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新書選登之十一:昂然而立

高智晟律師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大紀元)

高智晟律師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大紀元)

人氣: 61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23日訊】(編者按:大紀元獲高律師家人授權,節選刊登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的部分內容。這本書首次完整披露了高律師在整個十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經歷的酷刑、牢獄生活、軍營武警的暴虐、最高層的膽小如鼠等鮮為人知的內幕。高智晟律師承受了地獄般的折磨仍未屈服,他活著走出了監獄,並看清了中共的邪惡、虛弱、腐爛和崩亡。)

他們從房裡搬來了椅子坐下,繼續抽著煙,我的大汗淋漓也在繼續著,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王處長又發話了:「哎,畜生,怎麼樣了,涼快了沒有,這還才開始。你看到的是三位大爺是不?這次來了好幾位大爺,慢慢陪著你玩,知道你剛才挨操的原因了嗎?我他媽最看不慣就是你一個狗漢奸,竟他媽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你丫的是不是吃錯藥了?配嗎?我給你說,你丫的別自找苦吃,在你這幾位大爺面前,把你的漢奸尾巴夾起來。還有個事,剛進來時幾位大爺讓你把以前寫出去的那些東西給抹了,你不是不答應嗎?幾位大爺就給你上點涼快的,這會兒你滿意了吧?本來寫出去倒沒有甚麼,讓丫的那些吃裡扒外的漢奸們看看也是好事,讓他們知道反對共產黨都是他媽的找死,本來是不需要你寫甚麼的,但隨意說了這麼一嘴,你竟然敢他媽不配合,這不他媽的找死嗎?幾位大爺今兒個也累啦,但既然把話說出來了,就得辦,現在懶得跟你囉嗦啦,不用你寫了,就當著幾位大爺的面吱一聲就成,就說一聲,說2007年你寫的那次酷刑的事是假的,沒有錄音、錄像,其實說不說都無所謂,只是幾位大爺氣不順,擰在這茬兒上,你就說一聲拉倒了啦。」

他這麼一說,我的頭腦又完全清楚起來,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們這是在找台階下。他們也的確是累啦,但我繼續不說話,我想無非又多一次暴虐過程而已,而這時候已完全沒有了具體的疼痛,雖然感到有漫無邊際的疼痛。規律是鐵定了的,違背了他們的意願那是有後果的。一個是施加酷刑的秘密警察,一個是監獄裡的警察,他們的自尊是變態的敏感,一觸即潰。那真是一種不幸,容忍,作為人類的一種基本能力,在於他們已是完全喪失,變異成了一種變態的暴虐,有時你並不要做甚麼,只需不說話,他們即會把裹挾著烈怒的暴虐傾瀉至你的頭上。

「我再問你一次,說還是不說?」我的心裡默念著,又要開始了。應該是三個人同時猛地離開了坐著的椅子,我又聽到了慘叫聲及混亂的踢打聲、踏步聲,我老是覺得自己稀里糊塗,卻又不完全是。突然樓道裡響起了吼叫聲,是他們的吼叫聲,那聲音很大,原來是罵我畜生,應該是只有一個人在吼叫,正在踢我的應該是一群人。

終於,樓道裡稍微安靜了一些,只有呻吟的聲音,但不很響。樓道裡又亮了一下,他們又吸上煙了。「停了,又停了」我的心裡默念著,臉又開始感覺到地磚的冰涼。都到這種狀態了,又施加了一輪暴虐,這需要多麼可觀的無良勇氣,我依然胡亂地默念著。

有人站起來了,應該是吸完煙了。猛地,有人抓住了我的雙肩,我被人提著坐了起來,一個黑頭套套在了頭上,我不再關心一切可能的局面。兩個人把我架了起來,腿部感到還頗有力量,骨頭當沒有損折,他們架著我開始走動,我覺得行走還沒有問題。

他們架著我走了有六七十米後來了個360度轉彎,又開始行走,又走了幾十米後進了一個房間。剛才走了這一圈,實際上是在樓道裡來回轉了一圈,應該是他們慣用的神經戰伎倆。一進房間,我的頭套被抓掉,應該是一間賓館的普通客房,但床已被搬走,房間裡除了一張桌子外別無他物,桌子上放了一個硬質的服裝袋,袋裡裝著兩隻比袋子高出三分之一的電擊器。這情形是他們實行酷刑時一目了然的特徵。

頭套取下後,由於我又昂然而立,這實際上是我的習慣,與情緒沒有涉牽,但可能又犯了他們的甚麼大忌,或者是撩撥了這種場合下他們特有的敏感神經,又是王處長,破口大罵,說一個狗漢奸擺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就是向他們幾位大爺挑釁示威。三人像突然中風似的,又對我實施一輪歇斯底里的暴打。那房間約十到十二平米左右,與前幾小時在外面的拘狹比則寬敞來了許多,所以這場毆打的暴力與前幾個回合相比更加驚心動魄。

進入房間的第一輪暴打過程中我始終沒有倒地,但因為雙手被背銬,我沒有任何條件對自己以一點本能的保護。裡面有燈光,大概是在燈光下,我的神情更能為他們看清楚。我不懼怕他們,內心蓬勃著的鄙視大略能從眼神裡讀出來,這是他們最忌諱的。那姓王的處長到房間裡面的近一個小時,就跟我的神態幹上了,他是絕不允許狗漢奸擺出大義凜然的樣子,那真是他的局限及變態神經的產物,我並未刻意要弄出一個「大義凜然」形,也更不是甚麼勇氣之類的形顯,那只是一種氣的質顯。說心裡話,我當時及現在都是這樣想,當時若是我的手不被束縛,我的反抗將是毫無猶豫的,橫豎是被無底線地折磨,如果當時我的手不被背銬,我會瞅準時機撲扼其中一名凶徒的咽喉,除非砍斷我的手,不然我將力扼至死之,絕不含糊。

理性是甚麼?不錯,理性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是一種無上的力量,卻絕不能成為無底線容忍一切野蠻的理由。我當時就想,野蠻成了暢行無礙的力量,而理性價值的呵護成本也不能全無邊緣。我反對暴力,但絕不無底線地遷就暴力,當尊嚴正在經歷野蠻的無底線暴虐時,只要有條件,就絕不放棄自衛。當然,對於有限的自衛,無論當時還是現在,我的衝動針對的都是暴力正在發生之時。當他們停止施暴時,我內心從未有過這種衝動。

我絕不仇恨他們,卻也談不上憐憫,只是可憐他們,確實是常替他們哀傷,覺得這是怎樣的一種不名譽的角色,成了這種角色是怎樣的一種不幸啊!在今日中國,罪行和可惡的是邪惡專制權力,他們只是專制權力的鷹犬,即便是他們中間的個別人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他們三人中的「阿巨兄」就與另外兩人有些不同,從2007年到2010年的4月,他有一個絕對的規律,即絕不與我的眼神發生碰接,只要我在場,他百分百地兩眼下視,他對我的毆打,與「重八君」是有著極明顯區別的,我閉住眼睛就能分別開來。2007年的那次酷刑,真正的屬於「上面領導專門挑選」的是四位,其中三位,即「重八君」、王處長及其我曾敘述說過的那位靚仔,他們三個人的施暴可謂凶殘、冷酷和實實在在的,而「阿巨兄」的出手明顯是有些分寸的。

實際上,對於施暴,如果有條件避免,他們中間一些人會選擇放棄,新疆的那次酷刑就是個證據。當時廳裡挑了三個人,分別來自不同的地方,三人中,在兩天的酷刑過程中,其中兩人始終沒有與我發生任何身體接觸,其中一人只是每必加入罵陣卻絕不動手,而另一人則是不僅連罵都沒有,而且在兩天裡,沒有給過一個惡意的眼神,而且眼裡始終釋放著善意。對這種現象我頗詫異,後來就此現象我與新疆的看管人員討論過,他們的分析使我信服。他們的區別就出在人員來自不同的地方,而又互不統屬。說這三個人若是來自同一單位,而又由自己的領導帶隊,那情形就完全不同了。說這三個人之間,既無同事間的競爭,又不需要向領導表現,而這次抽調的工作又是打人,而且又是打你這樣的人,所以只要有可能,有些人就會選擇放棄,說誰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這個現象極值得研究,這表明了許多酷刑的實施者,其核心動機就是無底線的個人私念。

從進了房間開始,王處長就是不依不饒地與他認為的大義凜然發生著交涉。為這茬兒,他們又開始折騰我有一個多小時。而後又轉入跪下與絕不跪下的沒完沒了的衝撞,其間多次發生他們在我背後猛擊而我幾乎是直身倒下而頭撞地板的情形。由於雙手不能發揮一點作緩衝作用。背後遇襲後,人全無遮攔地撲倒。那些「有識之士」可能會笑我指我迷信或事後對號入座。這種多次直身撲倒撞擊地板磚而腦部絲毫無損,神的保護是顯而易見的。就拿他們用膝蓋猛擊我的胸部這點而言,如果那是發生在純生物間的碰撞,那種喪失理智的擊撞,是百分百的會造成胸腔、心肺氣血功能毀滅性的損傷,那結果實在是個奇蹟。我的胸腔及相關臟器絲毫無損,直至2011年11月15日夜,一個秘密警察頭子談到這個過程時仍睜大眼睛說:「老高,你他媽身體真好,都他媽神啦!」

這一次進來後,由於他們寧死不願接受一個狗漢奸的大義凜然,而我實在又是去「大義凜然」不能,「重八君」再次凶殘地對我施以猛烈的膝蓋頂擊胸部的暴虐。我聽到了那種極陌生的慘叫,直撞得口吐黏液,兩眼模糊看不清東西,但依然能看清楚每個人的輪廓。出現了個有趣的環節,那「重八君」顯然的是喪失了理智,越頂越猛,竟然是王處長撲過來用電擊器給我攔開,把「重八君」堵到一邊。我從中讀出,一、上面有底線性指示,即不能打死;二、王處長頭腦冷靜,他看出「重八君」情緒完全失控了。

關於跪與不跪的對抗性終於還是沒有結果,因為用暴力來維持的下跪終究是虛假的,他們只要鬆手,我就會站起來,除非我不再有可以站起來的能力。未來讀到這段文字的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我提醒你們,切不可把這過程看成是一個人的勇敢,我最有權威結論之,整個過程,我從未有過一絲的要與勇敢來辦理交涉的衝動。在那種黑暗的環境裡,使出些豪氣、搬出些勇敢的架勢我覺得不大符合人性,我自己覺得應當只有兩種情形,一種是一落到心底的怯弱,一種是近乎倔強的不屈,兩種情形都符合人性,都應得到理解。我是屬於後一種情形。我當時就堅持想著,爺爺就是個人,只要我還有一點衝動的能力,還有著一點表現這種衝動的能力,爺爺釋放出的就會是一個人的反抗。當然從「有識之士」的角度看,這種表達是毫無實際意義的,但我並不這樣認為。硬暴力終究不能是暢行無阻所向披靡的。有人會認為抗爭付出的代價太大,(他們的看管警察中,有不少人與我討論過這一話題,幾乎都認為抗爭的代價太過於慘重),那是個外行觀點,如果你選擇了怯弱,你付出的代價則更是無邊沿的慘重。#

附:高智晟新書訂購鏈接

https://www.amazon.com/dp/B01JTGUFU0/ (電子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55(精裝)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9448(平裝)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版權歸高智晟及其家人。)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08-24 5: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