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育問題 江澤民與陳至立同遭追責」系列報導之上

【內幕】習舊部翻出陳至立教育產業化舊帳

人氣: 1853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思緣報導)7月25日,陸媒消息稱,中共教育部將對中小學有償補課等問題進行專項治理。在此前3天的22日,教育部等先後聲明退出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有評論認為,這是習當局在公開處理當年江澤民陳至立搞「教育產業化」造成的惡果。

自上世紀90年代江澤民推行「貪腐治國」政策,陳至立上任教育部長後也相應搞出「高校擴招」和「教育產業化」。這些直接導致中國教育界亂象叢生,教師素質下降,亂收費、權錢交易、學術腐敗在大陸校園盛行。尤其「教育產業化」所造成的問題,一直為民間所詬病。

中小學生教育活動涉糾紛 教育部發聲明退出

7月22日,教育部發聲明,決定退出中共「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關工委)」發起的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

教育部的聲明說,2011年8月31日,中共「關工委」會簽教育部、安監總局、質檢總局,聯合印發《關於開展「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的通知》,部署開展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但近年來,有人以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辦公室名義與社會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收取相關費用,從事牟利活動,並產生民事糾紛。

聲明稱,上述活動未獲教育部授權,活動也與教育部無關。教育部決定退出這個活動。隨後,質檢總局與安監總局也相繼通發布公告,聲明退出。8月2日關工委網站消息:全國中小學生交通安全教育活動已停止。

公開資料顯示,「關工委」由部分中共退休高官掛名擔任領導,包括多名副國級的前領導人。主任是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顧秀蓮。名譽主任包括前中共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陳至立、孫家正等。

這個活動辦公室自成立以來,搞的比較重要的活動是「小黃帽工程」和「校車工程」。不管是推廣小黃帽還是校車,都牽涉到企業、牽涉到錢。陸媒直指,這裡面的貓膩就大了。

2014年5月,濟南中院曾公開判決活動辦公室向泰山智文化有限公司返還300萬活動經費並賠償損失。

據查,今年1月19日,陳至立還以「關工委」名譽主任頭銜參加「關工委」的工作座談會。

治理有償補課 新任教育部長動作頻繁

3天之後的7月25日,陸媒從教育部獲悉,未來3個月教育部將對中小學有償補課和教師違規收受禮品禮金問題進行治理,特別是對暑假、學生畢業、教師節及學校開學等重要節點,開展有針對性的專項治理。

7月2日,前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陳寶生剛剛被任命為教育部部長,接任退休的袁貴仁。到發稿為止,習近平舊部陳寶生已經公開在翻陳至立「教育產業化」的舊帳。

被認為是江澤民情婦的陳至立,從1998年開始任中共教育部長。2003年,在江澤民的操控下,陳成為主管教科文體的國務委員。「教育產業化」的做法貫穿於陳主管教育的任期。

上世紀90年代開始補課慢慢變了味兒

這次當局教育部治理有償補課,有其背後的原因。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陸恢復高考,此後幾年,學校基本都是無償補課。到了上世紀90年代,補課慢慢變了味兒。

2004年7月《新聞週刊》曾披露,當時中共為了轉移自己向教育投資的壓力,一度提倡「教育產業化」,使教育掙錢成為大陸學校的普遍風氣,間接造成了急功近利的社會環境。

「孩子的班主任說有些內容課堂不講,如需要,可以去參加校外的輔導班」 ,一位在北京機關大院工作的廖先生無奈地對大紀元記者說:「為了孩子不輸給別人,只好按照老師的要求花錢報名了,等到了補習班一看,教課的老師就是他們的班主任。」

在當今大陸,老師課上不好好教課,把全部精力放在有償補課上,甚至故意在課上不講重點內容而是放到補習班上去講的事情,早已不是新聞。老師補課目的純粹為了賺錢。

另一位教育系統的人表示:「現在老師不是靠薪水,一個假期的補課費能賺夠一年的工資」,一些老師靠著掙補習費買房買車。2012年5月,陸媒央視《新聞1+1》報導引用補習學校工作人員的話談到當時的行情:650元一節課,80個課時是52,000元。

再加上中共「唯分數論」的誤導教育,有償補課越演越烈。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項賢明對陸媒表示,有償補課就好比毒品,它坑害了孩子和父母,又讓大家上了癮,癡迷難返。

這些都要追究到當年的「教育產業化」。

「教育產業化」的來龍去脈

所謂「教育產業化」,就是鼓吹要像興辦工商業一樣興辦國民教育,要像辦企業一樣辦學校。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教育的產品必須商品化、市場化,並以盈利為目的。

一般認為,中共開始推行「教育產業化」是在上世紀90年代。當時,江澤民以「貪腐治國」為政策,陳至立在1998年任教育部長後,「教育產業化」氾濫。學校、教師等以各種名目搞錢,發展「三產」,學費直線上漲。

在大陸,每年因無法交學費而導致家長、學生自殺的事例都不少,還有數千萬孩子因此不得不失學。老百姓叫苦連天。

《開放》雜誌曾有報導指,陳至立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產業化」政策,即是將中國教育當成做生意一樣。

大陸中小學教育一度成為第二大暴利行業

2003年,中小學教育成為大陸僅次於房地產的第二大暴利行業。據一些教育專家保守估計,從1993年到2003年教育亂收費從中小學生家長的口袋裡刮走了2,000多億元。大學在10年間學費猛漲約20倍。本科4年最少花費2.8萬元,相當於貧困縣一個強勞力35年的純收入。

據悉,陳至立在任教育部長期間,數度遭彈劾。其中有一次,來自80多間大學的1,200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遊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下台。

陳至立主管教育時期,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大陸濫發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大、中學院校風差,嫖、賭、抄三風在校園屢見不鮮。

更甚者,陳至立將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儘管中共導演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嫁禍法輪功的真相早在海內外廣為傳播,但陳至立曾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對學生從小就灌輸仇恨和謊言。

陳至立被認為是江澤民的情婦,中共軍隊的高級將領都很看不起她,背後給其起的綽號是「婊子陳」。

大陸校園毒跑道屢禁不絕 誰應擔責?

去年以來,大陸校園「毒跑道」事件層出不窮,蔓延數十省市。北京、上海和多省的新聞報導稱,學生接觸跑道後出現了流鼻血、皮膚瘙癢、頭暈和頭痛的症狀。對此,學生家長憤慨不已。

而這正涉及陳至立當年推行的市場化教育政策。

中共官媒新華社報導,性能好又安全環保的塑膠跑道價格應該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實際上的招標價格少於150元的比比皆是。這種唯低價中標做法使得「工程公司為了找活,先中標再說,結果賺不了錢,只好不斷降低成本,加各種垃圾材料」。

實際上,要求學校需要裝置塑膠跑道的是教育部,撥款給學校購置跑道的也是教育部,要求購置跑道必須通過競標作為監督機制的還是教育部。

廣東省體育設施製造商協會副會長、長河集團董事長趙文海向新華社表示,劣質的聚氨酯塑膠產品可謂「五毒俱全」。他說,「塑膠跑道現在的價格比十幾年前還低,怎麼會合理?現在80%-90%是廢料做的。」

早在2003年前後,就有專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問題。但當時中共教育部等部門認定塑膠跑道「基本無害」。

港媒東網6月15日的評論文章表示,教育部和體育總局的結論是不負責任的。現在「毒跑道」醜聞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該不該追究(當時)教育部長和體育總局局長的終身責任呢?

2003年,正是陳至立主管教育的時侯。

教育界腐敗 學術「老虎」打不完

2015年12月6日,《紐約時報》發表題為「中國反腐之風吹向高校,教育制度公正性遭質疑」的文章。

報導說,中國人民大學招生就業處原處長蔡榮生承認受賄,致使人們對教育制度的公正性產生質疑。

50歲的蔡榮生在南京一家法院受審時承認,他在2005年至2013年間受賄2,330萬元,幫助44名學生進入人大學習,並幫助在校學生調整專業。

此外,2015年7月,在蔡榮生任職期間擔任人大校長的紀寶成,被給予留黨察看兩年的處分。據報,蔡榮生被捕後,紀寶成被懷疑存在「與大學招生有關的不當行為」。

曾為中共培養大批管治人才的中國人民大學,淪為了唯利是圖、靠批發學位牟利的黑學店。

據媒體不完全統計,中共「十八大」以來,僅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公布的高校腐敗案件,就有50多起。截至2015年12月31日,據公開信息顯示,已有11人被「雙開」,6人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另有8人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16人在接受調查。

據2015年當局「象牙塔」反腐數據顯示,平均每週一名高校領導被通報。

去年東網的評論指,當今中國學術界,腐敗是腐敗者的通行證,純潔是純潔者的墓誌銘。學術圈形成一個龐大的腐敗利益共同體和完備的利益鏈條,沒有人能置身其外。在這樣的環境中,學者們明哲保身的最有效手段就是先腐敗以表「忠心」,然後得到「圈子」認可成為「自己人」,進而獲得江湖地位。中國知識分子千百年來追求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所謂「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兼濟天下」的理想情懷早已經成為明日黃花。#

接下文:江遺禍教育的985工程被習終止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8-04 10: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