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紐西蘭先驅報:法輪功學員被關洗腦班遭酷刑

中共秘密洗腦班黑幕:人們只看到了政府想要他們看的

人氣: 27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韓香茗編譯報道)繼9月16日轉載了澳洲新聞網(news.com.au)系列採訪報道之《中共懲教機構里的極端酷刑》後,紐西蘭最大報紙《NZ Herald》於9月18日繼續轉載了該系列報道之二——《法輪功學員因信仰被關「洗腦班」遭酷刑》。報道全文如下:

從外面看,它就像中國的其它渡假村一樣,但隱藏於風景如畫的山巒間的,是一個陰森恐怖的「洗腦中心」(brainwashing centre)。在這裡,政府官員們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實施凌辱和酷刑等恐怖行為。

法輪功,以「真、善、忍」為指導原則的一種精神修煉,因廣受民眾歡迎於1999年被中共冠以「危險的邪教組織」加以鎮壓。

自此中共政府一直以酷刑、殺戮和關進『黑監獄』(black jails)等方式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這種黑監獄,是中共建立的一種不經起訴或定罪等程序,直接公將民關押在勞教所和拘留中心的一種不受法律約束的網絡。

拒絕改變信仰的被拘留者,均被送至洗腦班接受「再教育」。他們在那裡被灌輸洗腦宣傳,遭受殘酷的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直到他們簽署放棄信仰的《決裂書》為止。這是政府運作的機制,這種機制非常機密,甚至看不到其正式存在的形式。其目標是:消滅法輪功。

被確定難民身份後,為逃避迫害而被重新安置到澳洲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為了揭露中共人權侵犯的規模和嚴重程度,幫助結束迫害,通過澳洲新聞網分享了他們令人震驚的故事。

現年36歲、當時就讀化工技術專業的學生劉金濤,在警察發現其電腦中存有法輪功書籍之後,於2006年11月被首先帶到這座山中,但位置不詳。

劉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們給法輪功書籍拍了照片,以此作為我的罪證,然後把我帶到洗腦中心。他到達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劉說:「從外面看,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沒有太陽,也沒有任何東西。」

那個地方看起來像個度假村。這個中心設在一座山里,有塊地盤。他們占用了的一些建築和房屋,從外面看,人們不知道(裡面在發生什麼)。」

在這座山里,劉被關在一個漆黑的小隔間裡。只有在對他施加洗腦措施和酷刑折磨時,才會放他出來。

劉說:「他們強迫你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錄像中採用的是虛假的案例或斷章取義的文字,以此來詆毀法輪功老師和書籍。」

在被關押期間,劉站出來反抗和拒絕看那些錄像片。「他們有保安,他們將我拖到一個房間裡,強迫我觀看錄像,」他說,「他們始終派人看著我、監視我、強迫我、辱罵我、虐待我。」

他們限制劉打坐,因此劉不得不很早就起來煉功。他說:「被關在洗腦班之後,他們無法改變我的信仰,於是又把我關進勞教所。」

他沒有被起訴,也沒有被定任何罪名,卻被關了兩年。他說:「之後,他們仍然繼續對我洗腦,逼我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片。」

關押劉的地牢只是中共眾多洗腦設施之一。這些洗腦設施被設在廢棄的房子、廢棄的政府大樓和偏遠的酒店裡,以及專門建造的場所。

據目擊者證實,這些洗腦中心通常偽裝成學校和拘留中心等機構,或設在郊區,遠離人們的視線。

部分受害人報告說,他們被電棍電擊,被用繩子捆住手腕吊起來(上大褂),被拉抻四肢直到被撕裂為止(抻刑),或在遭受看守們酷刑折磨之後,被撂在那裡承受數日的痛苦煎熬。看守們承諾說,只要他們放棄精神信仰,就會停止酷刑。

現年43歲的法輪功學員陳曉(Xiao Chen,音譯),在被關進勞教所的三年半時間裡,因拒絕放棄信仰遭受過酷刑折磨,也曾被送進洗腦班。她沒有被起訴,也沒有被定罪卻被關押了數年之久,與襁褓中的兒子被生生拆散。

陳說,警官們通過精神和肉體雙重摺磨的強化手段來對待犯人,其中包括毆打、長時間審訊、剝奪睡眠和連續播放視頻和音頻等洗腦宣傳資料。

陳說:「如果我們仍然拒絕放棄信仰,就會被關進隔離室。在隔離室里,你見不到外面的陽光,而且被強迫觀看詆毀法輪功的洗腦錄像。」

「我們不得不整天呆在裡面,被洗腦、被迫觀看錄像、被罰蹲、被剝奪睡眠,很久很久。他們會很多天不讓我們淋浴等等。」

「我覺得警察太殘忍了,特別是對我們法輪功學員,他們會折磨我們,直到我們死掉或精神崩潰。」

66歲老人張鳳英(Fengying Zhang,音譯)的經歷與此相似。2014年張因修煉法輪功,從家裡被抓走,並被直接關進洗腦班,遭受了嚴重的酷刑折磨。

張在接受採訪時說,她遭到辱罵、羞辱和酷刑,但她從未屈服過,從未改變過自己的信仰。

「洗腦班就像黑監獄一樣,」她說,「那些人從沒放棄過迫害,但對她不起作用。」

張說,在國際社會對中共施加壓力、呼籲停止侵犯人權的行為之後,中共政府不再提及洗腦中心等設施。

「他們將洗腦中心改成了’再教育’中心,但他們做的卻是同樣的事情,」張說。「如果中共以外的人們對這樣的暴行和侵犯人權的行為保持沉默的話,實際上等於是助紂為虐,而且將使自己的良心面臨未來的審判。」

「侵犯人權行為傷害的不僅僅是中國人,而是通過威脅和平與人權,傷害全世界所有的人。」

儘管劉先生、陳女士和張女士的經歷所帶給他們的心靈創傷仍然清晰可見,但他們畢竟是遠離迫害、重新定居澳大利亞的幸運者。然而他們沒有忘記成千上萬留在中國、身陷囹圄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依然遭受著壓迫的億萬同胞。

他們說,洗腦和摧殘,遠遠超出了’再教育設施’的圍牆界限。

劉說:「沒有自由或自由的訊息,所有媒體都由國家/政府控制,媒體播放的全部是政府方面的宣傳。」

「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是共產黨人多麼偉大,警察多麼偉大,中共政府多麼偉大。所以我們長大後,我們真的相信了這一點。」

劉說,只有他親身經歷了警察所施加的酷刑之後,才開始看到共產黨人的陰暗面」。

他說:「當我在看守所和勞教所中遭受酷刑的時候,我問自己『為什麼警察會這麼壞,這麼邪惡?』,我開始看到了與媒體和教育中所宣傳的東西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在中國,人們只看到了政府想要他們看到的東西,他們甚至不能登錄社交媒體,不能登陸Facebook。由於信息被封鎖,中國人不知道事實真相。很多人都被中共的宣傳和謊言所毒害、所欺騙。

「這就是為什麼這場迫害能夠持續的原因。」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6-09-19 7: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