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案開庭 胡石根「顏色革命」供詞獲讚

胡石根被判7年半(來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91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8月3日上午,天津二中院對「7‧09」案中的家庭教會長老胡石根顛覆國家政權」案進行開庭審理,胡被判7年半,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官方公布胡石根供詞凸顯其顏色革命,不料引眾人對其讚賞欽佩,覺得他敢擔當。

中共媒體稱胡石根在庭審中認罪,不上訴。

此外,「7‧09」案中的維權人士翟​​岩民案2日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據悉,另外兩人勾洪國和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周世鋒將分別在8月4日、5日天津二中院受審。

官媒稱公開審理 48人旁聽遭質疑

3號的庭審,法院戒備森嚴,拉了長長的警戒線,並部署很多警力。

官方稱公開審理,有包括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法學者、職業律師、各界群眾代表,及10多家境內外媒體記者共48人。

但胡石根的親屬和代理律師卻得不到進入法庭的機會,甚至胡石根的兩個弟弟8月1日在天津二中院門前也被公安直接帶走強制送回江西老家。

另外,一些維權公民不允許離開家門。北京何德普從8月1日開始被規定不准去天津旁聽「7‧09」案。

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就「7‧09」案的庭審提出五大疑問:

一、家屬和一般公民不是被公開的範圍嗎?難道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才能去旁聽?

二、被告人自認有罪就能認定有罪嗎?不需要其它有效證據嗎?

三、為何沒有看到控、辯雙方的辯論呢?官派律師真的有維護翟的合法權利嗎?

四、為甚麼始終不讓家屬合法委託的律師出庭?是擔心他們擾亂法庭的和諧嗎?

五、法律規定要求提前3天公布開庭的時間和地點,那為何家屬到法院要求確認開庭時間卻被攔在門外?

胡石根被官方指控,以宗教活動為平台,散布顛覆國家政權思想;指派勾洪國赴境外接受反華培訓;與周世鋒、李和平、翟巖民等人密謀策劃顛覆國家政權,提出系統化的顛覆國家政權思想、方法和步驟;黑龍江慶安事件案中,指使翟巖民組織訪民炒作,煽動民眾對抗國家政權;利用輿論挑起不明真相的一些人仇視政府;企圖整合「民運圈」、「死磕派律師團」等群體壯大「推牆」運動的力量等。

判決書上,胡石根供述:「我就是想抹黑司法,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我想讓更多的人認同我,引起老百姓對政府不信任。所有的敏感事件我都關注,我就想用這些敏感事件推動我的『和平轉型』理論。」「我多次在『同城飯醉』中,向一些律師、訪民大談自己的『和平轉型』理念,提出轉型的『三大因素』『三個階段』和『五大方案』。我把這些理念灌輸給其他人,就是想達到『顏色革命』的目的。

其中「公民力量壯大、統治集團內部分裂、國際社會介入」系國家轉型的三大因素,「轉型、建國、民生、獎勵、懲罰」系建設未來國家的五大方案,他表示自己以此積極策劃顛覆國家政權。

律師公民讚賞欽佩

就這份判決書,很多人表示讚賞,有人稱讚他為真英雄,廣東律師表示向胡石根長老致敬。原上海鐘錦化律師則稱讚其直言不悔,敢做敢當。

大陸王定邦表示:「這份指控既是頒獎詞,也是講座內容,受益匪淺。如此系統的民運理論,自己還真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老頭了不起,當然也感謝央視和人民法院提供的講座平台。」

他還就胡石根建國五大方案的「懲罰」說:「不論民主之後在哪個國家,凡是在其生命中做過反人類行為的,都需要進行懲罰,職務和命令不能成為他們的藉口。」

北京知名異議人士何德普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向堅貞不屈的胡石根先生致敬。在社會趨向黑暗的時刻,胡石根先生不畏強權,公開為民主、自由吶喊。國內有胡石根這樣的民運領袖!我們為之驕傲!這個社會,還用胡老師去抹黑嗎?難道中國社會還黑得不夠嗎?」

北京何德普從8月1日開始被上崗,規定不准去天津旁聽7.09案。3号早6点两个警察敲门查看其否在家,稱确保天津709大案审理万无一失。(網絡圖片)
北京何德普從8月1日開始被上崗,規定不准去天津旁聽「7‧09」案。3号早6点两个警察敲门查看其否在家,稱确保天津「7‧09」大案审理万无一失。(網絡圖片)

大陸學者肖國珍說:「無論當局怎樣判決,都只能彰顯當局暴政之惡和胡石根老師的善。胡石根老師,早已成為一座豐碑,眾人景仰的豪傑,民主人士的楷模。於他,監獄是他身體的牢籠,而他的身體,因被囚而成為他靈魂的纍贅。」

郭寶勝:當局有意構陷

胡石根是家庭教會長老,資深政治犯,曾因中國自由民主黨案服刑16年。

華人牧師、政論家郭寶勝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胡石根在「7‧09」案大抓捕被捕使很多人非常驚詫,以為是誤抓,但從現在他被排名在周世鋒之後、作為第二被告,從中可以看出胡石根已被當局構陷為鋒銳所案的總策劃之一、周世鋒的重要智囊和助手。

他認爲,以胡石根近年來的言行,以及他的經驗和智慧,在與周世鋒交往時,最多也只會談論到為全國各地權利受損的人如何進行法律維權的層次。

「但由於胡石根的身份,當局將他加入本來純粹是法律維權案件的鋒銳所案後,案情性質就從法律層面上升為政治層面、從維權層面上升為顛覆政權層面,如此就達到了當局以顛覆政權罪嚴判律師們的目的。」

郭寶勝表示:「中共政權由於畏懼近年來以維權律師為核心的公民運動,政權爪牙公檢法機關嫉恨為維護正義與他們死磕的維權律師們,故要將維權律師們狠狠打擊、置於死地而後快。」

「在當局的構陷下,將為公民維權、積極進行民告官訴訟的周世鋒們的行為上升到顛覆國家政權的層面,並突出周律師、胡長老等人行動的組織性、策劃性和規模性,從而定性為顛覆國家政權罪。這一切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郭寶勝還說:「從此案審判中不僅看到當局對維權律師、公民運動的打壓,也可看到他們對家庭教會的打壓、污衊與防範。某些家庭教會在當局眼中成為顛覆國家政權的組織,而教會的各種儀式都成為了反黨活動。」

他認爲,對胡石根的重判也會加劇當局對家庭教會的迫害,尤其是那些有前政治犯、維權人士、訪民和其他公義人士參加的家庭教會會首當其衝。

郭寶勝對當局重判基督徒胡石根表示強烈譴責與抗議。

2015年7月9日,胡石根和將近300名律師及維權人士一同被抓捕。其中包括李和平、周世鋒、王宇等維權律師,官方以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起訴他們。此案被外界稱爲「7‧09」案。 #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6-08-04 3: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