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傅園慧事件 一次全民對假話套話的宣洩

王思想

人氣: 29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4日訊】所有的金牌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此次巴西奧運會,傅園慧是中國人最大的狂歡。

傅園慧突然被關注、被傳播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僅僅因為某段一分鐘的視頻。這個結果,出乎所有人的想像。傅園慧本人、採訪她的那位記者、那位攝像,以及截圖出傅園慧表情照片在網上傳播的那些人。當初誰也不可能意識到他們在掀起一場網上風暴。

國民藉助傅園慧進行的全民狂歡,全民宣洩,也是對假話套話的宣洩。

一個19歲的小姑娘,征服了中國的各個年齡段、各個階層,無論左派右派,無論南人北人,到目前還沒有看到哪怕一個人站出來說討厭傅園慧。如此一致,幾近空前絕後。當年鄧麗君風靡中國大陸的時候,尚有很多保守派公開表示對她的痛恨。

今天為什麼能這樣?

技術上,肯定是網際網路的傳播效應。如果僅僅是依靠傳統媒體,傅園慧頂多曇花一現。當年鄧麗君的走紅,是因為卡式磁帶的翻錄。傅園慧的表情與語言,則只能藉助網際網路水漫全國。

技術只是手段,任何傳播都有其背後的心理訴求。這一次,是藉助傅園慧進行的全民狂歡,全民宣洩,是對假話套話的宣洩。

中國人在假話套話中浸淫了70年。對於假話套話,先後經歷了驚詫、恐懼、順從、加入、厭煩、厭惡幾個階段,現在忍無可忍,終於找到一個宣洩口,一發不可收。

這是對「先感謝國家」的追加嘲笑。國家體育總局一位副局長教育運動員「先感謝國家」的時候,不會想到這句話能引起那麼強烈的批評。現在,說話者的姓名已被遺忘,那句話則淪為長期的笑柄,彎指即用。

這是對「謙虛」的反抗。傅園慧對記者說「我竟然游得這麼快?」、「我很滿意」,太不像個中國運動員了。有些人總把統治者說成偉光正,同時總要求被統治者謙虛、卑微。傅園慧完全沒有這個概念。

這是對「永不停止攀登」的拋棄。記者問「你是否期待明天的比賽」時,其實是在等待「是的」這個答案。就像中國小學老師問「同學們今天高興嗎?」,下面的回答一定是「高──興──」,一定是異口同聲,並且拖長音。我以前在講傳媒課時也多次警告記者「不要問蠢問題」。而此次,面對一個低級問題,傅園慧的回答是「沒有期待,我已經很滿意」,這一句石破天驚,是傅園慧最引起無好感的地方。

傅園慧對「舉國體制」、「金牌崇拜」給予了徹底的鄙視。似乎是上天的安排,傅園慧沒有得到金牌──她若得了金牌,就沒意思了;傅園慧得的是銅牌,假如她什麼獎牌都沒得,也會失去一些人的興趣。恰到好處的銅牌,一銅抵千金。

這是一個只有在中國才會發生的奇蹟事件。想像一下,一個美國記者採訪一個美國運動員,運動員回答說「沒想到我游的這麼快」,「我對明天的比賽沒有期待,我已經很滿意」──美國和中國的觀眾都會覺得挺有意思,也就停留在挺有意思而已。而在中國,上面這番話讓傅園慧受到上億人的喜愛。

與傅園慧形成最明顯對比的是張藝謀。一個因奧運會上的一番話成為全國大眾的鄰家女孩,另一個則因一場奧運開幕式而在知識精英階層身敗名裂。張藝謀導演的那場宏大而空洞的、沒有靈魂的、充斥法西斯美學的開幕式,是他永遠的恥辱。而傅園慧,就像張藝謀當年的《秋菊打官司》一樣家常、質樸、經典。

傅園慧非常幸運。在她之前,小山智麗和李娜曾經對抗過舉國體制和感謝國家。小山智麗太超前,早在1987年就對抗「組織決定」,拒絕讓球,結果連贏兩場,奪得冠軍。隨後遭受排擠,她一怒之下,遠嫁日本,並代表日本隊連勝中國隊員,再奪冠軍。當時,中國人還處於普遍的愚昧,許多人稱其為漢奸。

李娜的言行更加大膽,2005年至2013年,她公開斥責「舉國體制」,獲得冠軍後拒絕「感謝國家」,輸球後被問到「想對中國球迷說點什麼」時,李娜回答:「我需要對他們說什麼嗎?我覺得很奇怪,只是輸了一場比賽而已。三叩九拜嗎?向他們道歉嗎?」相比小山智麗的孤獨,李娜已經獲得相當多的支持。

今天的傅園慧獲得全民喜愛,與時代的進步有關,也與她的天真狀態有關。一位哲人曾說過:幽默是瓦解專制的最佳手段之一。傅園慧無心插柳柳成陰。30年間,小山智麗、李娜、傅園慧,3位女運動以血肉之軀衝撞體制、以天真幽默瓦解體制、反襯假話套話之劣。至傅園慧時,國民順勢完成了一次全民宣洩。

從2008到2016,中國百姓在奧運會方面的進步,可謂巨大。

--轉自東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8-14 3: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