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國最急迫的問題是什麼?

人氣: 53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2日訊】中國最急迫的問題是什麼?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認為,問題有三:國家的方向感,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孫教授的言論經微博轉發後即引起熱議,有網友跟帖說:「要變天了。」

孫立平先生近年來說出了不少大實話。他探討領導體制亂象、經濟困境、社會轉型、改革破局等重大話題,獲得了讀者的共鳴與點讚。比如,今年3月,他發表文章向權貴集團開火,指出這一集團不僅大肆掠奪社會和民眾財富,而且形成了一種系統的惡政,具體表現就是維穩、強拆、縱容貪腐,其引發的災難是兩極分化、法治倒退、社會潰敗、生態災難。他認為,只有在系統清理權貴惡政的基礎上,才能談得上建立新體制,繼而建設社會的公平正義。7月1日,他又在微博發聲,質疑「中國的防火牆是不是弄反了?」孫立平的敢言與其所言,與現政權和體制內學者釋放的危機與變局信號正相契合。

對於中國來說,變局乃大勢所趨,一觸即發。因此,海內外各界都密切關注大陸形勢。有些人像孫立平描述的那樣,感到「焦灼」和「困惑」,但是也有許多人洞察先機,坦白乾脆的說:拋棄中共,是解決中國所有社會問題的上上策。

不妨對照孫教授提出的三個最現實的問題,來看看這種說法是否在理。

首先,從國家的方向感說起,這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國家的方向是什麼?自由、民主、法治、光明、公平、正義,或是獨裁、黑暗……這個方向,由何決定?民族精神、立國原則、政權體制、執政綱領等等。與之相輔相承的,是社會道德和公民的凝聚力等因素。

孫立平特別提到,法治的方向應該落到實處。有匿名網友說:「講個真話要被抓的現在,還能講什麼?」當那些曾經被評為「十佳」、有著「良心」美譽的維權律師一批批被抓捕、被限制出境,甚至不允許與自己的代理律師會面時,當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成為監獄虐待的頭等要犯時,法治早已成為最悲哀的笑話。中國究竟在朝哪個方向走呢?

作為執政黨,中共的本質是反人性,崇尚假、惡、暴。這就決定了,在它的「領導「下,不可能產生真正的民主和法治。六十七年來,紅色統治下,謊言和暴力在大陸可怕地蔓延。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不僅奪走了八千萬中國人的性命,壓制了信仰言論的自由,也摧毀了誠實善良的道德根基。五千年民族文化的精粹被毀,幾代中國人失去了文明的根脈,失去了最重要的生命的方向。

因此,要重尋方向,必先棄共。若要走向法治、民主、自由,必須結束中共一黨專制,把中共從中國社會和人們的心靈中徹底清除出去,恢復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價值,宣導普世價值。否則,一切都是枉談。

再看精英和上層的安全感。孫立平指出,最近幾年,一個明顯的現象是:精英在跑路,資金在外流。「用腳投票」的包括有錢人,有知識的人,還有認同體制的人,甚至「沒跑的,也是人心惶惶」。其實,大批跑路的精英之所以顯眼,是因為他們更有條件「逃離」。而那些留在大陸的民眾,想走也走不了,被迫留守。面對毒食品,毒疫苗,霧霾,空汙,爾虞我詐,權貴傾軋,官場亂象,教育亂象,誰會感到安全呢?誰能保證,自己不是下一個雷洋、魏則西?選擇離開,是因為看透了中共,預見到中共的下場,是因為再也無法接受大陸的生態、人文和政治環境。

最後談談老百姓的希望感。有錢有權的人,可以在獲得利益後選擇離開。然而普通的百姓、底層的民眾卻一直在承受著最深重的苦難。幾十年來,經濟改革催生了權貴階層,貧富的巨大落差導致了社會的不公和動盪,百姓的困苦和怨氣已是火山口裡的熔岩,隨時可能噴發四射。江澤民時代大搞「貪腐治國」,迫害法輪功,在法治、經濟、道德等多方面重創中國社會,造成了無數難以挽回的悲劇、遺禍。同時,中共慣用的強權高壓手段令老實守法的公民四處碰壁。今年三月份,上萬名進京訪民被截訪、有冤無處訴的遭遇令人心酸。一年多來,已有20多萬民眾控告江澤民犯下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要求將其繩之以法。強烈的民意呼聲,代表著最深切的希望—希望結束中共的禍亂。

網友寫:「只有徹底推翻共產黨,人民民主自由,一人一張選票,中華民族才能真正崛起,其它都是塗脂抹粉忽悠和精神迷魂湯。」「中國要想走向真正的繁榮,就必須得推翻中共獨裁專政體制,重新建立自由,民主,開放的新體制。」

神州大地,已經被中共摧殘得千瘡百孔,滿目瘡痍。可是,那片土地曾經承傳了最燦爛的文化,曾經見證了最美麗的傳奇。希望猶在。希望,蘊含在對自由的渴望、對良知的堅守、對傳統的敬重以及對真相的找尋之中。希望,就是要對邪惡說不,對善良伸出援手,獻出心靈的勇氣。

中國最急迫的問題是什麼?是放棄對中共的幻想,守住美好明天的願景,為了自己,為了永遠,選擇光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8-02 10: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