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連賀律師:為法輪功辯護的心路歷程 (下)

大陸維權律師劉連賀近照。(大紀元)

人氣: 15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8月10日訊】劉連賀,52歲,天津寶坻人,信佛,2013年開始擔任維權律師,2014年起多次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劉連賀談了他在中國做維權律師以及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心路歷程。以下是部分訪談實錄。

(接前文

記者:那很多律師不能給法輪功辯護,是甚麼原因?您為甚麼會給他們辯護呢?

劉:還是心裡恐懼吧,恐懼也是傳染的,看到別人被抓,比如王宇等709律師被抓,明知道他們沒有罪,但確實就是心裡恐懼,不要像他們一樣被抓啊,家人也怕呀。

很多律師被吊銷律師執照,不能做了,我老婆也勸我,要抓了你我們娘倆怎麼辦?我感覺心平氣和地去說明自己觀點不會有太大的危險吧,我不太自己擔心被抓。我認為法輪功是無罪的,這是我堅定的信心。

大部分人對信仰群體被打壓還是漠不關心的,一般的態度經常就是:你就不應該煉,煉了就是自找苦吃,都是恐懼吧,因為你與官方不一致就有危險。

中國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比如我發微信、發微博,有些敏感詞,甚麼獨裁、專制啊等等詞就打不上去,有些內容剛放上去,馬上給屏蔽了,其實我只是針對社會熱點、對共產黨發表些評價罷了。

記者:那您作為一個黨員,現在還是每月要交黨費的吧?

劉:我從來不說自己是黨員,我的組織關係扔在老家街道了,司法局讓我把組織關係遷到市裡過組織生活,我沒遷。

我覺得現在大部分人入黨目的不是像宣傳的那樣,所謂為人民服務、實現共產主義,如果不能升官,恐怕沒有幾個人會加入共產黨的。

現在國家最大問題是要解決信仰問題。大部分人沒信仰,不知道為甚麼活著,怎麼活著有意義,民眾不覺醒,不覺悟,所以導致很多中國人活著只為了權、錢、色這三個字,當官的以權謀私,官商勾結,買官賣官,用權力謀取私利。老百姓沒本事又沒活路了,歪門邪道就盛行唄,盜竊、搶劫、詐騙,做地溝油、建豆腐渣工程、賣有毒有害食品,人只看眼前實際的東西,把權、錢這些看成唯一的追求,大早晨起來上班,忙著上班掙錢,因為買不起房,醫療費、學費等等開支太大,人們也不敢停下來。

中國公開講的是信仰自由,允許你信仰佛教甚麼的,但它把胡錦濤、江澤民像掛在寺院裡,讓你首先愛國,這本身就不正常,政教應該分開嘛,還有它把宗教領袖、會長等變成政協委員,也是變相控制宗教吧,本質上它還認為宗教是迷信,它認為馬列無神論是真理嘛。

記者:那您認為如何使民眾覺醒呢?

劉:最近出現所謂愛國要抵制日貨、抵制美貨這種做法,我覺得特別蠢,為甚麼買人家的呢?人家比你好嘛,你要製造出比他們更好的產品,當然就要買你的了。手機、電燈、電話等等都不是中國人發明的,如果抵制,汽車都不能存在,電燈都不應該存在,不都是洋貨嘛。愛國不是這樣愛的,日常工作、生活中你做好了,比如你不去貪污受賄、你不造地溝油,你不去製造環境污染,這就是愛國。其實這都是民眾不覺醒,思想殭化邏輯混亂的結果,都是被政府宣傳洗腦了。

通過與毛粉的辯論我知道,他們都是用偷換概念來轉換話題,都是些以偏概全違反邏輯常識的詭辯,比如把黨比作母親,黨是個組織,母親是個人,各方面都沒法比,可是共產黨非要當你母親!它怎麼能比我們母親還偉大?這是邏輯錯誤;還有甚麼「沒有祖國你甚麼都不是」,沒有人就沒有國嘛,人是第一的;還有甚麼「國富民強」,其實民強才能國富,民重於國呀,這些也都是邏輯混亂。要用些通俗的故事普及一些基本的邏輯常識,在網上啟發民智,大伙都醒悟起來,起碼不能幫當權者、不能幫助共產黨來攻擊主持正義的人。

記者:那您就是要積極地參與政治了?

劉:對,我認為關心政治是一種善。政治是眾人之治,積極去參與政治,對某些制度不滿意要提出來,集思廣益,獻計獻策,為的是共同建立一個比較好的制度,更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人人關心政治並不是爭鬥,而是一種善。

過去我也按照自己的好惡去發牢騷、不滿,修佛後我心態平和了,現在我不輕易跟別人辯論,我在微信發表意見,也有人罵我,但我不會去反駁了,我會想自己是不是正確?因為我的觀點確實不一定正確嘛。

記者:您最近代理的是甚麼案子?

劉:北京法輪功學員秦尉、李蘭強、苑雯、秦守榮、李俊峰等等。

秦尉是發《九評》的書,書刊、光盤本身,不會破壞法律實施,當然不是犯罪行為;苑雯被指控掛條幅,條幅是「天滅中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內容,我認為就是傳播一種思想,製作傳播印刷品沒有給社會帶來危害,也不是犯罪行為,也不符合所謂「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

記者:您能談一下您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案例嗎?

劉:那是我去年代理的北京法輪功學員張鴻儒的案子,開庭時有人勸他,你看你三十幾歲了,已經判過十一年徒刑,還沒成家,七十多歲的老娘需要你照顧,如果你不煉了,就可以照顧你老娘。張鴻儒陳述說:「人不能沒信仰,我特別崇尚范仲淹說的一句話,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為了信仰,我無怨無悔。」當時我聽了很震撼,輪到我辯護時突然我就哽咽了,說不出話來,平靜幾分鐘我才能繼續……起初我對大法弟子的理解還是很膚淺的,認為他們只是為了強身健體、救人,沒有體會到他們有那麼高的思想境界。而且,張鴻儒非常平和,言語中沒有憤怒,很平靜,沒有一絲抱怨。這個案子對我的觸動特別深。

其他法輪功學員的精神也很值得欽佩,有時只要你寫了悔過書就把你放出去,但很多法輪功學員面對這個都不妥協,堅持自己,人人都有這個堅持,這個社會就轉變得快一點,如果人人都只維護自己小家的利益,這個社會就轉變得慢一些。#

採訪整理:陳昭          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6-08-13 3: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