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鐵窗15載容顏改 修煉26年王治文初心未變

王治文近照。(大紀元)
王治文近照。(王曉丹提供)
人氣: 89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北京軍事博物館前面的大院裡有一片松樹林,1990年的時候,那裡有很多人練氣功。剛過40歲的鐵道部非金屬材料公司的工程師王治文就是在那裡遇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我知道王治文在那以前練過別的氣功。」當時在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一科工作的鐘桂春對記者回憶說,「他說法輪功從法理上修煉真、善、忍,以及功理上也不練氣、不練丹,而是修煉一個法輪,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氣功。」鐘桂春從那時起認識了王治文,在他的記憶裡,王治文是個很溫和的人,「個子高高的,很有修養,他給我的印象非常好。」

鐘桂春說,那時王治文的領導同事們都很佩服他,因為他對工作兢兢業業,對個人利益看得很淡。「我記得那時候他們家房子已經很舊了,是可以調成大房子的,但是他連這個想法都沒有。」王治文很快認識到了法輪功是一部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高德佛家大法,說他「終於找到了師父」。

從那以後,王治文把自己全部的業餘時間都用在弘揚法輪功的事情上了,他成了中國法輪功研究會的成員。

「王治文當時在公司上班,比我們要忙得多,所以找他很費勁。」另一位研究會成員、原中國公安部官員葉浩回想當年的情景時說,王治文在那麼有限的業餘時間裡,一直負責著聯繫各地辦班、建立義務輔導站的事情。「他做什麼事情都和大家商量著來,很文雅、謙虛、低調的一個人。」

那時的王治文濃眉大眼、相貌堂堂,用女兒王曉丹的話說:「我爸爸原來是方形臉,那叫一個帥,真的很帥啊。」

在女兒眼中爸爸永遠是最帥的。圖為法輪功學員王治文(左)和女兒王曉丹。(大紀元)
在女兒眼中爸爸永遠是最帥的。圖為法輪功學員王治文(左)和女兒王曉丹。(大紀元)

冤獄15載模樣大變

法輪功於1992年公開在中國社會傳出以後,短短7年裡吸引了無數中國人修煉。1999年7月,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一意孤行取締法輪功。空前的大災難禍及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群眾和他們的家庭,首當其衝的就是王治文等一批義務弘法教功的人。

王治文1999年7月20日被抓,同年12月被判刑16年。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熬過中共監獄裡那15年、5000多個日日夜夜的,只看到他2014年出獄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面目皆非的老人。花白的頭髮,尖尖的臉頰。即使在出獄兩年後的今天,女兒還是找不到一絲當年爸爸的英俊模樣。

最近剛從中國回來的王曉丹說:「爸爸的臉型變成了尖尖的一條,而且有點歪。他1米76的個頭,120斤的體重,頭髮禿了,剩下的白頭髮染黑了,顯得比剛出來的時候年輕了一些。」

 原北京法輪功義務協調人王治文歷經15年監禁後,近照首度曝光。被關押前後面貌差異之巨大,令女兒王曉丹心痛。(大紀元)
原北京法輪功義務協調人王治文歷經15年監禁後照片曝光。被關押前後面貌差異之巨大,令女兒王曉丹心痛。(大紀元)

受盡磨難終不悔

和分離多年的女兒相見,最讓王治文高興的事情竟然是和她一起讀《轉法輪》。他說:「好多年沒有人跟我一塊學法了,能跟你們一起讀法真好!」他對女兒說,他在監獄裡失去了很多時間,現在要多看書學法,補上落下的內容。王治文每天5點起床,大量的時間用於學法煉功。

在父女倆短暫的重聚時間裡,兩個人談論最多的不是父女情深的往事,而是在修煉上的心得。「我和爸爸之間最緊密的聯繫是我們同是大法弟子,我們談的都是修煉這些話題。」王曉丹說:「爸爸的心性比我好,他總告誡我學法要坐正,四個整點發正念不能錯過。」

15年的牢獄生活除了讓隨和的王治文變得更加沉默外,他的所思所想和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一模一樣,讓人感覺不到他與世隔絕了那麼多年。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都在盡力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和中共迫害他們的真相,勸中國人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從而逃離被中共牽連而遭淘汰的命運。

現在讓王治文常常發愁的是,他勸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時候,很多人聽不進去。他對女兒說:「還是我修得不好,說的話穿透不了人心啊。」不過他也有高興的時候。有一次,他給幾個農民工講法輪功真相和「三退」之後,有個民工表示要退出共產黨組織,還特別激動地抱住他、感謝他。王治文說:「別人肯定覺得奇怪,兩個大男人抱在一起怎麼回事啊?肯定是他生命深處的那一面明白,他的這個選擇對他有多麼重要。」

王曉丹說,中共的邪惡迫害一點也沒有改變父親內心的善良和寬容,即使對目前監控他的警察,他也沒有仇恨。他經常說:「他們還年輕,不是他們自己選擇要這麼幹的。」他知道自己家裡被監控,儘量不和以前的同修們來往,怕牽扯到別人遭中共陷害。

王治文反覆囑咐女兒,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保持良好的心態,不要讓怨恨等負面的情緒控制自己。他說:「當這一切過去的時候,你回頭一看,其實只不過就是一個值得回憶的修煉過程而已。」

王曉丹(右)18歲離開父親(中),18年後的2016年才與父親在中國重逢,可是幸福是那麼短暫。左一為王曉丹丈夫傑夫。(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王曉丹(右)18歲離開父親(中),18年後的2016年才與父親在中國重逢,可是幸福是那麼短暫。左一為王曉丹丈夫傑夫。(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20160809接機(戴兵/大紀元)
王曉丹夫婦到中國接父親來美國團聚遭中共阻攔,二人2016年8月初回到美國機場。(戴兵/大紀元)

永遠的大法弟子

自從26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開始,王治文一直對李洪志大師抱著感恩之心。鐘桂春說,早年在北京的時候,有一次,一些學員在一個地方聽師父講法,「我們大家都坐著聽,只有王治文是跪著聽。」

不久前,當王治文看到一個獨立、懂事、成家立業的女兒站在他的面前時,他首先說的是:「感謝師父把你教育得這麼好。謝謝師父這麼多年還想著我。」他說,他盼望早一天能見到師尊,當面表達他的感恩。

王曉丹剛剛從中國大陸回來,她本來是去接父親來美國團聚的,但是又受到中共迫害,他們禁止父親出境。看到爸爸的護照被中共海關人員撕毀的那一刻,她心中不由得又生出對共產黨的仇恨。後來,她看到身旁的父親還是那麼平靜、平和地坐在那裡,只是有些孤單落寞的時候,她就告訴自己要像爸爸那樣,做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這才漸漸從崩潰的邊緣走了回來。

王治文跟女兒說,在中共監獄裡那麼大的壓力下,自己肯定有做不好的地方,「出來後做好就是」。他說,自己永遠不會離開大法,「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可我知道我的心一直屬於大法,我的本質永遠是一個大法弟子。」 #

2016年8月6日護照被中共海關剪掉的那一天,王治文獨自打坐,女兒傷心落淚,感到父親在中國是那麼孤獨。(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2016年8月6日護照被中共海關剪掉的那一天,王治文獨自打坐,女兒一旁傷心落淚,感到父親在中國是那麼孤獨。女兒說父親只是一個與世無爭的老人。(王曉丹提供/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8-11 5: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