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聆聽王曉丹:十八年坎坷救父路

王曉丹(李莎/大紀元)

王曉丹(李莎/大紀元)

人氣: 24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葉蓁美國紐約報導)她迄今為止的人生,前一半時光與父親相依為命,平凡而溫馨;後一半時光,她卻和父親遠隔重洋,音訊渺茫,更走上一條營救、等待、思念的艱辛之路。

2016年7月下旬,美國公民、法輪大法學員王曉丹夫婦重返大陸,準備迎接闊別18年的父親王治文來美團聚。他們衝破重重阻力,辦好一切合法手續。不料在廣東出關時,王治文的護照被海關人員強行剪掉,不能出境。夫婦倆被迫返美,繼續展開緊張的營救工作。王曉丹透露,父親已於8月13日回到北京家中,卻受到更為嚴密的監控。

王治文,曾是中國法輪大法研究會義務負責人之一,1999年遭到中共非法判刑16年,於2014年獲釋回家,一直受到中共的監控和騷擾。在這次營救行動之前,王曉丹為了父親的自由和安全,付出18年的心血和努力。

首次演講 改變課堂

「我跪在電視機的前面,每到我爸爸出現的時候,我就去摸爸爸的臉,嘴裡呼喚著:爸,爸……」1999年12月27日,時值西方聖誕節的假期,卻是王曉丹生命中苦澀的記憶,那是她第一次得知,父親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

1998年,曉丹赴美留學,大約一年後,她突然接到家裡的電話,讓她去看CNN電視新聞。當看到父親在法院裡的鏡頭時,眼淚奪眶而出,她感到整個世界都崩潰了。

就讀於德州大學的曉丹,還是一個心智不成熟的孩子,遭遇親人的命運巨變,一下子跌入人生低谷。當時,全世界的法輪大法學員展開了講真相、反迫害的行動,身在其中的曉丹,也開始思考如何營救父親。身邊的學員曾鼓勵她:「你要把你爸爸的故事講出來。」曉丹很快振作起來,加入捍衛大法信仰、營救大法弟子的行動中。

曉丹首先從身邊做起,在校園裡講述爸爸的故事,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最難忘的是第一次演講。在Asian Study課堂上,教授同意給她一節課時間,講講她的background culture。由於她剛到美國,英文並不流利,把演講稿背了又背。「我感覺心快從嗓子裡跳出來了,講的時候結結巴巴,也不知道大家聽懂了多少。」

這次演講由曉丹和當地學員共同準備,她講了不到10分鐘時間,其他學員緊接著介紹法輪功的原則、功理,演示煉功動作。曉丹說:「這次演講的效果還不錯,因為期末考試時,教授出了兩道關於大法的題目。」她記得,其中一個就是問法輪大法為什麼被迫害的,正確答案直指中共。

走訪議員 收穫感動

畢業後的曉丹,更加成熟與堅強,為營救父親做了更多事。這十幾年來,她向身邊的同事、朋友講述父親受迫害的經歷。父女倆的故事感動了每一個人,大家自發地支持曉丹的營救活動。她說:「不管是開記者會、簽名還是遊行,他們都會到現場來參與。」

除此之外,曉丹風雨無阻,幾乎每個星期,都和當地的學員奔走於州級、城市級、community政府,向能接觸到的每位政府議員遞材料、講真相。「我們把那邊的地勢摸得超級清楚,183個州議員,每個辦公室都去。」到最後,這些議員和曉丹都很熟悉了,見面打招呼就說「你們又來了」「材料就放這吧」。曉丹與他們相處得非常和睦,其中有一位名叫Daryl Slusher的城市議會議員(City Council Member),還和她成了關係友好的私人朋友。

曉丹介紹,Daryl也是一名父親,得知她的身世,發自內心想要幫助她。他明白真相後,經常到她的學法小組學習功法,讀大法書籍。曉丹組織活動,邀請他到場發言,他每次都慷慨答應。後來曉丹搬到華盛頓DC,Daryl仍密切關注王治文的狀況,一直和她保持聯繫。

面向國際 揭露邪惡

從校園到社會、再到海外,隨著王治文的故事傳播範圍越來越廣,影響力越來越大,曉丹更有機會站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及Apec、UN會議的講臺上,用她柔和而堅定的獨特聲音,把中共極力掩飾的罪惡昭告於世界。

2007年9月,Apec亞太峰會在悉尼舉行,曉丹千里迢迢飛往澳洲,展開新的講真相活動。在峰會期間的一次大型集會上,她與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re)同臺演講。這次演講的機會,是大衛把自己3分鐘的發言時間分出1分鐘給她的。曉丹回憶,大衛當時在臺上講了一會就說:「現在歡迎我特別好的朋友,上臺來講講她爸爸的故事。」她回憶:「我特別珍惜大衛給我的機會,在臺上我講得很快,但實際上早就超過1分鐘了。」這個看似文弱的女孩,在現場吸引了當地民眾的注意,並在會後接受了澳洲幾大媒體的專訪。

2013年12月5日,美國國會舉行以「讓我們的父親自由」為主題的人權聽證會,曉丹作為發言者受邀出席。議員Chris Smith作為中國人權問題專家,聽完她的故事,當場激動地流下熱淚。會後,他請曉丹到辦公室繼續交談,分享個人的家庭故事,因為時間太長還為她準備午飯。曉丹深受感動,Chris是發自內心接受了父親的故事,才會這樣做,決非一般官場上的客套。曉丹說:「他表態時很容易說出正義的話,他的態度能代表整個國會關於中國人權的態度,讓我覺得營救爸爸的行動,有了更明朗的進展。」

以上幾個故事,只是曉丹十八年生活的縮影。她說,爸爸在監獄裡遭受了很多苦難,她做得多一點,爸爸的安全就多一分保障。隔一道鐵窗,相差十幾個時區,父女倆在漫長的分別歲月中,各自承受著身心的巨大壓力,卻共同堅守著信仰與道德的準則。

萬里救父 永不言棄

到2016年,孝女曉丹為營救父親做出最冒險的行動,回大陸接父親赴美團聚。這是她和父親長期以來的心願,當她得知父親在年初成功拿到護照時,就在醞釀這個計劃。

起初,她也有擔心:「因為我一直在國際社會講真相,肯定在中共的黑名單裡了,不知道能不能順利回國。」但是曉丹更清楚,父親剛出監獄,不懂英文,對有關體檢、簽證面試等移民手續都不熟悉,她也不放心把這件事委託給其他親戚。她說:「我真的是一鼓作氣闖回去的。」

然而這次營救的結果失敗了,曉丹和先生不得不留下老父,失望而回。她擦乾眼淚,從再次離開父親的悲痛中迅速恢復,一下飛機就和先生展開緊密的營救工作。回顧這幾天的生活,她說:「我把這次在大陸的經歷,告訴我能接觸到的各界人士,包括政府所有機關、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美國宗教委員會等,還給白宮寫了信。」

另外,她還陸續接受各大媒體採訪,並在呼籲營救父親的網站(http://freemydad.org)上發起了新的徵簽。她說:「我不可能慢慢去做,我爸爸在大陸的情況非常危急。」她還表示,她和先生會繼續努力做下去,直到父親拿到新的護照,一家人在美國團聚。#

責任編輯:楊亦慧

評論
2016-08-25 6: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