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舊金山,年輕屋主的艱難驅逐

舊金山屋主愛麗絲•謝。(梁博/大紀元)

人氣: 11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舊金山報導)站在舊金山米慎大街3470號門前,愛麗絲·謝(Alice Tse)忐忑不安的神態使她看上去一點也不像這座房子的主人。在她背後,納瓦羅(Navarro)武館的廣告招牌像一雙帶著幾十年怨氣的眼睛,冷冷地注視著她。

這棟臨街物業商住兩用,是愛麗絲2014年11月以180萬美元的市場價格貸款買下來的,納瓦羅武館占據了整個商用底層,據說,這家1965年的武館已經在這裡經營了43年。

「我需要一些時間」

租客納瓦羅每月的租金是1,800美元,而這個商底的市場租價已經達到每月6千美元。賣家告訴愛麗絲,武館生意慘淡,另有一家瑜伽館已經來看過多次,並談妥以市場租價訂租。由於不想影響賣房進度,想等愛麗絲買下物業後直接與新租客簽約。

當時,愛麗絲毫不在意。她以為,對於這個不受租金管制的商業段位來說,讓一個只付市場租價三分之一的租客離開,是一件順理成章的容易事。

「我需要一些時間。」卡洛斯·納瓦羅(Carlos Navarro)滿頭白髮,言語誠懇溫和,他沒有表示要接著租下去,似乎只需要那麼一點點準備離開的時間。愛麗絲一口答應,她無法確定他的真正年齡,但是他看上去蒼老無助,說自己沒有錢,也沒有別的地方住。

愛麗絲非常同情這位已經有些駝背的舊金山武術界前輩,武館牆壁上擺滿各式各樣的獎盃,表明他在社區的成就和知名度,也贏得了她對他的尊敬。

但是,始料未及的是,愛麗絲從那時開始,陷入了至今長達22個月的漫長等待,並且,無法確定,等待將會在何時結束。

愛麗絲•謝在舊金山米慎大街3470號的物業,一層是納瓦羅武館。(梁博/大紀元)

漫長的等待

2014年12月,瑜伽館明確表示不想再等下去,無法與愛麗絲簽訂租約。2015年春天,愛麗絲開始為自己的商底另尋租客,一個打算開書店的年輕人表示了強烈意願。

2015年5月1日,愛麗絲通過見面和郵寄的方式,向納瓦羅遞送了一份60天期限的搬離通知書——她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寬鬆的時間,比法律規定的30天高出一倍。

這時,開書店的年輕人租下了店面,他付了押金和2個月預付房租,和即將臨產的妻子從北卡羅萊納州驅車趕來,車上裝滿1萬多冊新書。他每天都要來到武館門前,看看納瓦羅是否已經搬走,直到嬰兒降生,新書也快變舊,他們夫婦才打消了繼續等下去的念頭。

60天之後,納瓦羅仍然不搬,他的理由還是「時間不夠」。

8月,愛麗絲答應給納瓦羅支付搬家費和兩個月倉儲費用,還準備將那些已經生了鏽的健身器材折價買下。可是,納瓦羅出了一個2萬美元的「天價」之後,仍然不搬。

8月底,愛麗絲委託律師給納瓦羅發出一份3天通知,告訴他如果再不搬離,他將被告上法庭。這次,納瓦羅迅速開始了行動。

他聘請律師應訴。他的律師不停地挑剔這座物業,提出多個動議,給愛麗絲和她的律師造成一個又一個困擾以拖延驅逐程序。愛麗絲越來越無力支付沉重的律師費,可是,當她被迫更換收費較低的律師,訴訟時間也因此被拖得更長。

同時,納瓦羅還發動了一些聲稱保護舊金山歷史文化的社區組織,向愛麗絲施加壓力。那些組織裡的人說,納瓦羅的武館幾十年來為社區做出極大貢獻,整個社區都應該團結起來,保護納瓦羅武館不受驅逐。

納瓦羅還在當地媒體上尋求援助,他說,雖然按照法律,屋主有權力漲租,但是他付不起那麼高的房租,他把愛麗絲描繪成一個冷酷貪婪的屋主,認為納瓦羅武館成了不被租金管制政策保護的商業租賃的受害者。

租客是原屋主

愛麗絲的同情和尊敬早已經被一連串意外所取代。她說,今年年初,她偶然發現納瓦羅竟然曾經是這棟物業的原屋主!直到現在,他仍然擁有另外多處物業。並且,在舊金山高等法院,他還留有驅趕自己租客的歷史紀錄。

「他打的是悲情牌!我太輕信了,太過理想主義,所以屢屢中招。」愛麗絲是家中獨女,80後,隻身來美國讀書,她在大學裡讀軟件工程,畢業後曾做過短暫的電腦工程師,一本《好爸爸壞爸爸》讓她在涉世未深時就想自己闖一片天地。

她說,最令她傷心不已的是,納瓦羅經常當面對她說「你是好人,你是好人」,可是一轉身卻把她說成惡霸,她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不明白結果怎麼會變成這樣。

愛麗絲表示,她非常認同保護傳承,但是,這種保護不能以踐踏屋主私權為代價,舊金山什麼都在漲,生活費、地租費、貸款都那麼高,這些壓力屋主同樣要承擔。

「租客有困難,不能慷屋主之慨吧?」經歷這些波折,愛麗絲成熟不少,她有時候也會想,納瓦羅未必就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但是,他為什麼又要這樣做呢?

如今,愛麗絲最擔心的是沒有錢支付貸款而被銀行收屋,因為她要付房貸、律師費、招租經紀人的酬勞,這樣下去很快將入不敷出。

「幸好,那個開書店的年輕人沒有告我,我把押金和2個月預付房租退給他,還給他付了兩個月的倉儲費。」她心有餘悸地說。

最棘手的是驅逐納瓦羅的法律程序。因為前任律師在文書格式上的疏漏,愛麗絲不得不放棄了今年8月22日的最後上庭時間,要想讓納瓦羅離開,一切都需要從零開始。

「從給對方發3天通知開始」,愛麗絲說,「希望這次不用再拖上一年。」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

評論
2016-08-31 3: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