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瞬間

作者:梅花一點
  人氣: 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我所能明白的不在於海的那邊。浮游著的我的雙手,扶著廣闊無垠的海面,一不小心的瞬間,嘴唇觸到了海水,是淚水的味道。

你可堅信原型?心中的磐石,是圓形,無所不在完美如柏拉圖那至高無上的理念。他已經開始強大,擴張著,鐵與血是無底洞的探索。於是,聆聽到自己心中撒播的種子,黑膩膩的土壤,連著暖暖的陽光,開始了清涼的雨水把滋滋聲的神奇奧祕展露得如同海浪對著海岸礁石的直瞪眼的一陣陣喘息。一切都在安排,準備好了。座椅旁,在腳邊伏著一條長長的微微嘆息著的灰影。不用起步,就有一隻溫柔的手撫在背後,一驚,回眸時,不見有樹梢上的鳥巢。那隱隱的凝結了的冰而靜的冬季,緩緩的啟動了另一個溫暖。

輕輕一撥,轉換到一個玄天黃地之間。揩開額頭的稻海,收穫的是縷縷的雪花,不停的下著,臉上飄揚出兩鏡寧靜的潭影:屋人不出。這裡有不可替代的船槳,已經使慣了的船舟子,每夜都眠在恍惚閃爍的漁燈下,安詳而輾轉反側水裡的魚躍聲。旭日呼喚出來,聲聲清切如親切的姥姥拍打在早已曬暖的屁股上。回到了家,沉默的茅草與木屋樑,傳來看不見狗窩的犬吠,焦急的如第一次見面。回眸時,朦朦朧朧而又實實在在的天上的街燈懸著。那顆星不代表隱喻。

一扇門,冷冷的開著。風中的落葉輕揚過來。陽光砌起一階又一階的明亮。踩著車的你,把身邊的偶然入耳的片言隻語咀嚼得津津有味,好似苦澀的嘴裡含著一枚大青欖。恰巧,一頁火紅的落葉正不緊不慢的親吻在車鈴上,於是記憶的鈴鐺如教堂的祈禱聲隨著金輝的秋風在滾動的銀亮車輪下一層又一層掀起。有人去敲那扇門。門開了,探出一個頭,說:

「據說他已經出門了,其他我就不知道了。」

「噢,是嘛?」

回眸時,風輕輕掩上了門,一滴樹梢的露水落下,正中睫毛,眼睛裡好似有淚珠。

那天,回家的路上,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請把語言的積木拋開,留下真誠的微笑與晶瑩的淚珠,不存而有。看那歸心似箭的仙鶴,在奮力展翅。煩一閃,回眸瞬間,九皋仙鶴引頸高吭,清清長長。@*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心心相映也會是一種感應吧?那麼相由心生,境遇的輪迴不可能不來自流浪者的心緒選擇裡,煩惱也罷,歡喜也好,感受的必然存留在心裡而回應在身體之外
  • 製作瓷器,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手的捧握能力。製造馬車,是在延伸人類自己的奔跑步伐和負重能力。繪畫綿延了眼睛的美妙,音樂滌蕩了耳朵的奇特,烹調感應了舌頭的繁華,書寫微妙了思緒的漂流。人世間的所有製造,都轉變為人體之外的物類,想方設法衝擊甚至殺伐對於世間的依賴,驅趕了流浪者流浪步伐的因因果果。
  • 四海為家的流浪者,不得不經常經營自己的小窩,窩裡陳設擺置床桌椅凳,對著照明的光線,點綴了牆壁上的幾幅奇麗的美圖,好似一個家的溫馨在迷糊著流浪者流浪的心緒。
  • 踏過了多少山山水水,路過了多少城市鄉村,結識了多少流浪過客,遭際了多少坎坷艱辛,流浪者的流浪本身就屬於一件不大不小的世間經歷,書寫的個人故事或許能流傳片刻,或許悄然無聲的消失在茫茫人海的潮起潮落之中,使得懵懵懂懂的天真都在癡癡的困惑著:流浪,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件事情呢?
  • 流浪者流浪何方?或許再簡單不過了,就是跟著感覺走。感覺在哪兒?或許就在心裡,或許就在不經意裡,或許根本沒有什麼感覺,反正流浪者的流浪一直都在四處招搖,卻沒有招來任何值得在意的追逐和渴求。流浪者幾乎是百無聊賴的成就著繼續的流浪。
  • 流浪的困苦,乞討的艱辛,無法阻止流浪者的前行步伐,疲倦到了天涯海角也依然淪落為一無所有的孤單。然而也總是有發生例外的情況,流浪者休憩而倚靠的蘋果樹會砸來一顆蘋果,讓流浪者減省了半日的乞討,就像偶遇山泉的湧出而滋潤了旅行的乾渴。
  • 人類不僅要清掃垃圾,大自然也會巧妙的自我設計了清掃垃圾的一切方式,使得流浪螞蟻們的忙忙碌碌並非可有可無,反而也是識別風捲殘雲的晴雨變換標識。
  • 窗口的張望,在很多方式裡,難道除了眼睛,怎麼會沒有鼻子、耳朵、口、手、皮膚一起共同來四處張望呢?
  • 凜冽的風 渲染冬的奇寒 連綿的雪 彷彿飄飛的梨花
  • 遇寒流, 御寒流, 夜雨晨風落葉稠, 冬來送晚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