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在中:缺失人權的大陸體育五大硬傷

——寫在出征31屆里約奧運時

人氣: 8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0日訊】古希臘奧運期間,各國必須停戰,運動員競技只爭橄欖花環,象徵和平友誼。近代奧運之父法國人顧拜旦好友亨利提出的「更高、更快、更強」的口號,也是著眼於人,旨在發掘人體潛能;而公平、公開、公正,才是奧運會基石。但大陸往往反其道而行之,在運動體制上,完全沿襲前蘇聯模式,不擇手段地製造「奪金機器」,把金牌作為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的籌碼,常借比賽輸出革命,讓政治強暴體育,嚴重地褻瀆了奧運精神。

規模龐大的大陸奧運代表團即將出征,上方發話:誓奪金牌榜次席!作為一個多年的老體育迷,在亟待觀賽之餘,也有一絲不安和憂慮,原因就是大陸體育長期存在的五大硬傷,非但沒有緩解,反而越加嚴重。

第一、政治強暴體育,違背奧運精神

古希臘奧運期間,各國必須停戰,運動員競技只爭橄欖花環,象徵和平友誼。近代奧運之父法國人顧拜旦好友亨利提出的「更高、更快、更強」的口號,也是著眼於人,旨在發掘人體潛能;而公平、公開、公正,才是奧運會基石。但大陸往往反其道而行之,在運動體制上,完全沿襲前蘇聯模式,不擇手段地製造「奪金機器」,把金牌作為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的籌碼,常借比賽輸出革命,讓政治強暴體育,嚴重地褻瀆了奧運精神。

1956年,大陸本已組團完畢,準備參加墨爾本16屆奧運;獲悉組委會以臺灣的英譯名稱邀請了自己的政敵,便提出嚴重抗議,卻因抗議無效,單方面退出比賽。從此,大陸中斷與奧運會往來,自絕於國際體育組織。這也讓當年打破過世界紀錄的舉重名將陳鏡開等優秀運動員,失去了在國際上亮相的機會。

更有甚者,為了分庭抗禮,與印尼聯合舉辦「新興力量運動會」;為了與亞運會抗衡,又不惜花費鉅資幫助柬埔寨建設體育場館,借地兒舉辦所謂的「亞洲新興力量運動會」。殊不知,參賽選手均以青年學生為主,比賽乏善可陳,金牌得主的成績往往低於國際奧運報名資格,屬於典型的心理安慰、自娛自樂了。

同時,國際奧會宣佈:凡去「新興力量運動會」參賽的選手將被封殺,以後禁止參加國際奧會屬下比賽。這一招打中七寸,好多優秀選手望而卻步,深怕去湊熱鬧而丟了前途,兩個「新興力量運動會」都只搞了一屆,便偃旗息鼓無疾而終。

反之,在這期間,伴隨著經濟騰飛,臺灣迅速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作為上層建築的體育也風生水起、人才輩出,先後湧現曾在奧運爭金奪銀的「亞洲鐵人」楊傳廣、「東方羚羊」紀政等優秀選手,棒球隊更是風靡全球,將閉關自守的大陸甩了老遠。

文革後,大陸百廢待興,認識到過去失算,不得不低調宣佈:「只要臺灣運動員是以地方名義參賽,便可同台競技」——這本來就是過去奧運會邀請臺灣的慣例,何必多此一舉?這些話,說了等於沒說,實際是找臺階投降,說明極左政策損人不利己。

強調政治高於一切的中共當局,常借比賽拉幫結派,故,亞運會上,宣佈不與以色列隊員過招,以此討好阿拉伯反猶國家。

70年代末,國際奧會既往不咎,重新接納了大陸。但剛回奧運大家庭,還沒正式參賽,就因蘇聯出兵阿富汗而抵制莫斯科22屆奧運。所以,除1952年大陸奧運代表團曾到赫爾辛基舉行過升旗儀式外(抵達目的地比賽已近尾聲)大陸體育界實際上與國際奧會整整絕緣35年。

1984年,美國洛杉磯舉辦23屆奧運會。蘇聯東歐以牙還牙集體報復抵制,使得連續兩屆皆成半球奧運。大陸卻因禍得福,客觀上避開了蘇聯、羅馬尼亞等田徑和體操強國,撈便宜獲15金。其中,個人得到三金二銀一銅的李寧獨領風騷,被冠以「體操王子」稱號,出盡了風頭。

直到1988年漢城24屆,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世界級奧運比賽。正為上屆15金沾沾自喜的大陸隊,這次遭遇真槍實彈的挑戰,成績一落千丈,經全力競爭只得五金。在跳馬比賽中,體操王子跌坐地毯,李寧自此尷尬退役。所以,24屆奧運被大陸體育界稱為「兵敗漢城」(首爾前名)。

政治強暴體育,這在大陸乒乓隊表現特別明顯。自從1988年漢城引進乒乓比賽以來的七屆奧運中,總計產生28枚金牌,大陸獨得24枚,幾乎包攬,素有「標杆運動隊」稱謂。正因為如此,總教頭蔡振華官運亨通位高權重,僅次於劉鵬穩坐體育總局二把交椅。比較奇怪的是,上方自以為蔡能包治百病,偏要外行來領導內行,被封贈為足球總管。但蔡振華上任以來,男女足的比賽成績不進反退,男足連續幾屆止步于世界盃亞洲預選賽,排名曾下滑到100開外,屬亞洲二、三流,球迷罵聲不絕。好在高洪波接過教鞭,此次亞洲預選賽後半段勝出,以最後一名成績,幸運小組出線,排名回升到81位。

另一個被毛澤東譽為「乒乓外交」領頭羊的莊則棟,文革中擢升任全國體委主任,後隨四人幫的倒臺而淡出政治舞臺,成了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徐寅生升官更具戲劇性,在「怎樣打乒乓球」的所謂「哲學性極強」的文章中,揚言「要把乒乓球當成蔣介石的腦袋來打!」皆因其愛恨分明,遂成中共寶貝。另一「舍小我識大局」的李富榮,聽從組織安排,在28屆男單決賽中,故意輸給莊則棟(成就莊的三連冠永久保存獎盃)亦能升官。然而,現場的前南斯拉夫觀眾卻不買帳,全場倒彩!這種違背奧運公平競賽原則的行為,乃是大陸乒乓隊傳家法寶,被一以貫之。

不幸的是,以上寵兒的老前輩,卻因沒突出政治或出身問題倒了大霉。1959年,真誠愛國的容國團,主動從香港返回大陸,在參加德國多特蒙德25屆世乒賽時男單奪冠,乃是大陸運動員中首位世界冠軍獲得者,那時何其榮耀啊!曾幾何時,文革中竟被莫須有罪名迫害至死。無獨有偶,也是香港歸來的姜永甯、傅其芳,同樣慘死於文革,乒壇「三英」無一倖免,令人唏噓。

從技術層面講,80、90年代,真正的「女乒一姐」非何智麗莫屬。1987年世乒賽,她沒有根據政治需要,按組織安排讓球給管建華,憑實力直拗奪冠。回國後,反被批鬥、除名。這恐怕也是世界體壇最奇怪的事件了。一氣之下,小何遠嫁東洋,代表日本出征,在1994年的42屆世乒賽上,連克大陸冠亞季軍鄧亞萍、陳靜、喬紅,代表日本奪冠,引發乒壇地震。也因此,何智麗差點被打成漢奸;迫於政治壓力,害怕再回國遭遇不測,何智麗放棄了到天津參加43屆世乒賽。近年,互聯網暴光此事來龍去脈,上方被迫轉變態度,何智麗終於澄清惡名,現隱居上海。

鄧亞萍最搞笑,乓壇退役後,先到團中央當官,繼上任「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黃毛丫頭,乳臭未乾,便斬釘截鐵斷言:「人民日報幾十年沒有一條假新聞」。眾老百姓質問:「畝產幾萬斤,是不是假新聞?」鄧亞萍啞口無言。在掌管「人民搜索網」開發時,整整20億元投資,輸得血本無歸。這個敗家子不作自我批評,怪罪其它公司沒有國家觀念。最近,終於悄悄辭職。

大陸還有一個壞毛病,總愛拿1949年前後比較,把民國時期的體育運動說得一錢不值,抓住1948年足球隊沒有經費回國,一路上賣藝掙錢的事大做文章,以證明國民黨多麼無情,共產黨多麼偉大。此處姑且不說事情真偽,就算確有其事,還不是內戰原因,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正酣,長春有幾十萬民眾被共軍圍困挨餓,國民黨要空投救急,哪裡還有時間和精力它顧。此指責全無道理,等於土匪進屋搶劫,反責怪人家沒有照顧好自己外出的孩子。再說,他們能夠沿途賣藝,說明水準不低,除了亞洲球王李惠堂外,那時的中國足球隊,在1913~1934 的十屆遠東運動會上,九冠一亞,日朝(朝鮮尚未分裂)不在話下,現而今的大陸足球,有那水準嗎?

順便說說,原大陸體委主任(現更名體育總局)伍紹祖,只因推廣法輪功強身健體的練功活動,就被江蛤蟆一擼到底。政治強暴體育,乃中共鐵律也!

第二、奧運戰略,勞民傷財

1988年,在漢城奧運丟了面子的大陸,為了粉飾太平,遂搞出一個龐大的奧運戰略,預先將奪金指標分配落實到各省、直轄市、自治區,規定只能超額、不准落空,至於採用什麼手段,悉聽尊便。於是,怪招迭出,嗑藥打針,虛報年齡,冒名頂替,互挖牆角。最常用招數就是財大氣粗地花錢如流水……

應該承認,高度集中的舉國體制,能使奧運戰略初見成效:巴賽隆納25屆、亞特蘭大26屆、悉尼27屆、雅典28屆,大陸分別得到16、16、28、32金。29屆北京奧運,得天獨厚,唯一一次金牌榜首;2012年30屆倫敦奧運會,得38金,居榜眼。看似成績斐然,卻是鉅資砸出,與精神文明無關,對百姓健康無益。

根據官方承認的資料,有人統計過,平均每獲得一塊金牌的直接花費,可購黃金160公斤,那可是舉重冠軍也舉不起來的重量啊!而間接花費則是天文數字,世界最快的天河二號電腦,恐怕也算不清楚了。

自戀於奧運戰略「成功」,以為申奧一蹴而就,殊不知,人權不佳和環境污染等諸多因素,導致2000年申奧失敗,最後輸給了澳大利亞悉尼。這讓中南海情何以堪!為了翻盤,北京表態不惜工本,對運動員費用大包大攬;氣象上,保證做到「奧運藍」。

2008年,北京獲准舉辦29屆奧運,信奉無神論的共產黨墮落為風水先生,將開幕時辰定為奇怪的2008年8月8日晚上8點零8分,以應對五個發發發發發。

為了奧運,北京如臨大敵,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軍警林立,盤查路人。關停並轉排放廢水廢氣企業,汽車限行、遊客限入,「危險分子」被強制旅行……無所不用其極,浪費多少民脂民膏,誰也說不清楚。單是為了運動員能吃上新鮮水果,包括我們四川在內的很多地方,事先圈定果樹,日夜守護,摘下後概由專車、專機及時送達運動員食堂。

說實話,這不是好客,而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想一想,汶川地震的八萬亡靈屍骨未寒,百萬災民還住在防震棚裡。按大陸自定「每人每天收入低於一美元」的貧困線標準,中國還有7500萬貧困人口;而聯合國的標準要翻一番,大陸實際貧困人口近兩個億,我們有必要操這個漂亮嗎?

麻煩的是上行下效,在隨後舉辦的廣州亞運會和正在籌備的北京冬奧,都是如此這般地進行燒錢比賽。最誇張的是,燒錢頗具病毒傳染性,每逢國際活動,無不花錢擾民。所以,大陸老百姓目前有三怕:一怕開會燒錢,二怕出訪撒錢,三怕貪官撈錢。

世界上最發達的美國,在洛杉磯1984年舉行奧運會時,儘量利用幾十年前用過的舊場館,沒有大興土木。而轉播權和企業贊助資格,競標決定,努力開源;開支精打細算,儘量節流,首創個人承包先例。結果,國家不但不花錢,反而淨賺美金2.25億,整個比賽同樣精彩紛呈。這正是人家重視人權的表現,那像中國敗家子啊!難怪,北京奧運傳遞火炬幾次被搶、被滅,用打火機點燃,早已無聖火內涵了。

第三、打針嗑藥,後患無窮

即將開幕的31屆裡約奧運,俄羅斯田徑選手被禁賽,問題出在服用興奮劑。其實,大陸在這方面差不多,無非更加隱蔽。

說遠點,1993年,馬俊仁利用興奮劑「定制」出王軍霞等一大批女子長跑「世界冠軍」,她們接連刷爆66次世界及有關賽會紀錄,震驚體壇也引起懷疑。馬俊仁倒打一耙,「控訴」西方說三道四,歧視華人,想為自己開脫。

1999年,著名記者趙瑜寫出報告文學「馬家軍內幕」,全面戳穿了馬家軍神話。本來,內中有一章節,披露馬俊仁親自給隊員打針發藥;當局為保住顏面和金牌,發表時強行刪除,直到最近經互聯網暴光。由於長期系統服藥,這些可憐的女孩普遍男性化,閉經,長鬍子、粗嗓門……不堪受虐,多次集體逃跑;結婚成家生活不順。在她們的回憶中,流露出深深的悔意和對昔日「恩師」馬俊仁的仇恨。嚴格說來,馬俊仁涉嫌刑事犯罪,當局為自保,不得不保馬。

另一個興奮劑重災區是游泳隊,屢破紀錄的五朵金花,體格健碩、肌肉發達,早就被媒體諷刺為像「搬運工」。男女舉重隊,情況更糟,多人曾被收回金牌。1994年的廣島亞運會上,女遊大把抓金,卻被針孔攝像頭拍下宿舍內打針嗑藥實況,被日本人告到組委會;結果,取消所獲12塊金牌劃歸日本。從此,大陸游泳隊一蹶不振,成績大幅度滑坡,幾乎後繼無人了。進入21世紀,才出了孫揚、甯澤濤等奪金選手。但他們乾淨嗎?我懷疑。

1996亞特蘭大奧運會開幕式,當大陸隊入場時,解說員脫口而出:「看!一支靠興奮劑出成績的隊伍正向我們走來……」作為一個中國人,我感覺臉紅。

前年,孫揚也傳出服用興奮劑醜聞,只被內部處理「停賽」,而停賽時間,剛好錯過國際比賽週期。前段時間,盛傳寧澤濤因私接廣告不能入選裡約奧運隊,最後不了了之。他們是奪金大熱門,或被解釋為治感冒「吃錯藥」,或被解釋為雖然有錯,但孺子可教也!一句話,百般包庇。的確,當局常「吃錯藥」——拿運動員的健康和生命去換金牌,從而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是瘋子的節奏,是該服藥了,這回可不要再「吃錯藥」啊!

我的生意夥伴王述成的親侄兒,入選四川游泳後備隊。在服用教練給的一種白色藥片後,直接倒在泳池旁。其父母上告無門,埋頭經商,可越有錢越想兒,長年悲痛不已,害怕觸景生情,經常駐外地,他們在成都18步島的別墅,由王述成代管。

那麼,為什麼大陸未被全面禁賽呢?四川運動技術學院內部人士透露:「我們與其說是在研究如何反興奮劑,不如說是在研究如何防止被查出來」。由於篇幅關係,這方面的伎倆不贅,只舉一例足矣!馬俊仁就把興奮劑描繪成馬氏專利「營養湯」,再用某藥膳配方冒名頂替,讓企業高價購買生產賺錢。看看!嗑藥無罪,造假有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也。總之,在不說假話就辦不成大事的國度,杜絕造假,難!

第四、兩極分化,前途堪憂

大陸迄今在已參加過的八屆奧運會上,共奪金牌201枚。但投入人力物力無法計算,專業運動員就好幾萬。自然,能夠攀上金字塔尖的運動員鳳毛麟角,真如古詩所云「一將功成萬骨枯」。

極少數的成功者,可以升官發財,享盡榮華富貴。小巨人姚明,利用他在NBA淘到的第一桶金,投資體育產業卓有成效,又熱心公益,當然可算成功人士。女運動員中,郭晶晶、伏明霞嫁入豪門,榮華富貴、衣食無憂。

但絕大多數運動員退役後,面臨就業難題。一方面,從小專業訓練,文化程度偏低;另一方面,普遍傷病纏身。有的賣金牌,有的淪為搓澡工,有的地鐵賣藝,甚至女子體操選手樊迪,上海的城市戶口都成問題,長期靠過去的恩師黃玉斌資助生活。

我有一個同年校友蔣克禮,1956年元月23日,同時考進重慶機床廠。當晚,學工隊與廠隊籃球比賽,小蔣展露頭角,立即入選廠隊;是年五月,他以全市機械隊的名義,參加了首屆重慶工人運動會;接著,蔣克禮就被市隊、省隊看中,成了專業運動員。比較幸運的是,四川男籃在1959年的全運會男籃半決賽和決賽中,都是兩三分險勝北京、八一,奪得首屆全運會冠軍。蔣克禮功成名就,被封為運動健將;後來,與同為運動健將的重慶女子體操運動員結婚。這麼一個骨灰級的籃壇元老,這麼一個功勳卓著的運動員,讀者一定以為晚年幸福吧?非也!多年比賽,積勞成疾,腰傷嚴重,可在報銷藥費和爭取應有待遇和福利問題上,他現在的愛人居然會當眾給朱玲下跪。朱玲曾是五連冠女排成員,現為四川體育局長,真乃縣官不如現管喲!一氣之下,女兒遠走高飛去了瑞典,兒子踢足球,但願不走爹爹老路。

第五、挪用群體資金,國民體質下滑

別以為大陸是金元帝國,能輕易為奧運大把花錢,實際上,只是集中精力打殲滅戰。不過,他們「殲滅」的卻是13億民眾的健康甚至生命。環境污染,癌症肆虐;缺少運動,三高流行;體校鍛練少讀書,學校讀書少鍛練。

最近暴露的毒跑道事件震驚國人,由於偷工減料和亂加溶劑,彩色跑道表面光鮮,輻射害人。從各地幼稚園到大中小學,都有感冒咳喘流鼻血甚至致癌的情況發生。據報,成都雙流帶頭全部剷除,此舉堪贊。可很多地方說:你百強縣有錢,我們拿什麼來更新?遲遲沒有什麼動作。

利用體育彩票盈利建立的社區鍛煉器材,多數已年久失修,無法更新——源於沒有錢。錢去哪兒?除了被體委挪用於專業運動隊,就是被貪污腐敗分子糟蹋了。在近期的在審計報告中,巨額經費違規,有的去向成疑。

說來慚愧,大陸最大的群體運動就是廣場舞,從天安門跳到盧浮宮,從時報廣場跳到莫斯科……也許這種基本不花錢的運動最合官方胃口,所以,被竭力提倡推廣,又是比賽,又是編曲。他們的想法是:讓老年人在舞步或麻將桌上,忘掉煩惱;讓年輕人在愛國狂熱和手機裡,醉生夢死。如此這般,他們「一黨專政」的中國夢大約就能實現了。可是,如今的中國百姓不是阿斗,歷史定會作出正確選擇!

--原載民主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8-10 11: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