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中共體委醫生:興奮劑是專制副產品

楊偉東在進行一場堂吉訶德式的戰鬥:通過史詩般的系列視頻採訪記錄中國的靈魂。他的母親薛蔭嫻先前是國家體委醫生,向外界曝光中共給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網路圖片)

人氣: 32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報導)在中國首都郊外的一間屋子裡,楊偉東在進行一場堂吉訶德式的戰鬥:通過史詩般的系列視頻記錄了他對數百位中國精英的採訪內容。

《紐約時報》報導說,在此之前,楊偉東過著傳統的生活。他在清華大學教書,並經營著一家時髦咖啡廳。

但是突然之間,他的家庭遭遇飛來橫禍。他的母親薛蔭嫻先前擔任中共國家體委(現在稱國家體育總局)中國體操隊的保健醫生。她在九十年代公開說,拒絕給中國運動員使用興奮劑

在2007年,就在北京奧運會前夕,官員造訪她家,警告她不要談論中國興奮劑的事情,說這將讓國家難堪。她的剛剛做完腦部手術的丈夫因此跟官員發生爭執。家人說,他被官員推倒(官方說他是自己摔倒),再次摔傷頭部,三個月之後去世。

楊偉東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產生一個強烈的願望:他想知道中國是怎樣陷入一個專制的政治和社會制度。「我感到社會有問題,因此決定去搞清楚為什麼。」

他於是開始了一場非凡的努力,記錄中國人對於他們國家的政治和社會的思考。自從2008年3月以來,楊偉東拍攝了405名思想者、藝術家、音樂家、作家、歷史學家——任何對中國未來進行認真思考的人。

香港出版商鮑樸告訴《紐約時報》:「這是對現代中國思想狀態的一個調查。」楊偉東的提問都跟他家庭受到的迫害有關。他把這個作為他的項目並執著的完成。「我極度敬佩他。」

2011年,楊偉東在香港出版了六卷採訪當中的第一卷《立此存照》,其中包含105份採訪。

自那之後,楊偉東成為中國日益壯大的草根知識分子的一員。他們通過非官方渠道,諸如地下電影或微信等社交媒體,發表對國家事務的看法。

《立此存照》項目讓楊偉東和家人受到巨大壓力。他和妻子杜星本來有兩套房子,但是為了支付電影攝製組的薪資,不得不賣掉它們。他們現在租了一套公寓。拮据的生活也讓他們不敢生孩子。

楊偉東也定期受到特務跟蹤。為了維生,楊偉東給人設計陶器,結果當局騷擾窯主,讓他的生意泡湯。

去年當局禁止楊偉東和母親赴香港旅行。楊偉東說,這是因為國際奧委會當時正在決定要不要授予北京2022冬奧會主辦權,當局不希望薛蔭嫻再次向外媒提出興奮劑的指控。

薛蔭嫻相信,中國運動員仍然在使用興奮劑。她告訴《紐約時報》:「他們阻止我出國,說這將影響國家安全。那你說他們是不是還在用興奮劑呢?」

的確有人這麼認為。最近,其它一些舉報者告訴英國《泰晤士報》,中國游泳隊系統性使用興奮劑,促使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調查。中國反興奮劑機構後來承認,中國運動員存在跟興奮劑有關的違規行為。

薛蔭嫻說,興奮劑對於像中共和俄羅斯這樣的體育機器而言是特有的。她認為,這是專制制度不可避免的副產品,因為專制制度把製造國家榮譽作為其統治合法性來源。「他們甚至不告訴運動員,只是說,這是營養補充劑。」

她對自己兒子的項目怎麼看?薛蔭嫻說:「我告訴人們,他現在是一個探礦者。他在為中國挖掘珍寶。」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6-08-13 4: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