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才女」系列之二:海棠詩社

【紅樓才女】乘興而作 語出天然的海棠詩

柳笛

元宵走馬燈謎會,人間好景正當前。圖為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人氣: 17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八、九月間的一天,大觀園裡含章蘊秀的幾位女子,黛玉、寶釵、迎春、惜春等,齊聚於三姑娘探春的秋爽齋。最憐惜女兒們的寶玉自然也不會缺席,捧著一枚花箋興沖沖趕來。原來,生長於富貴繁華之地女兒們別有一番靈慧心思,正籌劃著一樁美事——結社雅集,以詩會友。

起社的念頭源自探春的詩意情懷,幾日前,她因貪戀月色清景,流連於桐樹下不忍就寢,以致感染風寒。她靜思前朝人事,欣羨古人與三兩知己在林泉山水吟詩作賦,往往成千古佳話。文采精華的探春素有見識,怎麼忍心自家的韶光美景無人吟詠,虛度年華?而她心中更藏著一個壯志:閨閣詩作亦不遜於古今鬚眉。

待身子大好,探春立刻向園中廣派請帖,匯集園中有才學者。引用花箋上的文字,此次結社,正是「孰謂雄才蓮社,獨許鬚眉;不教雅會東山,讓余脂粉耶?」

且看參與起社的,唯有寶玉一名男子,可是欲與女兒一較詩筆?非也,他身處於環佩裙釵中,更像是一位見證者、與有榮焉的欣賞者。

雖說是閨閣遊戲,探春等人也當作正經事對待,頭一件便是擬名號、定社規,一言一語,好不熱鬧。趁著眾人興致正濃,探春做主此刻先起一社,請「稻香老農」李紈出題,「菱洲」迎春限韻,「藕榭」惜春監場。

李紈想起方才府裡抬進的兩盆白海棠,便定了海棠詩。社中成員並沒見過那兩株海棠,竟是未賞而先吟。寶釵還道,詩賦乃寄興寓情之作,不必等到親眼見了再作。

出題人已是隨意,限韻者更是全不操心,一切聽憑天意。只見迎春從書架中抽出一本詩集,隨手一翻是首七律,便定了詩體;再吩咐丫鬟隨口說個字來,得了「門」字韻;最後讓丫鬟從韻牌匣子中抽出四字,定了每句的韻腳。於是,寶、黛、釵、探四人便要以《詠白海棠》為題,各作一首韻腳為「門、盆、魂、痕、昏」的七律。

題目雖尋常,眼前卻無物可寄興,加之寶玉道「門、盆」二字不好做,可知不擅作詩的兩位社長給大觀園的公子姑娘們出了一道難題。

三寸長的「夢甜香」裊裊飛煙,構思時間倏忽即逝,四位社員構思的模樣各有神趣。

探春最先有了詩句,提筆寫來並修改了一回,第一個交了詩稿。寶釵在一旁沉靜思忖,遲遲不肯動筆,一旦寫出便交了作品,此時香還餘一寸。

在探、釵冥思苦想時,黛玉彷彿身在局外,自顧自蹲在一旁無聊地打發時間;寶玉急得在迴廊上踱來奪去,自然是為想不出好句子煩惱,但更多的,是看時間將盡,為黛玉著急。

寶玉先後道:「你看他們都有了。」「了不得,香只剩下一寸了!」「我可顧不得你了,管他好歹,寫出來罷。」寶玉總算是在截稿前作了首像樣的詩。

清代孫溫繪製《紅樓夢》圖畫(公有領域)

李紈準備點評詩作,又向黛玉催稿。黛玉不急不徐,先道一句:「你們都有了?」便在案前提筆一揮而就,擲與眾人。好一個「擲」字,一個瀟灑超然的動作,暗傳黛玉才思之敏捷。眼前這幾位才子佳人已是人間精華,而黛玉又在這幾人之上,竟是不動聲色,信手拈來!先前她不肯動筆,不睬眾人,可真是吊足了寶玉與一眾社員的胃口,還有無數讀者的好奇心。

眾人都知曉黛玉筆下的功力,自然趕來圍觀,只見署名「瀟湘妃子」的宣紙上寫道:

半卷湘簾半掩門,碾冰為土玉為盆。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
月窟仙人縫縞袂,秋閨怨女拭啼痕。
嬌羞默默同誰訴,倦倚西風夜已昏。

幾乎是一句一聲讚歎:「從何處想來!」「果然比別人又是一樣心腸。」眾人皆欲推此詩為上。

海棠花開,嫵媚嬌豔,多呈現一種較桃紅色略深的淡紫紅色。海棠花被古人視為「國艷」、「花中神仙」,「海棠紅」也成為中國傳統彩色之一。而賈府的海棠花卻是稀有的白色,府中眾姝能夠未賞而作,可知她們外在的家世、內在的學識都是最頂尖的。她們詠海棠,自然不屑讚其富麗華貴,而是注重寄予個人的性情與修養,才不負曹公「清淨女兒」的芳號。

清朝改琦繪所繪林黛玉(公有領域)

作為女兒輩的第一人,她的海棠詩起句便是不凡,從賞花人的姿態起句,半卷半掩,既有心一睹花容,又呵護備至,將周遭布置調整至最佳觀賞環境。

再看這株海棠,非是人間凡品,故非冰玉不能栽培,因而也有梅雪一般的空靈仙姿。這便有了全詩的警句「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魂」,這句化用前人「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之珠玉,令白海棠兼具白梨、白梅之風致。

潔白的海棠彷彿從天上來,恰似月中仙人縫製的白色衣衫,而閨中多愁善感的少女正好可用它來擦拭淚痕。這便是頸聯用意新奇的流水對,清雅的比喻更是巧思無雙。

尾聯既是寫花,也在喻人。海棠難言,賞花人也無知音訴說一腔心事,花與人嬌羞默默,獨自面對西風,迎來又一個淒清的黃昏。

這首海棠詩,與詩社的其它同題詩相似,沒有厚重的思想表達,突顯的是才華一項,是紅樓女兒們一次才情的切磋與綻放。黛玉這首詩將海棠的素白纖媚,與自身的嬝娜風流展演得淋漓灑脫,似涓涓溪流順勢流淌,不著一絲雕飾痕跡。眾人評此詩「風流別緻」,實至名歸。

如此人間罕見的佳作卻未能在詩社奪魁,李紈將狀元之位賜給「蘅蕪君」寶釵。她道:「若論風流別緻,自是這首;若論含蓄渾厚,終讓蘅稿。」寶玉有心爭論,黛玉對這個結果卻不置一詞,且看寶釵詩作: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甕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
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

李紈初賞這首詩,便道「這詩有身份」。到底是蘅蕪君,起筆「珍重芳姿」便把名門淑女自矜自重的意態描摹出來。她本是樸素淡然的人兒,不愛花粉,不喜繁奢,難得她總能保持中庸溫厚的性子,對誰都是一般的和善體貼。她筆下的海棠,無意艷壓群芳,反而把院門深掩,生怕被人瞧了真容。而這不顯山、不露水的姿態偏是「淡極始知花更艷」,洗淨胭脂浮華之色,招來冰雪清潔之魂。

清朝改琦繪薛寶釵(公有領域)

她亦知「物不平則鳴」,大多詩作流淌著一股悲愁之情,而儒家的傳統詩教講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如果詩家一味地悲苦無限,豈不讓人失去理性,而無法從詩中得到應有的教益?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是生命成熟而雍容的態度,也是寶釵平生修養的準則。所以她才說:「愁多焉得玉無痕?」昔年,舜之二妃淚灑竹林,從此竹子上便留下斑斑淚痕,是為「湘妃竹」。若玉也沉溺於人間悲情,恐怕也要像斑竹一樣淚痕點點。寶釵此言,正是看淡人世情愁的沉穩大氣,也是向世人委婉的善意勸誡。

寶釵之才不讓黛玉,而她活得更現實,重德不重才,總以女德、女工為要,也時常以這種生活態度規勸身邊姐妹。寶釵守拙而本分,不似黛玉的性靈飛揚。黛玉的文采只可興嘆,而寶釵的風度卻可供人學習。是以李紈稱讚瀟詩,更推重蘅稿,或許因她身負管教賈府女兒們的責任,希望寶釵的作品能給詩社成員幾分正向的啟迪。

最絕的還是社後好戲。起社次日,湘雲入了園子,和寶玉、眾姐妹說笑,得知黛玉等人結社這等雅事,急得不得了,直說要入社,哪怕是掃地焚香也情願。眾人便把題目與韻腳告於她,請她補作詩方可入社。

誰知,湘雲說笑中,心裡便有了兩首,不待推敲便要錄出,驚得眾人只是不信,說她們那四首已是想絕了,湘雲哪有許多話說?只見湘雲寫道: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門,種得藍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愛冷,非關倩女欲離魂。
秋陰捧出何方雪?雨漬添來隔宿痕。
卻喜詩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

蘅芷階通蘿薜門,也宜牆角也宜盆。
花因喜潔難尋偶,人為悲秋易斷魂。
玉燭滴乾風裡淚,晶簾隔破月中痕。
幽情欲向嫦娥訴,無那虛廊月色昏。

寶玉昨日說「門、盆」二字難作,湘雲提筆寫就,兩首詩的意思竟截然不同。第一首言神仙降臨京都,栽種一株白玉一般的海棠;第二首說鮮花香草長滿了石階、院門,身處如此優美雅緻的環境,海棠花無論長在牆角還是盆中,都得其所了。而且「也宜牆角也宜盆」一句,不正是湘雲隨遇而安、隨性灑脫的性格寫照嗎?而其它詩句亦是工整清新,不遜釵、黛。

清朝改琦繪《湘雲醉眠》(公有領域)

最喜歡湘雲的直率與憨直,她藏不住心思,一旦有了什麼便坦然直言,有了詩意也立刻寫就,而非故弄玄虛。她的才思之敏似乎更在黛玉之上。相比於黛玉,湘雲的詩作則少了幾分愁緒,多了十二分的爽利與豪氣,為詩社注入諸多生氣。

大觀園首次結社賦詩,乘興而聚,隨興而題,諸位詩翁各憑天分任性而詠,真真應了那句「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此後,詩社遂以「海棠」為名,不虛此名也!@*  #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觀園裡千紅萬艷,黛玉以靈氣與才情最為出眾,容貌也是一等一的。黛玉之美,不單單是五官體態的纖柔,更多地來自仙界的純清、人間的詩心、身世的流離共同滋養而成。在心為志,發言為詩。黛玉題詩,借古人言志,自是要在浩瀚歷史中,甄選出與自身遭遇、心聲最為契合的幾位,嗟人也是自嗟。
  • 對於《紅樓夢》中所描述的賈寶玉我們實在是太熟悉了,如果要用兩個字來形容他的形象特徵,沒有比「情種」這兩個字更為貼切的了。他一生的特點就是:在紅塵中希望女子的花容月貌為他常在,希望能與不重功名、不帶虛偽的女子的純真情意長相廝守,只要自己身邊的姐妹、丫鬟、和所愛慕的擁有花容月貌、不知名利,嬌憨可愛的女子能真心實意愛惜自己,為自己心痛掛念,即使為此而被父親打死,也死不足惜。
  • 林黛玉的一生是還淚的一生,是為寶玉哭盡眼淚,藉此還債報恩的一生。
  • 湘雲是金陵十二釵之一,賈母娘家的侄孫女,寶玉的表妹。在詩社中的雅號為「枕霞舊友」,她純淨善良、頑皮而略帶嬌憨,這樣一個才思敏捷、不拘小節的女子,靈動的在《紅樓夢》中演繹了一翻令人陶醉與欣賞的「詩情畫意」。
  • (shown)寶釵是體態豐滿,品格端方,才德兼備,性格大度,在她冰冷的外表下,也藏著一顆火熱的心…
  • 春分剛過,紐約已經有了陽春三月的味道。知道值此時節,從前的薛寶釵在做什麼嗎?告訴你吧,她可能因花粉過敏而使得哮喘加劇,正在賈府後院做「冷香丸」呢!
  • 曹雪芹在(紅樓夢)裡所刻畫的人物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活躍在大觀園裡裡外外的那上百個裊娜多姿的少女,少婦,尼姑,女僕,女伶們.她們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時時牽動著讀者的心。它讓我們看到,在這一群千姿百態的女人中,無論她們的身份多麼高貴,或是何等下賤;也不論她們的為人多麼豪橫刻薄,或是多麼溫柔淳厚.沒有哪一個逃得脫與自己的生命同在的“宿命”。在這裡﹐讓我們先從(紅樓夢)這部巨著中﹐把作家所揭示的與香菱的“宿命”有關內容摘錄下來,共同賞析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