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炎黃偽刊五問」振聾發聵 網絡熱傳

適逢文化大革命爆發50週年,2016年出刊的大陸敢言雜誌「炎黃春秋」,刊出學者撰文主張「推進文革史的學術研究」,並回顧文革前夕「1965年的人民日報」。(中央社)

人氣: 412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1日訊】一篇名為《炎黃偽刊五問》的文章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被廣泛轉發,質疑中國藝術研究院涉嫌侵權的行為以及中國司法部門對此案不予受理案件的態度。中研院至今沒有對炎黃春秋「偽刊」一事發聲,而《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先生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的採訪時擲地有聲的對「五問」進行了回答。

五問五答

偽炎黃五問的第一個問題:炎刊之所以被整肅,是因為它被認為已是反黨堡壘。那麼這個刊名應該徹底消滅,挫骨揚灰,不留痕跡,就像砸碎燕京,聖約翰,震旦一樣。但偽刊仍叫炎黃,而且非叫炎黃不可。為什麼?

總部設在美國的《北京之春》雜誌名譽主編胡平回答道:因為炎黃春秋的名聲好,當局也力圖避免在外面引起震動,就偷梁換柱。它明明是把比較好的刊物封掉了,卻想讓外界看不出來。所以,儘管原班人馬不斷抗議,他們的行為也違反法律程序,他們也要這麼做。這樣外界不了解底細的人還以為跟原來沒有變化。

偽炎黃五問的第二個問題:李銳,杜導正,何方,江平……已被認定為歷史虛無主義代表人物,必欲除之而後快,那麼,偽刊應該堅決與其劃清界限,並批倒批臭。況且這些老人一再聲明只與原刊有關,與其他任何出版物無關,但偽刊仍把他們列入顧問名單。這是增光還是抹黑?

胡平答:他們為了不動聲色,偷梁換柱。他們知道《炎黃春秋》的原班人馬有很好的聲譽。另外,整肅這些人跟外界也實在不好交代。一方面,在內部不點名的批評這些人有問題,同時他們也很清楚這種指責毫無道理,他們在民眾中有很好的口碑,所以把他們的名字保留了下來。我覺得這樣的做法非常荒謬可笑。

偽炎黃五問的第三個問題:徐慶全,王彥君等是杜導正為首的社委會任命的炎刊編輯部負責人,在杜導正宣布原刊停刊後,他們早已聲明,不接受偽刊任命,而且他們也從未為偽刊工作,偽刊仍把上述人員列為編輯部負責人名單。是想給他們發空餉嗎?

胡平答:這個問題是一種諷刺。他們就是故意掛上這些人的名字,讓外界不知道已經偷天換日了。我覺得至少他們還會用這些(原班人馬的)名字一段時間,可能等到外界不太注意這件事情了,再換名字。他們就是想力求減少這次整肅炎黃春秋所造成的震動。

問題四:炎刊原來的編委成員,都是各界知名人士,其中絕大多數已公開聲明,與原刊共進退,絕不與偽刊發生關係,偽刊仍列上述人員入編委名單。這是不是盜用他人名聲的詐騙行為?

胡平答:當然是。無論是從法律還是道德上都是很惡劣的,是置法律與道德於不顧,瞞天過海,偷天換日。

偽炎黃五問的最後一個問題:此事涉及法律甚多,侵吞他人財產,擅入他人辦公場所,侵犯姓名權,盜用刊號……但號稱人民法院的法院不予受理,這場多重侵權的嚴重事件,難道當局想不了了之?了得了嗎?

胡平回答說:他們當然想壓下來。這明顯是出自最高層,這麼多老人,別人不敢動。而在中國,司法系統是在黨的控制之下。如果案子不涉及最高層,法院還可能受理,但是一旦涉及最高層,法院肯定是不會理你的。我覺得這幾年言論自由的尺度大幅度縮減,這次整肅炎黃春秋也是一個警報。

五問的作者是誰?

在中國網絡上被廣泛轉發的《炎黃五問》以周瑞金為署名。周瑞金筆名為黃甫平,是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兼職教授,中國礦業大學淮海文化傳媒研究院名譽院長。不過,當五問在中國社交網絡上廣泛流傳之後,周瑞金發文澄清自己並非此文的作者。隨繼,張寶林發布聲明,表示文章是自己所寫,與周瑞金並無關係。

張寶林在聲明中表示:「此文發布時,我只是在朋友圈和幾個朋友群,沒有必要署名。我也沒必要冒別人的名,傳自己的東西。可是我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出於什麼目的,把文章安到了周瑞金老師頭上。這篇文章,藉助名人效應,可能傳播會更廣些。但這並非我的初衷。現在文章被上面封殺了,我應該出來做個說明。我希望這件事不會給周老師帶來困擾。如果有任何問題,都由我來承擔,與周老師無涉。」

張寶林在聲明中再次強調了自己對中研院非法出版炎黃「偽刊」的憤怒,他稱:「偽刊的炮製者創造了一個新的記錄。那就是搶了人家的傳家寶,還公開展示人家的族徽,把已被他們砸碎的別人的祖先牌位,當做自己的祖先供起來,這是什麼套路?我百思不得其解。」

張寶林呼籲有關當局回答這五個問題,否則民眾將對當局信誓旦旦的依法治國表示極大憂慮。

(轉載美國之音;原標題:炎黃五問振聾發聵,胡平回答擲地有聲)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6-08-11 1: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