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2年級來美 如何進入加大伯克利?

一位被美國名校欣賞的華裔新生

一位愛燒菜、愛騎單車、愛照相的大男生,還是媽媽的最佳幫手

12年級才來美國的新移民學生Michael是怎樣進入加大伯克利這所名校呢?圖為加大伯克利分校。(馬有志/大紀元)

人氣: 60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馬天祥舊金山報導)12年級才來美國,還要上加大伯克利?沒開玩笑吧?嚴格的錄取標準,巨大的競爭壓力,讓每年無數極有天分的學生,有的SAT、ACT甚至接近滿分,擁有多項特長,都難免在競爭中敗北。12年級才來美國的新移民學生Michael,怎麼可能進入這所名牌大學呢?

在家人眼中很老實的Michael,剛到美國時,他和同學相比有一些明顯的弱勢:

他說,因為父親在國內,幾年來,他只和媽媽一起生活,媽媽英文不好,學業上無法幫他。整個高中期間,媽媽只去過一次家長會,就因為聽不懂再也不去了;第一次在舊金山高中上課,他和那些新移民一樣,上課很吃力;對美國社會不了解,而且美國高中的課程,竟然和中國大陸不同;因為來得太晚,他錯過了大多數AP課程的報名時機,只在學校上了一門AP課⋯⋯

種種不利情勢下,加大伯克利對Michael而言,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名字。

想吃甜蜜的果實,你需要耐心

所以,在12年級下學期(美國學生一般是11年級下學期或者12年級上學期參加大學錄取考試)參加錄取考試後,Michael收到的是加大爾灣分校、加大聖塔科魯茲分校等大學的錄取通知。

對於一個新移民學生,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能夠進入加大系統的大學,已經相當不易。

當時,他的目標學校是排在加州前4名的四所公立大學:UCLA、UC Berkeley、UC Davis和UC聖地亞哥。懷揣著不捨的名校夢,他和媽媽一起來到被錄取的加大爾灣分校,看了之後,他決定放棄,轉到聖馬刁社區大學(CSM)就讀,他想再給自己一次申請名校的機會。

社區大學是大學教育系統中的一個層次,偏重於技能的培養。尤其是加州的社區大學,一般針對那些首次大學錄取後未能進入加大系統和加州大系統的學生,絕大多數是兩年制大學(部分有三年制),多數教育教學的重點在於培養學生的技能和操作能力。

但美國社區大學有一個大優點,中國大陸那些大專學校無法比擬:可以讓有意願繼續深造的優秀學生,在社區大學學習兩年後,轉入四年制大學,包括那些一流大學。

Michael想走這樣一條路,他看中了這種轉學機會。他對此很有信心。

那些有名校情結的家長對社區大學可能會不屑一顧,尤其是中國大陸新來美國的家長,因為受中國大陸教育體制的影響,可能會認為進社區大學,就像進入了中國的大專,沒什麼前途。他們不了解社區大學的轉學機制,可以讓一個優秀的學生轉入四年制大學,享有完整的甚至卓越的高等教育。

不過,這一策略要花2年時間,他要耐心學習與等待,等待果實的成熟。

精心制定個人學習計劃

在CSM校園,當地的學生和國際生很多。Michael看到,多數當地學生只想成績過得去即可,能轉入四年制大學就行;而那些家裡很有錢的國際生,很多人對學習不用心。在這個環境中,如果把握不好自己,很容易隨波逐流。

Michael是帶著志向來的,他不甘平庸。但轉學之路也不平坦。他知道,雖然有這種轉學機會,但是,他必須向名校證明:我就是你們想要的那種學生。

社區大學配有升學顧問,為學生制定課程計劃、轉學、專業定向等提供諮詢和把關。在會見升學顧問之前,Michael查閱了加州幾所頂尖公立大學的轉學要求,他先制定了通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課程計劃,一開始選擇的是計算機專業。

社區大學的升學顧問因為面對的學生太多,很難和學生做深入交流。每次和一個學生面談,只能談20分鐘。如果學生準備不充分,也無法給出很好的建議。MIchael考慮了所有的可能性,見到升學顧問後,拿出自己精心制定的計劃,升學顧問細細看了一遍後,很認同他的計劃。

課業吃力、學分念不完怎麼辦?

但隨後兩年,他在社區大學的學習生活還是出了兩段波折。

第一次是轉換專業。這也源於Michael成長過程中對自己能力的理性認識。他發現需要放棄計算機專業。因為他覺得做編程有點吃力。他不想以自己的弱項去和那些比自己強的學生競爭。於是,他提出轉到數學專業。

轉專業讓Michael嘗到了甜頭。首先,他少了2門不喜愛的課程,減輕了學業壓力;另外,他能夠更好地發展自己的強項——數學。而且,數學是基礎課程,他將來的專業發展可以有更大的周旋空間;最令他開心的:減少了在社區大學1年的學習時間,他可以提前一年進入夢想的學校。

第二次波折是轉換目標大學。他本來制定的計劃是通往UCLA,但在倒數第二個學期,他發現,如果去UCLA,他兩年之內上不完課程,無法轉出社區大學。於是,他把自己的計劃轉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這所學校的數學據說是全球最好的,他也想挑戰這一專業。但如果上伯克利,他必須在最後一個學期上完21個學分,但這有一個難度。

一般,想在社區大學一個學期學完21個學分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CSM規定,一名全職學生至多上19個學分。怎麼辦?

他找升學顧問協商,要求學21個學分。Counselor看到他的GPA分數很高,知道他是個勤奮上進的好學生,答應了Michael的要求。

「如果你想堅持,你就能堅持下來。」

就在執行學業計劃不久,他過去申請的工作也批下來了——一家斯坦福附近管理嚴格的日本企業。他覺得自己滿了18歲,不願花家裡的錢,就不想失去這份工作,這樣一來,他每週除了要上7門課外,還要再工作25個小時。同時,他還兼職一份義工,每週也要花一些時間。因此,最後一個學期,他經常到晚上10點鐘才能下班回家。

直到最後一個月,媽媽看到他太辛苦,勸他暫時放棄工作,他才停下來。

Michael疏壓的方式除了用燒一些好菜來犒勞自己外,還參加了當地的自行車俱樂部,週末騎上自己喜歡的那輛自行車,從聖布魯諾開始,有時騎到海邊,有時候騎到舊金山。

舊金山有很多山坡,騎得格外費勁。每次到了特別累的時候,Michael感到,不是身體受不了,而是精神特別累,「如果你想堅持,你就能堅持下來,」他說。

這種堅持,讓他能夠坦然、冷靜地面對最後一年的各種挑戰。他感到成功不遠了。但是,要想獲得伯克利這類一流大學的青睞,他還缺少一步。

俘虜名校的芳心,要先讓他們了解你

他需要UC Berkeley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是不是他們需要的那種學生?

名校往往通過作文來了解一個學生的個性和品格。Michael寫過兩次作文,一次是高中畢業時,第二次就是從社區大學申請伯克利的時候。

那段寫作文的時間,Michael一直在思考,既思考寫作,也思考他自己: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何讓學校從短短的文章中,迅速了解我的個性特點?他一直沒動筆,直到思考成熟後,他才一氣呵成寫完。

第二天,他告訴媽媽,「昨晚,我做了一個重大決定」。媽媽這時候才知道。這就是他的個性,不管是選課、選專業,還是選大學,他喜歡自己思考解決。

這次作文,Michael吸取了高中畢業時的那次經驗。上次,他將自己過去做的事,寫了滿滿兩頁紙,像流水帳一樣,但結果呢?「大學看到我做了很多事,但還是不了解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Michael說。

他這次寫作只寫了二件事。

第一件事是上高中期間,他發起了一個項目:在學校裡開設了一個舊書店,從高年級學生那兒購買他們用過的參考書和資料,然後賣給需要的學生。有十幾個學生參加。有店員,有買書的,有布置櫃檯的。生意紅火,小賺了一筆錢。

過程中大家都沒有經驗,因為他是發起人,所以要組織會議,分配任務,協調不同的人一起工作,這過程中鍛煉了他的領導力和團隊協作的能力。最後,他們把這筆錢捐助給了貧困生。

第二件事,是他高中期間參加的一項國際市場模擬比賽。比賽期間,他查閱大量英文資料,鍛煉了英文能力;同時,他還結合所學的數學知識,設計了一個數學模型,讓他們的隊伍最終獲得第三名,展現了他出色的數學能力,也展示了他對數學的熱情。

「美國人注意從事情當中,看你是什麼樣的人;你不是要從學校獲得什麼,而是你能給學校帶來什麼?帶來什麼價值?這是寫作的重點。」Michael說。

暑期,Michael還在忙著打工幹活,義工也一直沒停。他沒有只關注自己的前途,他每週都在為他支持的正義事業盡自己的一份力量。他把自己賺的錢交了學費,同時申請了獎助學金。大學期間,他想靠自己解決學費問題。

喜歡炒菜的男生,收獲的不僅是美味

男生喜歡燒菜,在中國大陸可能會被人家說:這孩子,是不是沒有遠大理想?燒菜和遠大理想之間似乎水火不容。有理想,難道就不能天天喜歡燒菜?

在Michael眼裡,這種說法不但不成立,相反,這一從小培養的興趣,以及來到美國後看YouTube英文視頻學習燒菜的技巧,不僅幫他提高了自理能力,還幫他提高了英語聽說水平,迅速適應了美國社會;還讓他腳踏實地,學會做一個懂得體貼媽媽的好孩子,一個願意為他人付出的人。

「你和媽媽,平時誰燒菜比較多?」筆者問。Michael想了一下說,「累計看,還是媽媽做得多。」其實,幾乎每次做菜,多是他和媽媽一起合作。媽媽洗,他就燒;他洗,媽媽就燒。不過,洗碗通常由他來。

Michael燒菜可不像有的孩子那樣,一時熱情。他是經年累月地分擔媽媽的工作。「我覺得媽媽太辛苦,主要是關心她,怕她累。」平時家裡打掃衛生,給地毯吸塵,都是Michael一手包辦。

「我覺得這是一個人的責任。」Michael說,在這個家裡,他和媽媽在一起,他應該這樣做。媽媽在說到這一點時,也很欣慰的說,「這孩子是一個暖男,將來誰嫁給他,真是有福氣!」

在家打掃衛生是Michael主動承擔的工作,想減輕媽媽的負擔。(Michael提供)
在家打掃衛生是Michael主動承擔的工作,想減輕媽媽的負擔。(Michael提供)

Michael最早從二三年級就開始為家裡人做吃的。不過,他能記得這一點,緣於他的姑姑念念不忘的一次經歷。

那時候,他還在小學三年級。當時,上大學的姑姑趁假期到他們家,順便輔導Michael的數學。後來,姑姑餓了,恰好Michael的爸爸媽媽都出門了。姑姑說:「來,讓我給你做頓好吃的吧!」可到動手的時候,姑姑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時候,小小的Michael上場了,大顯身手,給姑姑和自己做了一頓美味午餐。味道肯定很好,因為姑姑一直對這件事念念不忘。

Michael對做飯、燒菜的興趣,離不開媽媽的無心栽培。事實上,媽媽並不想教他燒菜。中國的父母一般都是那樣,都希望孩子功成名就,但他的媽媽有個優點,就是從來不排斥孩子到處動手。在Michael很小的時候,他媽媽每次做菜,Michael在旁邊看著,漸漸地就學會了,也有了興趣。

暑期,Michael每天的生活似乎還是按部就班,每天都很忙碌,都有他要做的事,但他並不感覺到壓力,「我比較喜歡生活,喜歡做飯,喜歡騎單車,喜歡照相⋯⋯」

這就是Michael,一個被美國名校欣賞的華裔新生。#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李歐

評論
2016-08-18 11: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