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傾國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長安城的月光

作者:文逸飛  

月亮 月夜 (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10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唐,是一個壯盛的時代,四夷賓服,武功赫赫。唐朝皇室不但善於騎射,更有一種廣大包容的胸懷,能涵納不同族群,同時以道德力量、恩威並施地使外族心悅誠服。唐太宗更曾被各族部落首領尊稱為「天可汗」,也就是天下的共主。

然而,國境的安寧,四海的昇平,是要以戰士的風霜與離鄉背景做為代價的。那塞外雄偉的風景,背後是刺骨的風沙,與深閨夢裡的眼淚。邊塞與閨怨,就成了唐詩題裁中互為表裡的內容。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清冷的月光下,究竟有多少妻子在擔心著自己的丈夫永遠無法再歸來呢?

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
何日平胡虜,良人罷遠征。
明朝驛使發,一夜絮征袍。
素手抽針冷,那堪把剪刀。
裁縫寄遠道,幾日到臨洮?

月色籠罩著長安城,千家萬戶傳來擣衣的聲音。
寒涼的秋風卻吹不散,我思念遠在玉門關駐守的丈夫的愁緒。
什麼時候才能掃平了胡虜,丈夫可以不再出征遠行。
傳送征衣的驛使明天就要出發了,我整夜地趕製征袍,鋪厚棉絮。
在這嚴冬裡,光是手拈著針就覺得冷了,何況是握冰冷的剪刀呢!
征袍已經完成,請驛使寄送給在遠方戍守的他,
卻不知驛使何時才能到達臨洮呢?

這是大詩人李白繼承南朝樂府中的〈子夜四時歌〉而創作的詩篇,全詩以細致的筆觸深刻描繪出了將士妻子們的心聲。由於它屬於《吳聲歌曲》,所以又叫做〈子夜吳歌〉。

貞觀十四年,吐蕃王松贊干布仰慕大唐貞觀之治,派使者祿東贊到長安通聘。唐朝畫家閻立本《步輦圖》所繪是祿東贊朝見唐太宗時的場景。(公有領域)

相傳,晉朝有個女子名字叫做子夜,她最早創作了這個曲調,因此名為〈子夜歌〉;吳,指的是六朝都城建業以及其周圍的地區,也就是現在的南京城一帶,這個地方古時位於吳國的國境,所以又叫做吳地,吳地的民間歌曲也就被稱為「吳歌」。

子夜吳歌〉內容多半是描寫女子思念情人的哀怨,聲調淒苦;後來被人擴展為依照四季來表達情感的曲子,所以又叫做〈子夜四時歌〉。李白所創作的〈子夜吳歌〉也是依四季來歌詠,內容包括春歌、夏歌、秋歌,還有冬歌。其中秋歌與冬歌最為膾炙人口。

清 仇英〈搗衣圖〉。(公有領域)

秋歌是描寫征夫之妻對遠戍邊地的良人的思念。良人就是丈夫,他遠在玉門關駐守,戰事如不結束,就不能夠歸來。整首詩以夜晚作為背景,用長安城的月色營造出一片看似唯美的景象,實則卻是寫思婦的哀怨。

擣衣本是裁製寒衣前的準備,古代裁衣前必先擣帛,也就是捶擣絲帛,讓它柔軟平整,而伴隨著美麗月色的是萬戶擣衣之聲,可見長安城裡有多少與良人分離的不眠妻子們!帝國壯盛的背後,隱藏著百姓的辛酸與付出;而這種玉關情,是寒冷的秋風怎麼吹也吹不完的。

夜的孤單,月光的清冷,使得全詩在美麗中帶著一分淒清與哀怨。最後再以思婦的口吻發問:「何時才能取得勝利結束戰爭,到那時丈夫就再也不用遠征了!」留下一個無解的問句,把詩意更加延伸。

冬歌其實是秋歌的承續,而更為哀婉。起首借驛使引發全詩,描述婦女們在冬夜裡緊張地裁縫,為戍邊的親人趕製棉衣;因為一心擔憂對方在邊地受凍,竟然忘記了自己的寒冷,雖不明說,已顯現出深刻的情意。

末兩句又與首句對應,製衣之人先是擔心來不及在驛使出發前完成,現在又煩惱驛使能否將寒衣及時送達呢?寥寥數語,簡單的敘述,將婦女婉曲的特質與心意表露無遺。

玉門關(Tim Wang/Flickr)

劉全白評論說:「白性倜儻,善賦詩,尤工古歌。才調逸邁,往往興會屬辭,古人之善詩者亦不逮。」李白天性瀟灑不喜拘束,他最擅長創作的便是古詩,有時興致一來隨手寫下,其作品便超越古人。這首〈子夜吳歌〉,將過往南朝子夜歌一貫的五言四句形式翻新為五言六句,並將一般的兒女情思轉為思念征夫的情緒,不僅反應了時代的意義,更關注了現實的社會與人民的心聲;能於豪放飄逸中,賦予令人深思的意境,才是詩仙的真正面目吧!@

《獨釣寒江雪》封面。(文津出版 提供)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公元七二七年,年輕的李白來到湖北安陸,一腳踏進秀麗的碧山,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這裡有山巒疊翠,花樹如仙,甘泉清冽、鳥語低迴,……
  • 韓愈因為諫阻唐憲宗迎佛骨,惹得皇帝大怒,把韓愈貶去潮州(廣東)當刺史,限日動身。潮州當時開化較晚,距離京城又遙遠,一路都是窮山惡水。韓愈倉皇地前去赴任,途中卻遇到一場大雪,凜冽寒風之中,大雪積累了數尺深,連馬兒都無法前行了,前後看不見道路;韓愈困在荒野中,又飢又冷,不禁絕望:「難道我今日要死在此處。」就在進退兩難之際,忽見遠處有人冒著嚴寒掃雪而來,韓愈又驚又喜,一看竟然是韓湘子。
  • 然而,國境的安寧,四海的昇平,是要以戰士的風霜與離鄉背景做為代價的。那塞外雄偉的風景,背後是刺骨的風沙,與深閨夢裡的眼淚。邊塞與閨怨,就成了唐詩題裁中互為表裡的內容。
  • 愛情,本是最令人迷醉的東西,偏也是最難以掌控的事物。兩情相悅的那一刻是如此歡喜,而當所愛一旦失去,又要痛苦莫名!在漢朝就有這樣一首詩,它傾訴了一位女子失去丈夫的愛情後,如何勇敢去面對,並充滿尊嚴地以道義勸勉之。
  • 季札來到徐君的墓前,解下腰間的寶劍,親手掛在墓旁的樹上,轉身離開。隨從人員驚訝地阻止:「徐國國君都已經死了,您這是要送給誰呀?何況您從來就沒說過要把寶劍送給他呀!」季札說:「不是這樣的。當時我雖然沒有開口說,但心裡已經答應了,現在又怎能因為徐君死了就違背我心中的承諾呢?」徐國人民知道了這件事,非常感動,他們為季札做了一首歌:延陵季子兮不忘故,脫千金之劍兮帶丘墓。
  • 《詩經‧秦風‧蒹葭》篇是許多人反覆吟詠的美麗作品,「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深刻描述出了許多人在追尋愛情過程中歷經考驗,伊人若即若離、可望而不可及的感受。然而在這首詩中被苦苦追尋的「伊人」究竟是誰呢?答案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 這位划船的越人其實是位美麗的姑娘,她被鄂君子皙的翩翩風采所吸引,於是藉著歌聲來傳達心意。她純真的情感和曼妙的歌喉打動了王子的心,王子走上前來牽起她的手,在遊湖結束之後一同歸去,譜下了一段美麗的愛情!
  • 整場宴會裡主人虛心地求教,賓客也誠懇地提出各項治國高見;上下之間沒有隔閡,氣氛歡愉和悅;聲色娛樂不是重點,道德的促進才是目標,這才是貴族燕饗的真正價值呀。
  • 雋永的詩句可以啟迪人的智慧,和諧的樂音可以淨化人的心靈。三千年前一群小朋友隨意的歌唱,卻啟發了聖賢的智慧,和自我反省的方向。
  • 在古代,百越地區(長江以南)開化比較晚,人們也相當淳樸,朋友交往充滿了真心。當一位越國人要與他人結為朋友時,都會先進行一個儀式:他們在地上堆起一個小土壇,用狗和雞當祭品,然後歌唱著祝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