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輪大洗牌 31省武警主官上演走馬燈

經歷7輪大洗牌及其他零散人事更替,中共31個省級行政區的武警總隊無一例外均出現主官職位變動,且多為跨省遠距離調配。 ( 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89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項駿報導)進入7月份以來,中共「八一建軍日」前後,武警各地總隊主官出現又一波人事大洗牌。司令、政委的銘牌不斷摘下舊的、換上新的,看得各路媒體眼花繚亂。

大紀元記者梳理資料發現,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臺後,中共武警總部及地方總隊主官共經歷了7輪人事大變動,經歷這7輪集中更替及其它零散調配後,31個省級行政區的武警總隊無一例外均出現主官職務變動,武警黃金、交通、森林、水電指揮部8名軍政主官也更換了7名。江派大員周永康在任時把持的「刀把子」武警被習近平當局深度削權清洗,其江系標籤近乎被徹底撕落。

這7輪人事變動分別發生在2013年9月、2013年12月,2014年冬,2015年7月、2015年9月,2016年5月、2016年7-8月。以年份來分,2016年的變動人數最多。如考慮到武警總部層面,動作最大的是2014年冬的那輪,武警總部司令、政委被雙雙置換,司令換上了有太子黨標籤的原副總參謀長王寧,政委換上了原軍科院政委孫思敬。

進入2016年後,5月、7-8月的兩輪人事變動雖然帶有軍改後的勢頭,但就基本形態而言,與前面的5輪並無本質區別。

大紀元記者不完全統計發現,上述人事變動至少呈現三大特點:

一、全國範圍均被觸動

7輪集中更替加其它零散變動後,中共31個省級行政區的武警總隊均無一倖免,軍政主官中至少有一人的「奶酪被動了」,其中北京、上海、江西、青海、西藏、新疆、福建、海南、河南、安徽、寧夏、雲南、黑龍江13省市區武警總隊是司令和政委均出現變動(截至2016年8月3日,包括退休)。值得回味的是,其中的上海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老巢,江西是江派2號人物曾慶紅的老家。

中共武警四大專業警種黃金部隊、水電部隊、森林部隊、交通部隊8名軍政主官,除了水電指揮部司令還是「舊人」外,其他7人均是「十八大」後的新面孔。

考慮到中共「十八大」後被打落的7名「武警虎」之中,有4人來自武警交通部隊(另2人來自武警地方總隊,1人來自武警工程大學),上述四大專業警種高層大換班並未令外界太感意外。

上述所有職務調動中,升職的比例約占2/3,平調的比例約占1/3。

平調者中,帶有較明顯貶義的是武警北京市總隊政委程偉調任武警部隊政治工作部副主任(2016年5月)。武警北京總隊是中共31個省級總隊中僅有的2個正軍級單位之一(另一個是武警新疆總隊),駐紮京畿,地位吃重,程偉相當於是被放到二線職位閒置。

二、跨域調動

除了個別變動是原地方總隊「班子」上位外,大部分調動是異地調配,而且新主官大多不是來自臨近的省份,而是「山長水遠」調過來。如武警重慶總隊司令朱宏調任武警上海總隊司令,武警黑龍江總隊政委徐國巖調任武警上海總隊政委,分別從西南角、東北角調華東,直線距離均逾千里。

迄今為止的調動中,至少有3對是主官對調,分別是武警江西與江蘇總隊司令對調,武警湖北與福建總隊政委對調,武警四川與湖南總隊司令對調。如果算上原武警司令王建平與原副總參謀長王寧對調、原武警政委許耀元與原軍科院政委孫思敬對調,則有5對之多。

中共軍方主官對調最為外界熟知的是林彪事件之後,毛澤東在1973年對中共八大軍區司令進行對調以防兵變。在江派勢力針對習近平陣營暗殺傳聞不斷的背景下,上述對調也或多或少帶有類似的防變意味。

三、機動師主官獲重用

中共共有隸屬武警總部管轄的14個武警機動師散布各地。中共「十八大」後,至少有9個機動師的10名主官(司令或政委,正師級,見表一)獲得提拔,升任副軍職,其中九人是調任地方武警總隊主官,一人是進京任武警部隊參謀長助理。

在外界看來,這是習近平當局借用武警總部嫡系部隊清洗地方諸侯的過程。

首現預備役軍官調任武警地方總隊主官

7月31日,江西陸軍預備役步兵師政委兼江西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龔冠宇(正師職)被任命為武警陝西省總隊政委(副軍職)。

與此前已有多例的集團軍主官調武警任職不同,龔冠宇來自中共預備役部隊,其新任命是第一次出現的跨界升職模式。分析認為,這預示著此輪軍改後中共預備役部隊人員的一種未來潛在走向。

武警行政、司法權被削

除了人事變動,2015年底軍改正式啟動以來,中共武警機構還經歷了兩個大變化。

一個是武警總部三部門變四部委,司令部、政治部、後勤部改為參謀部、政工部、紀委、後勤部。武警司令部被改組為參謀部後,大部分原來司令部承擔的類似原總參謀部的職能被收歸軍委,武警職權大為縮水。

另一個是武警法院、檢察院被撤銷,武警司法權被軍委收回,改由新設立的區域軍事法院、檢察院審理武警案件。

經歷了人事洗牌、行政和司法權回收後的周永康時期「刀把子」,已被習近平旗下的新軍委牢牢控制,內裡面目大變。習近平下一步還將如何處置武警,令外界關注。◇  #

表一、中共十八大後武警機動師主官升職一覽表

姓名

原任職(駐地) 性質 現任職

時間

楊雄埃 武警第128機動師師長(河南鞏義) 提任 武警青海總隊司令 2013年09月
尤寒波 武警第2機動師師長(江蘇宜興) 提任 武警甘肅總隊司令 2013年12月
尚力峰 武警第93機動師政委(福建莆田) 提任 武警寧夏總隊政委 2013年12月
趙書毅 武警第128機動師政委(河南鞏義) 提任 武警黑龍江總隊政委 2015年07月
曹勇 武警第38機動師師長(四川南充) 提任 武警福建總隊司令 2015年07月
雷萬軍 武警第63機動師政委(甘肅平涼) 提任 武警海南總隊政委 2015年09月
王強 武警第120機動師師長(遼寧興城) 提任 武警廣西總隊司令 2016年05月
陳錫春 武警第181機動師師長(江蘇無錫) 提任 武警部隊參謀長助理 2016年05月
吳俊義 武警第41機動師政委(雲南蒙自) 提任 武警遼寧總隊政委 2016年06月
華榮林 武警第126機動師師長(廣州花都) 提任 武警貴州總隊司令 2016年07月

責任編輯:朱涵儒

評論
2016-08-03 11: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