為右派送夾邊溝勞教。60年饑荒襲來,董亦不能倖免。其妻顧曉穎(也為留美生)來探視,待尋得其遺體時,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僅剩頭顱掛在骨架之上。夾邊溝勞教人員2800多人,餓死2100多人,死難者掩埋草率,累累白骨外露綿延兩公里。

宋勵吾

南京解放軍氣象學院教授、系主任,曾留學美國。文革受迫害,1966年8月被紅衛兵用帶釘子的木棍打得滿頭血洞,當晚在家中用剃鬚刀片割斷血管自殺。死後,妻子和女兒又被下放農村多年。

何慎言

曾在北大中文系任教,後調往北京日報,因丈夫被劃為右派,被調北京第四女子中學任教。1968年,她在教室黑板上書寫毛澤東語錄 「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時寫漏了兩個字,寫成「千萬不要階級鬥爭」,被指控為「現行反革命行為」,遭激烈批鬥後自殺。(《文革受難者》,王友琴)

卞鑒年

 生物學家,曾任天津南開大學生物系系主任,文革中被打倒,遭遇持續的「鬥爭」和「審查」,關進「牛棚」,受盡種種侮辱和折磨,不久後投湖自盡,年僅43歲。

楊必

錢鍾書夫人楊絳的妹妹。早年畢業於震旦,後留校任教,1949年後任教於復旦,高挑漂亮,被稱為復旦的「玉女教授」,《名利場》的中譯者,譯作中的傳世經典。1968年在文革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中被迫害自殺。因自殺是對抗文革的重大罪行,所以楊絳曾在回憶文章中寫為病逝。

陳耀庭

贛南醫專教師。文革開始後,他不顧個人安危,在妻子謝聚璋配合下,寫下13篇文章和《致毛澤東信》等14封信,用大量事實證明文革的路線方針政策都是錯誤的,被打為反革命,1967年底被捕,1970年判處死刑,終年38歲。妻謝聚璋1968年初被捕,判死緩,1971年7月死於勞改農場。

黃家憑

廣西桐玲中學副校長,「文革」開始被打成叛徒,後被批鬥殺死。翌日凶手們挖他的肝,剝他的肉,只剩一副骨骼,隨後他們在學校宿舍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帶頭的一個女學生曾追求黃的兒子,如今劃清界限。這只是廣西文革武鬥中死者的一例,僅1968年7月至8月間,廣西共殺害84000多人,吃人成風。

張師亮

甘肅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他在一次世界史研究討論會上批評毛澤東,認為毛澤東的階級鬥爭論不妥當不全面,指出階級鬥爭絕不是萬能的。結果被指為反對偉大領袖,反對毛澤東思想,文革開始就被打成現行反革命,1970年被槍決。因是近距離槍擊,頭顱被打得粉碎,並被拍成照片在蘭州城內示眾多日。

潘光旦

近代中國社會學家優生學家,對於優生學、教育制度、婚姻制度、家庭問題、娼妓制度、人才分布等等有研究。

曾在美國攻讀優生學,並延伸至家族、家庭研究,最善治年譜,經常埋頭於某姓的家譜,追根溯源。有人送了他一幅對聯:「尋自身快樂,光他人門楣」。潘光旦是1949年後一個大師的典型遭遇。歷次運動都挨批,批鬥毆打、年老多病腿瘸,還被強迫勞動。病危時向隔壁的他的學生費孝通要止痛片和安眠藥,但都沒有。費孝通將潘光旦抱在懷中,直到老師停止呼吸。

沈有鼎

沈有鼎,上海市人,1929年畢業於清華大學哲學系。同年考取公費留美,1931年獲哈佛大學碩士學位。精通數理邏輯。歷任清華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教授。1949年後,有一次說一條毛主席「最高指示」中「要是加上一個逗點就更清楚了」,馬上給揪去,開了一晚上批判會,說他是「現行反革命」,「不投降就叫他滅亡」。沈有鼎不通世故,有時還有點迷糊,文革時,大家天天手舉《毛主席語錄》「早請示、晚匯報」。有一次,沈有鼎手裡的語錄本拿顛倒了,便遭到紅衛兵批鬥。批鬥了半天,他自己還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批鬥。

席魯思

席啟駉,字魯思,武漢大學五老之一,成名極早,古代文學專家,當年「思辨學社」最年輕的成員。文革開始那年,他剛滿70歲。他一生沉浸於傳統學術中,故被羅列許多罪狀,遭遇批鬥。在眾多知識分子被迫自我批判甚至自我辱罵時,他堅決抵制文革,說「士可殺、不可辱」,獨自在珞珈山上絕食而死。

陸蘭秀

蘇州圖書館副館長,因反對文革入獄。她在獄中撰寫大量理論文章,上書毛澤東,否定文革,她責問毛:「你可以把迫害人民的一切責任推給下級,但文革是你親自領導,是逃避不了的」。後蘇州召開四萬人大會,判其死刑。刑前遊街示眾,為防止她發聲,遊街前卸掉其下頷骨,口裡塞滿破布。

潘天壽

一代藝術大師、畫家。文革時被關進牛棚,在浙江美院的「打潘戰役」中被日以繼夜批鬥。1969年初被押往寧海等地游斗,此後在重病中被押到工廠勞動,心力衰竭,臥床不起。1971年5月,有關方面對他宣讀定案結論,指他是反動學術權威,與人民是敵我矛盾,憤慨的他大出血,送院搶救,幾月後淒涼離世。

潘天壽曾在抗戰時期寫詩「為訪燕幽屠狗輩,夜深風雪渡黃河」,被誣為借詩尋訪刺客,對毛主席有刻骨仇恨。此外,他的其他詩作也遭到了類似批判。1969年,73歲的潘天壽在各地游斗後,帶著渾身傷痕與口水返回杭州,他在途中拾到一張煙盒紙,在上面寫下了其一生最後一首詩:莫嫌籠縶窄,心如天地寬。是非在羅織,自古有沉冤。(待續)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08-02 5: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